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退到一邊,暗暗觀察這輛裝潢得極其美麗精緻的聖車,心中吃驚,“八耀萬紋聖器。”

    不愧是一比特天女,這輛聖車,絕對是一件無匹的戰器,與金步龍輦相比,也都只弱一個等級。

    “裡面坐著的,莫非就是《九仙美人圖》上的天初仙子?”張若塵暗思。

    如此珍貴的聖車,自然是只有它的主人,才有資格乘坐。

    對於美人,特別是聞名天下的絕代仙子,誰不想見一見?

    張若塵的心中,倒是生出幾分期待。

    讓張若塵失望的是,從聖車中走出的是一個男子,而且,還是一個樣貌極其醜陋的男子,頭顱相當巨大,超出常人一倍,牙齒凸顯得厲害,嘴唇都包不住。

    應該不是人類。

    如果讓天初仙子的追求者看到這一幕,恐怕是會嫉妒得捶胸頓足。

    一個如此醜陋的男子,竟然能够乘坐仙子的香車,還有天理嗎?

    大頭醜陋男子的修為很强,雖然張若塵很好奇他的身份,卻並沒有使用天眼去觀察,以免被對方察覺,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大頭醜陋男子走下聖車後,一雙充滿色/欲的眼睛,就沒有從李妙含的身上離開過,笑道:“妙含靚女,仙子到底在什麼地方?”

    “師尊就在這座煉器樓閣中。”

    李妙含在背對大頭醜陋男子的時候,眼中閃過一道厭惡之色。

    若不是邀請公子衍失敗,她又怎麼可能退而求其次,去邀請這個名聲相當低劣的傢伙?

    名聲是很低劣,長得也極其醜陋,但是,誰叫此人的修為高深,而且還將空間之道修煉到了極高的層次?

    想要攻打進那片殿宇,必須要有空間修士坐鎮才行。

    最開始去邀請此人的時候,此人提出的要求相當過分,竟然要天初仙子親自去接他,想要與仙子共乘一車。

    以他那低劣的名聲,若是天初仙子真的與他共乘一車,可想而知會造成多麼巨大的負面影響。

    李妙含直接拒絕了他,他才又改變主意,聲稱,必須要用天初仙子的白羽孔雀聖車接他,他才會接邀請帖。

    在李妙含看來,這依舊是讓人無法接受的條件,可是,她禀告天初仙子後,天初仙子竟然答應了下來。

    沒辦法,李妙含只得壓制住心中的噁心感,駕馭白羽孔雀聖車,將他接了過來。

    大頭醜陋男子,名叫顧馮,笑容頗為猥瑣,自言自語的道:“能够乘坐一次天初仙子的白羽孔雀聖車,回去後,足以向門中的那些傢伙吹噓三年。老實說,仙子的味道……真香,香味都與別的女子不一樣。”

    李妙含看著顧馮那陶醉的眼神,哪裡還能不知道他在腦海中想著一些什麼齷齪的東西?

    她的心中,更加厭惡,五根雪葱玉指緊緊的絞捏在一起,只覺得神聖不可侵犯的師尊,被他給褻瀆了!

    顧馮注意到不遠處的張若塵,露出炫耀的表情,道:“小子,看到沒有,顧爺乘坐的是天初仙子的香車,駕車的是大名鼎鼎的《聖者功德榜》排名前二十的天之驕女,李妙含。羡慕嗎?”

    張若塵不想招惹是非,只是淡淡一笑,算是回應了他。

    這樣的回應,顧馮感到很不滿意,雙眉一束,隨即又道:“知道顧爺是誰嗎?人稱萬花筒,顧馮。萬花叢中過,一地殘花人無蹤。天下男子,應該沒有誰不羡慕顧爺,小子想不想做顧爺的隨從?鮮花你是沒有資格嘗到,但是殘花還是可以留給你。”

    張若塵依舊保持微笑,道:“不想。”

    最開始,李妙含根本沒有注意過這個樣貌平庸的男子,但是此刻,眼眸中卻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

    先不提顧馮的偌大威名,僅僅只是他那高深莫測的修為,即便是李妙含站在他的面前,都會感覺到一些壓力。

    可是,那個樣貌平庸的男子,竟然可以在顧馮的眼神下,保持鎮定,始終面帶微笑。

    這一點,絕不是常人可以做到。

    就在顧馮覺得張若塵很不識相,想要去教訓他一番的時候,李妙含開口,道:“顧前輩,我們還是趕緊進去,別讓師尊等得太久。”

    顧馮掌心的空間烙印都已經被啟動,卻又五指一捏,收起力量,笑了一聲:“說得也是,怎麼能夠讓仙子久等,男人就該主動進去,速度得快,否則仙子怕是會急不可耐。哈哈。”

    聽到這話,李妙含的雪腮變得通紅,心中怒意更濃,卻又在努力克制自己。

    直到李妙含和顧馮走入進煉器樓閣,張若塵才是自言自語的道:“這樣一個猥瑣的傢伙,竟然也修煉了空間之道。”

    張若塵不再多想,向前走去。

    看守煉器樓閣的,乃是兩尊聖王境界的巨人。張若塵呈上千星天女的邀請帖,自然也就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煉器樓閣一共有十層,每一層都近百米高,宏偉大氣,就算數十米高的巨人,也能在裡面暢通無阻的行走。

    張若塵這樣的普通人族修士,走在通道中,就像一個鴿蛋大小的袖珍人一般。

    一個身材威猛的大鬍子,從前方快步行來,道:“張公子,天女殿下聽說你已經到達,特地讓我來接你。”

    張若塵已經是第三次見到這個大鬍子。

    第一次是在真理之海,大鬍子為千星天女駕車。

    第二次是在白骨斜坡,張若塵與千星天女交談的時候,有兩位强者守在遠處。其中一位,就是這個大鬍子。

    近距離接觸後,張若塵才發現這個大鬍子實在是不簡單。

    以張若塵現在的眼力,大聖之下的生靈,他就算看不透對方的修為,也能做出大致的判斷。但是,這個大鬍子,卻讓張若塵完全摸不透虛實。

    “千星天女這樣的天之驕女,沒有一比特絕頂强者守護,才是一件怪事。”張若塵心中暗道。

    大鬍子帶著張若塵,一直走到煉器樓閣的頂部。

    煉器樓閣的頂部,既像是一座觀星台,又像是一座寬闊的廣場,竟是有上百位生靈聚集在此處,而且,每一個散發出來的聖道氣息都相當強橫。

    一尊席地而坐的黃金巨人,顯得最為引人矚目,他即便是面帶笑意,也都給人一種霸氣外露之感。

    此時,顧馮站在最中心的位置,而李妙涵則是退到一比特戴著面紗的女子身後。

    戴著面紗的女子,身上環繞著一圈圈聖光,只能隱隱約約看見她的一道身影,還有面紗下的三隻眼眸。

    雖然說,瑩白的額頭上有一隻豎眼,卻絲毫不影響她身上的絕美韻味,反而因為第三只豎眼的存在,讓她的美顯得與眾不同,更加靈動,更加具有神聖的氣質。

    此女,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天初仙子。

    顧馮的雙手抱在胸前,正在與天初仙子對話,笑嘻嘻的說道:“只要仙子答應顧某先前說的條件,顧某就算拼了這條性命,也要幫助仙子取到神泉。”

    天初仙子的附近,不少男性修士都露出怒容。

    其中,一比特穿著繡龍黑袍的男子,沉聲道:“顧馮,你活得不耐煩了嗎?竟敢向仙子提出如此無禮的要求?”

    顧馮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道:“帝祖太子,此事與你無關,你就不要插嘴。”

    帝祖太子露出慍怒之色,道:“整個真理天域,還沒有幾個人敢以這種口吻,與本太子說話。”

    顧馮冷峭的一笑:“你不就是想要討好天初仙子?可惜啊,你追求了那麼久有什麼用呢?你乘坐過仙子的白羽孔雀聖車嗎?哈哈,我剛才就乘坐了!”

    帝祖太子的臉色時而青,時而紫,體內傳出陣陣龍吟聲,已經處在暴怒的邊緣。

    在大鬍子的帶領下,張若塵走到千星天女的身旁。

    千星天女面帶笑意,指著旁邊的一個座位,傳音道:“快坐,你來得還真是時候,剛好可以看一場好戲。”

    坐下後,張若塵問道:“什麼好戲?”

    “顧馮那個淫/賊,竟然要天初仙子答應嫁他為妻,他才肯與我們一起去闖風穹頂。你說,這人是不是瘋了?”千星天女笑道。

    張若塵道:“天初仙子答應了嗎?”

    千星天女瞪了張若塵一眼,道:“顧馮是什麼人?天初仙子又是什麼人?天初仙子要是真的答應了他,恐怕在整個天庭界都會引起轟動。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張若塵道:“去闖風穹頂,是玩命的事。就算提出這個條件,似乎也並不算過分。”

    千星天女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隨即笑道:“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提出的條件太簡單了一些,心裡有些後悔?”

    “沒有。我只是希望天女殿下能够信守承諾,別到時候做出出爾反爾的事。”張若塵淡淡的說道。

    中心位置,顧馮一副吃定天初仙子的模樣,頗為得意的道:“仙子一定要考慮清楚哦!據顧某所知,天初文明的那位老天主,三千年前,在與地獄修羅族一比特至强戰鬥的時候,受了極重的傷勢,至今都沒有痊癒。”

    “如果收集不到足够數量的神泉,恐怕是渡不過這一次的元會劫難,將要隕落。以天初文明現在的危局,如果老天主隕落……嘖嘖,後果不堪設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