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兮的出現,讓商子烆、無影仙子、公子衍等人都臉色凝重,心知絕對不能與她一起去真理神殿,否則,即便他們這些人都擁有了不得的背景,恐怕也要遭到重處。

    只要脫身逃走,風兮沒有證據,自然也就奈何不了他們。

    可是,當他們看到連城百里被一道掌印打成重傷,失去戰力,心便是猛的一沉。

    如此可怕的力量,必定是十大神傳弟子駕臨。

    十大神傳弟子之一的聶湘子,憑空出現到了風兮的身旁,輕輕活動了一下手掌,淡淡的道:“你們若是不想死,就跟我走。”

    只手摘星辰,生性淡薄聶湘子。

    看見聶湘子和風兮現身,張若塵也是心中大定。

    商子烆和無影仙子等人雖然很强,但畢竟還是年輕了一些,與聶湘子這種無限接近大聖的人物比起來,存在巨大的差距。

    無影仙子、公子衍、迅鴉等人的目光,都向商子烆盯了過去。

    他們很清楚,商子烆的心思嚴密,做事一貫都相當小心謹慎,必定留有退路。果然,此時的商子烆,依舊是處變不驚。

    張若塵也在觀察商子烆這個對手,點了點頭,對此人倒是有幾分佩服,在這樣的局勢之下,竟然還能鎮定自若,實在是相當了不得。

    只見,商子烆取出了一隻寶瓶,從寶瓶中,逸散出一片三彩色的霧氣。

    白色、黑色、紅色的霧,很快就彌漫在這片天地之間,整個世界變得异常迷幻,天空是紅色,大地是黑色,天空和大地之間,則是彌漫著一縷縷白色的流光。

    地面上,長出一根根黑色藤蔓,猶如龍尾一般緩緩的搖曳。

    商子烆等人的身影,竟是在一瞬間消失不見。

    “是三色幻霧。”

    張若塵連忙打開天眼。

    精神力强度達到五十七階後,張若塵的天眼蘊含的力量,變得更加强大,即便是三色幻霧,也能直接識破。

    商子烆等人,的確是施展出遁法,向各個方向逃遁。

    但是,聶湘子、風兮、鎮元、慈航仙子都不是一般人物,區區三色幻霧根本瞞不過他們的眼睛,分頭趕過去攔截。

    聶湘子的身法快如閃電,頃刻間便是追上商子烆,一道手印打了出去,頓時以商子烆為中心,方圓數百丈的空氣都像是變得凝固,就連聖道規則都變得靜止。

    商子烆單手提著連城百里,掙扎了兩下,卻都以失敗告終,輕歎一聲:“厲害,簡簡單單一招摘星手,在聶師兄的手中,竟然能够發揮出如此厲害的力量。”

    聶湘子道:“跟我走吧,接受真理神殿的審判。”

    商子烆搖了搖頭,道:“這是不可能的事,若是我與你一起去真理神殿,恐怕最好的結果都是被逐出真理天域,永世不得再來修煉。”

    聶湘子不再多言,五指一捏,隨即五根山峰那麼粗大的聖氣柱子凝聚出來,將商子烆包裹,越收越緊。

    商子烆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全力以赴運轉聖氣進行抵擋。

    “嘩——”

    驀地,一道刺目的白色流光,從遠處飛來,像是一比特神靈手持白練當空舞,竟是以摧枯拉朽之勢,將五根聖氣柱子斬斷。

    一個白色的光團,從天而降,瞬間到達聶湘子的頭頂。

    在那白色的光團中,有一道人影。

    商子烆看見白色光團中的那道人影,眼中才是露出一絲放鬆之色,隨即帶著連城百里,急速向遠處遁去,很快就消失在地平線上。

    聶湘子與白色光團中的那道人影,對轟了一擊,頓時,這一片大地便是向下沉陷,並且還在向遠處蔓延。

    張若塵的修為,終究還是低了一些,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看見一道白光飛來,眼睛就再也睜不開。

    在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勁氣湧來之時,張若塵立即借用《時空秘典》,施展出空間大挪移。

    “好强大的力量,這種力量波動,真的還是聖王在戰鬥嗎?”

    張若塵一連施展出七次空間大挪移,逃到數百里之外,依舊被力量勁氣擊中,幸好有《時空秘典》的保護,他才只是被轟飛了出去。

    若是沒有《時空秘典》,以他四步聖王的境界,恐怕已經是灰飛煙滅。

    正是如此,張若塵才頗為懷疑,那是兩尊大聖在交鋒,爆發出來的戰鬥餘波,都能輕鬆震死聖王。

    半個時辰後,戰鬥才結束,這一片天地漸漸變得平靜。

    張若塵見到了風兮。

    張若塵迎了上去,拱手道:“拜見風学姐,多謝風学姐出手相救。”

    張若塵與鎮元、慈航仙子、聶湘子沒有任何交情,自然也就認為是風兮收到了消息,請來這些修士前來救他。

    也只有風兮,才有這麼大的面子。

    風兮點了點頭,深深的盯張若塵一眼,道:“你還挺厲害嘛!遭到商子烆這群人的圍攻,居然能够堅持到我們趕來,相當出乎我的預料。”

    張若塵笑道:“硬撐而已,若是風学姐再稍遲片刻,估計我已經化為一抔血土。”

    鎮元、慈航仙子化為兩道光梭,從遠處飛來,落到了風兮的身旁,對著她搖了搖頭。

    張若塵心領神會,商子烆、公子衍、無影仙子等人多半是已經逃走。

    沒辦法,那些人物個個都很不凡,在大聖之下,或許有很多老輩强者都可以擊敗他們。但是,想要留下他們,或者是殺死他們,恐怕只有大聖出手才行。

    風兮對著張若塵說道:“学姐給你介紹兩位與你頗有淵源的修士,道家聖地五行觀的領袖鎮元,西天佛界的領袖慈航仙子。”

    “無量天尊!”

    “阿彌陀佛!”

    鎮元和慈航仙子皆是微微含笑,同時也在打量張若塵。

    張若塵感覺到相當意外和不解,自己怎麼會與道家領袖和佛門領袖有淵源,又是什麼淵源?

    沒等張若塵開口詢問,聶湘子從天外飛來。

    風兮連忙問道:“師兄,如何?”

    聶湘子的眉頭緊鎖,道:“有一比特實力不在我之下的强者出手,幫助他們逃走,那人必定也是十大神傳弟子之一,我已經大概猜到是誰。”

    風兮輕哼一聲,道:“逃走了,就能避開處罰?有我們幾人作證,足以審判他們。我現在就禀告上去,請執法聖閣的長老出手,親自擒拿他們。”

    “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天堂界派系在真理神殿的勢力不小,我們沒有切切實實的證據,只是憑一面之詞,根本奈何不了他們。”聶湘子道。

    張若塵道:“聶師兄說得沒錯。其實,先前商子烆使用出三色幻霧的真正目的,並不是想要借用幻霧逃走,而是借用幻霧脫罪。就算我們禀告上去,執法聖閣的長老擒拿了他們,他們也可以說,有人使用幻術蒙蔽了我們的眼睛,在嫁禍他們。”

    聶湘子對張若塵有些刮目相看,道:“你竟然能够想到這一層,難怪能够活到現在。”

    隨即,聶湘子又道:“此次暗殺沒有成功,短時間內,他們應該是不會再輕舉妄動,我就先回去,順便再去會一會剛才與我交手的那人。風兮学妹,這裡就交給你了!”

    聶湘子離開後,張若塵便是問出心中的疑惑,道:“鎮元師兄,慈航学姐,剛才風学姐所說的淵源,到底是什麼?”

    鎮元背著雙手,道:“其實我們之間的淵源,就是五行觀和昆侖界的淵源。道家聖地五行觀最初是由昆侖界和盤古界的幾比特道家古賢一起創立,雖然五行觀與昆侖界已經失去聯繫十萬年,但是,昆侖界留在五行觀的傳承卻沒有斷。”

    “原來如此。”張若塵恍然大悟。

    鎮元又道:“其實,很久之前,我就已經在關注你。之所以一直沒有現身與你見面,主要還是想要看一看你是否有資格得到五行觀的支持。你得知道,天堂界派系的勢力龐大,一旦决定支持你,五行觀必定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張若塵很能理解他們,隨即問道:“那麼我現在有資格了嗎?”

    “有希望,但還不够。”鎮元說得很直白。

    隨後,他又道:“正是因為你有希望,所以今天我才會現身。當然,在你完全够資格之前,五行觀絕對不可能提供給你太大的幫助,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其實,我是相當希望昆侖界能够重新崛起,因為我的一比特先祖,曾經就是昆侖界的修士。但是……”

    鎮元沒有繼續說下去,似乎是覺得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昆侖界已經徹底衰落,就算沒有天堂界派系的打壓和地獄界的攻擊,想要崛起都是難如登天的事。

    慈航仙子取出了一把傘,向張若塵遞了過去,道:“數百年前,有一比特昆侖界的帝皇,跨過茫茫宇宙,達到西天佛界,剃度出家,成為一比特僧人。如今,那位帝皇已經成佛。在來真理天域之前,他讓我將這把傘帶來給你。”

    看到這把傘,張若塵整個人都呆若木雞,宛如石化了一般,但心臟卻是跳動如雷。

    是……八龍傘。

    八龍傘、九龍輦、十龍刀、百龍明皇甲,都是明帝的隨身之物,也是聖明中央帝皇張家世代傳承的皇族聖器。

    ……

    (這幾天因為要參加作者年會,碼字速度又超慢,所以每天只能寫一章,相當抱歉,真的是對不起各位讀者,哭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