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賞金排名榜》上為何沒有大聖?”張若塵頗為好奇。

    紀梵心道:“沒有百億枚聖石做賞金,根本沒有資格下單殺大聖,就算是一座萬年王朝,想要拿出百億枚聖石都是極其艱難的事。再說,就算有大聖的《賞金排名榜》,也不是我們看得到。”

    這時,一比特身穿黑袍的纖瘦女子,端著一個金屬託盤,走到張若塵和紀梵心的面前。

    託盤中,放著厚厚一疊符紙,與一支青銅筆。

    生死符!

    一張符紙定生死。

    紀梵心伸出兩根手指,撚起一張符紙,在上面書寫了起來。

    半晌後,她動作優雅的將青銅筆放下,手持符紙,向生死崖打了過去。

    “嘭。”

    符紙,在臨近生死崖的時候,爆裂而開,化為萬千光點。

    隨即生死崖上一塊較為靠前的區域內,顯現出一個名字——連城百里。

    在“連城百里”這個名字的後面,還有一長串介紹的文字:

    連城百里,隸屬天殺組織,修為達到八步聖王,在《殺手天王榜》排名第八十四比特,接任務一萬四千六百次,成功完成任務一萬四千五百九十五次。

    連城百里一共擁有三比特死使,第一死使,名叫“界力石王”,為石族七步聖王。

    第二死使……

    …………

    介紹的文字很多,相當詳細,甚至還有連城百里使用的聖器,修煉的功法和聖術。

    看完這些介紹,張若塵的眼神一亮,自言自語的道:“原來,與商子烆等人一起,圍殺我的那位殺手天王就是他。能够進入《殺手天王榜》,倒是一個厲害人物。”

    不僅如此,當初進入百花宮刺殺丹靈王的那一位殺手,竟然是百里連城的第三死使。

    看來紀梵心是早就已經查清楚,所以才會下單殺連城百里。

    紀梵心出的價格,是一億枚聖石。

    在紀梵心下單之前,連城百里的名字下方已經有兩個價格,分別是三千五百萬枚聖石和五千萬枚聖石。很顯然,還有別的修士,也想買連城百里的命。

    如此一來,連城百里的性命,現在已經價值一億八千五百萬枚聖石,在《賞金排名榜》上排在第六十七比特。

    這樣的價格,已經相當具有誘惑力,很多九步聖王都會心動,其中一些肯定會動手去殺連城百里。

    “竟然出價一億枚聖石殺連城百里,她是何方神聖?”

    “能够拿出一億枚聖石的人物,必定是具有大背景,我們最好還是別去招惹。”

    ……

    生死崖的下方,很多修士的目光,都向紀梵心盯了過去。眾人的眼神各不相同,有的疑惑,有的忌憚,有的沉思。

    雖然說,紀梵心在來之前,一直提醒張若塵要低調,但是她的所作所為卻是一點都不低調。

    紀梵心瞥了張若塵一眼,微微一笑:“該你了!想要殺誰,就將他的名字和價格,寫在生死符上面。”

    “將生死符打出去,資訊就會錄入生死崖。死神殿的所有聯絡點的生死崖上,都會顯現出來。”

    張若塵從託盤裡面,撚起一張生死符,書寫起來。

    書寫完畢後,張若塵的手臂一甩,生死符飛了出去。

    “嘭。”

    符籙爆碎,生死崖上的《賞金排名榜》出現新的變化,一個全新的名字,呈現出來。

    賞金排名榜第十,空間神殿領袖公子衍,賞金三億。

    生死崖的下方,本是相當安靜,此刻卻是響起陣陣嘈雜聲。

    “三億枚聖石!天呐,我要是有這麼多的聖石,已經可以去一座墟界攻城掠地,建立一座繁華的帝國。”

    “公子衍的人緣一直都很好,並且還有很多勢力都有求於他,怎麼會有人出三億枚聖石的天價殺他?”

    “公子衍這次是攤上了事,必定是得罪了一個超級大勢力。”

    不知多少雙眼睛,盯向張若塵。

    有的修士,動用了精神力,想要看穿張若塵面具下的真容。

    還有一些修士的眼神卻是相當陰沉,摩拳擦掌,若不是這裡是死神殿的地盤,恐怕已經對張若塵出手。

    這倒不是什麼奇怪的事,畢竟在場的修士眾多,肯定有人與公子衍交好。甚至有可能,公子衍的本尊就在現場。

    張若塵卻顯得處變不驚,又撚起一張生死符,書寫了起來。

    “嘭。”

    生死符飛出去,《賞金排名榜》上,又多出一個名字。

    賞金排名榜第十,魂界領袖瀲曦,賞金三億。

    “轟!”

    這一次,生死崖下的修士徹底沸騰起來,不知多少修士都用冷冽的目光盯向張若塵。

    “沒天理了!居然有人想要殺瀲曦仙子,而且還出價三億枚聖石,若是消息傳出去,整個天堂界都得震動。”

    “瀲曦仙子那麼美麗出塵,即便是再冷血的殺手,估計也捨不得對她動手。”

    “有本事露出真面目,想要殺瀲曦仙子,先過我這一關。”

    一比特身穿黃袍的英秀男子,是瀲曦的追求者,竟是直接向張若塵沖了過來,雙手變成白銀一般的顏色。

    但是,在他距離張若塵還有十步的時候,死神殿的一比特覈心殺手現身。

    這位覈心殺手有些特別,身上的死神黑袍上面,竟是有一道六翼飛龍。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使得整個大墓中的溫度急劇下降。

    只是那股殺氣,便是驚得黃袍男子停下了脚步。

    “這裡是死神殿的聯絡點,誰敢在這裡放肆,我秦開免費送他上路。”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男子,聲音平淡的說道。

    黃袍男子的臉,唰的一下,變得蒼白如紙,嘴唇哆嗦:“秦……開,《殺手天王榜》……第二十一比特的秦開……”

    頃刻間,那個黑袍男子秦開所站立的位置,變成了絕對的中心。

    在場的修士盯向他,皆是有些心驚膽顫。

    就連張若塵也都有些動容,要知道,連城百里何等强大的人物,也只是在《殺手天王榜》上排名第八十四比特。

    整個《殺手天王榜》,只會錄入一百比特聖王境界的殺手,每一個都是超級強悍的存在,排名越是靠前,實力越是可怕。

    嚇住黃袍男子後,秦開的身影就消失不見,猶如是融化了一樣。

    “真是厲害,以我現在的修為,也沒有看清他是如何離開。”張若塵低聲道。

    紀梵心道:“現在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就你現在的修為,大聖之下,能够碾壓你的人多不勝數。你在真理天域遇到的,還只是年輕一輩的高手,老一輩的聖王强者狠角色更多。”

    張若塵聳了聳肩,很是無所謂,反正得到了須彌聖僧的長須,接下來修為境界就能突飛猛進。

    等到修為再提升兩三個境界,大聖之下,還有誰能制得了他?

    隨即,張若塵又伸手,從託盤中撚起一張生死符。

    紀梵心的眼眸瞪大,有些吃驚,道:“你還要下單?你拿得出來那麼多聖石嗎?”

    即便是一億枚聖石,對紀梵心這種世界領袖來說,都是一個相當巨大的數位。可是,張若塵已經花費了六億枚聖石,竟然還要繼續下單,怎能不讓人感到吃驚?

    張若塵笑道:“我的金步龍輦,價值不在十億枚聖石之下吧?”

    說完這話,張若塵在生死符上面,又書寫下一個名字。

    片刻後,《賞金排名榜》第十的位置,多出一個名字:血戰神殿領袖迅鴉,賞金三億枚聖石。

    並不理會周圍那些瞠目結舌的目光,張若塵繼續書寫第四張生死符。

    “嘭。”

    生死符飛了出去,與生死崖碰撞在一起,化為了一片光雨。

    頓時,《賞金排名榜》第七,出現了“商子烆”的名字,賞金五億枚聖石。

    張若塵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繼續去取託盤中的生死符,嘴裡發出一聲輕歎。

    白蘇、二師兄、三師兄、五学姐……,他們的死,一直都是張若塵心中的痛。

    本來張若塵是想用以牙還牙的手段,在死神殿買殺手,去殺商子烆的親人、朋友、師兄弟,只要殺一個,就支付酬金。

    但是……

    真正到了决定他們性命的時候,張若塵卻選擇收手,做不出如此濫殺無辜的事。

    商子烆的親人、朋友、師兄弟,不一定都是惡人,並不是都在對付張若塵,說不一定,其中就有很多心性良善和與世無爭的修士。

    “你在想什麼?”紀梵心問道。

    “沒什麼。”

    張若塵緊緊的捏了捏手中的青銅筆,緩緩將它放到託盤中。

    這是一隻殺人的筆,得慎用!

    紀梵心道:“我們得趕緊離開,你這次下單要殺的四人,皆是屬於天堂界派系。而天堂界派系的勢力龐大,在場必定有不少他們的人。”

    “走吧!”

    張若塵剛剛轉身,一比特身穿死神黑袍的修士,攔在了他和紀梵心的身前。

    此人的領口和袖口都浮現出淡淡的波紋,是一比特殺手天王。

    他的聲音有些尖銳,道:“兩位客人暫時還不能離開此地,剛才戚長老傳話,讓我帶你們二比特去見他。”

    張若塵在這個黑袍修士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若隱若現的殺氣,於是警惕了起來,問道:“我們為什麼要去見戚長老?”

    “因為你們二人都下了單,必須去戚長老那裡繳納定金。”黑袍修士身上的殺氣消失不見,反而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