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魚晨靜在月神道場附近,找了一處較為隱秘的地點,盯著道場大門,想要等九天玄女出來後,親自會一會她。

    沒有了“千星天女”的身份,也沒有天荒地老二人在身邊守護,魚晨靜的心變得隨意了許多。

    可是,等了數個時辰,九天玄女卻沒有出來。

    “奇怪,難道她是廣寒界的修士?”

    魚晨靜對九天玄女是相當好奇,因為,在九天玄女身上,感應到九種不同的力量波動,而且每一道都非同一般。

    除此之外,還有別的一些奇异波動,就連她的本源力量,也難以探查清楚。

    這是相當罕見的現象!

    又等了兩個時辰,接近黃昏時分,魚晨靜再也坐不住,於是,徑直闖入進月神道場。

    小黑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攔住魚晨靜的去路,道:“丫頭,你又來月神道場幹什麼?”

    “丫頭?”魚晨靜道。

    除了族中大聖境界的長輩,誰敢如此喚她?

    “怎麼了丫頭,又來找張若塵?可惜啊,他不在道場,早就出去了!丫頭!”小黑說道。

    “你再叫一聲丫頭試試?”

    魚晨靜的右手食指指尖,浮現出一縷白光。

    “好,好,本皇不叫……誒,不對啊,本皇活了不知多少年歲,叫你一聲丫頭怎麼了?丫頭,丫頭……”小黑連續不斷的叫。

    魚沉靜一道指劍,向小黑點了過去,凝成銳氣十足的光束。

    小黑的速度,相當靈活,躲閃了過去。

    “嘭。”

    指劍,擊在地面,留下一個碗口粗的深不見底的坑洞。

    小黑露出怒意,道:“你竟然真敢動手?別以為你是張若塵姘頭,本皇就不敢收拾你。”

    “你說什麼?”

    魚晨靜額頭上全是黑線。

    小黑相當嘴賤,沒有任何顧忌,道:“別裝了!真妙全部都告訴了本皇,你和張若塵在封神臺玩得很開啊,直接在聖車上面就將事給辦了!不過,本皇得提醒你一句,張若塵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肯定不會對你負責。”

    魚晨靜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嘴賤的鳥,努力克制心中的怒火,道:“你說的真妙是誰?”

    “你不認識它,怎麼可能?它說,你和張若塵私定終身的時候,它是唯一的見證者。真妙,你藏在那裡幹什麼,還不出來?”

    小黑走到煉器閣樓旁邊的藥園中,從泥土裡面,將真妙小道人挖出來,拖到魚晨靜的面前,數落道:“你怎麼能造謠呢?別人可是千星文明的天女,名聲很重要。”

    真妙小道人伸出三根手指,道:“貧道對天發誓,絕對沒有造謠。天女殿下和張若塵的確是寫了一封婚書,私定終身,而且,還是寫在殿下的裙紗上面。”

    魚晨靜的雙眼,宛如一對寒星,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天女殿下,貧道沒有說錯吧?”真妙小道人道。

    魚晨靜被小黑和真妙小道人氣得心境紊亂,想要殺了他們滅口,當然,更想將張若塵千刀萬剮。

    她並不認為,當時真妙小道人真的在聖車中,覺得肯定是張若塵將此事宣揚了出去。

    察覺到魚晨靜身上的殺氣,小黑絲毫沒有意識到是針對自己,對著魚晨靜說道:“丫頭,沒用的,那兩個孩子的娘相當强大,你殺不了她。”

    “就你話最多,本天女先割了你的舌頭。”

    魚晨靜向虛空一抓,頓時數千道劍氣凝聚出來,將小黑包圍,空氣中發出“唰唰”的刺耳劍嘯聲。

    小黑背上的羽翼猛然展開,有黑色的火焰從羽毛中湧出來,化為一層厚厚的炙熱火浪,將所有劍氣全部都震得散裂。

    就連魚晨靜,也被震得向後倒退數步。

    “就憑你這點修為,也敢對本皇出手?”

    小黑的雙瞳化為火球,兩隻爪子釋放出聖氣,湧入進地底,將月神道場中的陣法銘紋啟動。頓時,整個道場變得天昏地暗,上空出現厚厚的黑雲,數十條電蟒在黑雲中穿梭。

    “頂尖級別的八品攻擊大陣。”

    魚晨靜自身就是一比特陣法聖師,十分清楚這座大陣的厲害,囙此,不得不重新審視,那只嘴賤的貓頭鷹聖獸。

    “張若塵的身邊還真是藏龍臥虎,養的一隻鳥,竟然都這麼厲害。”

    魚晨靜的眼力過人,通過剛才的試探,還有小黑展現出來的陣法造詣,已經大致摸清小黑的實力强弱。

    真妙小道人生怕小黑真的鎮壓魚晨靜,連忙傳音:“這個女子的身份非同一般,身上的底牌很多,萬一與我們拼命,整個月神道場估計都要被拆掉。”

    “放心,本皇有分寸。”小黑回道。

    魚晨靜心存忌憚,沒有繼續出手,道:“張若塵到底在什麼地方,讓他出來見本天女。”

    真妙小道人道:“都說張若塵不在道場,你怎麼就是不信呢?”

    “怎麼可能,本天女一直守在外面……難道是空間傳送陣?”魚晨靜醒悟過來。

    真妙小道人道:“對啊!張若塵早就通過空間傳送陣離開了道場。”

    “他去了哪裡?”魚晨靜問道。

    真妙小道人道:“這個不能說!”

    “這個可以說!”

    小黑瞪了真妙小道人一眼,傳音道:“張若塵和九天玄女鬼鬼祟祟的一起離開,肯定是有大事發生。上次的封神臺大會,本皇就已經錯過,這次怎麼能錯過?”

    真妙小道人道:“可是,張若塵不讓我們跟去。”

    “正是如此,我們才更要去。難道你就不好奇,他是去幹什麼?到時候,就說千星天女打上門來,以殘暴的手段對付我們,我們被逼無奈,只得帶千星天女去找他。”小黑陰測測的笑道。

    真妙小道人道:“那你知道張若塵去了哪裡?”

    小黑一副傲然自得的模樣,輕飄飄的道:“本皇對空間之道也是很有研究,從空間傳送陣中留下的氣息,就能定位張若塵和九天玄女被傳送到了什麼位置。當然,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手段!”

    隨即,小黑停止催動道場中的攻擊大陣,眯眼一笑:“天女殿下,本皇現在就帶你去找張若塵。”

    ……

    …………

    天羅道場,位於一座雪山的頂部,四周懸崖峭壁,山中寒風如刀。

    這座道場,是昆侖界一比特古神開闢出來,洛虛和九天玄女等等昆侖界的英傑,花費巨大的力氣,才將它重新奪了回來。

    張若塵和九天玄女並肩而行,走在落滿雪花的山道上。

    九天玄女的聲音輕柔,與聖書才女一模一樣,道:“攻打須彌道場的時間,定在明天黎明時分。不過,在此之前,所有修士都要集結到天羅道場召開大會,商討這一戰的具體事宜。”

    “我無所謂,你們商量便是。”張若塵道。

    此刻,昆侖界的修士,全部都聚集在天羅道場,一共竟是有數百位修士之多。不僅有人族一方的修士,還有一半是蠻獸。

    昆侖界在《萬界功德榜》上排名兩千多位,每個月都能獲得二十個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名額,自然是人數眾多。

    “呼!”

    殿宇的大門打開,頓時寒風呼嘯,有著一塊塊鹅毛大小的飛雪倒灌進來。

    張若塵和九天玄女就是順著寒風,走入進大門。

    等到大門重新關閉,寒風消失,整個殿宇中卻是一片寂靜。

    數百雙眼睛,齊刷刷的,盯在張若塵身上。

    有的眼神憤怒,有的眼神冰冷如刀,有的眼神卻是帶有幾分喜色。

    吞天魔龍的眼神沉冷,雙手捏拳,重重的放在桌案上面,發出“嘭”的一聲巨響。

    池萬歲只有一條獨臂,端起酒杯,猛飲了一口,杯中酒,有一半都灑了出來,濕透黃色衣袍。

    不過,率先發難的,卻並不是他們。

    池昆侖豁然站起身來,雙眼比劍都要鋒利,道:“張若塵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對啊,一個廣寒界的修士,怎麼會來到我們昆侖界的道場?”

    “這樣的闖入者,我們就算殺了他,應該也不算破壞真理神殿的規矩吧?”

    ……

    數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皆是對張若塵有很大成見,從他們的身上,竟是真的有淡淡的殺氣逸散出來。

    九天玄女的黛眉一皺,道:“張若塵是我請來的幫手,助我們一起攻打須彌道場。”

    九天玄女在昆侖界的地位極高,不僅僅只是因為她强大的修為,更因為,她是女皇身邊最親近之人。

    剛才還陰陽怪氣的幾比特生靈,全部都閉上嘴巴,不敢得罪九天玄女。

    池昆侖卻沒有那麼多顧忌,直言道:“請什麼人不好,為何要請一個前朝逆賊?我們不需要他出手相助,只要開啟眾生平等,攻打須彌道場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有池昆侖領頭,那些對張若塵有成見的修士,紛紛附和。

    “沒錯,玄女殿下根本沒必要去請他,以我們的實力,攻打須彌道場已經綽綽有餘。”

    “在同境界,白黎公主、萬兆億、洛虛、冥纖、雪無夜、立地,皆不弱於張若塵,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大殿中,嘈雜聲一片。

    張若塵的目光凝視池昆侖,一步步走了過去。

    “張若塵……”

    九天玄女輕喚了張若塵一聲。

    張若塵沒有回應她,一直走到池昆侖身旁。

    這時,池孔樂與周圍的修士,全部都站起身來,暗暗運轉體內的聖氣,提防著張若塵,生怕他突然對池昆侖出手。

    張若塵盯著池昆侖的雙眼,龐大聖威爆發出來,向他衝擊了過去。這個年僅十一二歲的少年,身體微微顫抖,雙眼浮現出密集的血絲,渾身汗珠不停滾落。

    可是,他卻支撐了下來,沒有倒下,更沒有露出膽怯的神情。

    張若塵收回聖威,輕輕點了點頭,就在池昆侖旁邊的一個位置坐下,也不理會眾人的目光,顯得淡然若是。

    在來之前,張若塵就已經做好心理准備,囙此根本沒有將他們先前的話放在心上。

    想罵就罵吧,無所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