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嶽靜禪長老贊同了霍星王子的提議,他也想要借此機會看看西院的年輕天驕到底有多强?

    很快,一方測神石就被搬上來,放在鐵架上面,立在神力殿的殿門前。

    青華副院主望著下方的十二個年輕營員,道:“這一次精神力測試,大家一定要全力以赴,只有瞭解了你們的精神力强度,嶽靜禪長老才能更好的指點你們在精神力上面的修行。現在,以年齡大小順序,依次檢測精神力。陀木子,你的年齡最大,你先來測試。”

    “好!”

    陀木子對自己的精神力强度十分自信,要知道,他在九年前就以新生第一的成績,成為西院的外宮弟子,每年都有十二次機會,進入神力殿修煉精神力。

    九年時間,已經讓他的精神力達到一個相當高的程度。

    陀木子的身體健碩,全身長滿古銅色的肌肉,走到測神石的面前,將手掌按在測神石的表面。

    “嘩!”

    測神石的表面,浮現出一圈圈光紋。

    一層光紋,兩層光紋,三層光紋……,最後,光紋達到二十四層才停下。

    陀木子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看著自己的成績,心中十分滿意,發出暢快的笑聲。

    “不愧是大師兄,精神力好强!”

    “據說大師兄還兼修煉器和禦獸,既是一比特二品煉器師,也是一比特二品馭獸師,精神力强大,就是不一樣。”

    嶽靜禪長老也輕輕的點了點頭,道:“能够在三十歲之前,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四階,已經是相當了不起。若是你靜下心來,將所有精力都花費在煉器或者是禦獸上面,將來必定能够成為一比特强大的煉器師或者是禦獸師。”

    嶽靜禪長老這句話看似在誇獎陀木子,同時也是在嚴厲的責備他。

    陀木子的天賦很高,絕對是有目共睹,若是他專心修煉武道,肯定早就達到地極境。

    若是他專修煉器,肯定已經達到三品煉器師的級別。若是他專修禦獸,也肯定已經達到三品馭獸師的級別。

    可是陀木子偏偏在三方面的天賦都很高,每一樣都想去修煉,所以才導致三方面都高不成低不就。

    陀木子自然明白嶽靜禪長老的指責,於是虛心求教的道:“請問長老,學生今後應該走哪一條路?”

    嶽靜禪長老道:“路在你的脚下,如何選擇,取決於你自己。老夫只能給你一些建議,若是你今後打算繼續修煉武道,那就必須捨棄煉器和禦獸,只能將它們當成興趣好愛,卻絕對不能花費太多的精力。若是如此,以你的天賦,明年年初,內宮開設的中級遺跡探索考試,應該就有機會突破到地極境,成為內宮弟子。”

    聽到“中級遺跡探索考試”,陀木子的眼睛一亮。

    不僅僅只是陀木子,黃烟塵、端木星靈,還有另外幾個在武市學宮待了數年的老生,全部都興奮起來。

    終於等到中級遺跡探索考試的消息。

    嶽靜禪長老又道:“若是你想要走煉器或者是禦獸的道路,以你二十四階的精神力,完全有資格進入內宮修煉,我可以給你介紹一比特煉器師長老做老師,或者是禦獸師長老做老師。陀木子,你打算如何選擇?”

    陀木子緊捏著拳頭,像是已經做出了决定,笑道:“回禀長老,我一直都想成為一比特武道强者,若是想要突破地極境,四年前,我就有機會突破到地極境。”

    “四年來,我之所以研究禦獸和煉器,那是因為我在等明年的中級遺跡探索考試。既然明年年初學宮就會開放中級遺跡,我當然要選擇武道之路,以最鼎盛的狀態,進入中級遺跡。”

    嶽靜禪長老略微有些詫異,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道:“你遲遲不肯突破地極境,就是想要等明年的中級遺跡探索考試?”

    “沒錯。”陀木子道。

    突破地極境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所以,武市學宮便每隔兩年舉行一次初級遺跡探索考試。

    所謂的初級遺跡探索考試,其實就是升學考試。只有達到玄極境大圓滿的營員,才有資格參加。

    在初級遺跡之中,營員不僅能够得到大量珍貴的修煉資源,還能得到殘酷的歷練,很多被卡在玄極境大圓滿的營員都能通過這一次歷練,突破桎梏,達到地極境,成為內宮學宮。

    初級遺跡探索考試是每兩年舉行一次,只有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可以參加。

    中級遺跡探索考試卻是每十年舉行一次,只有四大院排名前十的營員才能參加,機會更加珍貴,得到的好處更多。所以,四大院的頂尖天才幾乎都在刻意壓制自己的修為,就是在等中級遺跡探索考試。

    張若塵向著黃煙塵和端木星靈看了一眼,心頭暗想道,“難怪西院十年來的新生第一,只有一個突破地極境去了內院深造,原來其他人都是在等中級遺跡探索考試。”

    張若塵也在考慮自己要不要去爭取一個名額,畢竟錯過了這一次機會,就要再等十年。

    陀木子退了下去,第二個去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七年前的新生第一,名叫鞠海瀾,今年二十六歲。

    “鞠海瀾,精神力十八階。”

    鞠海瀾對自己的精神力還是頗為滿意,雖然不如陀木子,可是已經比很多地極境武者的精神力都强大。

    第三個去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六年前的新生第一,名叫花憐,今年二十四歲。

    “花憐,精神力十六階。”

    第四個去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兩年前的新生第一,尉遲天聰,今年二十三歲。

    “尉遲天聰,精神力十二階。”

    一般的武者,精神力只有十階左右。

    尉遲天聰才拜入武市學宮兩年,兩年前才修煉修煉精神力,有現在的成績已經很不錯。

    第五個去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一年前的新生第一,雪玲,今年二十二歲。

    “雪玲,精神力十二階。”

    第六個去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紫茜,今年二十二歲。

    紫茜畢竟不是貴族子弟,從小沒有那麼多的修煉資源,能够在二十二歲達到現在的修為,在貧民武者之中,已經相當了不起。她想要修煉資源,必須去殺人賺錢,自己花錢購買丹藥、武技、秘笈、兵器。

    “紫茜,精神力十六階。”

    當嶽靜禪長老念出紫茜的精神力强度之後,下方的營員全部都露出一絲驚色。一個新生的精神力都能達到十六階,的確是很不可思議的事。

    第七個去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五年前的新生第一,黃煙塵,今年二十一歲。

    “黃煙塵,精神力二十一階。”

    黃煙塵看著自己的成績,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沒想到最近自己的精神力又提升了一階。

    別小看一階,精神力達到十五階之後,每提升一階都相當艱難。

    第八個去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霍星王子,今年二十一歲。

    “霍星,精神力十七階。”

    嶽靜禪長老十分滿意的看了霍星王子一眼,心中暗歎,今年西院的新生真是厲害,精神力竟然都如此强大。

    霍星王子卻不是很滿意,本來他是打算通過精神力測試一鳴驚人,可是前面黃煙塵表現得太耀眼,將他完全比了下去。

    同樣都是二十一歲的年紀,黃煙塵的精神力卻達到二十一階,比他高出了四階。

    他還有什麼好得意?

    第九個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姚青桐,今年十九歲。

    “姚青桐,精神力十五階。”

    此刻,最難受的人就是尉遲天聰和雪玲,明明是老生,卻被新生給比了下去。一個新生的精神力比他們强大就罷了,居然同時三個新生的精神力都比他們强。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第十個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三年前的新生第一,端木星靈,今年十八歲。

    “端木星靈,精神力二十階。”嶽靜禪長老笑道。

    第十一個測試精神力的營員是四年前的新生第一,洛水寒,今年十七歲。

    “洛水寒,該你測試精神力了!”嶽靜禪長老笑盈盈的道。

    洛水寒的來頭可不簡單,她乃是西院四百六十年來的第一天才洛虛的後人,四年前,她年僅十三歲,就成為西院的新生第一,震驚了整個武市學宮。

    洛家是十分强盛的大族,洛水寒根本沒必要來到西院修煉,可是,她卻异常驕傲,想要超越自己的先祖洛虛。

    所以,她來到了西院,走自己的先祖洛虛曾經走過的路,也想成為自己先祖那樣强大的人物。

    洛水寒雖然只有十七歲,卻是西院公認的第一人,就連陀木子、黃烟塵、端木星靈也遠遠不是她的對手。

    張若塵也對這一比特天字第一號充滿好奇,目光向著洛水寒望去。

    洛水寒穿著一件普通的白袍,身上不做任何修飾,看上去十分樸素。她若是站在人群中,你根本不會注意到她。可是一旦注意到她,就肯定會被她的美貌和氣質給吸引,心中只能感歎這樣的女子根本不屬於人間,就像是下凡塵的仙子。

    張若塵在她的身上找不到一絲瑕疵,簡直完美得無可挑剔,心中暗歎,果然是一個絕世而獨立的美女,既不像黃煙塵那樣冷若冰霜,也不像端木星靈那樣的古靈精怪,那是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淡然氣質,讓人只可遠觀,不能靠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