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武郡國的那些年輕武者都知道九王子在沒有突破玄極境的時候,便是黃榜第一,戰力堪比玄極境中期的武者。

    現在九王子達到玄極境,修為肯定更上一層樓,沈夢溪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因為,張若塵成為黃榜第一的事才過去兩個月,並沒有傳到別的郡國,沈夢溪自然不知道張若塵的真實實力。

    雲武郡國的那些年輕的臉上都露出幾分古怪的笑意,覺得沈夢溪是不自量力。但是,眾人都不點破。

    張若塵盯著沈夢溪,道:“既然你想要與我一戰,那我答應你。但是,若是你輸了,就不是賠償三萬枚銀幣那麼簡單,而是十萬枚銀幣。”

    “為什麼?”沈夢溪道。

    張若塵道:“你剛才罵的那麼歡,難道不用給錢?”

    “哼!別說是十萬枚銀幣,就算是一百萬枚銀幣又如何?你根本贏不了我!”

    沈夢溪的體內真氣湧動,順著手臂,流向手掌。

    他的五指合併,凝聚成一柄掌刀,向著張若塵揮斬過去。

    掌鳴刀,人級上品武技。

    江橫就是被沈夢溪一招掌鳴刀劈成重傷。

    就在沈夢溪的掌刀劈到張若塵的胸口的時候,張若塵以更快的速度出手,手臂一抖,反手一巴掌抽了出去,扇在沈夢溪的臉上。

    “啪!”

    一擊響亮的耳光。

    沈夢溪倒飛出去,身體在半空旋轉三百六十度,嘭的一聲,摔在地上。

    四方郡國的那些年輕武者臉上的笑容全部僵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有很多人都沒有看清沈夢溪是怎麼飛出去?

    張若塵出手的速度太快了!

    “你……你……”

    沈夢溪的雙手撐地,艱難的抬起頭,滿嘴都是鮮血,左邊臉腫脹起來,又紫又紅,簡直就像是豬頭一般。

    張若塵剛才那一巴掌可是扇得相當狠,將沈夢溪的牙齒打落了一地,下頜和顴骨都被打碎。

    此刻,沈夢溪連說話都說不清,滿嘴都在漏風。

    柳乘風大笑一聲,“打得好!沈夢溪,本公子早就給你說過,叫你不要自不量力,就你那一點道行,還想跟九王子殿下交手?現在,你輸了,將十萬枚銀幣交出來吧?”

    “我……我沒有……”

    此刻,沈夢溪連哭的心都有,他的身上總共加起來也只有三萬多枚銀幣,哪拿得出十萬枚銀幣?

    他怎麼也沒有料到,年僅十六歲的張若塵,竟然如此厲害。

    聽到沈夢溪的話,柳乘風的臉色一沉,走了過去,一脚踩在沈夢溪的手掌上面,猛地向下一壓,踩得沈夢溪發出死猪一樣的慘叫聲。

    柳乘風用著威脅的語氣說道:“七流家族沈家的四公子,連十萬枚銀幣都拿不出來,你當我柳乘風是傻子?在你和九王子殿下交手之前,可是親口答應下來,現在想要賴帳?謝長老,司徒長老,你們先前也聽到了吧?”

    司徒長老的臉色有些難堪,他也沒有料到張若塵會那麼强,居然一招就將沈夢溪打趴在地上。這個沈夢溪也太廢物了!

    謝長老的心頭卻十分高興,不禁高看了張若塵幾分,但是,他的臉上卻顯得十分嚴肅,道:“此事,本長老可以作證。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柳乘風的脚依舊踩在沈夢溪的手掌上,笑道:“聽到沒有,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若是不拿出十萬枚銀幣,信不信本公子今天打斷你的雙腿?”

    沈夢溪是真的有些害怕,他知道柳乘風是一個惡少,什麼事都幹得出來,連忙道:“有……有……我有銀幣……”

    沈夢溪連忙從懷裡掏出一個紫錦包裹,五指顫抖著,交給了柳乘風。

    柳乘風將包裹打開,只見裡面裝著三十枚靈晶和數百枚銀幣。

    他將包裹合上,狠狠的在沈夢溪的身上踢了一脚,道:“哪有十萬枚銀幣?明明就只有三萬枚銀幣,你敢欺騙本公子?”

    “不敢……不敢……我只有這麼多銀幣,已經是我的全部財產……”沈夢溪不停的求饒。

    柳乘風將紫錦包裹交給張若塵,道:“九王子殿下,他只有這麼多銀幣,現在怎麼辦?”

    張若塵接過紫錦包裹,向著沈夢溪看了一眼。

    “明白。”

    柳乘風像是已經參悟到張若塵心中的意思,對著張若塵點了點頭,便又向著沈夢溪走過去,臉上帶著一絲邪笑。

    “明白?你到底明白什麼?我什麼都沒有說啊!”

    張若塵有些無言,向著柳乘風看過去,很想知道他到底明白了什麼?

    柳乘風自認為已經猜透了張若塵的心思,走到沈夢溪的面前,直接將沈夢溪背上的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搶了過去。

    “劍中十二道銘紋,勉强算是一件四階真武寶器,一萬枚銀幣收了!”

    沈夢溪尖叫一聲,道:“那一柄四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我花了兩萬枚銀幣……啊……”

    柳乘風又是一脚踩在沈夢溪的手掌上面,將沈夢溪腰上的一根玉帶解下來,“海石玉帶,價值八百枚銀幣。”

    “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護心鏡,價值兩千枚銀幣。”

    ……

    沈夢溪身上的寶物全部被柳乘風搜刮了過去,就連衣服都被拔掉,靴子也被脫掉。

    “全部加起來,算你兩萬枚銀幣。還欠九王子殿下五萬枚銀幣,你就先寫一張欠條吧!”

    柳乘風將沈夢溪身上的最後一件衣服扯了下來,將沈夢溪的食指咬破,逼沈夢溪在那一件衣服上面寫下了一張血書欠條。

    “這……就是他領悟到的?”

    張若塵的額頭上冒黑線,不愧是惡少,手段也太極端。

    他的心中也只能感歎一句,惡人自有惡人磨。

    對付沈夢溪這樣的人,也只有只用非常手段,才能將他治的服服帖帖。

    四方郡國的霍星王子臉色十分陰沉,道:“夠了!九王子,你做事真够絕。沈夢溪可是我四方郡國的武者,就算欠了你十萬枚銀幣,也不該如此羞辱他吧?”

    張若塵感覺到莫名其妙,從始至終都是柳乘風在羞辱沈夢溪,根本不關他的事好不好?

    柳乘風將欠條收疊了起來,交給了張若塵,低聲道:“九王子殿下,你可要小心了!霍星王子在黃極境的時候,就是黃榜武者,現在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後期,身上又有王室寶器,是一個很不好對付的狠角色。”

    張若塵自然不是一個怕事的人,向前走了一步,道:“霍星王子,難道只允許你們四方郡國羞辱我們雲武郡國的武者,就不允許我們反擊嗎?”

    霍星王子冷冷一笑,道:“强者自然可以羞辱弱者。”

    張若塵笑道:“既然如此,我們羞辱四方郡國的武者似乎也沒什麼錯?”

    “就算讓你們得意一時又如何?明天的學宮考試,本王子會讓你們連本帶利全部還回來。今年,雲武郡國的年輕武者休想有一個人能够考進武市學宮。”霍星王子掃視著對面的數十個雲武郡國的武者,嘴裡發出一聲冷哼。

    霍星王子的眼中閃過一絲寒意,已經對張若塵動了殺心。

    隨後,四方郡國的兩個武者,將沈夢溪攙扶下去。

    柳乘風看著那些退到遠處的四方郡國的武者,有些擔憂的道:“情況不妙啊!明天的學宮考試,我們恐怕會相當危險!”

    張若塵道:“學宮考試允許殺人?”

    柳乘風道:“明面上,參加考試的武者,當然不能互相殘殺。但是,每一年學宮考試的第一輪都是在天魔嶺中進行,到時候,四方郡國的那些武者肯定會對我們下殺手。”

    站在一旁的紫茜,抱著戰劍,眸光盯著遠處的那些四方郡國的年輕武者,冷聲道:“他們若是想要在學宮考試的時候將我們趕盡殺絕,我們為何不能反殺他們?”

    張若塵微微側目,向著紫茜看了一眼。

    他知道紫茜的修為極高,已經達到玄極境小極比特,但是,卻沒有想到,做為一個女子,她竟然還有如此强硬的一面,倒是罕見。

    柳乘風嘿嘿一笑,道:“若是紫靚女肯出手,自然是能將四方郡國的那些年輕武者殺得落花流水。”

    紫茜淡淡的瞥了柳乘風一眼,隨後,盯向張若塵,道:“九王子,若是你和我聯手,必定可以給四方郡國的年輕武者造成毀滅性的打擊。雲武郡國這些年受的窩囊氣,也該讓他們還回來了。”

    紫茜想要刺殺張若塵,自然是要先接近張若塵,取得張若塵的信任。只有尋找出張若塵的秘密,她才有殺死張若塵的機會。

    張若塵露出思索的神色!

    柳乘風再次插到張若塵和紫茜之前,道:“紫靚女,你千萬別小看了四方郡國的那些年輕武者,根據可靠情報,他們至少有三比特玄極境小極比特的强者,還有十多比特玄極境後期的武者。若是真的與他們硬碰硬,無異於以卵擊石。”

    紫茜用劍將柳乘風擱到了一邊,顯得十分冰冷。她的一雙美眸,依舊等著張若塵。

    張若塵輕輕的摸了摸下巴,盯向紫茜,笑道:“既然紫靚女都有如此魄力,本王子自然是奉陪到底。明日的學宮考試,也該讓四方郡國付出一些代價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