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精靈族的諸王一起發動攻擊,阻攔張若塵,絕不能讓他殺了公子衍。”一比特精靈族的精神力聖王,手持一根藍玉寶石聖杖,向張若塵所在的方位指去。

    頓時,天地間的木内容靈氣,向她彙聚,凝聚出成千上萬道黑色藤蔓。

    藤蔓如穿梭在地底的蛟龍,瘋狂湧向張若塵。

    在那位精神力聖王身後,十四比特容貌俊美的精靈,皆是拉開萬紋聖器級別的白玉戰弓。每一柄戰弓的周圍,皆是充滿强大的力量波動,形成颶風勁氣。

    精靈族在箭道上面的研究,可謂是獨步天下。

    由聖王境界的精靈,施展出一些厲害的箭訣,能够隕星葬月。

    十四支萬紋聖箭射出,即便隔著千里,也能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破壞力,那是真正具有毀滅一顆星辰的力量。

    “嘩——”

    憑空,一道暗黑色影子,出現到十四比特精靈族聖王身旁。

    他的身形消瘦,手持一柄鏽跡斑斑的鐵劍,宛如幽靈一般,無聲無息,能够瞞過低境界聖王的感知。

    站在最前方的精神力聖王,精神力覆蓋方圓數百丈的區域,囙此,就在黑色人影現身的時候,便是有所察覺,不禁臉色一變。

    到底什麼人,怎麼能夠無聲無息出現到他的附近?

    “大家小……心……”

    那位精神力聖王剛剛想要提醒眾人,卻發現,那道黑色人影,出現到了他的身後。

    緊接著,一道冰寒的劍氣,直沖他的後腦。

    他也是一比特身經百戰的强者,面對危險,反應速度快得驚人,在電光火石之間,引動身上的一道護身符籙,形成一面厚厚的盾形光影,擋在身後。

    “嘭。”

    鐵劍勢如破竹,擊碎光影,刺穿那位精神力聖王的頭顱,劍尖在他的眉心凸顯出來。

    “怎麼可能……金光盾符居然沒能擋住……”

    嘭的一聲,那位精神力聖王,重重倒在地上。

    “唰唰。”

    黑色人影的身形一晃,猶如施展出分身術,化為數十道身影,沖入進十四比特精靈族聖王裡面。隨即一道道冰冷的劍罡揮出,或是刺,或是撩,或是斬……

    等到數十道殘影,重新凝聚出為一體的時候,地上只剩一堆死屍。

    不到三個呼吸,十五位聖王盡數隕落。

    遠處那些望著這個方向的天堂界聖王,全部都在倒抽涼氣,覺得那是一比特死神駕臨,讓他們生出了幾分懼意。

    坐在金步龍輦上面的張若塵,向那道黑色人影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道:“阿樂的劍道,已經磨礪得更加的淩厲,即便是我,不動用空間和時間的力量,也未必能够接住。那是只為殺人,修煉的劍道。”

    阿樂的目光,遙望遠處的張若塵,隨後身形消失。

    他的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數裡外,又有一比特聖王,倒在劍下。

    與此同時,島嶼的上空,出現一個直徑近百丈的黑色球體。

    韓湫站在黑色球體的中心,身姿婀娜,長髮飛揚,將體內的黑暗力量,凝成纖細的黑色絲線,源源不斷釋放出去。

    已經倒地身亡的天堂界聖王,如同牽線木偶一般,重新站起身來,帶著濃烈煞氣,攻擊天堂界還活著的諸王。

    昆侖界的修士發現又有高手趕來援助,皆是欣喜不已,頓時士氣高漲。

    “操控亡靈,難道是一比特修煉黑暗之道的修士?”

    商子烆的眼神一沉,取出五彩功德碑,將其打了出去。

    五彩色的光華噴薄,功德力量將正在圍攻商子烆的六比特九步聖王,全部籠罩進去。隨即,一股龐大無邊的無形力量,鎮壓在他們身上,使得六比特九步聖王勃然變色。

    “是功德之力,快退。”

    “好厲害的小輩,才七步聖王境界就如此難對付。”

    祭出五彩功德碑,即便是六比特九步聖王也要避其鋒芒,不敢與商子烆對抗。

    他們急速退逃,與五彩功德碑拉開距離,然而商子烆卻動了殺念,操控巨大的石碑,轟擊在兩位九步聖王的身上。

    “嘭嘭。”

    兩位九步聖王,各自扔出數十件聖器。

    但是,剛剛與五彩功德碑粘上,那些聖器,就像瓷器一般碎裂,根本無法阻擋石碑哪怕一瞬。最終,兩位九步聖王的聖軀,被轟得爆碎,化為兩團血泥。

    另外幾比特九步聖王退得更遠,渾身都在冒冷汗,感受到死亡威脅。

    對面,明明只是一個七步聖王,但是他們承受的壓力,卻像是在對抗一比特大聖。

    宮裝女子的臉色,凝重到極點,哪裡想到商子烆竟然如此可怕,就連九步聖王都被他輕鬆碾殺。在同境界,想要找到一個能够擋住他一招的修士,恐怕都難如登天。

    商子烆這樣的蓋世天驕,比少年時期的神都要驚豔一些,一旦成長起來,將成為一個時代的標杆。

    商子烆以警告的語氣,道:“我不管你到底是誰,也不管你是為誰而來,若是你再敢插手今日之事,今日,必是你的死期。”

    這道聲音,與商子烆的眼神,一樣淩厲而冷寒,讓宮裝女子都感覺到內心受到震懾。

    當然這樣的震懾,也只是一瞬間,很快宮裝女子就恢復過來。

    商子烆身上的三色寶甲,散發出來的光華,在脚下凝聚成一片三彩色的雲。

    縱身一躍,商子烆駕著三色雲,瞬間出現到一百多裏之外,提著赤紅色的劍,俯視下方的張若塵。

    此刻,張若塵已經在公子衍打成重傷,滿嘴血污,雙手雙腳皆被斬斷,狠狠的將其踩在脚下。

    沉淵古劍指在公子衍的眉心,張若塵仰起頭,與商子烆對視,道:“你不是一直都風輕雲淡,今天,終於在你身上感受到了情緒波動。你很憤怒!”

    商子烆壓制心中的怒火,儘量表現得平靜,道:“我承認,我已經相當高估你,可是今天才發現,還是低估了你。放了公子衍,條件你開。”

    “放了他?”

    張若塵冷聲道:“恐怕我那葬在厚土之下的師兄和学姐不會答應,白蘇不會答應,聖明中央帝國的那些兄弟更不會答應。”

    “唰唰。”

    食聖花、真妙、邪成子,飛掠了過來,出現到張若塵身後。

    同時,天堂界的諸王,也都彙聚過來,數量越來越多,很快就超過百位。他們不僅結成攻擊陣法,還使用神骨,定住了空間。

    張若塵面不改色,沒有一絲驚慌失措。

    商子烆沉默了片刻,道:“人死,畢竟不能複生,你殺的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還少嗎?你殺了公子衍,自己也要死在這裡。你是聰明人,應該明白這麼做,對誰都沒有好處。”

    “不如,你放了公子衍、亡虛、顏妮,還有神殿中的那些天堂界聖王,我也放了你和昆侖界的修士。大家各退一步,如何?”

    張若塵掃視四方的那些天堂界聖王,道:“就憑他們,恐怕留不住我。你得明白,現在籌碼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一切得聽我的。”

    張若塵取出易皇骨杖,噗嗤一聲,將骨杖插入進公子衍的眉心。

    “啊……”

    公子衍渾身抽搐,嘴裡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同時,骨杖中的邪靈,卻是發出歡快的笑聲,通過骨杖上的紋路,不斷抽取公子衍的聖魂魂力。

    煉化了青燼第二部分的魂霧,邪靈的力量,已經堪比八步聖王。

    吸收公子衍的魂力後,邪靈散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强大,竟是達到八步聖王的巔峰,向九步聖王衝刺。

    “可惡,你們是在找死。”一比特天堂界的聖王,怒吼一聲。

    另一比特矮人族的聖王,揮動手中的兩柄戰斧,露出兩片雪白的牙齒,道:“連空間神殿的領袖都敢殺,你們的死期,已經不遠。”

    一直以來,從來只有天堂界的修士欺辱別的修士,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當著他們的面殺人,而且還在煉魂。

    在場,恐怕也就只有商子烆還能保持冷靜,不過他的雙目,也是前所未有的冷獰。

    亡虛和顏妮,分別被食聖花和邪成子踩在脚下,使得商子烆不敢輕舉妄動。

    張若塵問道:“現在,你知道身邊的朋友被人殺死,是一種什麼感受了吧?”

    半晌後,公子衍的慘叫聲越來越弱,徹底失去聲息。

    吸收了公子衍的聖魂,邪靈的實力,終於達到九步聖王,散出來的氣息極其雄渾。邪氣,蔓延出去,使得大半個島嶼,都化為一片陰氣森森的邪土。

    “真是够冷靜,商子烆此人的城府很深。表面上看,公子衍與他談笑風生,如同至交的好友,實際上,他未必真的將公子衍當成好友。”張若塵越發覺得商子烆可怕,這種人,誰都無法猜到他內心深處到底在想什麼。

    商子烆沉聲道:“張若塵,你的氣出完了吧?現在,是不是該與我好好的談一談,你不要以為,自己掌握了籌碼就掌握了主動,佈置在島嶼上的陷阱,比你想像中還要深。真正拼起來,你和昆侖界的修士,全部都得死。”

    “轟隆!”

    商子烆的話音剛落,島嶼的上空,傳出一道轟鳴,像是天雷震動。

    “又發生了什麼變故?”

    天堂界的聖王微變,全部都抬頭望天。

    只見,籠罩整個島嶼的幻陣,竟是出現了數十道裂縫。

    那些裂縫快速向外擴散,漸漸的,所有幻象都消失,顯露出島嶼的真正景象。誰攻破了幻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