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

    數十丈高的幻陣陣臺,從雲中墜落下來,燃燒著火焰,冒出濃烈的黑烟。

    除此之外,幻姬的兩位弟子蕭千機和雲冰,與陣臺一起向下墜落,掉進一望無邊的湖水裡面,濺起巨大的浪花。

    隨即,兩團血水,在湖面擴散開來。

    “幻陣被攻破了?”

    “幻姬大人的精神力和幻術造詣何等高深,怎麼會鎮守不住陣臺,就連自己的兩位弟子都保不住?”

    “幻姬大人……不會也出事了吧!”

    天堂界的諸王,皆是心中一顫。

    幻姬的强大實力,在真理天域的天堂界諸王裡面,絕對能够排進前十。即便是在場的那些聖王見到她,都得恭恭敬敬的行禮。

    若是幻姬都被擊敗,可想而知,出手之人必定是極其厲害。

    今天這一戰,比他們想像中慘烈太多。

    根本不是商子烆最開始所說,不需要付出任何傷亡,就能滅掉昆侖界的修士。反而,接連不斷發生的意外,讓他們傷亡慘重。

    不知多少神子、帝子戰死,即便是去功德戰場,死亡率也沒有這麼高。

    島嶼上空。

    千星天女和紅欲星使,站在一艘烏金戰艦上面,迎風而立,一個英姿颯爽,一個媚俏萬千,形成兩道令人心曠神怡的風景線。

    千星天女輕歎:“可惜,還是讓幻姬逃走了,後患無窮啊!”

    千星天女太過自信,所以,是以真面目,與幻姬交手。

    可惜,幻姬的實力,比她想像中要强大得多。即便,千星天女最後使用出了一張能够鎮殺八步聖王的符籙,也只是擊毀幻陣陣臺,沒能殺死幻姬。

    幻姬雖然不認識千星天女,但是天堂界,卻有人見過千星天女的面目。

    如今幻姬逃走,必定是會給千星天女帶來巨大的麻煩。

    紅欲星使看著站在前方的千星天女,心中依舊無比震撼,此女的年紀與她相差無幾,但是精神力强度卻達到五十八階的程度,幻術造詣更是遠遠超過她。

    即便是她的師尊幻聖,也未必比她强。

    更加讓紅欲星使感到吃驚的是,此女身上,像是有數之不盡的寶物,而且每一件都是傾盡她所有財富都購買不起。

    八顆虛妄珠、幻死符,還有最後施展出來的那張符籙,恐怕價值都超過一億枚聖石。

    還有她們脚下的這艘烏金戰艦,顯然也不是凡物。

    她到底是什麼來頭?

    張若塵居然能够請來一比特如此實力超凡,而且很有可能背景深厚的神秘女子,紅欲星使覺得,以後得重新審視張若塵,至少是不能得罪。

    若是能够與張若塵交好,萬一今後昆侖界覆滅,她也有一條退路。

    商子烆看不見千星天女和紅欲星使的身影,但是,卻看見了那艘懸空的烏金戰艦,頓時眼神變得無比凝重。

    戰艦上,燒錄有大量大聖銘紋。

    而且,戰艦像是具有生命,竟然在吞吐天地聖氣。

    這樣的戰艦,可是非同一般,爆發出來的攻擊達到大聖級別,都是有可能的事。當然,這個概率很低,因為進入真理天域的時候,一切達到大聖級別的力量,皆會被封印。

    “張若塵,本天女已經幫你將幻陣破掉,能不能從商子烆的手中逃出生天,只能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傳出這道精神力,千星天女便是駕馭烏金戰艦,爆發出比九步聖王還快的速度,消失在天邊。

    既然幻姬逃走,千星天女自然是要趕回去佈置一番,製造不在場的證據。她還不想招惹,天堂界這座龐然大物一般的勢力,免得給千星文明惹來麻煩。

    這一下,所有修士都感到疑惑,猜不透破掉幻陣的到底是什麼人物。怎麼說走就走?

    紅欲星使化為一道紅色流光,飛落到張若塵的身後,性感的紅唇微微動了動,想要詢問千星天女的身份。最終又忍下來,現在不是詢問這個的時候。

    幻陣被破掉,真正的須彌道場,終於顯現出來。

    的確已經很近,就在二十多裡外,那裡寺廟林立,佛塔高聳,特別是一尊百丈高的佛像,顯得格外醒目。

    即便沒有僧人誦經,可是,道場中,卻傳出令人心靜的梵音。

    “去須彌道場。”

    張若塵和洛虛幾乎同時,下出一道命令。

    隨即昆侖界的修士,紛紛向須彌道場的方向沖去。

    只要進入道場,開啟了眾生平等,他們未必不能與天堂界的諸王一拼。

    關鍵是,他們必須要找到,須彌聖僧留下的那件至寶。

    商子烆的眼中,閃過一道不屑,手臂一揮,隨即大批天堂界的聖王,前去追擊昆侖界的修士。

    血戰再次爆發。

    那些天堂界的聖王,卻遭到大批亡靈的攔截,疲於應付,竟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昆侖界的修士不斷靠近須彌道場。

    “在天庭界,能够將黑暗之道,修煉到你這樣層次的修士,倒是少得很。”

    商子烆拖動赤紅色的聖劍,向長空一揮,隨即一道瀑布般的劍道玄罡劃破虛空,斬向站在黑色圓球中的韓湫。

    韓湫察覺到危險,全力以赴調動黑暗力量。

    隨即,兩根黑色的氣柱飛出來,相互纏繞,變得越來越強勁,與那道劍道玄罡對碰在一起。

    但是兩者剛剛接觸,兩根黑色氣柱就被劍道玄罡撕裂,就連韓湫週邊的黑色圓球都被分開。

    “這麼强?”

    韓湫眼神一凜,想要施展黑暗遁術,卻發現她已經被對方的力量鎖定,渾身無法動彈。

    “轟隆。”

    真妙小道人手中的紫金八卦鏡,飛出一道紫光,沖天而起,擊碎了商子烆的那道劍氣。

    韓湫感覺到心有餘悸,身形向後一退,消失在黑色圓球的中心,隱藏了起來。商子烆此人,不是現在的她可以對抗。

    黑暗力量消失,那些亡靈全部都倒在地上。

    天堂界的諸王終於騰出手,打出一件件聖器,遠距離攻擊昆侖界的修士。不過,洛虛掌握著《萬家燈火圖》,與另外幾比特昆侖界的聖王合力將其撐了起來,抵擋住了第一波攻擊。

    商子烆的眼神一沉,像是下了一個極其重大的决定,冷聲道:“動手。”

    他率先出手,打出五彩功德碑,落到真妙小道人的頭頂上方,猛然鎮壓下去。

    商子烆看出,真妙小道人是張若塵一方的第一强者,並且掌握著一件至尊聖器,大聖之下簡直是可以橫著走。

    但是,只要將它鎮壓,要對付張若塵和昆侖界的修士,也就變得輕鬆。

    “轟隆。”

    真妙小道人撐起紫金八卦鏡,引動出至尊之力,可是卻依舊只能勉强撐住五彩功德碑,心中暗罵:“還真是一個厲害的小輩,境界比貧道還低一個境界,竟然能够壓制貧道。”

    更加讓真妙小道人吃驚的事,還在後面。

    只見,站在五彩功德碑上的商子烆,體內竟是走出第二個“商子烆”,提著赤紅色的聖劍,一劍向下方的張若塵揮斬下去。

    不是分身術法。

    因為,兩位商子烆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竟是沒有一絲消减。而且兩人一樣强大,不可思議到了極點。

    在場無人不驚。

    張若塵倒吸一口寒氣,商子烆這樣的手段,他曾經見過。

    當初,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帝一,修煉《天魔石刻》上面的“魔極先天圖”,其中有一種秘法,就是尋找一比特與自己一樣天賦的生靈,將其煉成自己的影子。

    如此一來,影子擁有的戰力,就與本尊一樣强大。

    很顯然,商子烆修煉的功法,玄奇程度足以和《天魔石刻》相提並論,必定也是將另外某種生靈,煉入進體內,化為了一尊與自己一樣强大的分身。

    商子烆的這一劍來得很快,鎖定住了張若塵。

    憑藉張若塵現在的修為,自然不是商子烆的對手,不過,張若塵早就想好應對之策,顯得從容鎮定。

    “起。”

    張若塵的雙手一抬,隨即紫色神山飛了起來。

    同時,易皇骨杖化為一尊巨大的黑色骷髏,嘴裡吐出一口墨黑色的邪氣,湧入紫色神山。邪靈的實力,已經堪比九步聖王,更有佛帝舍利為它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

    它和張若塵,同時祭起紫色神山,神山表面發生巨大變化,竟是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紫紋,噴薄出濃密的紫霧。

    “嘭。”

    紫色神山與赤紅色聖劍對碰,强大的力量波湧動出去,使得整個島嶼都是劇烈一震。頓時,湖泊中水浪滔天,强大的聖道氣勁,一直傳到了湖底。

    商子烆被震得向後倒退,落到數裏之外,眼神凝重的盯著懸浮在張若塵頭頂的紫色神山。

    像是看出了什麼,商子烆的眼中,湧出灼熱的精芒,“竟是它,一定是它,張若塵居然能够得到了這件讓大聖都會變得瘋狂的至寶,還真是有大氣運。”

    “轟隆。”

    須彌道場的方向,傳出一道巨大的聲響。

    沖到道場外的昆侖界修士,有十多比特都倒飛出去,其中有兩位聖者,當場魂飛魄散,身體爆碎成了血霧。別的修士,也都受了嚴重的傷勢。

    商子烆竟然在真的須彌道場,也佈置了陷阱,做事真可謂是滴水不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