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司空術的身上,張若塵感受到不小的壓力,心頭苦笑,本來只是想要低調一些,挑一比特較弱的挑戰。

    卻沒有想到,挑中了一比特比鞠海瀾還强大的頂尖高手。

    當然,既然登上挑戰臺,無論對手有多强,也一定要全力以赴。

    “学弟,先接師兄一棍。”

    司空術大吼一聲,聲音就像是洪鐘大呂,振聾發聵,化為一片急風向張若塵湧過去。他的雙腳蹬地,速度快如巨猿,刹那之間就沖到張若塵的面前。

    雙手舉棍,一棍揮了下去。

    一股寒氣撲面而來,張若塵抬頭看去,只見一個巨大棍影壓下來,簡直就像是一座冰峰倒壓下來了一般。

    要知道,那一根鐵棍可是足有一千六百零八斤,若是被擊中,就算是萬斤巨石都能砸碎成石粉。

    張若塵並不與他硬碰,雙腿微微彎曲,身體一矮,施展出禦風飛龍影,猶如禦風而行,飛掠到司空術的身後。

    採取主動攻勢,揮劍一斬。

    “哈哈!”

    司空術一棍擊空,朗聲大笑,立即扭動虎腰,反手揮棍,向著身後劈過去。

    他不僅高大威猛,力量驚人,同時反應速度也相當快,根本不給張若塵任何機會。

    若是紫茜敢挑戰司空術,根本沒有一絲取勝的機會,很可能會被司空書一招就打成重傷。

    面對上撲面而來的鎢星寒鐵棍,張若塵根本沒有退避的空間,只能硬拼。他雙手握劍,調動全身所有真氣,一劍迎擊上去。

    “嘭!”

    鎢星寒鐵棍的力量大得出奇,剛剛碰撞,張若塵就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從戰劍上傳來,將他震得飛了出去。

    幸好他修煉了禦風飛龍影,在即將要摔落下挑戰臺的時候,臨空一蹬,身體穩穩的下落,站在了挑戰臺的邊緣。

    “好大的力量。”張若塵感覺到五指發疼,雙臂像是要斷掉了一樣。

    將玉淨真氣在全身運轉一個周天,雙臂的疼痛才緩和了一些。

    看到張若塵居然硬接住他的一棍,司空術的眼中露出興奮的神情,笑道:“学弟真是好本事,讓師兄我佩服。若是再讓学弟修煉一年半載,師兄我肯定會敗得很慘。只不過以学弟你現在的修為,卻絕對不是師兄我的對手。”

    張若塵領教到司空術的强大力量之後,便不再和司空術硬拼,緩緩的將時空領域釋放出來,覆蓋整個挑戰臺。

    “破天十八棍!”

    司空術想要一鼓作氣,將張若塵擊敗,於是施展出一種靈級下品的攻擊棍法。

    雙手提棍,以橫掃千軍之勢,向著張若塵橫劈過去。

    司空術在棍法上面的造詣,達到隨心中階,提著一千六百零八斤的鐵棍,卻如同提著一根木棍,舉重若輕,大開大合,舞得星雲流水。

    十八招棍法,一波接著一波,變得越來越强,將張若塵四面八方的空間完全封死。

    强大的勁風,發出“啪啪”的爆裂聲。

    台下的營員,全部都為張若塵捏了一把汗,若是被一千六百零八斤的鐵棍砸一下,估計骨頭都要變成粉。

    “張若塵已經沒有退路,十招之內,肯定會敗。”尉遲天聰冷笑道。

    “就算敗了,也相當厲害。別的排名前十的營員,比如雪晴川、蔡晨,估計根本接不住司空術這麼多招。張若塵擁有進入西院前十的實力。”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張若塵必敗無疑的時候,突然,周圍的營員驚呼起來。

    眾人向挑戰臺上望去,只見張若塵竟然一下子躍起三丈高,逃出司空術的戰圈。

    “学弟,你逃不掉。”

    司空術大笑一聲,身體猛然向上一躍,居然躍起七丈高,頓時騰飛到張若塵的頭頂,雙手舉棍,劈了下去。

    所有武者都知道,飛在半空,無處借力,一旦遭到攻擊,躲都躲不掉。

    “唰!”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身體在離地三丈的位置微微停頓了一下,竟然奇迹一般跨出第二步,又向上飛踹了三丈高,到達離地六丈高的地方。

    還沒有完,他的身體再次向上騰躍,達到離地九丈高的位置。

    三次騰躍,就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讓台下的那些營員驚呼不已。

    “這是……這是什麼武技?”

    “在沒有借住任何力量的情况下,竟然可以在空中連續兩次騰躍。”

    一比特長老道:“並不是沒有借住任何力量,他借住的是風力。他應該還沒有將這一種武技修煉到大成,要不然,他絕對可以借住風力,騰躍到雲端。”

    那一位長老說得沒錯,張若塵現在只是將禦風飛龍影修煉到小成,最多只能在半空向上騰躍兩次。

    若是將禦風飛龍影修煉到大成,就能在半空騰躍九次,的確有機會跳躍到雲端。

    此刻,張若塵站在離地九丈高的地方,比司空術還要高出兩丈。

    他雙手握劍,臉上露出古怪的笑意:“師兄,你也接我一劍。”

    “天心弄潮。”

    半空,響起潮水湧動的聲音,劍氣就像一層層水浪,向著下方湧去。

    張若塵使用“天心弄潮”,而不使用別的劍招,其實是想要借勢。

    借什麼勢?

    司空術現在懸在離地七丈高的地方,本來就要急速往下墜落。以他的修為,就算從七丈高的半空落下,也不會受傷。

    可是張若塵施展出“天心弄潮”,將劍氣從上空一**向下斬去,就是要打得司空術加速向下墜落。

    片刻之後。

    “轟!”

    司空術雙腳落地,將地面踩得轟然一聲,强大的衝擊力,讓他雙腿微微彎曲,差一點穩不住身體坐在地上。

    “啪啪!”

    司空術全身的骨頭都在響動,幸好他反應得快,在落地之前,就抽回鎢星寒鐵棍中的真氣,使鎢星寒鐵棍變得只剩一百零八斤重。

    若是要不然,他肯定承受不住,剛才那一股猛烈下墜的力量。

    “天心滿月!”

    張若塵抓住機會,還沒有落到地上,就一劍斬出去,斬向司空術的頸部。

    匆忙之間,司空術向後退了一步,揮動鎢星寒鐵棍擋了過去。

    沒有啟動銘紋的鎢星寒鐵棍,怎麼可能擋得住張若塵?

    “嘭!”

    鎢星寒鐵棍從司空術的手中飛出去,掉落下挑戰臺。

    張若塵佔據上風,便步步緊逼,不再給司空術留任何反擊的機會。

    司空術被逼得不斷後退,衣袍上出現十多道劍口,最終,他被逼到挑戰臺的邊緣。

    “血氣凝神!”

    司空術的體內散發出濃厚的血氣,脚下凝聚出一座直徑五米的血陣,背後呈現出一隻巨大蠻獅的虛影和一根棍形血兵的影子。

    只有達到玄極境大圓滿,才能將血獸、血兵、血陣全部結合起來,形成一幅血氣異象,被稱為“血氣凝神”。

    激發出血脈力量,司空術的戰力攀升一大截,手臂一揮,一拳打了出去。

    隨著司徒術的拳頭,巨大的蠻獅虛影和棍形血兵,同時向著張若塵飛過去。

    “血氣凝獸!”

    張若塵也激發出血脈的力量,背後凝聚出龍影和象形。

    一劍刺出去,龍影和象形跟著湧過去,撞擊向司空術。

    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龍影和象影竟然撕碎了司空術的血氣異象,以一種碾壓的威勢,將司空術撞飛出去,墜落下挑戰臺。

    “玄極境小極比特的血氣凝獸,竟然破掉了玄極境大圓滿的血氣凝神。張若塵的血脈之力,怎麼會如此强大?”

    遠處,三比特副院主和西院院主都震驚不已。

    西院院主失聲叫道:“龍象血脈,他居然激發出了龍象血脈。”

    “的確是龍象血脈,司空術敗在他的手中,一點都不冤。”南院的院主道。

    北院副院主笑道:“恭喜院主,西院又多一比特玄榜武者級別的高手。此子,有衝擊《玄榜》前十的潜力。”

    別的那些營員,根本不明白龍象血脈的意義。可是他們看得很清楚,張若塵凝聚出了血龍和血象,僅僅只是那一股武道氣勢,就能壓迫到同境界武者喘不過氣。

    看守挑戰臺的長老,也微微驚訝了一下,隨後高聲宣佈道:“張若塵挑戰勝利,名列西院第七。”

    雖然只是第七,但是,大家都知道,張若塵的真實實力,恐怕能够進入西院前五。

    張若塵走向挑戰臺,又有別的營員登上挑戰臺

    排名在西院第七名後面的營員,也有人主動挑戰張若塵,但是,卻都被張若塵擊敗。漸漸地,張若塵的實力得到認可,敢挑戰他的營員,越來越少。

    天色漸晚,夜幕降臨。

    西院武場中,亮起了十二團火球,將夜空照亮。

    十座挑戰臺上,依舊在進行殘酷的戰鬥,即有人挑戰勝利,也有人挑戰失敗。

    張若塵連續擊敗八位挑戰者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挑戰他。

    “張若塵!”

    端木星靈站在西院武場的邊緣,神神秘秘的對著張若塵招手。

    張若塵走了過去,道:“端木学姐,你有什麼事?”

    “噓!小聲一點,別被人發現。”

    端木星靈將手指放在嘴唇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跟我來,不要出聲。”

    端木星靈顯得很小心謹慎,就像做賊一樣,左顧右盼,見到沒有被人發現,才帶著張若塵向著夜色中走去。

    ……

    求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