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宴繼續進行,而天軌界的領袖“封劍”,黑魔界的領袖“穹麟”,四比特四翼猩紅天使,則是帶領天堂界派系的大批生靈,浩浩蕩蕩的在自由交易園區中前行。

    六人任何一個都是威震一方的存在,他們一起同行,聖威彌漫而出,使得那些弱界的修士紛紛遠退。

    “就知道天堂界派系肯定會有大動靜,兩位世界領袖,四比特四翼猩紅天使,足以將那兩位冒失之徒碾成碎片。”

    “得罪天堂界派系,下場很慘的。”

    ……

    與六大高手同行的,還有一比特無臉僧人。

    無臉僧人的戰力,不在四翼猩紅天使之下,名叫“無相”,曾經與項楚南、孽戰等人一起闖入進禁區,最後卻逃了出來。

    正是因為他逃走,所以,張若塵才沒有直接殺死孽戰等人。

    蒼青有些擔憂,道:“那兩人,似乎與風岩有很深的交情,萬一風兮也插手進來,此事恐怕很難辦。”

    封劍道:“擔憂那些幹什麼?子烆公子交代過,我們此次的主要目的,乃是弄清楚那兩人的具體身份,並且體面的將十比特聖王接回。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的面子,我們還是要給的,能不出手,就一定不要出手。等到離開封神臺,那兩人怎麼死,還不是我們說了算?至於風兮,子烆公子另有安排,她封锁不了我們。”

    說話間,他們已經到達擺地攤的那片園區,圍在前面的修士自動讓開。

    “拜見穹麟大人,封劍大人。”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紛紛迎了上去,向穹麟和封劍這兩位世界領袖行禮。

    穹麟的眼神凜然,問道:“現在是什麼情况?”

    其中一位聖王境界的生靈,指向張若塵和項楚南,咬牙切齒的道:“那兩個狂徒簡直太過分,一直都在那裡叫賣,兩位大人,一定要將他們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張若塵和項楚南擺地攤的地方,方圓二十丈都是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生靈敢靠近。

    看到跪伏在地攤上的孽戰,四比特四翼猩紅天使的體內爆發出淩厲殺氣,在他們的頭頂,凝聚出一片厚厚的血雲。

    “別衝動,忘了子烆公子的吩咐嗎?”

    封劍攔住了他們,隨後他與穹麟一起,向前走去,出現到張若塵和項楚南的對面。

    項楚南的眼睛一亮,笑道:“終於有人來買,哈哈,兩位看中了誰?這是我們的頭牌,一比特四翼猩紅天使,價格一億枚聖石,還算公道吧?”

    項楚南的手指,指著孽戰。

    跪在地上,渾身無法動彈的孽戰,氣得都要吐血,道:“封劍兄,穹麟兄,立即殺了這兩個雜碎,算我孽戰欠你們一人一個生死人情。”

    所謂“生死人情”,就是拼死拼命也要還回去的人情。

    另一比特跪在地攤上的四翼美女天使,看到穹麟和封劍,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俏臉有些扭曲,道:“殺,殺了他們。我要將他們的聖魂抽離出來,日夜鞭打,讓他們痛不欲生。”

    “啪!”

    “啪!”

    項楚南走過去在他們二人的臉上各抽了一巴掌,他們才是重新安靜下來。但是,他們的眼神,卻變得更加怨毒。

    穹麟看到項楚南肆無忌憚的樣子,雙手捏緊,道:“你們二人做得太過分了吧?真理神殿舉辦封神臺大會,不僅只是送給大家一場機緣,也是想要各界修士一起交流大道,共同進步。可是你們卻在這裡大打出手,渾然沒有將真理神殿放在眼裡。”

    盤坐在地的張若塵,睜開了眼睛,道:“很多修士都看見,是他們先出手搶奪我的葫蘆聖寶,並且還想殺了我,才會遭到鎮壓,怎麼就變成我們的不是?我沒有殺他們,就是遵守了真理神殿的規矩。”

    項楚南跟著說道:“沒錯,我們這麼遵守規矩,怎麼就總是被污蔑呢?”

    穹麟站在原地一言不發,但是誰都能够看出,他的體內,醞釀著一團毀天滅地的怒火。

    封劍向穹麟傳音,道:“何必與兩個死人動怒?先將十比特聖王救回,等到封神臺大會結束,有他們哭的時候。”

    封劍向前走了幾步,對著張若塵和項楚南拱手,笑道:“在下天軌界,封劍,不知二比特如何稱呼?”

    “你項爺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項楚南。”項楚南很耿直,報上了姓名。

    張若塵面不改色,道:“項楚北。”

    封劍皺起眉頭,只覺得這兩個名字很是陌生,於是,繼續詢問:“兩位項兄來自哪一界?”

    項楚南道:“項爺爺我不來自任何一界,你這個人真是奇怪,問那麼多幹什麼,到底買不買?”

    “買。”

    封劍的城府很沉,收斂自己的情緒,繼續向前走,一邊說道:“可是,我的身上沒有那麼多的聖石,能用聖果和聖藥交易,對吧?”

    “當然可以。”項楚南道。

    封劍摸出了一隻玉匣,托在手掌心。

    玉匣中,裝有一枚紅彤彤的果實,形狀如草莓,卻比草莓要大數倍,散發出十層聖光。

    “這枚十心朱果,能够提升修士的精神力,新增聖魂强度,拿到外面至少也能賣出兩千萬枚聖石。我想用它,交易囚藍聖王。”

    說話間,封劍已經走到空間迷陣的邊緣,距離張若塵和項楚南不足十丈。

    遠處,風岩正要提醒張若塵,卻聽見張若塵先一步說道:“封兄,停步,不能再向前走。”

    “為什麼要停步,我們不是要交易嗎?”

    封劍面帶微笑,一隻手,托著玉匣,另一隻手,背著身後捏成劍訣,一層可怕的劍道玄罡在指尖吞吐,蓄勢待發。

    張若塵再次提醒:“不能再往前走,會很危險。”

    “既然是交易,當然是要離近一些談才好。”

    封劍渾然不知已經踏入空間迷陣,反而覺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在距離囚藍聖王只剩五步的時候,封劍閃電一般出手,手臂猶如遊龍,指尖的劍道玄罡拖出七丈長,向十根縛聖鎖斬了過去。

    現在不是殺人的時候,主要還是得先救走十比特聖王。

    “嘩——”

    劍道玄罡落下,沒有斬在縛聖鎖上面,反而落到十比特聖王的頭頂上方。

    “噗嗤!”

    “噗!”

    ……

    頓時,人頭滾滾,聖血噴濺出來,染紅三丈長的布席。

    剛才還完好無損的十比特聖王,全部都斷了頭。

    他們的生命力强大,並沒有立即死去,只不過,十顆頭顱,十雙眼睛都盯在封劍的身上,不知道封劍為何要殺他們。

    周圍四周的修士,更是渾身顫抖,封劍的這一劍震撼了他們。

    “封劍,你在幹什麼?”穹麟沉吼一聲。

    “啪啪!”

    張若塵拍手叫好:“好劍法,出劍果斷,動作瀟灑,竟是能够將劍罡拖出七丈長,一看就是將劍八修煉到大圓滿,應該是已經在參悟劍九?封劍兄的這一劍,讓我都感覺到出乎預料。”

    項楚南大笑一聲:“大家都看見了,這可與我們無關。十比特聖王都是這位仁兄殺的,到時候,別又誣賴到我們頭上。”

    封劍整個人都變得呆滯,半晌後才回過神來,雙眼密佈血絲,吼道:“有空間波動,到底是誰使用空間力量,改變了我那一劍的軌跡?”

    項楚南大怒道:“上千雙眼睛都看見,人是你殺的,還想誣陷到我們身上?”

    張若塵道:“封劍兄,我們只想與你交易,兌換那枚十心朱果,根本沒有想到你會突然出手。我們沒有讓你賠償貨物,你卻先倒打一耙……這是你們最開始就商量好的策略嗎?”

    “你們找死。”

    封劍再好的城府都被氣得發狂,頭髮直立,嘴裡發出一聲長嘯,密密麻麻的劍氣凝聚出來,足有數百道,化為劍雨,向張若塵和項楚南攻殺過去。

    項楚南道:“在場的神傳弟子、一等弟子都看見了吧,是他先出手要殺我們,我們就算出手,也是正當防衛。”

    隨即項楚南取出大鐵錘,一路轟擊,將劍氣打碎,逐漸靠近封劍。

    張若塵依舊盤坐在地,但是,飛向他的劍氣,卻自動倒飛而回,反而化為一條劍氣洪流,攻向封劍。

    “空間力量,又是空間力量,你絕對是一比特空間修士……”

    封劍伸出一隻手掌,凝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將飛來的劍氣洪流收回掌心。隨後,他手掌一揮,數百道劍氣從掌心飛出,與項楚南劈出的大鐵錘碰撞在一起。

    “嘭嘭。”

    大鐵錘像是有億萬斤重,將一道道劍氣被打得崩碎。

    封劍能够成為一座大世界的領袖,戰力自然是相當強悍,但是,項楚南打出的這一錘,卻給他造成不小的壓力。

    也就是說,對方至少也是與他同級別的人物。

    封劍不敢再小覷這個黑愣子,雙手一合,雙臂上面浮現出刺目的劍道玄罡,準備使用出大圓滿層次的劍八。

    張若塵的手指,不留痕跡的一彈,一道時間印記飛出去,落到封建的身上。

    隨即,一股前所未有的虛弱感襲來,使得封劍雙腿發軟,雙臂上面的劍道玄罡竟是無法保持形態,散裂成一道道劍氣。

    “轟隆。”

    項楚南的這一錘,將封劍的雙臂打得斷裂,鮮血淋漓,直垂了下去。

    幸好封劍的身上有護身符籙,才保住一條性命,否則,這位天軌界的領袖,已經變成一團肉泥死在當場。

    “大膽,你們想幹什麼?你們要殺一座大世界的領袖嗎?”

    穹麟、無相,還有四比特四翼猩紅天使,皆是臉色大變,向張若塵和項楚南沖了過去。他們覺得,這兩人實在是膽大包天,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必須要封锁他們。

    張若塵的嘴角,露出一道不為人察的笑意,道:“請大家作證,都是他們先出手,我們只是被迫自保。”

    六大高手闖入進空間迷陣後,張若塵立即將十八杆陣旗打出去,插在十八個方位,準備將這些人一網打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