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似乎真的傷得很重!”

    張若塵的手指輕輕的按在黃煙塵的手腕上,將一縷真氣注入她的經脈之中,隨著她自身的真氣運轉全身一個大周天。

    使用真氣檢查人體的傷勢是武者慣用的手段。

    “她可是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真氣渾厚,武體强大,怎麼可能傷得這麼重?”

    探查了黃煙塵的傷勢之後,張若塵發現自己剛才下手似乎太重,將黃煙塵體內的經脈都打斷了三根。

    那個時候,張若塵也沒有想到她會完全沒有防備,所以才會全力出手。

    “她既然故意設局害我,為何會沒有防備?這裡面難道有什麼誤會?”

    張若塵的眉頭皺得更緊,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黃煙塵,輕輕的搖了搖頭,從時空晶石裡面取出一瓶療傷續脈的丹藥,將一枚丹藥倒出來,輕輕的喂進黃煙塵的嘴裡。

    不得不說,黃煙塵的確長得極美,特別是那一張晶瑩紅潤的嘴唇,簡直完美無瑕,像是充滿了無窮的誘惑力,讓人忍不住想要去親一口。

    黃煙塵、端木星靈、洛水寒,雖然是西院的三大女魔頭,更是西院最美的三個女人,就像是老天爺將一切的優點都賜給了她們。

    不僅給了她們絕佳的修煉天賦,更給了她們傾國傾城的容顏。

    對於黃煙塵,整個西院,不知多少營員都想一親芳澤,可惜卻沒有誰有那個膽子。

    現在,機會就擺在面前,張若塵只需要微微低頭,就能奪走黃煙塵的初吻。

    張若塵畢竟不是一個趁人之危的人,很快就移開目光,將一隻手掌按在黃煙塵的背上,將體內的玉淨真氣打入她的體內,幫助她煉化丹藥。

    第二天,當黃煙塵徐徐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熟悉的床榻上,全身無比疼痛,就連動一下手指都很難。

    昨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努力回想。

    漸漸地,黃煙塵將昨晚的事記起來。

    昨晚,她正在沐浴,卻被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張若塵偷窺。偷窺就算了,那淫/賊竟然還偷襲她,將她打暈了過去……等等,那淫/賊不會見色起意,趁自己暈厥過去,對她做了什麼禽獸之事?

    要不然,那淫賊為何要在她沐浴的時候突然偷襲?

    肯定是見色起意。

    想到此處,黃煙塵的臉色霎時間變得十分蒼白。

    “我為何會在床榻上?我的身上穿的是誰的衣服?”

    黃煙塵的大腦變得一片空白,遭受有生以來最大的打擊,差一點又暈厥過去。若不是她已經重傷,她保證,自己一定要屠殺張若塵滿門。

    她艱難的抬起頭,看到張若塵就坐在房間裡面,背對著她,似乎是在清點著什麼?

    最讓黃煙塵不能忍的是,張若塵的身上只穿著一件貼身的內袍,而張若塵的外袍就穿在她的身上。

    什麼都不用猜測了,他肯定已經把該做的都做了!

    黃煙塵最後的一絲希望也破滅,眼角流淌出一滴淚水,心中十分的懊悔,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應該果斷的將他除掉。

    張若塵使用玉淨真氣幫黃煙塵療傷之後,見她的傷勢穩定下來,就將她抱進屋裡,放在了床上,讓她安靜的養傷。

    要知道,黃煙塵當時可是一絲不掛的浴池中沐浴,張若塵又不是一個小人,所以,情急之下,就將自己的外袍脫下,裹在她的身上。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釀成了現在的誤會。

    此刻,張若塵自然是在清點第一輪學宮考試的時候,從四方郡國的那些武者的身上,搜到的靈晶、銀幣、真武寶器、丹藥、靈肉、功法寶典、武技秘笈。

    這絕對是一次大豐收!

    要知道,當時死在張若塵和紫茜手中的武者多達九十八人,每一個都是年輕天才,每一個都是玄極境的武道高手,他們身上的修煉資源相當豐厚。

    當然,絕大多數人都是被紫茜殺死。

    一翻清點下來,這一次的收穫之豐,讓張若塵大吃一驚。

    兩千四百八十三枚靈晶。

    一百七十四件真武寶器。其中,二階真武寶器二十一件,三階真武寶器是一百零七件,四階真武寶物四十五件,還有一件五階真武寶器。

    三百六十八瓶丹藥,三清真氣丹,凝血丹,聖涅丹……,各種丹藥都有。其中,大多都是二品丹藥,三品丹藥也有十多瓶。而且,武者的身上必備的血丹,還沒有算在裡面。

    靈肉,一共是四十八斤,全部用玉器封存。

    除此之外,還有數十本功法和武技。全部都是人級功法和人級武技,張若塵完全看不上眼。

    相對於修煉資源,從那些武者身上搜到的銀幣的數量則很少,加起來才三萬多枚。並不是說那些武者太窮,而是那些武者都將身上的銀幣兌換成了靈晶和血丹,攜帶起來更加方便。

    “竟然收集到了如此多修煉資源,足够用來修煉很長一段時間,難怪紫茜堅持要在天魔嶺中獵殺四方郡國的武者。這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買賣!錯過了這一次,就很難再遇到下一次。”

    僅僅只是兩千四百八十三枚靈晶,就相當於兩百四十八萬三千枚銀幣,差不多相當於一個七流家族的財產。

    那一百七十四件真武寶器,至少也能賣兩、三百萬枚銀幣。

    數百瓶丹藥,大量的血丹,數十斤靈肉,數十本功法和武技,加起來又能賣數百萬枚銀幣。

    這一次與四方郡國年輕一代武者的拼殺,收穫太大了。張若塵現在手中掌握的財富,已經堪比一個頂級的七流家族的財富總和。

    整個林家的財產加起來,也沒有他富有。

    要知道,張若塵現在手中掌握的可是近百位玄極境武者的財產,而且還是玄極境武者中的天才,他們可比一般的玄極境武者更加富有。

    “紫茜只在乎靈晶和銀幣,給她兩千枚靈晶應該是足够了,剩下的零頭留給自己。至於那三萬枚銀幣,估計她是看不上。”

    張若塵將兩千枚銀幣單獨裝起來,打算明天拿去交給紫茜,畢竟那九十八比特玄極境武者,有九十六個都是死在她的劍下。張若塵只留下了少量的靈晶和銀幣。

    整理完之後,張若塵將那一柄唯一的五階真武級別的半月形刀刃提起來,握在手中。

    這是青幽使用的武器,名叫“索命鐮刀”。

    就算不用真氣催動銘紋,張若塵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索命鐮刀散發出來的寒氣。

    “不愧是五階真武寶器,比閃魂劍更加鋒利,威力也絕對比閃魂劍更大,價值十萬枚銀幣以上,。”

    閃魂劍,僅僅只是四階真武寶器,沒法和索命鐮刀相比。

    就在這時,張若塵聽到身後傳來黃煙塵的聲音:“淫……賊,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張若塵見到黃煙塵醒來,心中微微一喜,於是走了過去,想要將昨晚的事問個明白。

    或許昨晚,真的是自己莽撞了。

    但是,張若塵卻忘了將手中的索命鐮刀放下,提著一把鋒利、森寒、閃亮的鐮刀,便向著黃煙塵走了過去。他的臉上,還帶著幾分笑意。

    本來張若塵只是很友善的一笑,可是在黃煙塵看來卻又是另一回事。

    她覺得張若塵是要殺人滅口。

    看著張若塵手中的索命鐮刀,又看了看張若塵那陰森的笑容,黃煙塵嚇得花容失色,嬌軀微微的捲縮了一下,强裝鎮定的道:“你……你要幹嘛?”

    就算她是玄極境大圓滿的强者,可是也畢竟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現在正是她最脆弱的時候。怎麼會不怕?

    此刻,在她看來,張若塵簡直就是一個手段狠辣的惡魔,顯然是要做先奸後殺的暴虐之事。

    張若塵盯著黃煙塵,露出和善的笑容,輕輕的揮了揮手,笑道:“黃靚女,你莫要害怕!昨晚的事,也不能完全怪我,你說對不對?”

    在張若塵揮手的時候,手中的索命鐮刀也跟著揮動。

    原本很友善的動作,立即變得十分猙獰。

    黃煙塵緊咬著牙齒,盯著張若塵手中的索命鐮刀,心頭暗歎一聲,形勢比人强,先穩住他再說。

    在張若塵的“威脅”之下,被逼無奈,黃煙塵屈辱的點了點頭,咬著牙齒,輕聲的道:“你沒錯,全是我的錯。”

    太屈辱了!太屈辱了!

    這個惡魔不僅將她淩/辱,竟然還要逼她認錯!

    黃煙塵的心頭已經將張若塵恨到另一個高度。

    “先穩住他,先穩住他,就算認錯也無妨,只要自己的修為恢復,必定將今天的屈辱全部還給他。”黃煙塵的心中如此想著。

    張若塵點了點頭,覺得黃煙塵還有藥可救,至少認錯的態度很端正。

    於是,他繼續笑道:“你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欺人太甚,黃煙塵真的怒了!

    但是,看到張若塵手中的索命鐮刀之後,她再一次的屈服,聲音有些顫抖的道:“我……我不該在浴池裏門沐浴……我錯了……全是我在勾引你,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黃煙塵發誓,只要自己傷勢痊癒,必定要將張若塵大卸八塊。

    張若塵再次點了點頭,心中暗道,果然與我猜測得一樣,是她設局想要害我,幸好將她先一步打成重傷,要不然的話,昨晚我的下場估計比尉遲天聰更慘,至少都會被她廢掉一雙腿。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黃煙塵一眼,隨後,做到了床邊,意味深長的道:“知錯能改就好,反正也不是多大的事,我不會放在心上。哎!你先養傷,我還有事,得先出去一趟,晚上再來看你。”

    看到張若塵走出去,黃煙塵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這個禽獸不如的惡魔晚上還要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