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幻姬,乃是一比特精神力强度達到五十八階的幻術聖師,就是她,花費三個月時間,佈置出籠罩整個湖泊的幻術大陣,霧隱真滅幻陣。

    精神力造詣和幻術造詣,同時達到她這樣高度的人物,在大聖之下已經是一等一的存在,即便是九步聖王遇到她,都會頗為忌憚。

    幻姬的兩位弟子,蕭千機和雲冰,各自持著一顆無極陣法球,維持陣法運轉。

    他們二人的精神力强度,皆是五十六階,在幻術上面有很高的造詣,已經達到聖師級別。當然,與幻姬接近地師的造詣比起來,卻又差距甚大。

    “昆侖界的這些修士,境界最高也才六步聖王。子烆公子竟然調遣近乎四分之一的聖王境强者,來對付他們,也太小題大做。”

    “憑藉這座霧隱真妙幻陣,師尊一人就能滅他們全部。”

    蕭千機和雲冰因為隨時受到身邊修士的吹捧,自帶一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根本瞧不起天堂界之外的修士。

    對昆侖界的修士,自然更加不屑。

    “十萬年前,昆侖界可是能够與天堂界一較高下的大世界,如今算是徹底沒落,沒有一個上得了檯面的英才。”

    蕭千機看著懸掛在半空的幻鏡,歎了一聲。

    通過幻鏡,他們可以看到幻陣中發生的一切。

    突然,蕭千機的眼神一愣,道:“一比特人族高手闖入幻陣,他是誰?”

    “乾羅王被他……被他一劍斬下了頭顱,怎麼可能?兩位精靈族的精神力聖王,瞬間就被打碎聖軀。”

    “天呐!顏妮聖王被……被擒住,被擒住了!他到底是誰,怎麼會這麼强大?”

    幻鏡上面,顯現出張若塵的身影。

    漸漸的,張若塵的臉,變得越來越清晰。

    如今,張若塵在真理天域的名氣極大,蕭千機和雲冰將他認了出來,頓時一驚,隨即連忙將此事禀告給了幻姬。

    “嘩——”

    幻鏡的下方,空氣微微震盪了一下。

    一道穿著大紅色長袍的嫵媚女子,顯現出來,長髮烏黑,胸臀飽滿,裙擺下伸出五根雪白的狐尾,還有兩條筆直的玉/腿。

    正是天堂界一等一的强者,幻姬。

    幻姬的眸光,凝視幻鏡中的張若塵,香舌輕輕舔了舔紅唇,笑道:“張若塵比畫卷中英秀太多了!直接殺掉,實在太可惜,真希望有人可以將他奪舍。”

    幻姬抬起雙臂,紅色長袖自動滑下,露出兩根雪白的玉臂,宛如玉晶雕琢出來,極其細膩光滑,充滿美感。

    從她雙手掌心湧出的精神力波動,卻是極其強橫,蕭千機和雲冰都遠遠退開。

    就在幻姬準備控制幻陣,使用幻術攻擊張若塵的時候。

    一道笑聲,在夜幕中響起:“幻姬不愧是幻姬,佈置的幻陣還真是厲害,連我都差點被你騙過。”

    千星天女與葉紅淚禦風而來,落到陣臺的下方。

    千星天女唇紅齒白,五官精緻,卻是一副風流美少年的打扮,一步步走上階梯,面帶笑意的道:“恰好本公子在幻術上面也有一些研究,要不我們一起探討一下?”

    蕭千機和雲冰,皆是露出驚詫的神色。

    要知道,在陣臺的週邊,他們佈置了幻陣,一般的修士,不可能闖得進來。

    “什麼本公子,明明就是一個女的。”雲冰輕哼一聲。

    千星天女盯了雲冰一眼,笑了笑:“看破不說破,你師尊沒有教過你嗎?”

    千星天女即便是女扮男裝,也掩蓋不住驚人的美貌,還有那恰到好處的曼妙身材,胸前的酥峰相當渾圓,纖細蛇腰下的臀部也是微微挺翹,就連精神力强度達到五十六階的蕭千機,此刻腦海中都是浮想聯翩,徹底被迷住。

    “千機,醒來。”幻姬道。

    這四個字,在蕭千機的腦海炸響。

    頓時,陷入千星天女的迷幻之術中的蕭千機,立即驚醒過來,十分後怕的看著千星天女,連忙向後倒退了數步。

    幻姬意識到來者不善,收回打入幻陣中的精神力,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千星天女的身上,道:“真理天域的幻術聖師,我幾乎都有瞭解,卻偏偏沒有你。你到底是誰?”

    “我不是幻術聖師。”

    在幻姬露出詫異神色的時候,千星天女才又道:“我是全能聖師,天下間就沒有我不會的術法。”

    “全能聖師?你在開什麼玩笑,就算是能够活數千年的大聖,也沒有幾個能够成為全能聖師。你才多大的年紀,能够在各個領域都修煉到聖師的境界?”

    幻姬根本不信千星天女的話,畢竟想要將幻術修煉到聖師境界,都需要花費大量時間。

    人的精力,畢竟是有限的。

    千星天女道:“不信就算了,反正我今天來,只是想要與你切磋幻術,沒想過要展現別的方面的力量。”

    “想要與師尊切磋幻術,先過我們這一關。”

    雲冰取出一朵白花,手掌在上面一扇,頓時濃郁的芳香散發出來,彌漫在陣臺上面。

    天空中,飄落下無數花瓣。

    頓時,一座冰雪幻境凝聚出來,脚下的大地變成一片雪原,天空飄落下來的雪花,如刀刃一般鋒利。

    與此同時,蕭千機取出一幅畫卷,手掌在畫卷上面一按。

    “嘩啦。”

    雪原中,凝聚出一尊又一尊冰雪騎士。

    他們穿著黑袍,收回冰矛,騎著冰龍,殺氣騰騰的,向千星天女和葉紅淚攻殺了過去。

    “就這點本事也敢在本天……我的面前放肆。”

    千星天女的嘴角微微上揚,衣袖一揮,無邊天火從袖中湧出,將整個雪原融化。天火衝擊在了蕭千機和雲冰的身上,他們二人的身體立即燃燒起來,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

    “啊……師尊救我……”

    “師尊,師尊……”

    陣臺上,蕭千機和雲冰無比驚恐,扔掉手中的畫卷和白花,一邊向後倒退,一邊使勁拍打身上。

    實際上,他們身上什麼都沒有。

    不知道他們中了幻術的人,肯定會以為他們二人是在發瘋。

    “嘭嘭。”

    蕭千機和雲冰墜落到陣臺下麵,嘴裡依舊在慘叫。

    幻姬的臉色,變得凝重,道:“手段不錯嘛,我那兩個不成器的弟子,竟然被你輕輕鬆松就收拾掉。”

    “所以我才要與你這個師尊切磋嘛!”千星天女道。

    幻姬的雙眸一閉,再次睜開。

    看似一個極其簡單的動作,可是幻術攻擊已經施展出去,强大的精神力,鋪天蓋地湧向千星天女。

    面對幻姬這種强者,千星天女也是神情一肅,小心謹慎起來,右手在身前畫出了一個圓圈,八顆耀眼的金色珠子顯現出來,排列成一個圓圈。

    那是八顆虛妄珠。

    幻姬施展出的幻術攻擊,與八顆虛妄珠接觸,竟是被分散成了八股,有些被虛妄珠吸走,有的飛向別處,根本接觸不到千星天女。

    “虛妄珠是佛門菩薩凝聚出來的寶物,每一顆都價值連城,你竟然能够一次性拿出八顆。”幻姬頗為吃驚。

    虛妄珠,既可以發動精神力攻擊,也能防禦精神力,每一顆的價值都超過一千萬枚聖石。

    千星天女淡淡一笑:“忘了告訴你,全能聖師並不是我最厲害的地方,我更厲害的地方就是有用不完的聖石。你若是想要虛妄珠,我完全可以送一筐給你。不過,以你的本事,恐怕接不住我的一筐虛妄珠。”

    幻姬根本不信千星天女的話,什麼全能聖師,什麼有用不完的聖石,即便是大聖也不敢說出這樣狂妄的話。

    “無形無影。”幻姬默念一聲。

    “嘭。”

    她的嬌軀爆碎,化為一團粉紅色的霧。

    最後,就連霧也消失。

    整個陣臺上面,只剩下千星天女和葉紅淚二人。葉紅淚臉色猛然一變,道:“無形無影是相當厲害的幻術,那個狐族女子的幻術造詣,恐怕已經接近地師。現在怎麼辦?”

    葉紅淚想到拉千星天女離開。

    畢竟看不到幻姬,那麼她們就如同瞎子、聾子,只能被動挨打。

    這種局面,實在是太危險。

    可是,葉紅淚卻吃驚的發現,千星天女竟然站在原地不動,一雙美麗絕塵的星眸,所看的方位在不斷變化,就像是能够看到幻姬的身影。

    事實也的確是如此,即便是無形無影幻術,也瞞不過千星天女的那一雙本源神目。

    本源,就是萬事萬物的本質。

    說起來,修煉本源之道的修士,可以算得上是幻術的剋星。

    幻姬比葉紅淚更加吃驚,無論她如何移動方位,卻就是無法逃出對方的視線,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詭異的事。

    就在這時,千星天女的兩根手指,撚出一張符籙,仿佛自言自語的道:“這是一比特幻術地師,送給我的幻死符。一旦中了此符,那人就會陷入死亡幻境,以為自己已經死去。現實中,中符者就像是睡著了一樣,永遠都不會醒來。”

    幻姬聽過幻死符,那的確是幻術地師才能煉製出來的符咒,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可是,千星天女卻遲疑了起來,黛眉一凝,有些猶豫,道:“算了,既然是出來歷練,還是先不依靠符籙的力量。憑我自己的實力,未必不能克敵制勝。”

    千星天女將符籙收起,操控八顆虛妄珠,向幻姬發起攻擊。

    幻姬暗暗松了一口氣,“差一點被她給嚇住,幻術地師何等罕見,哪有那麼容易遇得到?就算遇到了一比特幻術地師,對方又憑什麼要將辛辛苦苦煉製的幻死符給她?”

    幻姬覺得,千星天女那必定是假的幻死符,於是再無顧忌,全力以赴向千星天女攻擊過去。

    很快陣臺上,呈現出數不盡的曼妙幻影,她們的身形,看似美輪美奐,宛如仙女起舞,實際上卻是充滿危險,殺機四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