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嶺西九郡,除了雲武郡國和四方郡國,還有另外七個郡國。

    在天黑之前,陸陸續續的另外七個郡國的年輕武者也被接引到西院武場,各自為營,並沒有挨在一起。

    另外七個郡國,與雲武郡國一樣,全部都是下等郡國,有的郡國只有數十比特年輕武者,有的郡國卻有一兩百人。

    參加學宮考試的年輕武者數量,自然也顯現出每個郡國的國力。

    “整個嶺西九郡,只有四方郡國是中等郡國,國力最是强大。前來參加學宮考試的年輕武者,四方郡國就占了一小半。”柳乘風道。

    張若塵看了看西院武場中的年輕武者的數量,粗略估算了一下,差不多有一千五百人左右,全部都是玄極境的武道高手。

    在場的每一個人,在自己所在的郡國都是年輕天才,沒有一個是弱者。

    張若塵問道:“為何只有嶺西九郡的武者,怎麼沒有看見嶺南九郡,嶺東九郡,嶺北九郡的武者?”

    柳乘風笑道:“武市錢莊的外宮分為四院,南院、北院、東院、西院,每院都是單獨招生。我們嶺西九郡的年輕武者就只能進入西院,成為西院的外宮弟子。”

    “只有修為突破到地極境,成為內宮弟子,你才能够與另外三院的內宮營員同台競技。”

    張若塵點了點頭,便不再多問,盤坐在地,開始打坐修煉。

    他的目光盯向遠處崖壁上的“西院武場”四個劍刻大字,感受字體中散發出來的劍意氣息,以此來領悟劍心通明的境界。

    今晚,來自九大郡國的年輕武者,全部都只能在西院武場上過夜。

    絕大多數武者都盤坐在地,吸收天地靈氣,爭取將自己的狀態調整至最佳,以應對明天的學宮考試。

    第二天,天色微微亮開的時候,武市學宮中響起三聲震耳的鐘聲。

    那些正在修煉,或者正在休息的武者,全部都被鐘聲驚醒。

    只見武場中央的一座七丈高的石台上面,站在十比特修為强大的武者。其中一位老者身穿金袍,另外九人全部身穿銀袍。

    那九比特身穿銀袍的武者,就是前往九大郡國的接引者,全部都是武市學宮的銀袍長老。

    柳乘風低聲的說道:“武市錢莊的內部等級森嚴,不同等級的人,所穿的衣服也不一樣。只有成為武市錢莊的長老,才能穿銀袍。至於金袍長老……整個西院,只有西院院主才能穿金袍。”

    西院院主,是武市錢莊的金袍長老。

    至於謝長老、司徒長老,甚至柳乘風的父親,全部都只是武市錢莊的銀袍長老。

    張若塵道:“若是我們考進武市學宮,穿的是什麼顏色的長袍?”

    “素衣白袍。”柳乘風笑道。

    此刻,西院院主站在七丈高臺上面,身上的長袍散發出刺目的金芒,簡直就像是一輪烈日一樣,很多武者連眼睛都睜不開。

    很顯然,西院院主身上的金袍,絕對不止是一件衣服那麼簡單。

    西院院主的目光掃視全場,身上散發出一股强大的氣勢,道:“今年,嶺西九郡一共有一千五百三十七比特年輕武者參加學宮考試,考試分為兩輪,第一輪‘獵殺蠻獸’,第二輪‘武塔闖關’,最後,成績排名前一百二十比特的人,成為武市學宮的西院外宮營員。接下來,由司徒長老給大家宣讀具體的考試規則。”

    說完這話,西院院主便退了下去。

    柳乘風暗松了一口氣,笑道:“還好,考試規則與往年一樣。”

    柳乘風提前就有準備,對這一次的學宮考試信心十足。

    即便柳乘風是武市錢莊的銀袍長老的兒子,也必須通過考試,才能進入武市學宮修煉。

    當然,以他的身份,肯定能够提前知道很多考試的內幕,做出相應的準備,比別人武者的機會更大。

    “一千五百三十七人,只收一百二十人,連十分之一都不到。以我的修為,肯定考不過。”一比特玄極境初期的年輕武者歎息了一聲,已經對這一次學宮考試失去信心。

    石台上面,司徒長老對著西院院主躬身一拜,隨後,他便向前走出一步,面對著下方的年輕武者,道:“武市學宮的考試,從來都是公平公正。我們要招收的是天賦異稟的天才,所以,就算修為低一點,只要天賦足够强大,也很有機會能够通過考試。”

    先前那些失去信心的武者,聽到這話,立即又重新燃燒起鬥志,向著司徒長老望去。

    司徒長老繼續道:“半個時辰之後,眾人會依次進入天魔嶺。你們進入的僅僅只是天魔嶺週邊的一片提前劃定的區域,那一片區域中的三階以上的蠻獸,已經全部被提前清理了出去。”

    “武市學宮考試的第一輪,獵殺蠻獸。玄極境初期的武者,獵殺五頭二階下等蠻獸,便算是通過第一輪考試。”

    “玄極境中期的武者,獵殺十頭二階下等蠻獸,通過第一輪考試。”

    “玄極境後期的武者,獵殺二十頭二階下等蠻獸,通過第一輪考試。”

    “玄極境小極比特的武者,獵殺四十頭二階下等蠻獸,通過第一輪考試。”

    “若是出現玄極境中極比特的武者,那就必須獵殺八十頭二階下等蠻獸,才能通過第一輪考試。”

    “一頭二階中等蠻獸,相當於五頭二階下等蠻獸。一頭二階上等蠻獸,相當於二十五頭二階下等蠻獸。”

    司徒長老在上方宣佈考試規則,下方的那些年輕武者,全部都低聲議論起來。

    一比特玄極境初期的女子,露出一絲笑意,道:“只需要獵殺五頭二階下等蠻獸就能通過第一輪考試,真是太輕鬆了!”

    另一個武者冷笑一聲道:“你想得太輕鬆了!天魔嶺中的蠻獸常年生存在惡劣的環境之中,不僅要與人類武者戰鬥,還要與別的蠻獸爭奪食物,它們的實力,比外面的那些蠻獸,至少强大一倍。每一隻二階下等蠻獸的實力都與玄極境初期的武者相差無幾,獵殺一隻都很難,更別說是要獵殺五只?”

    張若塵也點了點頭,肅然道:“天魔嶺中還不僅僅只有二階下等蠻獸,還有二階中等蠻獸,二階上等蠻獸。若是遇到一隻二階上等蠻獸,恐怕在場任何一個考生都是必死無疑。”

    二階上等的蠻獸,堪比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就算是張若塵遇到,估計也只有死路一條。

    眾人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蒼白。

    柳乘風笑道:“大家也別太擔心,武市學宮劃定的區域十分廣闊,除非是運氣奇差,要不然,絕對遇不到二階上等蠻獸。”

    一比特玄極境初期的武者沮喪的道:“就算遇到一隻二階中等蠻獸,我也是必死無疑。”

    武市學宮招生就是這麼殘酷,不僅僅是要躲避强大的蠻獸,還有提防別的武者,以免遭到暗算。

    司徒長老繼續宣讀規則:“在進入天魔嶺之前,每個人都會得到一枚麒麟球。若是遇到生命危險,只要捏碎麒麟球,武市學宮的救援人員就會在第一時間趕到。當然,一旦捏碎麒麟球,也就意味著你放弃了學宮考試。”

    “考試的時間為三天,三天之後,若是沒有獵殺够足够數量的蠻獸,便會被淘汰。”

    “現在,我宣佈,學宮考試,正式開始。”

    每個人都得到一枚拳頭大小的麒麟球,據說球中裝著麒麟烟,一旦捏碎球體,麒麟烟就會從球中沖出來,升起千米高。

    此刻,謝長老帶領著十比特武市學宮的外宮弟子,來到雲武郡國的六十六比特年輕考生的面前。

    雲武郡國本來是六十八比特考生,陳黎兵被殺死,江橫受了重傷被送回郡國,現在只剩六十六人。

    謝長老道:“站在你們面前的十比特,乃是武市學宮的外宮營員,也是你們的師兄和学姐。他們將會把你們分別帶到不同的入口,進入天魔嶺。”

    “現在,你們可以選擇單獨進入天魔嶺完成學宮考試,也可以選擇兩個人組合,一起進入天魔嶺完成考試。”

    無論是單獨進入天魔嶺,還是兩人組合都是有利有弊。

    兩個人組合進入天魔嶺,遇到危險的時候,的確可以相互分擔。但是,你同時也要提防你的隊友,以防他在背後給你一劍。

    所以,不組合則以,一旦組合,一定要選擇最能信得過的人。

    可是,大家都是來自天南地北,很多以前都不認識,誰又信得過別人?

    “我選擇單獨進入天魔嶺!”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說道。

    很顯然,他信不過任何人。

    隨後,雲武郡國的那些年輕武者,全部都做出選擇,絕大多數人都選擇單獨進入天魔嶺,只有二十二人選擇了兩人組合。其中就有張若塵和紫茜。

    在那十比特外宮營員的帶領下,雲武郡國的六十六比特年輕武者,向著天魔嶺行去。

    霍星王子盯著已經離開的雲武郡國的眾人,嘴裡發出一聲冷笑,道:“大家聽好了,進入天魔嶺之後,遇到雲武郡國的武者,一律格殺勿論。只要殺一人,本王子就獎勵給他一枚二品丹藥。若是能够殺死那一位九王子,本王子獎勵給他一件真武寶器。”

    聽到霍星王子的話,四方郡國的那些武者的臉上全部都露出冷笑。

    若是能够將雲武郡國的那些武者全部殺光,估計雲武郡王會暴跳如雷,僅僅只是想一想都讓人覺得十分有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