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時辰之後,嶺西九郡的年輕武者,全部都進入一片危機重重的山嶺,雖然只是天魔嶺的週邊,卻依舊能隨時聽到蠻獸的嚎叫聲。

    一千五百三十七比特年輕武者,就像是一把沙子撒進大海,片刻之後,便全部消失不見。

    “你是玄極境小極比特的修為,必須要獵殺四十頭二階下等的蠻獸,才能通過第一輪考試。你難道一點都不著急?”張若塵背著雙手,踩著落葉,向著走在前方的紫茜看了一眼。

    紫茜的身材高挑,雙手抱著古劍,眸光盯著四周的參天古樹,道:“獵殺四十頭蠻獸,那得多累?獵殺四方郡國的那些年輕武者,搶奪他們的獸眼,豈不是更快?”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紫茜一眼,道:“你要知道,這一片山嶺的占地面積相當廣闊,所有武者分部在四面八方,想要找到四方郡國的武者談何容易?”

    紫茜道:“我自有我的辦法!”

    忽然,紫茜的耳朵微微一動。

    唰的一聲,她化為一道紫色的殘影,飛掠出去,穿過三十多丈遠的距離。

    “嘩——”

    她的手臂一抖,手中閃出一道劍光,猛然刺向地底。

    地下,發出一聲蠻獸的慘叫。

    一道血泉,從地底湧了起來。

    就在鮮血即將沾到她的手臂的時候,她的五指一轉,移動步伐,以行雲流水一般的速度,將劍又收回劍鞘。

    整個過程,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出劍,刺劍,收劍,一氣呵成,沒有任何花俏,絲毫都不拖泥帶水。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盯著紫茜,心中暗道,她已經將劍意修煉到劍隨心走中階的境界,似乎離劍隨心中高階都不遠了!

    “嘭!”

    張若塵一脚踩在地面,通過脚掌叫真氣打入地底,轟然一聲,土石裂開,一隻臉盆大小的鐵甲食人鼠的屍體被震出地面。

    鐵甲食人鼠,二階下等蠻獸,全身被鱗片覆蓋,牙齒長達三寸,鋒利得就像是刀刃。因為它的食量極大,一次性可以吃下一個活人,所以,被稱為食人鼠。

    一般的玄極境初期的武者,若是遇到鐵甲食人鼠,估計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鐵甲食人鼠從地底偷襲,咬斷雙腿。

    一個武者,若是雙腿都被咬斷,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根本不可能逃生。

    紫茜的劍,剛好刺穿鐵甲食人鼠的頸部動脈,精准到了極點。

    “紫靚女好厲害的聽覺,鐵甲食人鼠在三十多丈外的地底,也瞞不過她的耳朵。”張若塵的確感覺到不可思議,心中暗暗警惕,紫茜的來歷似乎不一般,絕對不是一個散修武者。

    沒有經過嚴格的訓練,玄極境小極比特的武者也不可能有如此厲害的聽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沒什麼了不起。九王子殿下,你可是連毒蜂針都能接住,肯定也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吧?”紫茜不留痕跡的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張若塵自然不可能將空間領域的秘密說出去,只是淡淡的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唰!”

    紫茜手持戰劍,手臂一揮,將鐵甲食人鼠的兩顆眼珠子挖了出來。她用一個半尺長的盒子,將兩顆眼珠子收了起來。

    要知道,玄極境小極比特的武者,必須獵殺四十頭二階下等蠻獸才算通過考試。

    武者不可能將四十頭蠻獸的屍體全部帶走,只能挖下鐵甲食人鼠的雙眼,以此證明,自己獵殺了蠻獸。

    紫茜又從鐵甲食人鼠的體內,挖出一小塊核桃大小的靈肉。

    那一塊靈肉,只有一兩重,通體雪白,晶瑩剔透,沒有絲毫血腥味,反而散發出淡淡的馨香。

    她托著靈肉,向著張若塵看了一眼,問道:“我的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小極比特,多吃一兩靈肉,並不能幫我提升多少修為,交給你吧!”

    說完,她便將手中的靈肉,拋給張若塵。

    張若塵並不会,將靈肉接住,直接吞服。

    將靈肉服下,很快就完全消化。

    張若塵感覺自己的精神變得十分飽滿,全身都充滿力量,體內的經脈完全舒張開,就連真氣流動的速度都快了幾分。

    紫茜走在前面,邊走邊道:“一個剛剛進入玄極境初期的武者,差不多服用三斤靈肉,就能突破到玄極境中期。”

    “你在黃極境能够成為黃榜第一,武體肯定遠超同境界武者,想要突破境界,耗費的資源也會更多。你估計要吃五斤靈肉,才能突破到玄極境中期。”

    紫茜以為張若塵是剛剛修煉到玄極境初期,她卻不知道張若塵已經達到玄極境初期的巔峰。

    張若塵預估,即便是以他現在的境界,至少也要吃十斤靈肉,才有可能突破到玄極境中期。

    他的武體,比紫茜想像中更加强大。

    忽地,紫茜停下脚步,微微的蹲下身,伸出兩根纖細的玉指,將一片碎裂的樹葉撿起來,放到鼻尖微微的一聞,臉上露出喜色,道:“是一比特四方郡國的武者身上的氣息,一刻鐘之前,他從這裡經過。這一片樹葉,就是被他踩碎。”

    張若塵問道:“你學過追跡秘術?”

    “學過一點。”紫茜道。

    張若塵又道:“你怎麼知道那是四方郡國的武者身上的氣息?”

    紫茜道:“昨晚,你們在武場中修煉的時候,我便潜入了四方郡國的武者之中,將四方郡國六百六十七人的氣息全部都記錄下來。”

    “六百六十七人的氣息,你全部都能分辨清楚?就算是天極境的武者,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張若塵道。

    紫茜道:“你不信?”

    張若塵道:“除非你是聖者的後代,體內流淌得聖者的血脈,又經過後天的嚴格訓練,才有可能擁有如此强大的聽覺和嗅覺。”

    紫茜道:“還真被你說准了,我的一比特先祖,曾經就是聖者。只可惜,先祖死後,家族迅速的衰敗,現在,整個家族便只剩我一個人。”

    紫茜半真半假的說道。

    “原來如此。”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

    若是紫茜真的是聖者的後代,的確有可能修煉出特殊的體質,擁有一些超越常人的力量,也就不足為奇。

    紫茜和張若塵加快速度向著前方追去,要將那一位四方郡國的武者追上。

    紫茜乃是玄極境小極比特的修為,速度自然很快,每秒鐘達到三十六米。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張若塵的速度竟然並不比她慢多少,達到每秒鐘三十四米左右,緊緊的跟在她的後面。

    “好厲害,才玄極境初期的修為,速度便如此之快。若是他達到玄極境小極比特,速度肯定比我更快。”紫茜的心頭暗道。

    一般的玄極境小極比特的武者的速度,差不多就是每秒鐘三十六米。但是,紫茜卻比一般的玄極境武者快得多,只是在張若塵的面前有所保留,並沒有使用全速。

    很快,他們就追上了那一位年輕武者。

    那一個年輕武者,正在和一頭二階下等蠻獸戰鬥。

    張若塵停下脚步,向著遠處望去,“果然是四方郡國的武者,他的修為應該已經達到玄極境後期,絕對是一個强者。”

    張若塵對那一位年輕武者有些映象,正是四方郡國的武者中的其中一位年輕高手。

    紫茜的五感的確很强大,遠超常人。

    張若塵只有利用武魂的力量,施展出空間領域,才能與她相比。

    戰鬥很快結束,那一位四方郡國的年輕武者,一刀將二階寫等蠻獸銀龍獅的脖子斬斷,將銀龍獅的兩顆眼球挖了出來。

    那一位四方郡國的年輕武者捏著兩顆眼球,臉色帶著喜色,自言自語的道:“又收集到兩顆眼睛,加上這一頭銀龍獅,我已經斬殺了三頭二階下等蠻獸。”

    驀地,他似有察覺,迅速將兩顆蠻獸眼球收了起來,提起三品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刀,沉聲的道:“什麼人?還不立即滾出來?”

    張若塵走了出來。

    那一個四方郡國的武者,看見張若塵,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大笑:“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哈哈!真是太好了,沒想到我的運氣竟然這麼好。”

    張若塵道:“見到我,你用得著這麼高興?”

    “九王子殿下,你還不知道吧!霍星王子已經開出價格,只要殺死你,提著你的人頭,就能去他那裡換取一件五階真武寶器。你現在知道,你的人頭有多值錢了吧?你現在知道我為何會興奮了吧?”那一位四方郡國的武者笑道。

    張若塵微微的皺眉,道:“你就那麼自信能够殺死我?”

    那一個四方郡國的武者笑得更加大聲,道:“你能一招擊敗沈夢溪,我卻能一招殺死沈夢溪。你要知道,我可是玄極境後期的武者。”

    張若塵道:“既然如此,那就戰吧!”

    “你居然不逃?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就來讓你知道,玄極境初期和玄極境後期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那一位四方郡國的武者將真氣注入手中的戰刀,立即將戰刀中的五道銘紋啟動,刀體上面,散發出一層赤火色的火焰。

    他將戰刀一揮,一片熱浪從刀鋒中湧出來,將地面上的落葉卷起來。

    “哧哧!”

    那些落葉,竟然自動燃燒起來,猶如懸浮在虛空的火雨。

    一片片火焰葉子彙聚在一起,形成一條火龍,向著張若塵湧了過去。

    張若塵一隻手背在身後,另一隻手的手掌心凝聚出渾厚的真氣,一掌拍了出去,打出一道無形的氣浪。

    “蠻象歸田!”

    龍象般若掌,第三掌。

    受到掌力的影響,地面上的落葉也飛了起來,在空氣中打旋。成百上千片葉子,彙聚成一頭五米高的蠻象的形狀,向著對面狂湧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