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端木星靈穿著一條淡青的長裙,裙擺長長的拖在脚下,肩上和背上裹著白色的蠻禽羽毛,流光溢彩,纖細的蠻腰上系著一根雪蠶絲帶,顯得富麗而華貴。

    她留著烏黑的長髮,晶瑩剔透的肌膚,長長的睫毛,紅潤的嘴唇,纖長的脖子,豐腴的胸臀。長著一張十三四歲的臉蛋,但是,嬌軀卻別二十歲的女子更加凹凸有致,豐滿婀娜,簡直就是一個絕色的尤物。

    她似乎才剛剛沐浴過,便來到張若塵的住處。

    張若塵將門打開,便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看著站在門外的端木星靈,也感到頗為驚豔,道:“端木学姐,為何穿得如此華麗?”

    “女人不就喜歡穿得漂亮?白天的時候,我們就只能穿學宮規定的武衣,難道晚上都不能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端木星靈顯得十分俏皮,伸出一隻柔荑搭在張若塵的肩上,故意調戲他,笑道:“学弟,你覺得学姐美嗎?”

    張若塵道:“美!”

    “那你覺得是学姐美,還是那一位紫学妹更美?”端木星靈輕輕的抿著嘴唇,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

    “都美!”張若塵道。

    不得不說,這位端木学姐真的是一個小妖女,有一種能够誘惑男人犯罪的魅力。

    張若塵不想再繼續討論剛才的話題,於是將端木星靈搭在他肩上的玉手給撚起,取出一隻玉質通透的空間鐲子,放到她的手中,笑道:“端木学姐,送給你的空間玉鐲。你將真氣注入空間玉鐲,就能將玉鐲的內空間打開。”

    雖然端木星靈早就有心理准備,可是當捏著空間玉鐲的時候,依舊覺得有些不真實。

    真的是空間寶物?

    端木星靈接過空間玉鐲,注入真氣,果然感受到玉鐲中廣闊的空間。

    這一隻空間玉鐲,雖然並不像傳說中的那些空間寶物,可以收納天地,可以自成一方小世界。但是用來存放隨身寶物,卻是遠遠足够,對於武者來說,依舊是無價之寶。

    端木星靈將空間玉鐲直接戴在手腕上,不停的撫摸,美眸帶著漣漣的光彩,顯然是十分的喜歡,聲音嬌滴滴的道:“学弟,這可是一件空間寶物,雖然品階很低,但是只要拿出去賣,肯定會遭到瘋搶,至少也能賣五十萬枚銀幣。若是被兩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同時盯上,相互抬價,就算賣出五百萬枚銀幣也是有可能的事。你真捨得送給学姐?”

    張若塵的身體站得筆直,氣質尊貴優雅,盡顯王子風範,笑道:“只是一件儲物手鐲而已,對我來說,並不值錢。”

    他身上的氣質,不僅僅只是這一世的王子的氣質,更是上一世明帝之子的氣質。那是一種猶如春風拂面的優雅氣質,尊貴而又淡然,自信而又低調。一般的郡國的王子,根本學不來。

    端木星靈盯著張若塵,搖了搖頭,道:“這樣吧!学姐也不白收你的空間玉鐲,這一滴半聖真液就送給你了!”

    端木星靈取出一隻精緻小玉瓶,遞給了張若塵。玉瓶上,還帶著她身上淡淡的體香。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並不拒絕,將半聖真液收了起來。

    半聖真液,對於他現在來說,可是相當重要的寶物。

    “一滴半聖真液的價值還是遠遠比不上這一隻空間玉鐲的價值。”端木星靈的兩條眉毛微微的皺了皺,道:“這一次就算是学姐欠你的一個人情,今後你在西院若是遇到麻煩,儘管告訴学姐。誰敢與你為敵,我第一個饒不了他。”

    張若塵知道,直到此刻,端木星靈真正將他當成了朋友。

    以前,頂多只能算是關係稍微好一點的同學。

    端木星靈像是又想到了什麼事,道:“還有一件事,後天早上,神力殿的會短暫的開啟一個時辰,你可千萬不要錯過了時間。”

    “多謝学姐提醒。”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的笑容美豔無比,越看張若塵越覺得順眼,同樣都是王子,別的那些王子怎麼就和他差那麼多?

    “神力殿,一個月才會開啟一次,一次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別的營員,根本沒有機會進入神力殿修煉,只有每一届的新生第一,才有資格進入。”端木星靈在離開之前,又提醒了張若塵一句。

    端木星靈離開之後,張若塵喃喃自語的道:“神力殿,應該就是武市學宮培養頂尖天才的地方。”

    頂尖天才享受的資源,比一般的營員,要多得多。

    只要能够培養出頂尖的人才,再如何珍貴的修煉資源,武市錢莊都可以拿出來共亯。

    比如:半聖真液,在別的大勢力,那是相當珍貴的東西。可是在武市學宮,哪怕只是最低等的外宮弟子,一年也能得到一滴。

    財大氣粗,就是不一樣。

    張若塵看著手中的那一滴半聖真液,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將小玉瓶打開,一股淡淡的清香從玉瓶中散發出來,彌漫在整個房間。

    為了防止半聖真液的藥力流失,張若塵立即釋放出空間領域,將那些逸散出去的藥氣控制在三米內的空間之中。

    達到玄極境後期,空間領域變得更強,可以覆蓋到方圓五十米的空間。

    張若塵輕輕的一吸,逸散出去的半聖真液全部被吸進體內。

    “啪啪!”

    張若塵的體內的骨頭和肌肉都在響動,發出細微的爆裂聲。

    三十六條經脈中的真氣,急速流動,瘋狂的運轉起來,將半聖真液的藥力搬運到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半聖真液的藥力在體內運行了一個大周天,張若塵感覺自己全身經脈都變得更加柔韌。

    “僅僅只是吸了一縷藥氣,就得到如此大的好處,若是將整滴半聖真液服下,武體又會强大到何等程度?”

    張若塵迫不及待的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將那一滴半聖真液服下。

    剛剛將半聖真液吞下,一股極寒之氣就從腹中傳出,凍得張若塵全身顫抖,皮膚表面結上一層冰霜。

    那一層冰霜不斷變厚,半個時辰之後,張若塵完全被凍進一塊二米高冰晶之中。

    張若塵盤坐在冰晶的中央,雙目緊閉,雙手放在膝蓋的位置,體內的三十六條經脈同時運轉起來,不斷吸收半聖真液的藥力。

    一天後。

    那一滴半聖真液被張若塵全部吸收進玉淨真氣,隨著玉淨真氣流動,半聖真液的藥力也開始向著全身湧去。

    體內的那一股寒氣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燥熱,腹中如同有一團火焰,整個身體都像是是要燃燒起來。

    張若塵身體表面的冰晶開始融化,化為氷水,最後被熱氣蒸幹。

    又是兩天過去。

    張若塵體內恢復正常,皮膚卻散發出淡淡的白光。全身都被真氣包裹,一縷縷真氣從毛孔中不斷鑽進鑽出,猶如一條條靈蛇。

    當第四天的時候,張若塵終於將那一滴半聖真液完全煉化,體內的經脈變得更加廣闊,就連氣湖的容量都增大了十分之一左右。

    同境界的武者,氣湖的容量幾乎都是一樣大小。

    服用了半聖真液,卻讓氣湖增大。

    也就是說,在同境界,張若塵的真氣會比別的武者更加深厚,體內能够容納更多的真氣。

    像端木星靈和黃煙塵,每年都能得到接近十滴半聖真液,用來提升自己的體質。她們的氣湖中能够儲存的真氣數量,肯定遠超別的玄極境大圓滿武者。

    張若塵僅僅只是煉化了一滴半聖真液,就得到巨大的好處。

    骨骼、肌肉、五臟,全部都被淬煉了一遍,張若塵能够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變得更加强大。

    修為也有顯著的提升,距離玄極境後期的圓滿境已經不遠。

    “半聖真液果然是好寶物,若是能够得到更多的半聖真液就好了!”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四肢八骸都舒暢不已。

    張若塵之所以能够在短短四天之內,將一滴半聖真液完全煉化,那是因為,他擁有三十六條經脈,煉化的速度,比別的武者快得多。

    若是換做另外一位玄極境後期的武者,至少也要花費二十天的時間,才能將一滴半聖真液完全煉化。

    張若塵算了算時間,差不多已經到神力殿開啟的時間,於是立即走出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向著神力殿趕去。

    清晨,天色剛剛亮開。

    神力殿外,聚集著八位年輕營員,其中有六比特都是女子,只有兩位是男子。

    這八人就是西院歷年來的新生第一。

    張若塵是第九個,也是最後一個,來到神力殿外。

    除了張若塵以外,另外八人修為最弱的一個都是玄極境大極比特的修為,那人就是去年的新生第一,雪玲。

    剩下的七人,全部都是玄極境大圓滿的境界。

    今年的新生第一是“張若塵”,去年的新生第一是“雪玲”,兩年前的新生第一是“尉遲天聰”,三年前的新生第一是“端木星靈”,四年前的新生第一是“洛水寒”,五年前的新生第一是“黃煙塵”。

    尉遲天聰也是了不起的少年天才,僅僅拜入武市學宮兩年,就達到玄極境大圓滿,讓很多長老都為之震驚。

    還有另外一位男性營員,他是九年前的新生第一,名叫陀木子,已經在玄極境大圓滿的境界停留了六年。

    今年,他已經二十九歲,若是在三十歲之前,還無法達到地極境,那他就永遠都沒有機會成為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

    玄極境大圓滿到地極境是一個大的分水嶺,很多原本修煉速度很快的天才都可能會被困在這個境界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輩子。

    所以說,並不能說陀木子的天賦低,而是要突破到地極境真的太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