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久久之後。

    厚重的聲音,從血紅色的神殿中傳出:“在天庭,禁止神戰,本座也不能破壞規矩。此事,的確是錯在焱神和二甲血祖,如何才會放了他們,你開一個條件吧!”

    接下來,月神和血紅色神殿主人的對話,便是無人可以聽見。

    也不知達成了什麼協定,最終,月神將焱神和二甲血祖放出開元鹿鼎。

    只不過,焱神和二甲血祖,在開元鹿鼎中,似乎是遺失了一些東西,明顯是虛弱到了極點。

    二神向月神山的方向盯去,心中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和憤怒,最終,化為兩道神光,飛向懸在天穹的那座血紅色神殿。

    片刻後,血紅色神殿消失不見,隱藏到了虛空裡面。

    焱神和二甲血祖出現在血戰神殿的前方,二神已將心中的情緒,收斂於無形,彰顯出偉岸的氣度,他們正在與神殿的主人對話。

    焱神的雙瞳,閃爍著火焰之光,道:“本神和二甲血祖都被月神抽走九成神血和大量神念和神魂,元氣大傷,短時間內不可能恢復過來。這口氣,實在是咽不下去。”

    浩渺的聲音,從神殿中傳出:“做錯了事,就要受到懲罰,即便是神,也不能例外。鬧成現在這副爛攤子,你們難辭其咎。”

    焱神頓時沉默,沒有狡辯。

    成王敗寇。

    失敗,就是最大的錯誤,怎麼狡辯都沒用。

    二甲血祖道:“師尊,弟子不解,為何要向月神妥協?弟子不信師尊真的懼怕月神的威脅,就算她真的能够闖入天堂界,滅血戰神殿,屠天堂界的生靈,最終她也只能是死路一條。這種兩敗俱死的事,正常情况下,月神是不會做的。”

    神殿中的聲音,再次響起:“今日之事,本就已經超出我們的預計。天宮有人已經放話,此事到此結束。若是繼續下去,事件只會越來越惡劣,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

    二甲血祖皺眉,道:“天宮的人?是誰?為何連師尊的面子都不給?”

    “鎮守天河那位。”

    二甲血祖和焱神對視了一眼,頓時,也就無話可說。

    ……

    …………

    沙陀天域爆發的風波,如同驚濤駭浪一般,很快就傳遍整個天庭,甚至傳到了各大凡界。

    以前,很少有修士聽說過的沙陀天域,而現在沙陀天域,包括廣寒界和昆侖界,瞬間變得聲名赫赫。

    早已被修士淡忘的月神,也通過這一戰,讓這一輩的修士真正認識了她。

    月神之名,變得如雷貫耳。

    當然,神的世界,絕大多數修士都無法理解,也不敢隨便議論。於是反倒是張若塵這個年輕聖王,成為萬界修士談論的焦點。

    張若塵在真理天域的所作所為,只是讓最頂尖的天之驕子熟知了他。

    而月神山一戰,則是讓他名動天庭,成為聖境之中炙手可熱、爭議不斷的人物,即便是《聖王功德榜》、《殺手天王榜》……等等榜單上面那些人氣爆棚的天驕,都被他搶走風頭。

    畢竟以聖王修為,就能左右一場神戰的人物,恐怕也就只有他一個。

    千星天域。

    千星天域乃是天堂界劃給千星文明的修煉領地,天地聖氣的濃度是沙陀天域的十倍以上,天地規則的活躍程度也是遠超沙陀天域,乃是一座上等天域。

    千星天女道:“這個傢伙還真是厲害,竟然敢直接和神叫板,心性的確是遠遠超過我,看來我得更加努力煉心才行。”

    死神殿。

    韓湫聽到月神山神戰的消息,俏臉上,露出一道笑意:“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就是非同一般。”

    她又有些擔憂,道:“希望他沒死在神戰之中。”

    阿樂擦拭手中的劍,念道:“張若塵肯定不會死的,即便真的死了,也能從鬼門關殺回來。他的命,比誰都硬。”

    這一場神戰,造成的影響,並沒有持續多久,就被另一則更加驚人的消息蓋過。

    十萬年前,排名《萬界功德榜》前五的“昆侖界”,被地獄界攻破。昆侖界做為天庭界的下屬凡界,天宮諸神在第一時間,趕去守護昆侖界,阻擋地獄界的入侵。

    昆侖界,乃是宇宙中,為數不多的萬古不滅大世界,歷史上,誕生過很多傳奇人物,留下了無數神迹、機緣、傳承。

    即便昆侖界已經沒落,卻依舊是一塊讓神都垂涎的寶地,自然是不能讓它落入地獄界的手中。

    在距離昆侖界不遠的星空,爆發了驚人的神戰。

    天宮和地獄十族的神靈,將一片遼闊無邊的星空打得沉寂,一顆顆星辰湮滅,猶如密密麻麻的火球,從夜空中飛過。

    每天夜晚,都在下流星雨。

    所有修士都變得緊張和不安,生怕這一戰越打越慘烈,就像十萬年前那樣,造成近半的神靈隕落,上千座界毀滅。

    一個月後,星空中的神戰結束。

    一則消息,在天庭界傳開:“星空中,有神隕落。天庭界和地獄界的諸神,不願事態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停止繼續戰鬥。”

    各大世界的修士,皆是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但是他們卻明白,地獄界絕對不可能就此善罷甘休,既然神戰結束,恐怕地獄界的聖境修士大軍,已經在開赴昆侖界的路上。

    昆侖界,變成天庭界和地獄界交鋒的戰場。

    這是天庭界諸神和地獄界諸神,都想看到的結果。接下來,也就各憑本事,爭奪昆侖界的各種寶物和機緣。

    ……

    功德神殿。

    商子烆雙手抱拳,向上空的一團三彩色神霧行禮,道:“拜見師尊。”

    焱神的聲音,從神霧中傳出,道:“子烆,你沒有讓為師失望,不僅在生死煉獄爐中挺過了煉獄之刑,肉身體質反而變得更加强大,修為已經突破到八步聖王境界了吧?”

    “是的。”商子烆平靜的道。

    “既然如此,此次,就由你帶隊前往昆侖界。”

    商子烆目光內斂,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道:“我太年輕了!比我强大,比我資歷更深的師兄弟多不勝數,還是由他們領隊好些。”

    “你不必謙虛,雖然你現在的確是比他們稍微弱了一些,但是,你的潜力卻遠遠超過他們,只要突破到九步聖王境界,就算是《聖王功德榜》上的那些,也奈何不得你。”

    “別說你沒有野心,此次前往昆侖界,就是展示你能力的時候。在那裡,說不定你能够獲得無上機緣,鑄就出讓別的大聖望塵莫及的不朽聖軀。”

    商子烆不再拒絕,道:“大聖會參戰嗎?”

    “大聖不能進入昆侖界,他們的戰場,在昆侖界之外,你們才是這一戰真正的主力。”焱神的聲音響起。

    商子烆再次問道:“昆侖界本土的大聖呢?”

    “你不必擔心,你們會離開昆侖界。”

    焱神繼續道:“既然昆侖界想要獲得天庭界的庇護,自然是要遵守天庭界的規矩。記住,這次不僅是要與地獄界交鋒,更要趁此機會絕昆侖界的道。順便,除掉張若塵,不能讓他繼續蹦躂下去。若是讓他突破到大聖境界,就不好收拾了!”

    ……

    瑞亞界。

    幽神的聲音,在一座黑暗的空間中響起,帶著濃烈的怒火:“你們二人此次帶領大軍前往昆侖界,必須在第一時間,將與張若塵有關的生靈,全部都擒拿,逼他現身。殺了他,抽取他的聖魂,送到我的面前。”

    “師尊放心,我們一定會讓張若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幽神的下方,站著一男一女。

    男的,身高足有三米,身材魁梧,渾身散發出黑色聖光,有數千萬道聖道規則在他皮膚上面流動,很難想像,這竟然只是一比特九步聖王。

    畢竟能够修煉出一千萬道聖道規則的九步聖王,都已經是相當厲害的存在。

    女的,穿著性感的黑袍,手持一根木杖,露出兩條極其雪白的玉/腿,可以想像,那黑袍之下,必定是藏著一比特絕代尤物。

    但是,從她身上傳出的精神力波動,卻不比那魁梧男子的聖道氣息弱多少。

    ……

    黑魔界。

    黑心魔主的虛影,站在天穹,道:“你們是黑魔界聖王之中,將《天魔石刻》三十六幅圖刻,修煉到最頂級的天驕。前往昆侖界,務必將《天魔石刻》的三十六幅真迹找到,帶回黑魔界。另外,還有兩個任務,除掉張若塵,尋找千骨女帝。”

    “是。”

    三十六比特聖王境生靈,單膝跪在下方,都是大聖之下一等一的强者。

    真理天域黑魔界的領袖“穹麟”,就是其中最為年輕的一員。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與另外三十五比特相比,卻是弱了很多。

    更遠處,跪著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魔道修士,個個都有聖境修為,一眼望去,只能看見一片人海。

    ……

    血戰神殿。

    四甲血祖頒佈神諭之後,一片血紅色的光點,如同血雨一般,向傳送陣的方向飛去。

    每一粒光點,都是一比特聖境修士。

    ……

    遼闊無邊的星空,有著一顆巨大的星辰,足足有十二顆恒星環繞著它,才將它照亮。

    即便是恒星與它比起來,也都顯得有些渺小。

    羅刹公主羅乷,穿著纖薄的萬聖素衣,坐在一輛戰車上面。

    戰車後面,跟著一支羅刹大軍,緩緩向一道空間裂縫行去。

    羅刹公主的雪白玉指,輕輕摸著嫣紅的嘴唇,自言自語的道:“真是有些期待,也不知那個傢伙會不會回到昆侖界?我的命中之人,你可一定要來啊!”

    …………

    (看到很多書談,池瑤是想用仇恨逼迫張若塵,磨礪張若塵的心性,讓他在逆境中成長,才會殺他,才會一直騙他,不告訴他真相。呃……我只想說,大家的想像力不够啊!有那麼簡單嗎?而且,這樣想,真的有點扯啊!大家再好好發散思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