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池孔樂抹幹眼淚,道:“我現在就去找哥哥,讓他過來。”

    “別。”

    張若塵攔住了她,道:“此事先別告訴他。”

    “為什麼?”

    池孔樂感到不解,隨即又像是猜到了什麼,立即道:“其實,哥哥是因為將你當成了大仇人,才會那麼恨你。若是知道了真相,他對你的態度,肯定會發生轉變。”

    “然後呢?”張若塵道。

    池孔樂道:“然後……”

    張若塵背起雙手,道:“然後你們是跟著我離開,還是繼續留在池瑤的身邊?”

    池孔樂猶豫了起來。

    池孔樂和池昆侖一直是由池瑤女皇撫養長大,女皇雖然對他們相當嚴厲,可是,卻又對他們關愛有加,無微不至。

    從小讓他們修煉最好的功法,最精妙的武技和聖術,吞服最精純的聖丹靈藥,甚至經常親自指點他們修煉,給他們講道。

    即便是女皇的那些親傳弟子的待遇,也不及他們二人的十分之一。

    那種愛,池孔樂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絕不會有假。

    可以說,女皇一直都是池孔樂最尊敬、最信奈的人。

    雖然,女皇騙了她,可是池孔樂卻相信其中肯定另有隱情,很有可能,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這個秘密,或許也是張若塵現在不願將真相告訴她的原因。

    正是如此種種,要離開女皇,離開昆侖界,跟隨張若塵一起離開,池孔樂還沒有做好心理准備。

    張若塵道:“既然你不願意跟我離開,何必又要將此事告訴你哥哥?以他那樣的性格,知道了我是他的父親,還繼續留下昆侖界,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

    “不是,不是這樣的,我並不是不願與你離開,我只是……父親,你也給我一些時間好不好?”池孔樂道。

    張若塵能够理解池孔樂的心情,畢竟只是一個小孩子,要她突然與一個完全陌生的父親一起離開,實在是太難為她。更何况,這個父親,還是她恨了多年的仇人。

    張若塵道:“你哥哥的性格,太過率真、直接,做事也還頗為衝動。他認定了的事,恐怕很難改變,就算告訴他,我是他的父親,他也絕對不會相信。”

    很顯然,池昆侖的性格,池孔樂是再瞭解不過,比張若塵所說得還要衝動、幼稚,甚至是有些叛逆,一點都不成熟。

    “難道一直瞞著他?”池孔樂道。

    “真相總會浮出水面,不會藏得太久。”

    張若塵若有所思,又道:“你們想要知道真相,我又何嘗不想知道?”

    寺廟中變得安靜,池孔樂和張若塵都在想著一些事。

    半晌後,張若塵道:“你擁有時間神武印記吧?”

    “嗯。”

    “在時間之道上面,修煉得如何了?”

    池孔樂道:“女皇曾給了我一本修煉時間之道的典籍,但是,時間之道太過玄奧,充滿無窮變數,對精神力的要求相當高。以我現在的精神力强度和修為,只是學到了一些皮毛。”

    “將那本典籍拿出來我看看。”張若塵道。

    池孔樂沒有猶豫,便是將典籍取出,遞給張若塵。

    張若塵翻閱了一陣,隨即搖了搖頭,將典籍還給了她,道:“時間之道別說是你,就算是我,現在也只是學到了一些皮毛。不過,我倒是掌握有一套劍訣,可以通過劍法參悟時間,兩者相互結合,威力無窮。你想不想學?”

    池孔樂的眼眸一亮,連忙點頭。

    “接下來的幾天,我會住在須彌道場。晚上,我教你時間劍法。”張若塵道。

    池孔樂離開後,張若塵才是長長吐出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既是欣慰,也有一絲淡淡的傷感。

    隨即,張若塵取出那朵已經沒有光澤的蓮花,托在手中,調動精神力進行探查。

    這朵蓮花,實在是太神异,只是片刻之間,竟是讓張若塵的修為、精神力、肉身、聖魂都增强了十倍以上,猶如是脫胎換骨。

    若是,它也能增强別的修士,那麼張若塵就能在短期內,培養出大批强者。

    “咦!”

    張若塵露出一道極其意外的神情,笑道:“竟然還是一件天生地長的時空寶物,太不可思議了!”

    經過探查,張若塵發現,蓮花內部的時間流速和外面的時間流速,相差十二倍。

    也就是說,在蓮花中修煉一年,外面只過去一個月。

    比曾經的《乾坤神木圖》,都要厲害一籌。

    張若塵數了數,發現蓮花的花瓣,一共是十二瓣,也不知兩者之間有沒有聯系?

    若是蓮花長出更多的花瓣,時間流速的比例,會不會更大?

    張若塵並沒有找到,蓮花幫助他修為大幅度提升修為的原因。

    現在這朵蓮花,與一朵普通的蓮花沒有什麼區別,他的精神力探入進去,沒有一絲增長。

    在蓮花的花瓣中,倒是交織著大量空間銘紋,並且有著大量類似光點的時間印記。

    驀地,張若塵心中一動,徑直走出古廟。

    “須彌聖僧在須彌道場留下了大量空間銘紋和時間印記,就連時間神殿和空間神殿的弟子都會來研究和參悟,我也應該研究研究。”

    與公子衍一戰,張若塵清楚認識到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可怕,掌握其中任何一種,跨境界殺敵,就跟玩一樣輕鬆。

    比如,公子衍。

    掌握空間力量,他的實力,堪比九步聖王。

    鎮住了空間,即便是四步聖王境界的張若塵也能殺他。

    當然,張若塵不使用時間印記,斬掉公子衍百年壽元,想要跨越三個境界殺他,依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偏偏張若塵就掌握著時間力量,所以,最後死的人是公子衍,而不是他。

    夜幕中,有的昆侖界修士在佈置防禦陣法,有的在打掃戰場,有的則是在療養傷勢。

    張若塵在道場中徒步前行,時而蹲下來,以手掌按地,研究地底的空間銘紋;時而手指又向上空一點,讓一道時間印記顯現出來,細細觀察。

    昆侖界的修士見到張若塵,都會拱手行禮,神情之中帶有敬重和崇拜之色。

    很顯然,今晚這一戰,讓絕大多數昆侖界修士,對張若塵的態度都發生了轉變,是打心底佩服他。

    不知不覺,張若塵走到須彌道場的邊緣,遠遠的,有女子的哭聲傳入耳中。

    循聲望去,張若塵看見萬花語和九天玄女的窈窕身影,她們都是絕色美人,有著無盡風姿,豔名傳遍昆侖界。

    她們從遠處行來,萬花語的手中抱著一隻木盒,眼中盡是淚。

    萬兆億戰死,神形俱滅,身體化為血色的沙,與泥土混合在一起。萬花語用一隻木盒,裝了一抔泥土,準備帶回昆侖界,讓萬兆億落葉歸根。

    看見張若塵,萬花語和九天玄女走了過來。

    “噗通。”

    萬花語直接跪在張若塵的面前,向張若塵磕頭,隨即聲音冰寒的道:“求你一定要將鎮壓在神殿中的天堂界聖王全部都殺死……殺死他們……一個也不要放過……”

    張若塵連忙上前,將她扶起來,道:“我的恨意,並不比你少。但是,這一群聖王個個都有大背景,他們背後的那些人若是聯合起來,整個天庭恐怕都會震動。所以,我不能殺他們。”

    “你……不敢嗎?”

    萬花語極度失望,心中相當悲戚。

    九天玄女的風眸中露出一道鄙夷之色,道:“你若是怕死,將他們交給我,我來殺。所有後果,由我來承擔。”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死在我手中的天堂界聖王,已經是多不勝數,我又怎麼可能害怕再多殺一批?只不過,我打算,將他們交給另一個人來處決。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總不能所有禍事都由我來背,她怎麼可以置身事外?”

    “你想將他們交給誰?”九天玄女隱隱有所猜測。

    張若塵道:“這你就不用管了!”

    九天玄女輕哼了一聲,道:“那座神殿是屬於九天玄女,立即還給我。”

    “若是你能擊敗我,我就還給你。可惜,我就算只用一隻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張若塵淡漠的道。

    張若塵的精神力和聖氣都恢復了大半,根本不懼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恨得不停磨牙,真的有一種與張若塵戰一場的衝動。

    可是,想到先前張若塵執掌蓮花,一瞬間殺死一百多位天堂界聖王的恐怖景象,她意識到在須彌道場,自己絕對不是張若塵的對手,於是忍了下來。

    “張若塵,將那朵蓮花交給我?”九天玄女瞪大眼眸,怒氣衝衝的道。

    張若塵道:“憑什麼?”

    九天玄女道:“那朵蓮花,是須彌聖僧留給昆侖界的遺寶。我們昆侖界付出了巨大的傷亡,才攻打下須彌道場,將它奪到。你又不是昆侖界的修士,有什麼資格執掌它?你得明白一件事,你只是我們昆侖界請來的幫手,大戰已經結束,現在你該將它交給我。”

    張若塵的雙手微微緊了緊,隨即,露出一道苦澀的笑意,輕輕搖了搖頭,轉過身,有些落寞的向道場中走去,道:“想要蓮花,讓池瑤親自來拿,她若是真身前來,我就給她。”

    九天玄女皺起黛眉,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說得太沖,恐怕是傷到了張若塵,心中生出深深的愧疚。可是,讓她立即追上去向張若塵致歉,她又怎麼都做不到。

    “這個傢伙還真是狂得沒邊,竟然讓女皇去見他。”九天玄女咬著嘴唇,狠狠的跺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