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群天使族修士在三足食屍蟲的追逐下,四處奔逃,但是,三足食屍蟲卻如同跗骨之蛆,鑽入進了他們的體內,瘋狂啃食。

    湖面上,回蕩著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

    等到半空中的慘叫聲消失,所有天使族修士,全部都被三足食屍蟲吞食。

    “嘩。”

    張若塵的體內,飛出數十道精神力分身,將那些天使族修士遺留下來的聖器和儲物器皿全部收了起來。

    都是好東西,可以賣不少聖石。

    神魔鼠大笑起來,道:“還是黑爺和塵爺厲害,不費吹灰之力就鎮殺十六比特天堂界的强者,這等手段,這等實力,我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塵爺,你這是在……”

    一道精神力分身,將墜入湖中的六截斷屍,撈了起來,送到張若塵身前。

    張若塵的手指,放到那顆完整的頭顱上面,探查起來:“氣海沒有毀掉,聖魂保存了下來,生機沒有斷絕,或許還有救。”

    這六截斷屍,乃是剛才被那位六步聖王境界的天使斬殺的昆侖界修士。

    只不過,這個傢伙倒是了得,在一比特六步聖王的劍訣攻擊中,竟是避開了氣海,保住了氣海中的聖魂。

    也只有這樣,他才有活過來的機會。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將六截斷屍拼合在一起,隨後取出青色蓮子。

    蓮子比翡翠還要碧綠,綻放出奪目的青芒。

    青芒中,蘊含磅礴的生命之氣,包裹住六截斷屍。

    片刻後,斷屍連接成了一體,體內的生命氣息越來越强,血液開始流動,眼睛睜開,從青芒中走了出來。

    這是一比特修為達到半步聖王境界的朝廷域王,雖然身軀被斬斷,但是聖魂卻一直保持清醒,本以為自己很快就會生機耗盡而死,卻沒想到張若塵竟然救活了他。

    在天羅道場,這位朝廷域王曾排擠過張若塵,說他是昆侖界的叛徒,沒有資格進入昆侖界的道場。此刻,他的內心,說不出的羞愧。

    昆侖界的叛徒,怎麼可能會救他?

    張若塵的度量,讓他感到自己十分渺小。

    “多謝。”

    他躬身向張若塵一拜,心中再無鄙視和敵意,反而相當欽佩。

    今後,誰若是再敢說張若塵是昆侖界的叛徒,他必定第一個沖上去暴揍那人一頓。

    張若塵仔細凝視青色蓮子,眼中帶著疑惑的神色。

    就在剛才,激發青色蓮子力量的時候,張若塵隱隱約約感覺,湖底傳來一股微妙的悸動。

    那股悸動,瞬間又消失。

    “難道是錯覺?”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向湖底探查,卻什麼沒有任何發現。

    “嘩——”

    破風聲響起。

    女扮男裝的千星天女追了上來,出現到張若塵的上方,肅然的道:“我已經使用本源神目觀察過,天堂界在真理天域四分之一的聖王境强者,都聚集在幻陣中,就算你去,也不可能救得了他們,反而會將自己搭進去。”

    “此事好像與你無關。”張若塵道。

    千星天女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阻攔這個讓她有些討厭的傢伙,反正就是覺得,如果張若塵死在這裡,她不會高興,反而會覺得少了一點什麼東西。

    或許是因為,張若塵是第一個讓她受挫的同境界修士。

    就算張若塵要敗或者要死,也必須是敗在她的手中,死在她的劍下。

    千星天女揚起下巴,道:“哪怕是一條狗,我也不會眼睜睜的看它去送死,更何况你還是一個人。當然,你若執意要去,請先將你身上那件東西交給我。免得你死了之後,那件東西落入到了天堂界的手中,對我來說,倒是一件麻煩事。”

    張若塵並不知道千星天女指的是“婚書”還是“真理奧義”。

    如果是“婚書”,張若塵是真的考路過現在就交給她,畢竟這一戰,他的確沒有什麼信心。如果是“真理奧義”,張若塵就算打死也不可能主動交給她。

    小黑、真妙小道人、葉紅淚都盯向張若塵,等待張若塵做决定。

    池萬歲的雙臂都廢了,有些茫然的站在湖面,盯著幻術凝成的須彌道場。他仿佛能够隔著幻景,看到幻陣裡面那些昆侖界修士,必定遭到天堂界修士無情的鎮壓,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池萬歲的嘴角不停抽動,內心在做激烈的鬥爭。

    在所有人都詫異的眼神中,他的雙腿一曲,跪在張若塵的面前,聲音低沉的道:“張若塵,救一救昆侖界吧,現在只有你才有可能救他們,他們若是全部都戰死在須彌道場,昆侖界就真的……完了!”

    張若塵的目光,盯在池萬歲那張蒼白而又頹廢的臉上。

    像他這種生來高貴的皇族子弟,竟然會向自己的仇人下跪,實在是出乎張若塵的預料。或許,在他的心中,昆侖界的生死榮辱,早已超越自己的尊嚴和仇恨。

    千星天女翻了一個白眼,覺得池萬歲很幼稚,道:“那裡根本不是須彌道場,而是由幻術形成的一座陷阱。就憑張若塵一人,能與天堂界抗衡?”

    真妙小道人道:“張若塵,還是算了吧!天堂界擺明是要滅掉昆侖界,我們沒必要往陷阱裡面跳。”

    池萬歲雙眼中的血絲仿佛是要爆開,就要流淌出血淚,大吼一聲:“對不起,張若塵……對不起,我們之間的仇怨,我不該……不該去利用那兩個小孩。如果你有怨,就殺了我。但是,你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個小孩……也戰死在裡面……”

    張若塵對池萬歲怎麼可能沒有恨?

    就是他,攛掇池昆侖和池孔樂去殺張若塵,用心何等歹毒。那時,張若塵心中的苦楚,根本沒有人可以體會。

    可是換一個角度,池萬歲全家都被張若塵殺死,心情又何嘗不痛苦?

    若是沒有八百年前的恩恩怨怨,也不會有相互敵對的池萬歲和張若塵。

    張若塵內心掙扎了許久,最後沉喝一聲,“起來。”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抓住池萬歲的肩膀,將他提了起來。

    就在提他起來的這一瞬間,青色蓮子的力量,再次爆發出來,注入池萬歲的體內。

    “哧哧。”

    池萬歲斷掉的兩條手臂,重新生長出來,就連身上的傷,也都快速痊癒。只是數個呼吸的時間,他就恢復到全盛狀態。

    包括池萬歲在內,在場所有修士,全部都吃驚不已。

    那到底是什麼寶物,怎麼如此逆天??

    “手臂,我還給你。我等你來向我復仇,只要你有那個本事,我的命就是你的。”

    說完這話,張若塵不再理會失神的池萬歲,一手持著八龍傘,一手提著沉淵古劍,沖入進了幻陣。

    “年輕人就是衝動,算了,本皇就陪你再瘋一回。”

    小黑展開雙翼,也飛進幻陣,顯然是要和張若塵共進退。

    真妙小道人頗為無奈的一歎,道:“就當是在紅塵中歷練吧,貧道今天也要戰個天翻地覆。”

    邪成子、池萬歲、神魔鼠相繼沖入進幻陣。

    葉紅淚也想跟進去,卻被千星天女抓住手腕,留了下來。

    “既然你是幻術聖師,何必要去做打打殺殺的事?跟本天女來,咋們去會一會那位佈置幻陣的天堂界大人物,也帶你長長見識。”

    千星天女也不知是因為想要歷練,還是覺得此事很有趣,最終還是决定參合進去。

    ……

    …………

    幻陣中。

    昆侖界的修士,絕大多數都倒在血泊中,有的被持著戰斧的矮人族修士踩在脚下;有的奄奄一息眼神悲楚;有的已經徹底死去,化為了殘破的屍骸。

    這座島嶼,化為焦土,灑滿昆侖界修士的血與淚。

    他們本是戰意滂湃而來,勢要奪回屬於昆侖界的道場,但是,闖入進道場下發現,這裡早就埋伏了大批天堂界的强者,個個都是聖王境界的强者,且數量是他們的十倍不止。

    陷阱!

    這是天堂界早就佈置好的陷阱!

    昆侖界的修士,並不是沒有料到會出現這樣的情况,囙此,在第一時間,池昆侖便是想要溝通須彌聖僧的殘魂,開啟眾生平等。

    只要開啟眾生平等,他們至少是有一拼之力,絕大多數修士應該都是可以逃走。

    可是,須彌聖僧的神力沒有出現,眾生平等也沒有出現。

    沒有眾生平等的加持,他們的實力與天堂界比起來,猶如螢火比於皓月,遭到碾壓一般的攻擊。敗亡,已經成為必然。

    步千凡被三比特精靈族的聖王,鎮壓在一張雷電大網的下方,身體被劈得焦黑,半跪在地上,不甘的嘶吼:“如果開啟了眾生平等,在同境界,我的方天畫戟必定能够將你們全是劈殺。”

    一比特容貌極其俊美的藍衣女精靈,笑了一聲:“沒有那麼多如果,修為境界就是一切,只有弱者才會寄希望使用眾生平等戰勝對手。主動將你修煉的功法和聖術書寫下來,本王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不遠處,蓋天嬌被一根萬紋聖器級別的長矛,穿透胸腹,釘在了地上,大量鮮血順著傷口滴淌到地上。一比特天使族的聖王,也在索要她的修煉功法和聖術,詢問她一些關於昆侖界的秘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