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唰唰。”

    五位天使族聖王飛落下來,降臨到河道的兩畔。

    看到木靈希,蘭斯白的雙眼露出喜色。

    不過,當他看到,站在木靈希身旁的張若塵之時,瞬間眼神又變得陰沉。

    另外四比特天使族聖王的目光,有的盯著懸浮在半空的水星葫蘆,有的盯著河床上的神秘洞穴,皆是露出灼熱的眼神。

    一比特容顏清麗的女天使,雙眸像是兩顆藍寶石,頗為震驚的說道:“那只葫蘆,是一種水内容的聖寶,價值恐怕還在十萬年古聖藥之上。”

    另一比特臉頰上長有一道火紋的天使,流露出貪婪的神色,心念一轉,隨即,大呼一聲:“這一隻天生地長的葫蘆,竟然被我們遇到,這是我們的大氣運!趕緊出手,將它收取。”

    “對,對,對,千萬別讓其它修士發現,不然,免不得會經歷一場大戰。”

    五位天使族聖王相互對視,急速傳音交流,如同看不到張若塵和木靈希,將他們當成了透明人。

    木靈希氣得牙癢癢,這五位天使族的聖王,也太不要臉,分明就是想要強搶水星葫蘆。

    她取出鳳凰翎,就要去斬第一個出手奪取水星葫蘆的天使族聖王。

    張若塵一把抓住木靈希的手腕,對她搖頭一笑,傳音道:“既然他們故意將水星葫蘆當成是天生地長的寶物,那我就用這件天生地長的寶物,給他們一個教訓。”

    那位臉上長有一道火紋的天使聖王,飛到水星葫蘆的上方,戴著赤紅拳套的手掌,隔空向下一按,開始收取。

    另外四比特天使聖王的眼神,落在張若塵和木靈希的身上,只要他們二人敢妄動一下,立即就會遭到四人的聯手攻擊。

    “既然暴露出葫蘆聖寶,也就只能怪你們二人倒楣。”四比特天使聖王的心中,如此暗想。

    蘭斯白的嘴角微微上翹,心中在思考,如何趁此機會,將那位鳳凰族的絕色美人拿下。

    不過,讓四比特天使聖王疑惑的是,對面兩人竟然一點都不憤怒,也沒有出手封锁,正在收取葫蘆的囚藍聖王。

    “難道他們不敢得罪天堂界,選擇了忍氣吞聲?”

    蘭斯白的心中,正生出這樣一個念頭……

    “啊——”

    一道驚恐的叫聲,從葫蘆聖寶的方向傳來。

    那是囚藍聖王的聲音。

    四比特天使聖王大吃一驚,立即將注意力從張若塵和木靈希的身上移開,向葫蘆聖寶望去。

    葫蘆,依舊懸在河道上空,但是囚藍聖王卻不知所踪。

    如此怪事,讓四比特天使聖王微微吃驚,眼中露出狐疑的神色。

    蘭斯白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道:“難道囚藍聖王趁我們不注意,鑽進了那個洞穴,想要先一步去採摘洞中的聖藥?”

    在場的五位天使聖王並非是鐵板一塊,實際上,各有想法,都想獲取更多的利益,囙此相互之間有一些猜疑。

    唯一的一比特女天使聖王,向岸邊的張若塵和木靈希瞥了一眼,道:“先收取這只葫蘆聖寶再說,以免遲則生變。”?

    蘭斯白點了點頭,道:“就算囚藍真的先一步進入洞穴,以我們四人的實力,他也休想將裡面的聖藥獨吞。”

    那位容顏美麗的女天使,展開兩對雪白的聖光羽翼,飛到與水星葫蘆一樣高的位置,取出一根獸皮袋子,向它罩了過去。

    “嘩——”

    水星葫蘆猛烈的一晃,漆黑的葫蘆口,突然對準那位女天使。

    下方,修為達到三步聖王境界的洛奇聖王,大吼一聲:“小心。”

    張若塵的十指同時發力,調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加持到那位女天使的身上。女天使用出渾身解數也無法逃走,最後被收入進了水星葫蘆。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與强大的精神力,在場的幾比特天使聖王,根本無法發現他使用了空間力量。

    但是,這些天使聖王卻並不愚蠢,猜到是張若塵或者木靈希在催動葫蘆聖寶,先後將囚藍聖王和姬婭聖王收進葫蘆裡面。

    洛奇聖王拔出一柄聖氣沖天的長劍,盯向張若塵和木靈希,以命令的語氣,道:“立即放人。”

    “終於不把我們當成透明人了!”

    張若塵暗暗一笑,臉上露出不解的神色,道:“閣下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木靈希想笑,卻又忍住,跟著說道:“我們只是從這裡路過,你要我們放什麼人?”

    “少在本王面前裝傻充愣,囚藍聖王和姬婭聖王的身份非同一般,你們二人得罪不起。立即將他們二人放出來,並將葫蘆聖寶雙手奉上賠罪,此事或許能够揭過。”洛奇聖王的臉色,冷沉似鐵。

    蘭斯白想了想,眼中閃過一道奇光,隨後,傳音給木靈希:“靚女,這一次,你們的確招惹了大麻煩!囚藍聖王是一比特帝天使的獨子,姬婭聖王更是一比特神祗十分疼愛的孫女。被你們收入進葫蘆裡面,在他們二人看來,如同是奇耻大辱,即便被放出來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說完這話,蘭斯白就在觀察木靈希的眼神變化,希望能夠看到驚恐和畏懼的神情。

    讓蘭斯白失望的是,木靈希相當平靜,也不知是不是在强裝鎮定。

    緊接著,蘭斯白繼續向木靈希傳音:“只要你將他們二人放出來,我一定從中調解此事,保你們安然無恙。但是,那枚葫蘆聖寶,恐怕是保不住。”

    聽到此處,木靈希終於忍不住發出銀鈴般的輕笑,道:“你的廢話怎麼那麼多呢?此事真的與我們無關。怪只怪他們二人太貪心,可是,自身實力卻一塌糊塗,連一隻葫蘆都無法降服,反被收進了葫蘆裡面。”

    洛奇聖王的雙眼猛然一縮,道:“既然他們敢主動攻擊我們,並且使用卑鄙的手段,將囚藍聖王和姬婭聖王收入進葫蘆裡面。我們也不必與他們客氣,先鎮壓他們二人再說。”

    修為達到聖王境界,竟然還如此不要臉,張若塵也是很佩服他們。

    “不妙啊,竟然又有一些修士潜伏到附近,看來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這三比特天使聖王,否則待會兒修士越來越多,再想獨吞洞穴中的聖藥就難了!”

    張若塵的精神力覆蓋方圓十裏的區域,探查到了六七道氣息。

    那些修士沒有貿然出手,而是選擇蟄伏,有可能是畏懼天堂界的修士,也有可能是在觀望局勢,等待合適的出手時機。

    總之,局勢正在一步步向壞的方向發展。

    洛奇聖王、森域聖王、蘭斯白各自取出一件聖器,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向張若塵和木靈希攻伐過去。

    正在張若塵準備出手的時候,遠處的密林中,響起項楚南的爆吼聲:“哪裡來的鳥人,竟然敢圍攻我的兄弟,你們是在找死嗎?”

    “轟隆。”

    地面猛烈顫抖了一下。

    項楚南像是一頭黑猩猩一般,提著一柄磨盤大小的鐵錘,從密林中跳躍起一百多米高,又快速落下來,一錘轟擊下去,狠狠的擊在洛奇聖王的背部。

    “嘭。”

    洛奇聖王身上的一張護身符籙爆碎,身體急速下墜,在地上砸出一個深坑。

    這位三步聖王境界的天使族强者,趴在深坑底部,背部鮮血淋漓,渾身不停顫抖,卻就是無法爬起來。

    另一邊,張若塵手持一柄重劍,揮斬出去,只是一招,就將森域聖王鎮壓在劍下。

    “嘭。”

    森域聖王單膝跪地,單手撐著地面,用盡全身力量,才能抵擋住張若塵手中的重劍。反觀張若塵卻顯得相當輕鬆,很顯然,並沒有用出全力。

    “嘩——”

    木靈希揮出鳳凰翎,一擊將蘭斯白擊退。

    極陰冥冰之力從鳳凰翎上散發出來,凍得蘭斯白全身上下都凝出一層薄薄的冰霜。

    蘭斯白退到小河的對岸,步伐有些踉蹌,臉色十分蒼白,連忙激發出一套萬紋聖器級別的聖甲穿在身上,又將一張符籙捏在兩指之間。

    在這一刻,蘭斯白終於明白,這一男一女很不好惹。

    特別是那個人族男子,以前嚴重低估了他。他哪是什麼半步聖王,根本就是一個狠角色,只是故意裝出修為很弱的樣子。

    那個黑愣子又是什麼來頭,竟然一錘,將洛奇都打成重傷?

    蘭斯白看著對面那三人,有些毛骨悚然,心中恐懼不安,連忙施展出身法,向遠處飛遁。一邊逃,他的嘴裡還跟著吼道:“你們闖大禍了!竟然敢對天堂界的修士動手,封神臺將沒有你們的容身之地。”

    項楚南提著大鐵錘,爆吼一聲:“跑什麼跑?接我一錘再走。”

    項楚南的聲音相當響亮,猶如是在蘭斯白的耳邊響起,嚇得蘭斯白全身痙攣了一下,隨後,以更快的速度向遠處逃遁。

    “哎,慫得不行啊!”項楚南搖頭歎息。

    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修士,全部都心驚不已,沒有想到,這一波人竟然如此厲害,輕輕鬆松就將天堂界的幾比特四翼天使擊垮,被鎮壓,被擊傷,被嚇跑。

    當然,他們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反而覺得張若塵三人做事太衝動,將要倒大黴。

    “天堂界乃是四大主宰世界之一,別的大世界的修士遇到天堂界的天使,不是討好,就要退避,他們倒好,竟然將天堂界的四翼天使鎮壓,膽子真大。這是在打天堂界的臉啊!”

    “膽子大有什麼用?還不如選擇隱忍,至少不會得罪天堂界。”

    “據說,天堂界的一比特四翼猩紅天使,就在外東園。蘭斯白如果將他請來,這三人的下場,肯定會很慘。”

    “四翼猩紅天使?真的假的,這種級別的人物,竟然沒有去內四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