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黑臉色微微一變,連忙道:“趕緊撤去眾生平等。”

    葉紅淚花容失色,哪裡想到,刀男子竟然有一招如此可怕的底牌?

    那柄魔刀,散發出來的氣息,簡直如同一尊魔神出世,能够抹殺世間一切生靈。

    即便站在百丈外,她也有一種要被刀氣撕裂的感覺。

    不過,葉紅淚畢竟是一比特邪道霸主,沒有被嚇傻,驚醒過來,立即向道場中心的方向躬身一拜,與昆侖界的古神殘魂溝通,撤去眾生平等。

    小黑擋到葉紅淚的身前,雙翼展開,渾身散發出灼熱的火焰,一根根羽毛,如同化為金屬刀劍。密集的刀氣,擊在小黑的身上,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嘭嘭”直響。

    葉紅淚盯向遠處的張若塵,眼看巨大的魔刀,就要落到他的頭頂。

    “嘩——”

    張若塵的身上,綻放出金色光華。

    一把金傘,出現在他的手中,一邊旋轉,一邊變得巨大,像是金色的蘑菇撐了起來,與魔刀碰撞在一起。

    “嗷。”

    傘中,傳出震耳欲聾的龍吟。

    一連八條金色巨龍,從傘中飛出,身軀長達數百丈,引動出激蕩的狂風,使得天羅道場中的石塊、樹木、殿宇都飛了起來。

    “轟隆。”

    兩股力量撞擊在一起,魔刀和八龍僵持了片刻,同時崩碎。

    八龍傘的上方,亡虛被一股金色的能量,震得發冠和衣袋碎裂,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

    八龍傘急速收縮,變得正常傘的大小,出現在張若塵的左手。

    張若塵脚下的大地,向下沉陷了數丈,像是化為一個隕石坑,而他的身體卻是筆直的戰力,猶如一比特撐傘走在紅塵中的白衣帝皇。

    剛才的對擊,爆發出來的毀滅能量,將那些重傷倒地的瑞亞界修士,全部都鎮死。

    七步聖王級別的力量對沖,如此近的距離,他們根本扛不住。

    唯獨只有,那位五步聖王活了下來,滿臉驚懼,逃出天羅道場,飛躍在重重雪山之間,急速向天邊逃遁。

    張若塵將八龍傘一收,體內聖氣急速運轉,注入進傘中。

    頓時,傘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金色銘紋,八條金龍再次飛出來,圍繞傘柱飛行。

    “嘩啦。”

    八龍傘化為一道金光飛了出去,很快就追上那位五步聖王,刺破他的護體聖氣,透體而過。

    傘裙展開,旋轉一圈,將五步聖王的強韌聖軀攪碎成血肉,大量聖血灑落在潔白的雪山頂部,像是盛開的繁花。

    八龍傘沒有沾染血液,在半空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度,飛回到張若塵的手中。

    亡虛有神紋護體,囙此,先前八龍傘和刀皇符對碰逸散出來的力量,只是讓他受了一些輕傷,並不致命。

    “看來子烆說得沒錯,你是一尊大敵。以前,低估了你。”

    亡虛苦澀的笑了笑,從小到大都驕傲自得,不將任何同齡修士放在眼裡,在張若塵這裡卻受到沉重打擊。

    張若塵站在他的對面,道:“你這是認輸了嗎?”

    “認輸?不,就算是玉石俱焚,我亡虛也絕不認輸。”

    亡虛的雙手舉起,眉心一道玄奇的神武印記顯現出來,釋放出一根光柱,直沖雲霄。

    莫非……他是要自爆聖源?

    張若塵調動空間力量,手臂一揮,一道數丈長的空間裂縫揮斬出去。

    空間裂縫還沒有靠近亡虛,就被一股狂暴的力量震得顫抖,竟是向側面飛了出去。

    “這股力量……”

    張若塵微微動容。

    有一股能够影響空間結構的力量,從亡虛的氣海中散發出來,席捲的範圍越來越廣。

    很快,天羅道場所在的這座雪山,竟是被那股力量震得裂出十數比特裂痕,巨大的山體,像是要坍塌。

    葉紅淚的臉色變得蒼白,道:“要不要再次開啟眾生平等?”

    “先等一等。本皇不信這個四步聖王的小子,還能翻天覆地?”小黑仔細盯著亡虛,身上的火焰燃燒得越來越旺盛,宛如化為一座火山。

    以葉紅淚聖王境界的修為,感覺身體要被小黑身上的火焰煉得融化,一直退到天羅道場的外面,才能勉强抵擋。

    如今的天羅道場,已經變成一座生殺之地,三步聖王以下的修士靠近過去,與送死沒有區別。

    “轟隆。”

    隨著一道巨聲響起,亡虛的頭頂上方,出現一顆直徑數千丈的圓球。

    整個天空,被圓球遮擋了一半。

    那顆圓球,是從亡虛的氣海中飛出,其實是一顆星辰,只是體積縮小了千百萬倍。

    星辰散發出來的氣息异常可怕,當它旋轉起來,那股氣勁,震得張若塵和小黑都在向後倒退,他們脚下的大地不斷碎裂和坍塌。

    不過,以亡虛現在的修為,顯然是無法掌控這個星辰。

    在星辰轉動的時候,他全身都在顫抖,毛孔中溢出血珠,這是真想與張若塵玉石俱焚。

    “這個小子,竟然將一顆神座星球煉入進氣海,張若塵現在怎麼辦?”小黑開始著急,想要跑路。

    再想開啟眾生平等,顯然是已經遲了!

    神座星球,乃是生靈修煉成神,在宇宙中顯化出來的星魂神座中的星辰,可以映照天地。池瑤成神的時候,宇宙中,就有三十三顆星球一起綻放光芒,化為了她的神座。

    刀獄界的界子方乙,就將一比特古神的一顆神座星球煉入進體內。

    不過,他的那顆神座星球,神的星魂已經流失殆盡,能够發揮出來的力量有限。可是亡虛的這顆神座星球,卻還蘊含有一縷淡淡的星魂。

    憑藉這縷星魂,亡虛就能控制神座星球,爆發出遠超自身修為境界的力量。

    擁有星魂的神座星球,爆發出來的一擊,大聖之下的生靈,幾乎是無法抵擋,瞬間就會灰飛煙滅。

    千星天女踏著一片雲霧,騰飛而來,嬌喝一聲:“住手。”

    亡虛向千星天女的方向望去,露出一道意外的神色。

    瑞亞界和千星文明都是頂尖的强界,相互之間自然是有很多合作和往來。

    所以,亡虛是為數不多見過千星天女真容的修士之一,只是見過一次,便是驚為天人,讓心高氣傲的亡虛,都有一種想要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衝動。

    甚至亡虛曾經還去追求過她,可惜卻以失敗告終。直到那時亡虛才發現,千星天女比他更加高傲,猶如一座無人可以攀登的聖潔冰山。

    千星天女道:“亡虛,你是瘋了嗎?以你現在的修為,動用神座星球,就算擊敗了張若塵,你自己也得死。”

    “天女殿下……是在關心我的安危嗎?”

    亡虛的心中,淌過一道暖流。

    小黑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道:“你在想什麼?千星天女怎麼可能在乎你的生死,她是在擔心張若塵,畢竟她和張若塵已經私定終身。”

    “胡說八道。”

    亡虛的眼神一沉,懸在他頭頂上方的神座星球,在劇烈顫動,可見他的心緒波動相當巨大。

    “張若塵將婚書拿出來,讓他死心。”小黑說道。

    千星天女道:“張若塵,你可是答應過本天女……”

    張若塵也看出亡虛似乎是相當在乎千星天女,於是笑道:“放心,既然我答應了你,自然是不會將婚書拿出來交給別人看到。”

    亡虛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腦海中想到最近一段時間關於千星天女的流言蜚語,道:“張若塵,我殺了你。”

    張若塵大吼一聲:“誰怕誰,戰。”

    “貧道的紫金八卦鏡,足以對抗神座星球。”真妙小道人想要助張若塵一臂之力。

    “不用。”

    張若塵取出從靈全少君那裡奪來的紫色神石,調動聖氣不斷注入進去,頓時,紫色神石綻放出奪目的紫色光芒,化為一座與神座星球一樣大小的紫色神山。

    根據淩修所說,這枚紫色神石,很有可能與地獄上三族之一石族有關。

    而且,紫色神石曾經也有一顆星辰那麼巨大,懸浮在一座黑洞的旁邊。可想而知,它蘊含的力量,絕對不會比一顆神座星球弱小。

    當然張若塵並不想與亡虛拼命,還要保存實力,應對接下來的大戰。

    囙此,他將食聖花和易皇骨杖都喚了出來,一起催動紫色神石,與亡虛打出的神座星球對碰在一起。

    “趕緊退。”

    小黑、真妙小道人、葉紅淚、千星天女都向遠處飛去,不敢繼續留在天羅道場。

    “轟隆。”

    在他們的身後,兇猛的力量爆發出來,震得空氣劇烈動盪,仿佛是要天塌地陷。

    天羅道場所在的那座雪山,徹底碎裂,向下垮塌。

    亡虛全身皮膚爆碎,鮮血淋漓,身上的戰意依舊相當濃烈,想要控制神座星球發動第二擊。可是卻力不從心,他的雙腿劇烈顫動,雙臂無法再撐起神座星球,身體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眼看那顆神座星球,就要墜落下來,將他砸死。

    張若塵使用出空間擒拿的手段,隔空抓住亡虛的身體,急速向遠處退避。

    “轟隆。”

    巨大的神座星球墜落在地,掀起厚厚的塵土。

    那股衝擊力量,使得方圓數千裏的地域猛烈一顫,像是爆發了大地震。

    “我……敗了……殺了我吧……”

    亡虛躺在張若塵的脚下,雙眼空洞無神,就像失去靈魂了一樣。

    “你暫時還有點用處。”

    張若塵封住了亡虛的氣海和經脈,便是向空間傳送陣走過去,檢查了一番,確認傳送陣沒有毀壞,道:“帶上他,一起去須彌道場。”

    在啟動空間傳送陣前,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分身,將瑞亞界那些修士的聖屍,還有他們身上的寶物,全部都收走。

    這些修士,個個都有非凡的來歷,身上的一件飾品也是價值連城,隨便一件聖器,品級都是極高。

    張若塵正急需聖石,自然是要搜刮乾淨。

    就連亡虛的那顆神座星球,都被他收入進水星葫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