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給公子衍遞邀請帖的修士,不僅僅只是李妙含,足有數十比特修士,每一個背後都大有來頭。

    一比特金甲帝衛捧著一隻黑色盒子,呈遞過去,道:“帝祖太子殿下已經備下酒宴,邀請公子一敘,這是一份見面禮,希望公子一定收下。”

    公子衍沒有去接黑色盒子,含笑回應:“久仰帝祖太子大名,見面禮就免了,今後,衍,必定親自前去拜訪。”

    又有一些頂尖强界的人傑出面,送上邀請帖,卻都被公子衍一一婉拒。

    就在所有修士都以為,公子衍會接李妙含送出的邀請帖之時,亡墟和青獠牙的出現,使得此地再次響起一陣喧囂。

    遠遠的,亡墟便是大笑一聲:“衍哥,你怎麼才來,子烆他們可是已經等你多時。”

    青獠牙微微拱手,笑道:“衍兄,這次你的確太慢了一些,亡天和穹麟都比你先到,就連一直不守時的大曦王也都坐在了酒席上面。你再不來,酒都快凉了!”

    見到亡墟和青獠牙,公子衍向李妙含等人拱手告罪了一聲,迎了上去,道:“收到消息,我就立即趕來,只不過在路上遇到了一些小麻煩,才來遲一步。走吧,再不去,恐怕商子烆和亡天那些傢伙至少也要罰我三杯。”

    天初仙子派遣得意弟子前來邀請公子衍一聚,竟然被對方拒絕,望著公子衍的背影,無數修士都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想想邀請公子衍的,乃是商子烆、亡天、穹麟、大曦王這些人物,眾人也就釋然。

    張若塵站在遠處,顯得很不起眼,眺望亡墟和青獠牙,發現他們二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極其強橫,超過了他,很有可能已經都達到三步聖王境界。

    “提升速度驚人如此之快?”張若塵感覺到了一些壓力。

    與頂尖天驕爭鋒,真的是不進則退。

    你在進步,別人也在進步。你進步的速度慢了一步,別人就會超越到你的前面。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亡墟和青獠牙都能進入內四院,在內四院採摘到的聖果和聖藥肯定更加珍貴,他們的修為自然能够突飛猛進。再說以他們二人的身份,想要獲得提升修為的聖果、聖藥,未必就一定要親自去採摘。

    封神臺大會,充滿無數機緣,修為境界越低,提升就會越是巨大。

    反而修為境界高深的人物,提升得會比較困難。

    比如:

    五步聖王境界的强者,體內的聖道規則足有數十萬道,吞服心月聖果之類的聖果,也就只能新增數百道聖果規則,對修為的提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只有五萬年年份以上的聖藥,才能引得他們心動。

    八臂蛛王道:“現在,你們知道天堂界派系的能量了吧?就連空間神殿的領袖,也要與他們交好。天軌界在天堂界派系中,雖然只是墊底的,但是打狗還得看主人。天堂界怎麼可能不為他出頭?”

    張若塵道:“蛛王不必再勸我們,天堂界派系的勢力再大,也還做不到一手遮天。這裡是封神臺,凡是都得遵從真理神殿的規矩。”

    八臂蛛王自知招惹不起天堂界派系,輕歎一聲,不再勸他們,告辭離開。

    張若塵不打沒有把握的仗,既然要賣天堂界派系的那些聖王俘虜,自然也要做一些準備。

    首先,張若塵使用空間扭曲的手段,在地攤周圍,佈置了一座小型空間迷陣。緊接著,他又在一些特定的方位,燒錄下空間銘紋,佈置出一個又一個空間陷阱。

    空間陷阱的製作手法,以前他就研究過,只不過當時修為太低,佈置不出來。

    做好了必要的準備,張若塵又在地攤的下方,佈置出一座小型空間傳送陣。如此一來,他們進可攻退可走,足以立於不敗之地。

    當然,在賣那些聖王俘虜前,他們得先交易到自己需要的聖果和聖藥。

    項楚南將先前天軌界的那位販賣者留下的寶物整理了一番,長歎一聲:“都是一些什麼破爛,除了那株四萬年年份的降瀾草,就沒有一件拿得出手。”

    將布席裹了起來,丟在一旁。

    隨後,項楚南將他從封神臺採摘的寶物,一件件拿出來,放到了地攤上。並且立下一塊牌子,上面寫道:“換取煉體類的聖果和聖藥。”

    張若塵將從地底洞穴中採摘到聖藥,拿出三分之一,分給項楚南。

    緊接著,他在項楚南的旁邊,放置了一塊布席,將身上的部分聖藥和聖果取出來,擺放到布席上面。

    項楚南瞥了一眼,頓時臉色一變,“若塵兄弟,你怎麼採摘了那麼多聖果?”

    其實,張若塵拿出來賣的聖果,僅僅只是身上的五分之一。

    如果全部拿出來,估計項楚南會感覺到絕望。

    張若塵笑了笑,道:“我這裡有幾種可以淬煉肉身的聖果,要不要大哥我送給你?”

    項楚南有些心動,但是他也想做大哥,自然是要表現得有骨氣一些,道:“不用。此次封神臺大會的收穫,關係我們三兄弟的排名。萬一到時候你輸給了我,肯定會以此為藉口抵賴。我們還是公平公正的交易吧,正好大哥我這裡有幾株提升修為的聖藥。”

    張若塵和項楚南交換了聖果和聖藥後,盤坐在地,一邊煉化吸收,一邊等待別的修士來交易兌換。

    天軌界的那位販賣者,楊絮,趕了回來。

    在楊絮身後,還有一群實力不俗的年輕男女,個個都眼神淩厲,讓在附近擺地攤的修士惶恐不安。

    “就是他們,他們破壞了真理神殿的規矩,不僅將我打成重傷,還搶走了我的寶物。”

    楊絮指著項楚南左腿旁邊的布席,道:“那塊布席中,全是我的寶物。”

    天旭界的頂尖强者之一,方淩謙,顯然是來為楊絮出頭,冷聲道:“你們二人還真是膽大包天,竟然無視真理神殿的規矩,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嗎?”

    張若塵盤坐在地,依舊在煉化聖藥的藥力。

    項楚南卻是火爆脾氣,瞪著楊絮大吼一聲:“你在放什麼狗屁?明明是你自己將這些破爛玩意留在這裡,我可沒有搶你。再說,你的這點家當,項爺爺我還看不上。”

    這一次,楊絮並不懼怕項楚南,因為他的身後站著天堂界派系的一眾强者,囙此底氣十足,道:“原來你是一個欺軟怕硬的懦夫,搶都搶了,卻不敢承認。”

    “懦夫?”

    項楚南的心中很怒,雙拳緊握,骨節被捏得爆響。

    楊絮和方淩謙身後,一比特長著四只白羽的天使族聖王,看見張若塵和項楚南的地攤上擺有不少聖藥和聖果,十分心動,於是道:“這裡畢竟是自由交易園區,我看此事最好還是私了!我們也不是得理不饒人之輩,會給你們一條生路。這樣吧!你們二人,只要將布席上面的聖果和聖藥交出,再向楊絮磕頭認錯,此事就這麼過去了!”

    楊絮的情緒波動很大,“不能這麼便宜他們。”

    那位天使族聖王道:“算了,得饒人處且饒人。”

    方淩謙安撫楊絮的情緒,道:“這裡畢竟是封神臺,屬於真理神殿的地盤,我們還是不要做得太過分。”

    就連方淩謙和那位天使族聖王都這麼說,楊絮就算再怎麼怨恨,也只能忍著,道:“你們二人還不上來磕頭認錯?”

    “你們真的是飛揚跋扈啊,還磕頭認錯?實話告訴你們,你們已經惹怒了項爺爺。”

    項楚南踩在空間迷陣的安全點上面,向楊絮走去,隔空伸出一隻大手掌,準備擒拿楊絮。

    一旦擒拿住,絕不會像上次那樣輕易放過他。

    此人太陰險,讓項楚南感覺到十分厭惡。

    而且天堂界派系這群人的行事作風,也讓項楚南極度反感,就連磕頭認錯都是一種恩馳,可想而知,平時的時候,他們是何等強勢霸道?

    那是一種骨子裡的驕傲,蔑視別的大世界的生靈,猶如是在看一群低等蟲蟻。

    “大膽,竟然還敢出手。”

    方淩謙爆喝一聲,手臂上面浮現出一塊塊鱗片,五指化為五只猙獰強橫的聖獸,伸出利爪,形成聖力風暴。

    天軌界在真理天域的修士之中,方淩謙的實力,足以排進前三。只有天軌界的那位領袖,才能壓他一頭。

    憑他五步聖王境界的修為,還真沒將一個黑愣子放在眼裡。

    可是,項楚南的大手掌轟擊過去後,方淩謙卻是臉色巨變,立即將另一隻手掌打出去,頓時又有五只巨獸從指尖飛出。

    “嗷!”

    十只聖獸懸浮在虛空,每一隻的力量都堪比一比特五步聖王,散發出來的聖道威勢,像是能够鎮壓十方天地。

    由此也能看出,方淩謙雖然是五步聖王的境界,但是,憑他的強橫實力,就算與十比特五步聖王交鋒,也未必會輸。

    在同境界,一個人可以打一群。

    就在楊絮暗暗冷笑,覺得項楚南會被鎮壓的時候。

    懸浮在半空的十只聖獸,竟是被項楚南一掌打得盡數崩碎,就連方淩謙都被他的大手擒住,拖進了空間迷陣裡面。

    項楚南單手捏著方淩謙的身軀,挖苦了一句:“就你這點修為,也不先掂量掂量自己,就敢給別人出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