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空間壁障很難破開,這些人到底是怎麼闖進來的?”張若塵很是好奇。

    魔小菇一直在觀察在場的修士,道:“是十大神傳弟子出手,破開了空間壁障。”

    “你怎麼知道?”

    “猜的。”

    魔小菇拖著張若塵,從大聖凶物的肩上飛落下去,指向站在凹地正南方的一比特頭髮半白的年輕男子,道:“十大神傳弟子之一,只手摘星辰,生性淡泊聶湘子。”

    “聶湘子。”

    張若塵盯了過去。

    魔小菇道:“聶湘子早在一百二十年前,便是達到九步聖王境界,在那個時候,大聖之下已經難與對手,甚至還與一比特真正的大聖,對決了五招。雖然五招之後,聶湘子口吐鮮血,倒地不起,但是,這一戰依舊讓他名聲變得更大。一百二十年過去,聶湘子再與大聖交鋒,恐怕就不只是接五招那麼簡單。”

    “據說,聶湘子遨遊宇宙的時候,找到了一顆遠古寶星,並且不惜花費十多年的時間,不遠億萬裏將它帶回天庭界,安置在了真理天域,成為了他自己的洞府。”

    “正是因為此事,只手摘星辰,才用來評估他。”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訝色:“與大聖對決了五招,這個聶湘子,還真是一個厲害人物。”

    大聖之下的生靈,想要與一比特真正的大聖對抗,哪怕只是一招,都是一件極為艱難的事。

    大尊、巫神天子、天初仙子已經是古文明派系最頂級的高手,但是,他們三人聯手,加上一件至尊聖器,也都無法與半尊大聖凶物對抗。

    而真正的大聖,比半尊大聖凶物不知强大多少倍。

    魔小菇道:“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都是《聖王功德榜》前列的人物,他們就算爆發出大聖級別的戰力,也是很正常的事。像古文明派系的第一高手大尊,在他們的面前,都只是小輩,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輕鬆鎮壓。”

    “他們其實早就已經積累足够,隨時可以突破到大聖境界,只不過一直壓制住自己的境界,沒有突破而已。”

    張若塵問道:“為什麼?”

    魔小菇笑了笑道:“原因很多,比如,他們中有的想要渡過真理之海的第十重海域,去奪無上機緣。”

    “他們中有一些是為了在功德戰場上對付地獄界的大軍。你要知道,天庭界和地獄界的交戰,只有大聖之下的生靈,才能進入世界戰場廝殺。大聖之上的生靈交戰,都在浩瀚無垠的星空中。”

    “像他們這種大聖之下最頂級的高手,在功德戰場上能够發揮出巨大的作用,甚至改變戰場格局,戰爭勝負。”

    羅刹公主敢隻身前來天庭界,自然是準備得很充分,翻閱過真理天域所有成名高手的資料。

    緊接著,她又給張若塵指了幾個人,都是十大神傳弟子。

    就在這時,魔小菇指向紀梵心,美眸含烟的道:“那不是你的金步龍輦,怎麼會成了百花仙子紀梵心的車架?”

    張若塵正想說一句什麼,突然,驚醒過來,心中暗道一聲好險。

    “金步龍輦?你說的是百花仙子的那輛車架嗎?”張若塵故作不解的問道。

    魔小菇見沒有試探出結果,眼中閃過一道失望之色,笑道:“對啊,那輛聖車比天初仙子的白羽孔雀聖車都要厲害,達到了九耀萬紋聖器的級別。你不認識嗎?”

    “百花仙子是曼陀羅花神的弟子,身份高貴,就算擁有一件九耀萬紋聖器也是很正常的事。”

    張若塵說出這句後,又道:“已經有修士進入那片凹地,準備奪取神泉,我們也跟上去吧!”

    “不急,那片凹地中密佈古神銘紋和遠古陰氣,他們沒那麼容易闖進去,還是先與本公主去解决一些私人恩怨。”

    魔小菇拉著張若塵,徑直向紀梵心走了過去。

    魔小菇和張若塵帶著一尊大聖凶物來到此地,算得上是相當高調,吸引了很多修士的注意力。幸好有十大神傳弟子坐鎮,他們才沒有囙此而感到畏懼。

    紀梵心的身邊,聚集有很多强者,絕大多數都是她的追求者。

    在不遠處,妖神界派系的高手,也都密切關注魔小菇和張若塵的一舉一動。

    值得一提的是,紀梵心乃是妖神界派系最頂級的高手之一。

    “羅刹公主和紀梵心有什麼私人恩怨?”張若塵在心中思考這個問題。

    魔小菇表現得相當直接,開門見山的道:“紀梵心,本公主沒有看錯的話,你的這輛金步龍輦,應該是時空傳人張若塵的車架吧?”

    聽到這話,張若塵立即明白魔小菇想幹什麼,她和紀梵心哪有什麼私人恩怨,她這分明就是想要挑事。

    果然此話一出,立即引起陣陣竊竊私語。

    紀梵心的那些追求者,妖神界派系的修士,甚至是天堂界派系的修士,與剛剛趕到此地的古文明派系的修士,皆是面面相覷。

    張若塵倒是顯得無所謂,看熱鬧不嫌事大。

    誰叫紀梵心沒事將他的金步龍輦拿出來使用,只是暫時押在她那裡,她還當成自己的了!

    紀梵心站在金步龍輦的旁邊,脚下開滿各種花朵,就連天空都飄著一片片花瓣。她顯得很平靜,道:“沒錯,是張若塵的,但是現在是我的。”

    魔小菇冷哼一聲:“一件九耀萬紋聖器都拿出來送人,張若塵出手還真是闊氣。”

    “小姑娘,你誤會了!這輛金步龍輦,還真不是他送給我的,而是他寄放在我這裡,一直沒有贖回去而已。”紀梵心道。

    魔小菇道:“這麼說……你們的關係非比尋常?”

    “談不上,只能算是生意上的朋友。”紀梵心道。

    一直以來因為紀梵心不想招惹麻煩,所以才隱藏她和張若塵之間的關係。但是現在被人點破,沒辦法繼續隱藏下去,她自然也就坦然承認。

    紀梵心不想招惹麻煩,但是卻並不怕麻煩。

    就算讓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知道她和張若塵有生意上的往來,紀梵心相信,以她現在的修為,也能接得住。

    或許,在紀梵心决定使用金步龍輦的時候,便已經有了足够的底氣,不懼曝光她和張若塵的關係。

    達到目的之後,魔小菇就不再多說,拉著張若塵徑直向那片凹地行去。她的臉蛋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從此之後,這位百花仙子將會麻煩不斷,最好是妖神界派系和天堂界派系鬥起來,就更有意思。”

    “你到天堂界,就是故意來挑起各方事端的嗎?”張若塵道。

    魔小菇道:“你管不著。”

    “嘩——”

    一道刺目的强光,從他們二人的眼前閃過,緊接著,便是傳來一比特修士的慘叫聲。

    “又是古神銘紋。”

    “這裡的古神銘紋太密集,根本無法將它們完全破解。”

    ……

    張若塵向前望去,只見,一比特聖王境界的生靈,觸動了凹地中的古神銘紋,身體被一道光束斬斷成兩截。

    短短半刻鐘,已經有好幾比特聖王境修士,倒在那片凹地。

    別的那些想要奪取神泉的修士,變得更加小心謹慎,不敢輕易去嘗試,都在等別的修士去開路。

    張若塵和魔小菇也沒有冒然行動。

    魔小菇在研究地上的銘紋,張若塵則是在研究這裡的空間結構,他們想要找到一條危險程度最低的路。

    此時,天堂界派系的强者,則是準備去取神泉。

    天堂界派系,一共只是派遣出了五人,商子烆和公子衍都赫然在列。很顯然,那五人皆是具有非凡的手段,沒有一個是簡單人物。

    張若塵對魔小菇說道:“快看,你堂兄。”

    魔小菇白了張若塵一眼,道:“宮殿神殿的領袖商子烆,時間神殿的領袖魔衍,血戰神殿的領袖迅鴉,天堂界的領袖宙宇,魂界的領袖無影仙子瀲曦,不錯,都是一等一的厲害人物。若是亡天沒死,應該還有他才對。可惜啊,亡天也算是有成神之資的絕代英傑,卻是冤死在了你和一株十萬年古聖藥的手中。”

    張若塵聽得出魔小菇是在嘲諷他,覺得他不如亡天,但是他卻覺得無所謂,沒有與她爭辯。

    商子烆和公子衍等人也攜帶有類似弑神魔血的液體,他們提前探查出神紋,使用魔血將其腐蝕,不斷向前推進。

    很快,他們一行五人,便是進入到凹地的深處,距離神泉越來越近。

    說來也是奇怪,他們竟然根本沒有採摘身邊的聖藥,而是直接趕去凹地的中心,目標很明確,就是奪取神泉。

    張若塵卻看出了一些端倪,道:“那片凹地除了古神留下的銘紋,還有別的兇險,商子烆等人應該是根本不敢去採摘聖藥。”

    很快,張若塵的猜測,得到證實。

    一隻渾身長著金色軟毛的鼠族生靈,順著商子烆等人開闢出來的路,闖入進凹地,想要渾水摸魚將一株九萬年年份的聖藥挖走。

    但是,它才剛剛將聖藥挖出,脚下的空間便是向下崩塌,在一瞬間,方圓數丈變成了一片虛無。

    那只聖王境界的鼠族生靈,連逃都來不及,就被虛無吞噬,煙消雲散。

    在場不知多少修士都發出倒吸涼氣的聲音。

    更加令他們震驚的是,那片虛無空間顯現出來後,竟然沒有消失,就像是一個破碎的空間窟窿呈現在那裡,漆黑而又冰冷,吞噬周圍的光和熱,顯得極為詭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