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僅須彌道場被攻破,就連張若塵都逃走,商子烆心中的怒火徹底爆發,將六比特九步聖王盡數鎮殺。

    隨即,三道人影,才是合為一體。

    太震撼了!

    島嶼上寂靜無聲,不僅是昆侖界的修士,就連天堂界的諸位聖王,也都屏住呼吸,如同仰視天神一般看著商子烆。

    九步聖王是站在大聖之下巔峰的生靈,可是六人聯手,也只是與商子烆交鋒了數十個回合。

    “商子烆修煉的功法,應該是《太乙神功榜》上的《三屍煉道》。那《三屍煉道》可謂是宇宙中最難修煉的功法之一,能够煉成的修士屈指可數,商子烆的悟性和資質,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張若塵暗道。

    商子烆提著血淋淋的聖劍,駕馭三色祥雲,瞬間便是跨越二十多裏的距離,出現到道場外面,與前方的張若塵對視。

    那等速度,與張若塵施展空間大挪移,也慢不了多少。

    片刻後,天堂界的諸王彙聚過來,有的站在地面,有的飛在天空,個個都是殺氣騰騰,竟是依舊還有三四百比特之眾。

    張若塵道:“在真理天域,絕大多數修士,都只知道亡虛修煉的是流光之道。可是,很少有修士知道,你在流光之道上面的造詣,遠在亡虛之上。厲害,真的是厲害。”

    流光之道,是最快的速度類聖道,修煉到極致,修士有可能達到光速,甚至超越光速。

    這是一種,不比恒古之道弱多少的聖道。

    商子烆道:“流光之道只是我主修的三種聖道之一而已。”

    張若塵點了點頭,早就看出來,商子烆不止主修一種聖道,還主修了一種烈焰内容的聖道和冰寒内容的聖道,皆是至尊聖道。

    他,可謂是,張若塵遇到的,第一個主修多種聖道的修士。

    不過,張若塵主修的三種聖道是時間之道、空間之道、劍道,無論是未來的成長空間,還是聖道的厲害程度,都在商子烆之上。

    張若塵道:“須彌道場已經被攻破,很快眾生平等就會開啟。就算你們依舊佔據絕對的優勢,恐怕接下來的戰鬥,也會讓你們的損失變得更加慘重。商子烆,今天到此為止吧,該退走了!”

    “到此為止?”

    商子烆搖了搖頭。

    今天,天堂界的損失何等慘重,超昆侖界十倍不止。再說半數以上的天堂界聖王,都還被困在神殿裡面,商子烆怎麼可能到此為止?

    這個臉,商子烆丟不起,天堂界更丟不起。

    商子烆道:“你覺得,須彌道場只有空間陷阱和時間陣法,那麼簡單?道場中,時間修士和空間修士的數量,超過二十比特。你是時空傳人,應該明白時間和空間的力量是多麼强大?憑他們的手段,昆侖界的修士闖入進去,只會是死路一條。”

    “你就那麼自信?”

    張若塵笑了笑,又道:“我承認,你做事的確是從來都不輕敵,會用兩倍、三倍,甚至十倍的力量去碾壓對手。但是,你的對手,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弱。”

    就在剛才,小黑向張若塵傳音,須彌道場中的時間修士和空間修士,已經變成三足食屍蟲的腹中血食。

    不可靠的貓頭鷹,終於是做了一回可靠的事。

    看見張若塵如此從容鎮定,商子烆的眼神變得沉凝,心中暗思,難道他還有什麼後手?

    “嘩啦!”

    須彌道場中,那尊巨大的佛像,綻放出璀璨的金芒。

    浩渺的梵音,從九天之上傳來,在淨化島嶼上的凶戾殺氣。似乎是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影響,在場諸位修士的戰意,變得越來越弱。

    “昆侖界的修士,開啟了眾生平等。”

    “這怎麼可能?我們佈置了那麼多絕殺手段,到頭來竟然是功虧一簣?”

    ……

    天堂界的諸王,無不憤怒。

    他們的所有恨意,全是針對張若塵。若不是張若塵,昆侖界的修士,早就已經全軍覆沒,而他們則是能够得到大量珍貴的修煉功法和高階聖術。

    商子烆就算是有再好的涵養,此刻的眼神,也都變得無比冷獰。

    即便局面惡化到現在這樣的程度,商子烆卻不甘心退走,想要踏入須彌道場,斬殺張若塵,滅掉昆侖界。

    但是,在他身後的那些天堂界聖王,卻是戰意低迷。

    今日天堂界遭受前所未有的挫折,雖然他們依舊佔據絕對優勢,卻已經毫無士氣可言。反觀昆侖界的修士,卻都是一副視死如歸的神情,顯然是準備拼死保住須彌道場。

    如今,變成商子烆進退兩難。

    攻也不是,退也不是。

    張若塵退到須彌道場中,站在一座古樸的廟宇下,頓時感覺到,鋪天蓋地的壓力湧來,將他的修為壓制到聖者境界。

    驀地,張若塵發現懷中的青色蓮子,發出灼熱的溫度,在猛烈顫動。

    與此同時,平靜的湖水,掀起越來越高的水花。並且,湖水漸漸的變成了乳白色,像是液態的玉精。

    “嘩——”

    青色蓮子,從張若塵的懷中飛了出去。

    “回來。”

    張若塵動用空間擒拿,隔空向其一抓。

    但是,青色蓮子卻爆發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震開空間,繼續飛向道場中心那尊巨大的佛像,落到佛像的眉心。

    一比特六步聖王站在商子烆的身後,低聲道:“子烆公子,須彌道場中,似乎是發生了重大變故,我們要不要趁此機會攻進去?”

    “別冒然出手,張若塵沒那麼好對付,小心這一切都是他的圈套。你們留在外面,我去看看張若塵到底在搞什麼鬼?”

    “公子一人進去?”

    “放心,我若是要走,沒有誰留得住我。”

    商子烆爆發出急速,似一道三彩色的光,沖入進須彌道場。

    道場中,昆侖界的修士皆是臉色一變,紛紛催動聖器。

    先前,商子烆跨越兩個境界,連斬八位九步聖王的輝煌戰績,依舊還歷歷在目。

    如今,大家都是相同境界,商子烆又將可怕到何等程度?

    池昆侖傷勢痊癒,精神飽滿,抓起聖劍,揚聲道:“我去與他一戰。”

    “哥哥,我也去。”

    池孔樂知道商子烆很可怕,於是準備與池昆侖聯手。

    洛虛、九天玄女、立地和尚、白黎公主,比池昆侖和池孔樂二人更加清楚商子烆的厲害,道場中,任何一人與商子烆對上,都是必死無疑。

    但是他們都不是弱者,只要一起出手,就算商子烆再强,恐怕也得乖乖退走。

    就在這時,他們看見,一道渾身燃燒著火焰身影,攔截住商子烆。

    “是張若塵。”

    “糟了,張若塵肯定不是商子烆對手,大家趕緊過去,助張若塵一臂之力。”

    ……

    就在昆侖界的修士,準備一哄而上的時候,洛虛攔住了他們,道:“大家千萬別亂,天堂界的大批高手還在道場外面虎視眈眈,隨時都可能攻打進來。張若塵沒有那麼弱,在同境界,未必不能與商子烆一戰。”

    “大家留下來鎮守道場,聽從洛虛的指揮,我去助張若塵。”九天玄女抓著焚天劍,沖了出去。

    “我也去。”

    青霄的傷勢已經痊癒,跟上了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和青霄還沒有趕到戰場,便是看見,一片刺目的火光汹湧而出,帶著恐怖的能量風暴,向他們席捲過來。

    九天玄女連忙撐起儒祖聖書,護住她和青霄,一雙鳳目,向前望去。

    只見,火光的中心,張若塵站立成弓步,激發出火神拳套的力量,與商子烆揮出的赤紅色聖劍碰撞在一起。

    兩人僵持了片刻,便是同時向後爆退。

    商子烆一直退到道場外面,才是化解那股強勁的力量,定住脚步。

    張若塵則是退到九天玄女和青霄的身前,借助儒祖聖書的力量,緩緩停了下來。在他的身前,則是一個個脚印大坑。

    這一擊對碰,勢均力敵。

    不過,商子烆並沒有一分為三,張若塵也沒有使用出時間和空間的力量。

    天堂界和昆侖界的修士,皆是目瞪口呆,沒有想到先前跨境界戰鬥都勢如破竹的商子烆,竟然在同境界,被張若塵擊退。

    “子烆公子算是遇到了對手。”

    “張若塵竟然如此强大,今天想要奪回須彌道場,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

    驀地,鑲嵌在佛像眉心的青色蓮子,釋放出照耀天地的青芒,並且大量生命之氣湧入進佛像,通過佛像傳入進地底。

    白色的湖面,長出一片片碧綠色的蓮葉。

    被戰鬥打得變成焦土的島嶼,也是長出紅花綠草,變得生機勃勃。

    佛像下方的泥土中,長出密密麻麻的銀色根須,向上蔓延,彙聚到頭頂的位置。隨即,根須的頂端,長出大量翡翠一般的蓮葉,顯得綠光瑩瑩。

    “哧哧。”

    在蓮葉的中心,一朵潔白的蓮花,緩緩的綻放而開。

    蓮花,猶如一盞神燈,散發出來的光芒,將黑夜照亮成了白晝,光芒向遠處延伸,沒過多久方圓萬裏的大地都被光芒照亮。

    在場的修士,全部都被驚呆。

    張若塵第一個反應過來,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到佛像的頭頂,一把抓住那朵蓮花。若是他沒有猜錯,這朵蓮花,應該就是須彌聖僧留下的至寶。

    可是,他的手才剛剛抓住蓮花,臉色就是一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