🏡
PTT小說網
x
    血羽鷹不僅身軀龐大,而且速度極快,據說一天能够飛行一萬八千裏,很多天極境武者都夢想著降服一頭血羽鷹做為坐騎。

    僅僅只是過去半個時辰,便飛出王城,進入連連無邊的荒野。

    坐在血羽鷹的背上,柳乘風對著張若塵微微使了使眼色。

    張若塵有些不解,道:“柳兄,你什麼意思?”

    柳乘風的目光盯向坐在張若塵旁邊的那一個紫衣女子,低聲的道:“九王子,你莫非連她都不認識?”

    張若塵再次向紫衣女子看了一眼,搖了搖頭,道:“不認識。”

    柳乘風本來長得英姿瀟灑,可是一笑起來,就顯得有些淫/賤,咧嘴笑道:“她名叫紫茜,在王城中很有名氣,不僅年輕美貌,而且,修煉天賦也相當高。據說,她的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小極比特,若是無意外,將來絕對能够成為地極境强者。”

    他又道:“王城中,不知多少達官顯貴、王孫公子,都想娶她為妻,可惜全部都失敗,沒有一個能够得到她的芳心。據說,就連你的兄長三王子都曾追求過她,可惜卻被她婉拒。嘿嘿!沒想到,她與我們一起去武市學宮參加考試,將來說不定我們會是同一個班級的營員。真可謂是,近水樓臺先得月,九王子,你若不上,我可就上了!”

    柳乘風雖然十分低聲,可是紫茜就坐在張若塵的旁邊,又是玄極境小極比特的年輕强者,自然是將柳乘風的話一字不漏的全部聽到。

    就連張若塵都覺得頗為尷尬,可是柳乘風卻面帶笑意,對著紫茜輕輕的點頭,已經開始搭訕,“紫靚女,在下乃是武市錢莊莊主之子柳乘風,久仰靚女芳名,今日一見,果然如同仙女下凡,不是凡間女子可以相比。”

    紫茜的確十分貌美,黛眉如同柳葉一樣,睫毛又長又翹,眼眸晶瑩似水,嘴唇紅潤如櫻桃,身上的肌膚也十分白皙,就像凝脂一般。

    九郡主和林濘姗本來也是極美,可是她們畢竟還是太年輕,只能算是豆蔻年紀的少女。紫茜卻不同,身材比九郡主和林濘姗更加完美,身上的每一條曲線都凹凸有致。

    紫茜向著柳乘風看了一眼,道:“武市錢莊莊主之子?你的父親也僅僅只是雲武郡國的分部莊主,在武市錢莊的內部,只能算是一比特長老。”

    柳乘風絲毫都不尷尬,繼續道:“紫靚女對柳某似乎有些成見?”

    紫茜道:“成見,談不上。只是,我聽說柳公子的人品不太好,所以,不想和你做朋友。”

    她說得很直白,周圍的那些年輕武者都笑了起來,覺得柳乘風簡直就是自討沒趣。

    要知道,被紫茜拒絕的追求者,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有幾個的身份和天賦都不比柳乘風低。他居然還想去打紫茜的主意,就算被羞辱也是活該。

    柳乘風臉上的笑容終於掛不住了,沉聲道:“本公子,何等身份,你居然敢如此羞辱我,信不信到了武市學宮,本公子讓你跪地求饒?本公子在武市學宮可是有人,要對付你,易如反掌。”

    “咳咳!”

    張若塵乾咳了兩聲,道:“柳兄,你不是要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柳乘風道:“九王子,你是不知道,她實在是欺人太甚,本公子何等身份,她居然說我人品不好,不想和我做朋友。這不是在打我的臉?”

    張若塵道:“你若是真的想要改過自新,就要先學會冷靜,遇事不能太猛撞,凡是先從自己的身上找原因。若是你以前真的品行端正,紫靚女自然願意結交你。”

    “可是……誒……算了,好男不跟女鬥。九王子殿下,教訓得對。”柳乘風狠狠咬了咬牙,咽下了這口氣,重新坐了下來,對著紫茜微微拱手,道:“紫靚女,剛才得罪了,千錯萬錯,全是我柳乘風的錯。”

    紫茜向著張若塵微微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道:“今後,你多和九王子殿下學習,肯定不會有錯。”

    “那是,那是。”柳乘風連聲說道。

    另一比特殺手陳黎兵,坐在張若塵的身後的位置,顯得十分平靜,道:“既然,柳公子乃是武市錢莊分部莊主之子,對武市學宮的考試,肯定比我們瞭解得多。不知道柳公子,能不能給我們講一講?”

    柳乘風頓時笑了起來,顯得頗為自傲,道:“我對武市學宮的瞭解,肯定比你們多得多。實不相瞞,在沒有達到玄極境之前,我就已經去武市學宮之中修煉過七次,每一次都有不小的收穫。”

    “去年的時候,我們雲武郡國一共有一百零三比特年輕武者參加武市學宮的考試,在考試的時候,死亡二十八人,重傷和殘廢的武者達到三十七人,最終,只有三人通過考試,成為武市學宮的外宮營員。”

    聽到柳乘風的話,那年輕武者幾乎都倒吸了一口寒氣。早就聽說武市學宮的考試很殘酷,沒想到死亡率竟然如此之高。

    柳乘風看到眾人驚恐的樣子,心頭相當愉悅,繼續講了起來,道:“雲武郡國畢竟只是下等郡國,人口基數只有八千萬,每次去參加武市學宮考試的人,最多也只有一百個左右。”

    “但是,你們聽說過四方郡國吧?四方郡國乃是中等郡國,人口超過三億。每一年,四方郡國都有數百位年輕武者去參加武市學宮的考試。去年的時候,四方郡國就有三十六人成為武市學宮的外宮營員。”

    雲武郡國只用三人通過考試,四方郡國卻有三十六人,差距太大了!

    一個年紀達到二十七、八歲的武者,歎道:“四方郡國乃是嶺西九郡中唯一一個中等郡國,國力最是强大,疆土面積相當於五個雲武郡國。”

    “凡是和四方郡國接壤的郡國都十分倒楣,經常被四方郡國欺壓。”

    “兩年前,四方郡國想要奪取我們雲武郡國在天魔嶺的一處礦山,雲武郡王自然是不肯拱手交給四方郡國。於是兩國就在墨河開戰,四方郡國的軍隊數量是我們雲武郡國的五倍,派遣出了四十萬大軍。那一戰,最終還是我們雲武郡國慘敗,就連那一座礦山也被奪走。”

    “據說,兩年前的那一戰,四方郡國殺了我們雲武郡國三萬軍士,奪走七座城池,數百萬貧民百姓被他們擄走,成為四方郡國的奴隸。那些子民,有的被買去青/樓,成了低賤的妓/女。有的被賣去礦山,每天在地下暗無天日的挖礦。還有一些活得連猪狗都不如,任憑四方郡國的人欺淩。哎!可恨啊!”

    柳乘風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張若塵,道:“若是我們不戰,任憑四方郡國奪走那一座礦山,今後豈不是更加要被四方郡國欺壓?”

    眾人都是一歎,誰叫四方郡國乃是中等郡國,雲武郡國根本不是四方郡國的對手。

    兩年前的那一戰,就連雲武郡王都受了重傷,差一點隕落。

    根據每一個郡國的人口基數,疆土面積,强者數量,郡國被分為三個等級,分別是:下等郡國,中等郡國,上等郡國。

    一般來說,下等郡國的人口在一億之下。

    中等郡國的人口,一般在一億到五億之間。

    上等郡國的人口,幾乎全部都在五億以上。

    當然,衡量一個郡國的國力强弱,不能只看人口數量和疆土面積,還要看這一個郡國的强者數量。武道强者越多,國力自然也就越强。

    比如,一個人口只有數千萬的郡國,若是地極境和天極境的武者足够多,也一樣能够成為中等郡國。

    柳乘風道:“據說,今年四方郡國將會有六百多人去參加武市學宮的考試,而且,帶隊的乃是四方郡國的霍星王子。四方郡國一直想要吞併雲武郡國,估計這一次四方郡國又要在學宮考試的時候,打壓我們雲武郡國的武者。”

    “去年的武市學宮的考試,我們雲武郡國之所以死了那麼多年輕武者,據說就是四方郡國的考生在從中作梗。”

    一個年輕武者道:“難怪去年我們雲武郡國只有三個人通過武市學宮的考試,肯定都是四方郡國在故意打壓我們。”

    “據說,四方郡國的那一位霍星王子也是一比特武學奇才,年僅十七歲,便達到玄極境。而且,他還是一比特禦獸師,收復了很多强大的戰獸。”

    ……

    眾人都在議論四方郡國的霍星王子,也有人在為今年的武市學宮的考試感到擔憂。

    畢竟四方郡國的考生是雲武郡國的十倍,若是他們存心要打壓雲武郡國,今年雲武郡國的武者的死亡率,恐怕會更高。

    就在此事,坐在張若塵旁邊的紫茜,不留痕跡的從發梢取出一根牛毛細針,夾在兩根雪葱玉指之間。

    她的嬌軀,緩緩的向旁邊的張若塵靠過去。

    血羽鷹的背上一共有六十八比特年輕武者,就算張若塵死在毒蜂針的劇毒之下,也沒有人會懷疑到她的身上。

    她要出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