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於武塔,張若塵是真的沒有什麼瞭解,至於能够闖到第幾層,第幾關,自然也就完全不太確定。

    盤坐在旁邊的柳乘風,卻顯得十分興奮,低聲的道:“悄悄的告訴你們,在學宮考試之前,我就去武塔中修煉過三次。”

    “以我現在的武道境界,我有十足的把握闖過第一層武塔的三關。至於第二層武塔,我應該能够闖過一、兩關。”

    “按照往年的考生的成績,只要能够闖過第一層武塔的三關,差不多就能脫穎而出,成為西院的外宮營員。”

    “至於闖過第二層三關的人,少之又少,一年估計也就出一兩個。有時候,一個都沒有。”柳乘風笑道:“以我的天賦,再加上我的經驗,有機會爭取前十。”

    那些雲武郡國的武者,紛紛動容,擁著羡慕的目光盯著柳乘風。

    “柳公子,你給我們說一說武塔裡面的情况吧!我們也好有心裡準備,我這裡有八枚靈晶,你先收下。”一比特男性武者將八枚靈晶塞到柳乘風的懷中。

    “柳公子,我們都是雲武郡國的武者,若是我們進入武市學宮,今後相互之間也能有一個照應,你就給我們說一說吧!這是五枚靈晶,你收好!”另一個武者有些心疼的拿出五枚靈晶,遞到柳乘風的手中。

    眾人紛紛拿出靈晶,塞給柳乘風,想要提前瞭解關於武塔的消息。

    每過多久,柳乘風便收下了一小堆靈晶,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乾咳了兩聲,道:“給你們講一點關於武塔的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首先,武塔一共有七層,每一層有三關。”

    “我進入武塔修煉的時候,才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第一次,我連第一層的第一關都沒有通過。第二次,我闖過了第一層的第一關,敗在了第二關。第三次,我闖過了第一層的第二關,敗在了第三關。”

    一個武者,問道:“第一層的三關,分別都考驗一些什麼?”

    柳乘風彈指一笑,道:“我也不能透露太多,只能告訴你們。第一關考驗的是戰鬥技巧;第二關考驗的是靈活性和速度;第三關考驗的是精神力和意志力。”

    柳乘風說得很含糊,眾人對武塔依舊一知半解,根本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下方的武者在討論武塔的時候,盤坐在石台之上的兩個絕麗女子,也在對話。

    黃姓女子的目光在下方掃視了一圈,冷冰冰的道:“今年的新生的修為還不錯,達到玄極境小極比特的武者,一共十五位。玄極境後期的武者,一共四十七比特。若是沒有意外,今年的新生前十,將會在他們六十二人中誕生。”

    端木姓少女的睫毛又長又翹,明眸皓齒的一笑道:“那可不一定,在武塔中闖關,更加考驗的是武者的天賦、戰鬥技巧、意志力、精神力。說不一定會出現一個玄極境初期,或者玄極境中期的小天才呢?”

    黃姓女子道:“雖然說武塔更加考驗武者的天賦,但是,修為越高,畢竟要更加佔優勢。就看今年能不能出一個闖過武塔第二層三關的天才了!”

    “新生闖過第二層三關?難度太大了!”

    端木姓少女又道:“不過有三個人,倒是有機會。四方郡國的‘霍星王子’,火龍郡國的‘赤明海’,景月郡國的‘姚音桐’。本來還有一個四方郡國的青幽,也可以與這三人並列,可惜在第一輪學宮考試的時候被人給殺死了!”

    黃姓女子的嘴角一勾,道:“那一個殺死青幽的新生,豈不更加厲害?”

    端木姓少女的眼睛一亮,道:“對啊!到底是誰呢?”

    端木姓少女的眼眸,在下方的四百多比特年輕武者中尋覓起來。能够殺死青幽,在新生之中,絕對算是相當厲害。

    黃姓女子重新閉上雙眼,道:“既然你如此好奇,那我們明天就去武塔轉一圈,看一看這一批新生之中,到底都有一些什麼樣的天才。”

    “好啊!好啊!”

    端木姓少女興奮起來,對明天的武塔闖關充滿期待。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武市學宮西院的時候,在九比特長老的帶領之下,四百六十八比特年輕武者,來到了武塔的下方。

    武塔,高達七層。整個塔體散發出金屬光澤,不像是一座修建成的塔子,更像是一件渾然一體的真武寶器。

    不僅僅只是九比特長老,還有不少武市學宮的外宮弟子,來到武塔之外看熱鬧,想要看一看今年的新生中會出什麼樣的天才?

    武市學宮一年才招收一次營員,自然算得上是一件盛事。

    三天前,接送張若塵等人去天魔嶺參加第一輪學宮考試的外宮營員,絕大多數都是男性營員。

    可是今天卻不同,七成以上,竟然都是女性營員,男性營員只占了三成的比例。

    那些女性營員,全都穿著白袍,其中有好幾個都姿色美豔,簡直就像是從畫卷中走出來的美人。

    張若塵站在武塔的下方,向柳乘風詢問,道:“今天怎麼出現這麼多女性外宮營員?”

    柳乘風道:“武市學宮的西院,陰盛陽衰。女性營員的話語權,遠遠大於男性營員。比如,接送我們去天魔嶺,巡查天魔嶺,這些苦活、累活,全部都是男性武者去做。”

    張若塵道:“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對啊!可是誰敢反抗?誰敢與她們叫板?與她們作對,絕對死得很慘。特別是西院的三個女魔頭,一個比一個狠辣,若是咋們成為西院的外宮營員,今後見到她們,必須得躲著點走。”柳乘風不停的搖頭歎息。

    張若塵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將柳乘風的話放在心上。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又豈會被女子給欺壓?

    此刻,“武塔闖關”已經開始,一次性十個人同時進入武塔。

    司徒長老站在武塔的大門之外,宣讀了第一批進入武塔的十人名單之後,眾人便繼續等待起來。

    大概三分鐘之後,第一個闖關失敗的武者,從武塔中走出來。他胸口的位置有一個血窟窿,在不停流血,受了不輕的傷勢。

    眾人大驚,道:“那人可是玄極境初期的修為,居然短短三分鐘就闖關失敗。”

    那一位闖關失敗的武者,臉上帶著沮喪的表情,道:“我敗在了第一層第二關,一個疏忽,便被一支……”

    他正要講出自己在武塔中的經歷,站在遠處的一比特長老冷哼一聲,嘴裡吐出一道無形音波,震得那一個年輕武者臉色一白,立即將要說出的話,重新吞了回去。

    僅僅一刻鐘,第一批進入武塔的武者,陸陸續續從塔中退出來。

    其中,有三人闖過了第一層第三關,有五人闖過了第一層第二關,還有兩人只闖過了第一層第一關。

    第一批十人,沒有一個闖過第二層第一關。

    那三個闖過第一層第三關的武者,有很大的機會通過考試,成為武市學宮的外宮營員。當然,最終的排名,還要看他們在武塔中的具體表現。

    接下來就是第二批十人進入武塔。

    這一次的十人之中,出現了一個天才,竟然闖過了第二層第二關,差一點就闖過第二層第三關。

    有人將那一個天才給認出來,乃是火龍郡國的赤明海,年僅二十二歲就達到玄極境小極比特。

    一比特腰間掛著一隻翡翠葫蘆的長老輕輕的歎息了一聲,道:“真是可惜,只差一點就闖過第二層第三關。”

    謝長老道:“做為一名新生,已經相當了不起,以他在武塔中的表現,絕對能够進入前五,甚至有可能進入前三。”

    另一比特長老笑道:“若是今年沒有人闖過第二層第三關,豈不是他就是今年的新生第一?”

    司徒長老盯著站在人群中的霍星王子,淡淡的一笑,道:“今年,一定會有人闖過第二層第三關,等著瞧吧!”

    司徒長老相當看好霍星王子,以霍星王子現在玄極境小極比特的修為,闖過第二層第三關並不是難事,甚至有可能闖過第三層第一關。

    武塔闖關,繼續進行,很快就輪到霍星王子。

    僅僅只是十分鐘的時間,武塔的第二層的塔燈就亮了起來,說明霍星王子闖到了武塔第二層。

    “十分鐘就闖到武塔第二層,霍星王子果然不簡單,不愧是四方郡國的年輕天才。據說,他還是一比特天才馭獸師,以他的天資,肯定能過闖過第二層的第三關。今年的新生第一,估計就是他了!”一比特頗為美麗的外宮女性營員,美眸中露出讚歎的神色。

    “霍秀秀,你不會是想成為王子妃吧?”另一位女性營員笑道。

    那一位叫做霍秀秀的外宮營員,道:“是又如何?霍星王子不僅是王子,而且天資絕頂,只要是女子,誰不想嫁給他?”

    “嘩!”

    半個時辰過去,武塔第三層的塔燈亮了起來。

    這說明霍星王子闖到武塔第三層了!

    武塔下方,所有武者都震驚不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