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數十比特死神殿的覈心殺手,自動向兩旁退開,讓出一條道路。

    秦開沿著道路走來,身穿死神黑袍,身高接近兩米,手脚頎長。黑袍上的六翼飛龍,浮現出暗紅色的螢光,猶如是要騰空飛出來一樣。

    當他站到張若塵的對面,大地輕顫了一下,張若塵的骨骼,發出“啪啪”的響聲,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震懾在場所有修士。

    張若塵的眼睛猛的一縮,通過聖目,在秦開的頭頂,看到了一尊四臂血魔的影子,高達四丈。

    四臂血魔,乃是由殺氣凝聚而成,稱為“殺氣聖相”。

    殺氣聖相,並不是真正的聖相,可是有些時候,卻比真正的聖相,更加可怕。像秦開這種頂尖殺手,只需釋放出殺氣聖相,就能將很多修士都嚇破膽。

    那數十比特殺氣騰騰的覈心殺手,此刻全部都噤若寒蟬,宛如一群臣子見到了帝皇。

    張若塵的目光,掃視四周,在遠處的一座殿宇的頂部,發現了紀梵心和邪成子的身影。

    發生如此巨大的變故,紀梵心居然沒有退走,倒是讓張若塵頗為欣慰。

    隨即,張若塵小心翼翼的釋放出一道精神力,凝成一根無形的線,向紀梵心延伸過去,準備與她溝通,商量對策。

    秦開的警覺性極高,眼瞳微微動了一下,閃電般的伸出一根手指,向虛空一點,“嘭”的一聲,竟是準確無誤的將張若塵的精神力線擊散。

    秦開向精神力延伸的方向盯去,那裡卻是空空如也,紀梵心和邪成子都隱藏了起來。

    “看來你還有同伴,而且,應該是兩位修為不弱的生靈。”剛才,秦開釋放出精神力進行探查,卻沒有將紀梵心和邪成子找到,讓他感到頗為意外。

    要知道,他的精神力强度,已經達到五十九階,只差一步就能成為精神力大聖。大聖之下能够避開他的探查的生靈,絕對是少之又少。

    秦開太厲害,讓張若塵的心沉入穀底,但是卻沒有慌亂,依舊面不改色,道:“是戚長老先要殺我,我為了自保,才不得不出手。”

    先前帶著張若塵和紀梵心來見戚長老的那位殺手天王,站在秦開的身後,身份地位似乎不低,沉聲說道:“胡說八道,戚長老只是向你收取定金而已,為什麼要殺你?我看,分明就是你交不出訂金,又不想接受死神殿的懲處,戚長老才會對你出手。”

    張若塵釋放出天眼,盯向那位殺手天王,看出他修煉的功法,與戚長老的“萬死不滅魔功”頗為相似,很有可能也是黑魔界的修士,或者是戚長老的心腹。

    “交不出訂金?”

    張若塵取出一根儲物袋,向秦開拋了過去,又道:“都說死神殿最講信譽,而且保持絕對中立,不會插手天堂界各界的紛爭,可是,今日一見卻是大失所望。”

    “你們的那位戚長老,應該是黑魔界的修士吧?他真的是全心全意在為死神殿做事?難道沒有為了黑魔界,出賣死神殿的利益?”

    那位殺手天王冷聲道:“戚長老加入死神殿,已經七百多年,怎麼可能出賣死神殿的利益?”

    張若塵道:“我在死神殿,下單十六億枚聖石,算得上是死神殿的貴客吧?戚長老殺我,難道不是在損害死神殿的利益?”

    “這都只是你的一面之詞……”

    “夠了!”

    秦開輕聲的說了一句,那位殺手天王立即閉上嘴巴。

    秦開將手中的儲物袋,向張若塵拋了回去,道:“裡面的聖石,足够支付定金,看來此事還是很有疑點,必須要徹查。”

    那位殺手天王道:“秦師兄,戚長老絕不能死得這麼不明不白,否則死神殿的威嚴何在?”

    “死神殿的威嚴固然重要,但是死神殿的信譽也重要。若是一比特交易數額十數億枚聖石的貴客,不明不白的冤死在死神殿,今後,誰還敢與死神殿做生意?”

    秦開深深的盯了那位殺手天王一眼,道:“十數億的聖石交易,已經是必須要呈到殿主的桌案上,經殿主親自閱覽。這是一件大事,不是你我可以輕易定奪。”

    那位殺手天王連忙躬身,低頭,連聲稱是。

    張若塵也微微松了一口氣,心中暗道:“終究,實力和財富,才是生存的根本。若我不是在生死崖下了十六億枚聖石的大單,已經造成極大的影響力。死神殿也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顧慮,會像按死一隻螞蟻一樣,無聲無息的將我殺死。”

    秦開親自進入煉器樓閣,檢查裡面的戰鬥痕迹。

    魔音向張若塵傳音:“主人,現在怎麼辦,要不要趁此機會逃走?”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秦開的實力,恐怕不在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之下,想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難如登天。再說,這座大墓極其厲害,以我們現在的修為,恐怕是逃不出去。”

    “難道我們就這麼坐以待斃?”魔音相當擔憂。

    張若塵道:“通過戰鬥痕迹,是可以看出很多東西,現在,我們只能寄希望,秦開的眼力足够敏銳。”

    魔音還是不放心,道:“就算秦開看出,戚長老提前準備了很多手段,是蓄意想要殺我們。但,戚長老畢竟是死神殿的高層,秦開肯定會幫死神殿掩蓋真相,避免這樣的醜聞傳出去。我們豈會有好下場?”

    張若塵自然是想到了這一點,真要到了那一步,也只能取出神使木杖,與月神聯系。只要月神現身,死神殿就算再霸道,多多少少也要賣一些面子。

    當然,不到萬不得已,張若塵絕不會請出月神。

    若是什麼事都請月神出面解决,今後,在月神的面前,哪裡還有說硬話的底氣?

    半晌後,秦開從煉器閣樓中走了出來,竟是直接走向張若塵。

    魔音心知張若塵中了鏡花水月毒,身體相當虛弱,於是移動脚步,想要去攔住秦開。

    張若塵卻是搖了搖頭,封锁了她。

    下一瞬間,秦開的手掌,抓住張若塵的左手腕,眼神變幻不定。

    鬆開了張若塵的手,秦開道:“果然是中了鏡花水月毒。哏哏,能够堅持到現在,還沒有變成半透明人,你還真是厲害。跟我走吧!”

    “去什麼地方?”魔音問道。

    “跟我來便是,問那麼多幹什麼?”

    秦開走下階梯,將戚長老的煉器閣樓收取,化為一座拳頭大小的精緻小樓,放入進儲物器皿,徑直向黑暗中走去。

    魔音向張若塵傳音道:“主人絕對不能跟他去,不如拼死一戰,憑藉《時空秘典》我們未必逃不出去。”

    張若塵卻是邁出脚步,向秦開跟上了上去。

    以秦開的實力,要殺張若塵和魔音,難度並不是太大,但是他卻沒有直接動手,反而像是在尋找證據,想要為張若塵脫罪。

    這讓張若塵相當好奇,難道秦開早就知道戚長老有問題?

    或者還有別的原因?

    秦開走在前方,見張若塵真的跟了上來,而且神情平靜,無比鎮定,便是輕輕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的念了一句:“能够得到那個傢伙的肯定,果然是個人物。”

    來到一座洞窟的石門外,秦開停下了脚步。

    “轟隆。”

    石門,自動打開。

    秦開轉過身,盯了張若塵一眼,道:“走吧,有人在裡面等你。”

    “什麼人?”張若塵道。

    “進去你就知道了!”

    秦開率先走入進石窟。

    張若塵跟了上去,進入石窟,便是看見了一道極其熟悉的身影,站在石壁的下方,穿著一身灰色布衣,背著一柄鐵劍。

    兩人四目相對。

    張若塵嘴角露出一道笑意,心中一切疑惑都釋然,問道:“什麼時候加入了死神殿?”

    那個背著鐵劍的男子,也露出一道僵硬的笑容,道:“我只是死神殿的邊緣殺手,隨時都能脫離出去。”

    秦開坐到一張石桌的旁邊,摘下臉上的冰晶面具,道:“殿主一直想要收他為徒,讓他加入死神殿,成為覈心弟子。可是,他卻數次拒絕了殿主,殺手帝皇的面子都沒有他大。”

    背著鐵劍的男子,正是阿樂。

    阿樂盯著張若塵,道:“天殺組織展開的那場刺殺行動,聖明中央帝國損失很大,就連護龍閣都有兩位成員死去。所以,副閣主派我和韓湫,加入死神殿,對天堂界派系展開報復。當然,我和韓湫也只是接死神殿的任務,專殺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僅此而已。”

    張若塵向不遠處的秦開瞥了一眼。

    阿樂明白張若塵的意思,道:“放心,我和秦開大哥是生死之交,我說出的任何秘密,進入他的耳中,他都不會傳給另一個修士。”

    張若塵道:“所以說,是你請他去幫我?”

    阿樂點了點頭,道:“在你下單要殺商子烆、瀲曦、迅鴉、公子衍四人的時候,我就已經猜到,那人很有可能是你。當戚長老的命珠破碎,我就更加肯定了這一點。”

    “為什麼?難道……你們早就知道戚長老一直都在為黑魔界做事?”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秦開道。

    阿樂道:“死神殿的情報系統,不僅遍佈諸天萬界,也會監督內部的殺手。戚長老不僅是黑魔界的修士,更是早就加入了天殺組織。他是天殺組織,安置在死神殿中的一枚棋子,我們只是想要放長線釣大魚,所以才沒有動他。”

    “原來如此。”

    張若塵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道:“韓湫不是也加入了死神殿,她在什麼地方?”

    “她知道戚長老暗算你的消息後,很是憤怒,攔都不攔不住,已經去清殺戚長老的那些心腹屬下。”阿樂有些無奈的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