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巫神天子的氣度超凡,站在那裡,猶如一座能够吸收走所有光和熱的黑洞,讓人無法看透。

    “嘩——”

    衣袖一揮,兩枚聖果飛出來,懸浮在張若塵的身前。

    “林公子,這兩枚聖果都是在這片殿宇裡面採摘到,申某已經探查過,服用它們後,可以提升修士近萬道聖道規則。”

    巫神天子面帶笑容,沒有提讓張若塵拿聖藥和聖果出來交換。

    他注意了張若塵很久,發現張若塵交換了很多提升修為的聖果和聖藥,身上估計已經沒有還能拿出來交易的寶物。

    張若塵對那兩枚聖果,自然是很感興趣。

    只不過,像巫神天子這樣的强者,怎麼可能因為兩枚聖果的交易,主動見他這個無名小卒?

    一萬道聖道規則,對低境界的聖王而言,的確是相當了不得。可是,對那些已經修煉出數十萬道、上百萬道聖道規則的高境界聖王來說,卻算不得什麼。

    巫神天子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麼?

    巫神天子看出張若塵渴望得到兩枚聖果,可是,他卻克制住自己,沒有動手去取,於是說道:“林公子只要對這兩枚聖果感興趣,儘管拿去服用,不必急著拿出等價的寶物交換,就當大家交個朋友。”

    張若塵深知“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的道理,於是,連忙搖頭:“那怎麼行?既然是交易,當然得公平才好。”

    “難道此人的身上,還有提升修為的寶物?”巫神天子有些意外。

    張若塵取出一枚真妙聖果,遞向巫神天子。

    妖媚女子代替巫神天子去取,接過真妙聖果後,使用精神力侵入聖果探查了一番,隨即杏眸中露出一道吃驚的神色。

    她傳出一道精神力,告訴了巫神天子。

    巫神天子的眼中露出情緒波動,道:“林兄還真是深藏不露,讓申某佩服。不過,你的這枚聖果的價值,還在那兩枚聖果之上。拿出來交易,會不會太吃虧了一些?”

    “就當交個朋友嘛!”

    張若塵面帶笑容,收起懸在半空的兩枚聖果,轉身就準備離開。

    “林公子,且慢。”

    巫神天子喚住了張若塵,隨即使用精神力傳音:“其實,我們可以做一筆更大的交易。”

    “更大的交易?”張若塵頓住脚步。

    巫神天子找他,果然另有目的。

    巫神天子開門見山的道:“神泉對我有大用,只要林公子來助我一臂之力,千星天女給你什麼價碼,我給你雙倍。”

    “竟然與神泉有關。”

    張若塵不想得罪巫神天子,隨即笑道:“天子殿下不是請了普善大師?我的這點空間造詣,未必比普善大師强多少,恐怕幫不上什麼忙。”

    “林公子太謙虛了,剛才你的那招隔空取物的本領,普善遠遠做不到。”巫神天子道。

    答應巫神天子,顯然是不行。

    就在張若塵思考,該如何拒絕巫神天子,又不至於得罪他的時候,天初仙子的弟子李妙含走了過來。

    李妙含先是對著巫神天子微微躬身行禮,才又對張若塵說道:“林公子,家師也想與你做一筆生意,希望能夠見你一面。”

    張若塵心裡苦笑,不用猜也知道,天初仙子必定也是想要請他幫忙奪取神泉。

    一下子,他竟然成了香饃饃,各方勢力都想拉攏。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畢竟任何一方他都不能得罪。

    張若塵打算借此機會,先擺脫巫神天子,道:“天子殿下,天初仙子一直都是我十分傾慕的對象,要不我先去見一見她,再談剛才的事?”

    巫神天子倒是一點都不生氣,笑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林公子去吧!不過,林公子也別忘了剛才申某開出的價碼。”

    張若塵正要與李妙含一起去見天初仙子,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林嶽,你要去哪裡?”

    千星天女迎面走來,高瘦瞎子和大鬍子緊跟在她的身後。

    李妙含迎了上去,道:“拜見天女殿下。家師想要與林公子交易提升修為的聖果和聖藥,特地命我來請他。”

    千星天女的酥峰挺拔,俏生生的站在對面,明眸皓齒的一笑:“妙含,交易聖果和聖藥,何必找他?既然洛姬姐姐有提升修為的聖果和聖藥,應該與我交易才對,怎麼能夠便宜了一個外人?走,帶我去見洛姬姐姐。”

    隨後,千星天女又向巫神天子盯了過去,笑道:“申大哥,林嶽可是我的人,你別欺負他啊!”

    “怎麼可能?為兄與林公子只是單純的交易了兩枚聖果,相談甚歡。”巫神天子面不改色的道。

    千星天女收起笑容,對大鬍子說道:“你先帶林嶽回去。”

    千星天女與李妙含一起去見天初仙子,而張若塵與大鬍子,卻回到了星芒車的旁邊。

    這樣的結果,即讓張若塵輕鬆了一大截,心中卻也有一些小小的遺憾。

    要知道,天初仙子可是名動諸天萬界的美人,天仙下凡一般的人物,只要是個男人,誰不想近距離的看一看她?

    沒過多久,千星天女身形款款的返回,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上車。”

    在無數修士羡慕的眼神中,千星天女和張若塵一前一後,進去星芒車中。

    “居然能够與美麗出塵的千星天女共乘一車,林嶽這個傢伙何德何能?”有人露出憤懣的神色,猶如自己的心頭肉被咬了一口。

    “誰叫別人的空間造詣高,沒看見巫神天子和天初仙子都爭相拉攏?”

    “羡慕啊,早知道我也該修煉空間之道,哪怕得到千星天女和天初仙子任何一比特的青睞,人生也就圓滿。”

    ……

    很多修士都在羡慕和嫉妒,還有一些則是咬牙切齒,他們腦海中浮想聯翩,總覺得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坐在車中,肯定會發生一些什麼事。

    星芒車中。

    千星天女的神情肅然,眼神微寒,道:“巫神天子給你開了什麼價碼?”

    “這是我自己的事,為什麼要告訴你?”張若塵有些反感千星天女那麼強勢的樣子,就好像他真的是她的人一樣。

    千星天女道:“你要清楚一件事,只有我才知道須彌聖僧的隕落之地。而且,他們根本不知道你是張若塵,更不知道你的身上有真理奧義,否則他們對你的態度,未必還有現在這麼友善。你要記住一件事,在這裡,只能聽命於我一人。”

    “你在威脅我?”張若塵的眼神一沉。

    他身上的氣質,瞬間發生改變,不再像剛才那麼溫潤,反而像是一隻露出利齒的凶獸。

    千星天女被張若塵的眼神震懾了一下,芳心輕顫。

    從小到大,在同境界,能够與她直視的生靈都少之又少。剛才,張若塵的一道眼神,卻將她懾住了片刻。

    一直都心高氣傲的千星天女,不禁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氣惱,挺起胸膛,傲然的道:“威脅你又如何?若是敢不聽從本天女的命令,你的身份,立即就會……你幹什麼?”

    “殺你。”

    張若塵動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五指捏成爪形,電光火石之間,手指竟是觸碰到千星天女那雪白的玉頸。

    張若塵可以與千星天女合作,卻絕不受她的威脅。

    與其受制於她,不如撕破臉,來個你死我活。

    “哧哧。”

    千星天女那雙美麗的眼瞳,湧出淡淡的神芒,緊接著,脖頸位置的肌膚,有瑩白色的神紋浮現出來。

    神紋,很像是一片片玉質的花瓣,沉在她的雪膚下方,擋住張若塵出其不意攻出的一爪。

    緊接著,“嘭”的一聲,千星天女的嬌軀散裂而開,化為一粒粒星光,充斥在整個車廂房間裡面。

    浩渺的聲音響起:“就知道你不服氣,既然如此,本天女只能親手擊敗你,打得你服氣,最終臣服於本天女的脚下。”

    每一個字,都從不同的方位傳來,給人一種飄忽不定之感。

    張若塵立即釋放出龐大的精神力與空間領域,但是,讓他意外的是,在車架中,根本感知不到千星天女。

    難道她已經離開星芒聖車?

    驀地,張若塵生出一股極度危險的預感,連忙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

    “嘩——”

    在他剛才站立的位置,成千上萬粒星辰光點,凝聚成一柄晶瑩剔透的戰劍,將他留在原地的影子,斬斷成了兩截。

    可想而知,若是張若塵的反應稍微慢了一絲,恐怕就會被戰劍劈成重傷。

    “千星天女依舊在聖車裡面,但是為何空間領域都找不到她?”

    盯著車廂中密密麻麻的星辰光點,張若塵心中一動,猜到了什麼。

    “難道,千星天女化為了本源微粒狀態?”

    如果真是如此,只能說明,千星天女的本源之道,修煉得還不够精深。

    因為,真正的本源微粒,幾乎是無影無形,精神力大聖打開天眼都很難觀察到。

    張若塵笑了笑,道:“你再不現身,我就將所有星辰光點,全部都打入進虛無空間。”

    千星天女沒有回應他,反而車廂中的星辰光點,還快速旋轉起來,在醞釀下一波攻擊。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銳芒,十指屈伸,就要撕裂開一道空間裂縫,吞噬那些星辰光點。

    出乎張若塵預料的事發生……

    車廂中的空間,堅固到了極點,他全力調動空間力量,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以為本天女的星芒聖車,只是一輛代步工具嗎?在星芒聖車中,我就是無敵的女王。”

    “嘭。”

    一團星辰光點,化為一隻纖長的玉手,擊在張若塵的胸口。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以雙臂抵擋,卻依舊被轟飛,撞擊在車廂壁上面。

    鎧甲裡面,兩隻手臂淌出聖血。

    可想而知,千星天女剛才那一擊爆發出來的力量是何等恐怖,別說是三步聖王,就是六步聖王的力量,也未必有那麼强大。

    “真妙,真妙。”

    真妙小道人的聲音響起。

    “真妙,你大爺。”張若塵的心情很不好。

    真妙小道人連忙改口:“不是,張若塵,貧道是想說,需不需要貧道出手,助你鎮壓那個小丫頭?”

    “不用。”

    張若塵釋放出青色的淨滅神火包裹全身,隨後火焰向外蔓延,前去煉化那些星辰光點。

    “哧。”

    車廂中的地面和牆壁,浮現出陣法銘紋,數十座陣法同時運轉起來。

    其中,地面上的那一座陣法,釋放出大量極陰冥冰之氣,竟是壓制住淨滅神火,並且還向張若塵反撲。

    “張若塵,你忘了本天女是一比特陣法聖師嗎?”

    千星天女的聲音再次響起,並且在星辰光點的光團中,飛出九根閃電一般的鎖鏈,從各個不同的方位,向張若塵纏繞過去。

    車廂中,兩人鬥得不可開交,打得星芒聖車不停搖晃,而且晃動得越來越厲害。

    瞎子和大鬍子想要沖進車中,但是,他們似乎是收到了千星天女的傳音,隨即停了下來,繼續守在聖車的旁邊。

    “不是吧!這裡可是一處兇殺險境,他們居然有心思做那種事?太過分了,可惡。”一比特愛慕千星天女的生靈,咬牙切齒的說道。

    “車震嗎?”

    “你不說出來會死嗎?”

    “應該不至於吧!在場修士眾多,千星天女怎麼可能那麼開放……不過也不太確定,畢竟一男一女共乘一車,車還搖晃得那麼厲害,不好解釋啊!”

    “為了奪取神泉,有些貴為天女的人物,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

    很多修士都在惡意猜測,想到聖車中的香豔畫面,就讓他們熱血沸騰,或者是怒火沖天,覺得林嶽那個混蛋也太幸福,讓人嫉妒。

    天初仙子、巫神天子等人,也都皺起眉頭,在思考,林嶽和千星天女到底在幹什麼?

    首先,他們就否定兩人在戰鬥。

    若是在戰鬥,大鬍子和瞎子早就已經沖進車中,怎麼可能如此淡定的站在外面?

    况且,林嶽本來就是千星天女的人,兩人也不可能戰鬥。

    “嘩啦,嘩啦。”

    聖車搖晃得更加厲害,沒有停歇。

    如此一來,巫神天子這些修士的臉色,全部都變得有些古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