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修士,皆保持安靜,沒有相互交談,氣氛顯得頗為詭異。

    陸陸續續有修士趕來,聚集在此處的修士越來越多,其中一些修士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張若塵都頗為忌憚,顯然是頂尖級別的强者。

    大概半個時辰後,幽深的夜幕中,出現一道淡淡的能量波動。

    張若塵有所察覺,向能量波動傳來的方向望去。

    站在張若塵身旁的紀梵心,輕聲說道:“來了!”

    “嗡嗡。”

    漆黑無邊的夜幕,霧氣膨脹了起來,並且在劇烈震動。

    一方黑石,從夜霧中飛出來,像是一個石盒子一般快速向天都山靠近。隨著石盒子越來越近,散發出來的陰寒氣息越發濃烈,也變得越是巨大。

    張若塵終於看清,那是一塊百丈長的古老石碑,石材相當特殊,宛如金剛玄鐵。石碑上文字,每一個都有磨盤那麼巨大,但是卻變得模糊不清,難以辨認。

    石碑上,站著十二道人影,個個都穿著黑色長袍,手持暗紫色的鐮刀。從他們身上釋放出來的殺氣,在石碑上方,凝聚成了一片血雲。

    “十比特聖級殺手,兩位天王級殺手。”紀梵心向張若塵傳音。

    張若塵問道:“你怎麼看出來的?”

    十二比特黑袍殺手,每一個都修煉了高深的隱藏秘術,即便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强度,在不打開天眼的情况下,也無法看透他們的修為。

    紀梵心道:“他們雖然都穿著死神黑袍,手持死神鐮刀,但是,黑袍和鐮刀的品級卻不一樣。”

    張若塵仔細觀察,果然發現了一些端倪。

    十二比特黑袍殺手裡面,其中兩位身上的黑袍領口和袖口,都浮現出淡淡的波紋,像是一塊塊鱗片。另外十比特黑袍殺手的領口和袖口,則是浮現出一層淡紅色的螢光。

    不僅如此,十二比特黑袍殺手手中的鐮刀的品級,似乎都有一些不一樣。

    紀梵心道:“他們是死神殿的覈心殺手,身上穿的死神黑袍和死神鐮刀,皆是為了暗殺煉製出來的聖器珍寶。”

    “死神黑袍和死神鐮刀的品級,能够不斷提升。但是,想要獲得提升品級的資料,卻必須要用足够多的殺手積分,才能兌換到。”

    張若塵微微側目,道:“仙子對死神殿似乎很瞭解。”

    紀梵心淡淡一笑:“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常識!之所以告訴你這些,那是因為,你做事太高調。我們即將去死神殿的臨時聯絡點,若是遇到身穿高品級死神黑袍和手持高品級死神鐮刀的殺手,你最好還是表現得低調一些。”

    “另外,你若是想要成為死神殿的邊緣殺手,也必須要瞭解這些東西。”

    死神殿相對別的殺手組織而言,可以說是相當鬆散,覈心殺手的數量,只占不到十分之一的比例,更多的都是邊緣殺手。

    只要修為達到半聖境界,就能加入死神殿,成為一比特邊緣殺手。

    其中一位殺手天王,雙手抱拳,道:“各位客人久等了!現在,大家憑藉死神殿的權杖,登上黃泉石碑,柳某便送大家去臨時聯絡點。”

    聚集在此處的修士,紛紛走了過去。

    紀梵心擁有死神殿的權杖,張若塵與她同行,自然是順利登上黃泉石碑。

    就在這時,天都山的方向,傳出一聲轟鳴。

    張若塵轉過身望去,只見,其中一位殺手天王出手,一掌將一比特羊頭老者打得拋飛了出去,大量聖血從羊頭老者的嘴裡吐出。

    “沒有死神殿的權杖,也敢來到此地,找死。”

    那位殺手天王的身法速度,快得就像瞬移一樣,再次打出一擊,擊在羊頭老者的頭頂。頓時,羊頭老者的身軀,變化成血紅色的晶體。

    “嘭。”

    血紅色的晶體爆裂,化為一顆顆紅寶石碎片。

    一比特聖王境界的强者,兩個呼吸的時間之內,便是死在了當場,讓那些登上了黃泉石碑的修士,都是輕輕顫抖。

    張若塵低聲道:“只是沒有權杖,就被擊殺,會不會太過狠毒了一些?”

    紀梵心顯得很平靜,道:“沒有權杖的修士,肯定不知道,今晚死神殿會開設臨時聯絡點。但是,那人卻來到了這裡,你不覺得很不正常?”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紀梵心又道:“再說,他們是死神殿,專門做殺人的生意,手段怎麼可能不狠毒?所以,去了臨時聯絡點,我們都要小心謹慎一些,千萬別有去無回。”

    等到所有修士都登上黃泉石碑,石碑的底部,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陣紋,凝聚成一座圓形陣法。

    “嘩——”

    黃泉石碑急速飛走,沖入進茫茫夜色。

    石碑上,有一道道黑色的光束升騰起來,能够阻礙修士的視覺,使得他們根本看不見石碑外的景物。

    而且,石碑的內部,蘊含一股相當奇异的力量,竟然禁錮住了修士的精神力。

    張若塵想要使用精神力向外探查,卻以失敗告終。

    “死神殿還真是小心謹慎。”張若塵暗道。

    石碑並沒有飛行多久,大概一刻鐘過去,黑色光束消失,眾人終於可以看到外界的景象。

    半空中,懸浮著一座數千丈高的大墓,形成如同是一隻趴伏著的“龜”,散發出暗紅色的光華。

    在墓的頂部,盤坐著一具三百米高的人形骷髏,骷髏的骨骼中鑲嵌有各種寶石,散發出十多種奇异的光芒,像是一團星雲。

    張若塵清楚的察覺到,那具骷髏和數千枚寶石具有掩蓋天機的力量,並且能够壓制修士的精神力,使得這一片空間,完全隱藏了起來。

    進入這片空間的修士,將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系。

    張若塵向紀梵心傳言,道:“這裡太詭異!萬一死神殿別有用心,我們來到這裡,豈不是自投羅網,只能任他們宰割?”

    紀梵心道:“死神殿能够發展成為最頂尖的三大殺手組織,靠的就是信譽。只要我們不主動挑事,也就不會有危險。”

    黃泉石碑載著眾人,飛入進墓門。

    直到張若塵等人,全部從石碑上面飛躍下去,黃泉石碑才是飛到墓中的一座湖泊的邊緣,立在了那裡。

    湖邊,已經立著數十塊黃泉石碑。

    很顯然,還有別的地方的修士,也被接來墓中。

    墓中的空間極其巨大,修建有湖泊、廊橋、長亭、樓閣,還有山丘、崖壁、深澗,很多地方都掛著古燈。半空中,更是懸掛著一輪巨大的明月。

    那輪月亮,是一塊直徑數十丈的光内容聖玉。

    “這裡建造得也太美了,真的是死神殿的臨時聯絡點?”

    “此地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交易人命的地方。”

    ……

    那些第一次來到死神殿臨時聯絡點的修士,皆是嘖嘖稱奇,在欣賞美景。

    張若塵卻感覺背心十分冰涼,因為,打開天眼後,他發現這裡處處都暗藏殺機,一些看似美倫美麗的園景,卻是佈滿了生殺銘紋。

    若是,死神殿啟動這些殺戮手段,張若塵自認為是肯定逃不出去。

    “我們先去生死崖。”紀梵心道。

    “生死崖是什麼地方?”

    “生死崖是顧客下單的地方。”

    生死崖,位於那輪明月的正下方,高達三百七十餘丈。

    張若塵和紀梵心趕到的時候,生死崖下已經聚集了大批修士,其中只有少數是來下單,更多的只是來湊熱鬧,想要看看《賞金排名榜》的變化。

    崖壁上,分為一塊塊不同的區域,每一塊區域中,都有一個名字,與對那個名字的介紹。

    張若塵在第三百六十丈的位置,發現了他自己的名字。

    “《賞金排名榜》第十八,張若塵。原昆侖界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如今為廣寒界的神使,疑是四步聖王境界,同時修煉時間和空間……”

    在那塊區域內,對張若塵的介紹比較簡單,大概也就只有兩百多個字。

    但是崖壁上面,卻刻有張若塵的身形和容貌,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顯然是出自大師之手。而且,刻畫的那人,必定近距離與張若塵接觸過。

    “兩億七千萬枚聖石,我的命竟然這麼貴。”張若塵沒有感覺到害怕,反而露出笑容。

    紀梵心白了他一眼,道:“這還只是死神殿的《賞金排名榜》,在天殺組織和地殺組織,你也是榜上有名。總共加起來,賞金數額恐怕都超過了十億。幸好你還在真理天域,若是在別處,恐怕大聖級別的人物都會出手殺你。”

    別說十億枚聖石,就算是一億枚聖石,一些較為窘迫的大聖,都會為之心動。

    張若塵的目光向上移,看到生死崖的最頂端,那個排在《賞金排名榜》第一的人物,賞金數額竟是達到二十六億之多,是張若塵的十倍。

    “心魔!這個傢伙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怎麼有人會出二十六億枚聖石殺他?”張若塵很是好奇。

    紀梵心的眼眸中,露出忌憚的神色,道:“這是一個絕對不能招惹的邪魔,據說,他能控制人心,只要被他盯了一眼,就會變成他的奴僕,被他控制,被他奴役。就連九步聖王,也都無法倖免。”

    “關鍵是,從來沒有人真正見過他,也根本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只知道,被他奴役的九步聖王,都已經有二十多比特。”

    “心魔與你一樣,是最近兩年才聲名鵲起,而且名聲越來越大,很多大聖都想殺他,但是,卻怎麼都找不到他。”

    張若塵倒吸一口涼氣,以一己之力,奴役二十多比特九步聖王。只要他一聲令下,豈不是可以輕輕鬆松滅掉一座古教?甚至是可以禍亂一座大世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