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覆蓋方圓六十米的空間,眼中露出寒光,道:“霍星王子,既然你屢次三番想要殺我,那我也不再手下留情。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死到臨頭,還敢說大話。放箭!”霍星王子冷聲道。

    一聲令下。

    “嘭嘭!”

    一連串弓弦聲響起!

    一百比特軍士將第一波驚雷箭給射出去,發出呼嘯的破風聲,密密麻麻的箭矢,就像雨點一樣向著張若塵飛去。

    第一波驚雷箭還沒有到達,第二波驚雷箭就已經射出,緊接著,就是第三波……

    井然有序的攻擊,在這樣的攻擊之下,就算是地極境武者,也有隕落的危險。

    “唰唰!”

    達到玄極境小極比特,張若塵對空間領域的掌控越發嫺熟,伸出雙臂,在虛空畫出一個圓圈。

    他身體周圍的空間,發生一百八十度的扭曲,那些射來的驚雷箭在離他的身體還有數米遠的位置,直接轉了一個彎,全部倒飛回去。

    “噗嗤!”

    “噗嗤!”

    ……

    驚雷箭落入虎烈軍之中,將一個個軍士射得人仰馬翻,慘叫聲一片。

    看著眼前這一幕,霍星王子目瞪口呆,有些口吃的道:“難道……難道他將傳說中的武技‘鬥轉神移’修煉成功了?怎麼可能?不要再用箭射他,直接攻過去,誰能殺死張若塵,賞賜半座城。”

    “殺!”

    身穿鐵甲,騎著蠻獸的軍士,立即殺上去,就像是要將張若塵亂刀分屍。

    小黑的猫爪子按在地上,真氣從爪子裡面湧出,將一道銘紋啟動,轟然一聲,一道火光從地底沖起來,化為一隻十多米長火焰大鳥。

    那一隻火焰大鳥,猶如朱雀一般,沖進軍士之中,瞬間就將十多個軍士的身體點燃,燒成飛灰。

    地上只剩十多具空空如也的鐵甲,殘留著炙熱的溫度,將泥土燒得“哧哧”的響。

    “嘩!”

    別的方向也沖出一隻只巨大的火焰朱雀,飛進大軍之中,將一個個軍士給點燃,甚至將整個叢林都給引燃。

    陣法完全開啟,前前後後地底沖出一百只火焰朱雀,沖向四面八方,給霍星王子帶來的虎烈軍造成巨大的傷亡。

    整個山嶺,完全變成了一片熊熊燃燒的火海。

    “王子殿下,對方佈置了極其厲害的火焰殺陣,我們中計了!”

    “至少三品陣法師,才能佈置出如此可怕的陣法。”

    ……

    霍星王子的臉色鐵青,本以為帶領兩千虎烈軍來對付張若塵,已經是萬無一失,可是卻沒有想到張若塵竟然是一個陣法大師,給虎烈軍造成巨大的創傷。

    短短一刻鐘,至少有五百比特軍士死亡,還有大量軍士重傷。

    霍星王子做夢也想不到佈置陣法的是一隻貓,而並不是張若塵。

    “殺!將他們殺得片甲不留!哈哈,與本皇作對,死路一條。”小黑坐在雙頭血獅的背上,橫衝直撞,將一大片軍士給碾壓在地,踩碎成血泥。

    張若塵飛躍了起來,落到雙頭血獅的背上,道:“走,將他們引去魔風穀。”

    “怎麼了?本皇今天殺氣正濃,怎麼能退?”小黑道。

    張若塵的臉色肅然,道:“我感覺到了一比特地極境强者的氣息,正向這個方向趕來。我們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張若塵也想除掉霍星王子這個後患,可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卻絕對不可能是地極境强者的對手。

    聽到“地極境”三個字,小黑也嚇了一跳,道:“小雙,快逃。”

    雙頭血獅背著張若塵和小黑,將十多個軍士給撞飛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魔風嶺的方向飛奔而去。

    張若塵和小黑剛剛離開不久,地面就猛烈震動起來,猶如地動山搖一般。

    “轟隆!”

    一隻八米多高的獨角金豹,從山嶺下方沖了上來,將一根根樹木給撞斷,造成巨大的破壞力。

    三階蠻獸,獨角金豹,戰力堪比地極境的武者。

    獨角金豹的背上,坐著一個看上去四十來歲的高大男子,身高兩米三,穿著五百斤重的黑色厚鎧甲,手臂猶如水桶一樣粗細,手持一杆兩丈四尺長的戰戟,猶如戰神降世。

    他看了一眼山嶺上的慘像,冷聲一吼,道:“你們是虎烈軍的精銳第三營和第四營,當初攻打雲武郡國的順景城,也沒有死傷如此慘重,虎烈軍的臉都被你們丟光了!”

    霍星王子從軍士中走了出來,道:“紅耶將軍,不能怪將士們,只能怪我,我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是一個陣法高手,被他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陣法高手?他才多少歲,怎麼能夠成為陣法大師?”紅耶將軍見到霍星王子臉色變得柔和了一些。

    紅耶將軍十分清楚一個陣法高手在戰場上的作用,有時候甚至能够改變一場戰爭的勝負。

    霍星王子的臉色陰沉,道:“紅耶將軍有所不知,張若塵年紀雖然不大,精神力卻高得嚇人,已經達到二十九階。以他的精神力,完全能够成為三品陣法師。他的存在,對於四方郡國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紅耶將軍也心頭大驚,才十多歲就擁有二十九階的精神力,也太不可思議。他的眼神一沉,道:“那小子死了沒有?”

    霍星王子的臉色一黯,道:“被他逃走了!”

    紅耶將軍看著地面上的痕迹,盯向張若塵和小黑離開的方向,道:“他逃不掉。”

    “轟隆隆!”

    紅耶將軍騎著獨角金豹沖了出去,追向魔風嶺的方向。殺死張若塵,絕對是大功一件,他怎能放過這個機會?

    霍星王子將那些沒有受傷的軍士綜合起來,大概一千人,也向著魔風嶺的方向追去。

    雙頭血獅的速度的確很快,可是又怎麼比得過三階蠻獸獨角金豹?很快,紅耶將軍就追上張若塵和小黑。

    “糟了!追上來了!”小黑焦急的道。

    張若塵向著前方望去,已經來到魔風穀的山下,只需片刻,就能沖進山谷。

    可是追在後面的那一位地極境的將軍,會給他們片刻的時間嗎?

    “拼了!”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中將一張戰弓取出,將三支紫色的驚雷箭同時搭在弓弦上面,射了出去。

    “嘭!”

    三支驚雷箭,分別射向紅耶將軍的頭顱、心臟、坐騎,十分精准。

    紅耶將軍的嘴角微微一勾,躲都沒有躲一下,射向他的頭顱和心臟的兩隻驚雷箭撞擊在厚厚的鎧甲上面,發出兩聲金屬碰撞的巨聲,隨後就被彈飛出去。

    那一支射向獨角金豹的驚雷箭,被獨角金豹張嘴咬住,直接吞入腹中。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的臉色略微一變,剛才那三箭,他已經使用了全力,一般的玄極境大圓滿武者根本擋不住。可是在地極境武者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小子,箭法不錯,只可惜力量還不够。”紅耶將軍大笑了一聲。

    眼看雙頭血獅就要沖進魔風穀,可是紅耶將軍卻已經追到六十米開外,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

    就在雙方距離只剩二十米的時候,紅耶將軍從獨角金豹的背上騰飛了起來,手持兩丈四尺長的戰戟,攜帶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刺向張若塵的後背。

    “小子,結束了!”

    紅耶將軍這一戟還沒有落在張若塵的身上,張若塵就已經感覺到全身刺痛,一股銳利的勁氣,將他身上的衣袍撕得粉碎。

    張若塵依舊保持鎮定,伸出雙手,向前一推。

    刺下戰戟的紅耶將軍,看到張若塵的這個動作,露出不屑的一笑。僅憑雙手就像擋住戰戟,他也太天真了!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紅耶將軍臉色一變。

    原本刺向張若塵的戰戟,緩緩的改變方向,從張若塵的左側飛出去。

    躲過一戟,為張若塵爭取到了時間。

    雙頭血獅背著張若塵和小黑,沖進了魔風穀。

    “怎麼會這樣?他修煉的是什麼武技?”

    紅耶將軍緊咬著牙齒,盯著張若塵的背影,感覺到不可思議。

    “他必須得死!”

    僅僅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紅耶將軍的眼神就重新變得十分堅定,飛躍到獨角金豹的背上,追進魔風穀。

    “小子,你逃進山谷,就是自尋死路……”紅耶將軍站在獨角金豹的背上,看著停了下來的張若塵。

    突然,他眼神一沉,盯著站在不遠處的兩個年輕美貌的女子,道:“你們又是何人?”

    端木星靈的俏臉上露出一絲嫵媚的笑容,胸前的雙峰輕輕的顫動,露出兩排如雪的皓齒,道:“你居然問我們是何人?我還想問你是何人,居然敢追殺武市學宮的營員,膽子不小啊!”

    端木星靈的確很美,而且妖嬈動人,就連紅耶將軍也看得微微一呆,根本沒有想到能够在荒山野嶺之中遇到一個如此絕色的美人。

    聽她的語氣,她似乎也是武市學宮的營員。

    就算是武市學宮的營員又如何,在天魔嶺中,將算將她睡了,武市學宮又怎麼會知道?大不了完事之後,將她賣到黑市。

    一旦被賣進黑市,變成黑市中的妓/女或者奴隸,就算你有再了不起的身份,也休想再逃出來。

    “若是能够與她睡一覺,就算是折壽十年,那也是一件美事。”

    紅耶將軍的目光又盯向黃煙塵,眼中再次露出驚豔的神色,心中狂喜,上天待我不薄,沒想到追殺一個張若塵,卻遇到兩個仙女般的美人。

    先自己享用,然後再賣到黑市,肯定能够大賺一筆。

    紅耶將軍能够看出,黃煙塵和端木星靈都是玄極境的修為,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是他卻並不知道黃煙塵和端木星靈都是玄榜武者,若是他知道的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樂觀了。

    看到紅耶將軍那淫/邪的表情,黃煙塵就异常的厭惡,道:“男人都是一個樣,就算修為再高,依舊改不了本性。”

    站在不遠處的張若塵,聽到黃煙塵的話,微微皺了皺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