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象般若掌的第四掌已經修煉成功,整套掌法達到靈級下品武技的級別。掌法的威力,甚至堪比靈級中品的武技。

    掌法可以暫時不練,現在,可以著重修煉劍法。

    天心劍法,靈級下品的劍法,一共有十二招,張若塵現在才修煉成三招。只有將整套劍法完全修煉成功,才能爆發出劍法的全部威力。

    張若塵盤坐在地,腦海中浮現出十二幅圖卷。每一幅圖卷上面都是一個持劍的人影,人影就像是活過來,在圖卷上,不斷揮舞劍招。

    在修煉劍法的時候,張若塵情不自禁將地上的閃魂劍抓起來,開始揮動劍招,一道道劍光跟隨手臂遊走,散發出銳利的劍氣。

    花費十天時間,張若塵將天心劍法的第四招“天心滿月”修煉成功。

    花費十五天時間,張若塵將天心劍法的第五招“天心弄潮”修煉成功。

    又花費差不多十五天時間,張若塵將天心劍法第六招“天心風雨”修煉成功。

    這一次閉關,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待了四十三天,外界差不多過去半個月。

    這四十三天,張若塵不僅僅只是修煉天心劍法,也會每天服用三清真氣丹,修為又有極大的提升。

    氣湖中的真氣儲量,已經達到氣湖容量的五成。

    以他現在的修為,就算不動用時空領域和龍象般若掌,也能擊敗玄極境大極比特的武者。

    “明天就是與風知林決戰生死臺的時間,是時候出去走一走。”

    張若塵站起身來,方圓數米之內的空間,發出“唰唰”的劍氣聲,就像是有一柄柄無形的劍在空氣中飛行。

    “這是……”

    張若塵的心頭大喜,劍意境界更上一層樓,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境界。

    劍隨心走,分為四個境界:初階、中階、高階、巔峰。

    玄極境武者之中能够修煉到劍隨心走中階的人都很少,一旦修煉到中階,在玄極境武者中也算是强者。黃煙塵和端木星靈都是中階的境界。

    張若塵擁有前一世的武道記憶,以及强大的武魂,竟然在玄極境後期就修煉到劍隨心走巔峰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劍心通明的境界。

    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境界,就算是在路邊摘在一根樹枝,一片草葉,也可以當成劍來用。

    使用樹枝、草葉,就能殺人。

    張若塵的氣質發生明顯的變化,就像是一比特少年劍神。

    來到黃字第一號的院落中,突然,聽到身後傳來异響,張若塵的眉頭一皺,沉聲道:“什麼人?”

    張若塵一脚踏在地上,將一片樹葉震飛起來,落入手指間,將真氣和劍意融入樹葉,手指一抖,樹葉就像是利刃一般飛出去。

    “嘭!”

    遠處的牆壁,被樹葉擊穿,留下一道裂縫。

    一隻黑色的猫,從牆壁後面飛踹了出來,驚聲道:“摘葉飛花!少年郎,不得了,小小年紀居然就達到隨心巔峰境界,再過不了多久,豈不是就要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

    張若塵看著小黑,收回體內的真氣,道:“你又去偷書了?”

    小黑雙腳走路,人立而起,兩隻爪子中抱著一本厚厚的書籍,道:“我被封印在乾坤神木圖中十萬年,完全與外界脫節,自然要多看書,瞭解這十萬年來昆侖界的變化。”

    張若塵點了點頭,覺得小黑說得很有道理,他也覺得應該抽時間多看書,瞭解最近八百年來發生的大事件。

    多瞭解一些,總不會有壞處。

    “跟我出去一趟,去看一看四哥的傷勢是不是已經痊癒。”張若塵道。

    小黑的雙腳一蹬,一個飛躍,跳到了張若塵的肩上。

    它趴在張若塵的肩上,只顧著看書,根本不理會張若塵到底要去什麼地方?

    張若塵與張少初只見過一次面,談不上親情,但是,對這一比特四哥還是很有好感,閉關結束,就打算去看望他。

    柳乘風與三個雲武郡國的新生正向龍武殿的方向趕去,在半路上見到張若塵,頓時大喜,立即迎了上去。

    柳乘風道:“九王子殿下,你終於出關了!大事不好啊!”

    張若塵道:“發生什麼事了?”

    柳乘風還沒開口,旁邊的一個新生咬牙切齒的說道:“九王子,你閉關的這一個月時間,四方郡國一直都在打壓我們雲武郡國的營員,好幾比特營員都受了重傷,別的人也多多少少被他們欺負,實在是苦不堪言。”

    “而且,我還聽說,兩個雲武郡國的營員外出做任務,無故失踪,很可能就是四方郡國的營員在背後下了黑手,將他們殺死在了外面。”

    另一個新生道:“四方郡國的那些營員不敢闖進龍武殿,便對我們下手,就連我都被打了三次。現在見到他們,只能躲著走。”

    張若塵沒有想到事態會發展成這樣,道:“學宮的長老難道不管?”

    柳乘風道:“為了磨礪營員,新增營員的競爭力,營員之間的爭鬥,學宮的長老一般不會插手。况且,他們還有司徒長老撐腰,在西院就更加橫行無忌。”

    柳乘風低聲的道:“司徒長老在西院的地位,僅次於院主和兩位副院主。現在,西院的大小事務,幾乎都是司徒長老在管理。”

    張若塵算是明白過來,只要四方郡國的營員不在明面上將別的營員殺死,就不算違反院規,不會受到責罰。

    至於那兩位失踪的營員,誰能證明他們已經死了?誰能證明是四方郡國的營員對他們下了暗手?

    張若塵道:“他們這是在報復。”

    張若塵和紫茜在第一輪學宮考試的時候,殺死了近百位四方郡國的年輕武者,四方郡國現在就對雲武郡國的營員發動了報復,甚至,想要將雲武郡國的營員全部攆出西院。

    一比特新生有些愁眉苦臉的道:“這一個月來我是受夠了!九王子殿下,你明天一定不能敗,你若是敗給了風知林,那我們雲武郡國的營員就徹底敗了,肯定會被四方郡國的營員打壓得更狠。”

    另一比特新生點了點頭,歎道:“若是連九王子殿下都敗了,我是不敢繼續待在西院,只能回雲武郡國。”

    另外兩個新生也點了點頭。

    張若塵道:“大家放心,既然四方郡國的營員要發起爭鬥,那我就陪他們鬥一鬥。對了!柳乘風,你們來找我到底是因為什麼事?”

    柳乘風一拍額頭,道:“差一點將正事給忘了!我收到消息,四方郡國的聶玄、王朗、謝昭武,帶著一群營員要去找四王子張少初的麻煩。”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道:“又是聶玄,難道上一次的教訓還不够?”

    柳乘風道:“他們之所以選擇今天晚上對四王子下手,主要是為了影響你的心境。只要你的心亂了,明天在生死臺上的戰鬥就必定會敗。”

    在生死臺上的戰鬥,一旦敗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張若塵道:“立即帶我去四哥的住處,我倒要看看,今天誰敢動手。”

    柳乘風對張若塵很有信心,帶著張若塵與另外三個新生,向著張少初的宿舍的方向快速趕去。

    張若塵是新生第一,所以,可以居住在龍武殿,享受最好的待遇。

    新生前十和西院排名前一百的營員也可以擁有單獨的宿舍,雖然不如龍武殿那麼豪華,至少也十分舒適,適合修煉。

    至於別的營員,就只能居住普通宿舍,四個人居住一間房屋。

    張少初只是普通營員,居住的就是這樣的宿舍。他的三個室友被聶玄打得鼻青臉腫,扔飛了出去,趴在地上不停吐血。

    聶玄一隻手抓住張少初的衣襟,將張少初從地上提了起來,臉上帶著陰冷的笑意:“張少猪,你的兩條手臂已經痊癒了?可是我的手,卻永遠的廢了。你說怎麼辦?”

    聶玄的手掌被張若塵割斷,於是就手腕的位置安裝了一柄真武寶器級別的短劍,將劍體鑲嵌在手腕裡面,與手臂中的經脈連接在一起。

    “不是張少猪,是張少初。”張少初緊咬著牙齒,低聲的道。

    他對聶玄還是有些懼怕,說話十分沒有底氣。

    聶玄的手臂一抬,一柄鋒利的劍放在了張少初的右邊耳朵上面,只需要輕輕的向下一劃,就能將他的右耳斬下。

    聶玄獰笑道:“嘿嘿!只要你說張若塵是膽小鬼,是縮頭烏龜,我就放你這一次。怎麼樣?”

    站在一旁的王朗、謝昭武,還有別的那些四方郡國的武者全部都露出戲謔的笑容。

    張少初十分憤怒,雖然害怕,卻依舊鼓起勇氣,道:“你在做夢,信不信九弟會將你的另一手也斬掉?”

    聶玄的臉色一沉,道:“不知好歹!”

    聶玄的手臂猛然向下一揮,就要將張少初的右朵斬下。就連張少初都被嚇得全身冒汗,閉上了眼睛,嘴裡發出了一聲慘叫。

    可是,無論聶玄如何用力,鑲嵌在手臂中的劍就是無法落下去。

    劍鋒被兩根手指死死的夾住,停在了半空。

    那兩根手指的主人,自然就是張若塵。

    “啪!”

    張若塵的手指變成玉白色,兩股真氣湧到指尖,產生出一股絞勁,將那一柄劍給震斷。

    一股强大的力量,從劍體傳到聶玄的手臂,震得聶玄渾身一痛,向後倒退,差一點撞在牆壁上。

    聶玄將手臂抬起,看著斷掉的劍,臉上露出驚色,道:“竟然用兩根手指夾斷了三階真武寶器級別的劍!”

    “哐當!”

    張若塵將半截劍尖扔在地上,冷冷的盯了聶玄一眼,道:“聶玄,欺負我四哥算什麼本事,我來陪你練兩招怎麼樣?”

    ……

    老魚又要求推薦票了!先給你大家做一個承諾,一周之內,若是推薦票累計達到5000票,加更一章。一周以內,推薦票累計達到10000票,加更三章。

    上一周推薦票是四千多,差一點破五千。其實投推薦票很簡單,動一動手指就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