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少初又道:“不久之前的季度考核,九弟更是力壓群雄,成為西院的第五高手。”

    “而且,九弟還是武市學宮歷史上的第一精神力天才,那些長老都說,九弟若是專心修煉精神力,將來有五成的機會成為精神力聖者。”

    張少初說的話,其中一些雲武郡王早就知道,但是,還有一些雲武郡王卻是第一次聽說。

    雲武郡王的眼睛微微一眯,露出幾分奇异的光彩,道:“根據本王所知,要進入西院前五,需要擁有玄榜武者級別的實力才能做到。九兒,莫非你已經擁有進入《玄榜》的戰力?”

    張若塵道:“沒有去武市鬥場連贏十場,誰都不敢保證自己就一定能够進入《玄榜》。”

    雲武郡王見張若塵不驕不躁,心思沉穩,突然心頭想到了一件事,道:“四方郡國揮師百萬,向雲武郡國宣戰,十天之內,雲武郡國連丟十二城。現在,整個雲武郡國的武者都說是你殺死了霍星王子,才給雲武郡國惹來滅國之禍。你怎麼認為?”

    張若塵道:“若是大王要將我交出去,平息四方郡國的怒火,我絕不反抗。若是大王要我上戰場殺敵,我也絕對遵命。既然是我闖的禍,我自然會對此負責。”

    對於霍星王子的死,張若塵並沒有解釋,因為解釋了也沒有用。

    聽到張若塵叫他“大王”,雲武郡王的臉色變得頗為沉凝,知道張若塵依舊還對他有怨氣。

    “大王”和“父王”只是一字之差,卻差了一條難以跨越的鴻溝。

    雲武郡王道:“就算雲武郡國真的被滅,本王也絕對不會將自己的兒子交給四方郡國處治。你的武道修為,雖然很强,但是卻根本改不了大局,所以本王也不會讓你去戰場殺敵。”

    “但是,你闖下了禍,也就一定要為雲武郡國做一些事。至於什麼事,我明天會告訴你,你現在先回去見你娘親,她很想念你。”

    張若塵和張少初退了下去,大殿之中,只剩雲武郡王和萬城重。

    在萬城重的面前,雲武郡王長歎了一聲:“城重,明天我要帶著九兒去一趟千水郡國尋求援助,我會儘快趕回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雲武郡國就交給你了!”

    萬城重道:“不行,只有大王你才能鎮住雲武郡國,你不能離開。還是我帶著九王子去千水郡國求援。”

    雲武郡王搖了搖頭,道:“千水郡國是上等郡國,比雲武郡國强盛百倍以上。在千水郡王看來,雲武郡國只是彈丸之地。就算是本王親自去求援,也未必能够得到千水郡王的接見。若是你去的話,更是半點機會都沒有。”

    雲武郡王顯得有些悵然,道:“四方郡國來勢洶洶,以雲武郡國的軍力,根本擋不住他們。現在要救雲武郡國,只有求助千水郡國。”

    “最近,本王得知了一個消息。千水郡國的十三郡主,今年十六歲,到了出嫁的年紀,千水郡王想要為她挑選一比特天才俊傑,做為駙馬。”

    “現在,消息已經傳遍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各國都想和千水郡國聯姻,從而得到千水郡國的支持。這是雲武郡國唯一的機會,就算機會渺茫,本王也必須要去爭取。”

    萬城重恍然大悟,道:“所以,大王實際上是要帶九王子去千水郡國相親?”

    雲武郡國點了點頭,道:“以九兒的天資,即便是在千水郡國的年輕一代,也絕對屬於頂尖級別。若是,十三郡主相中了他,到時候,我們和千水郡國就是親家的關係。雲武郡國現在的危機,自然是迎刃而解。”

    “本來最佳的人選是七兒,若是七兒隨本王去千水郡國,機會要更大一些。但是……哎……此事不提也罷。”

    不久之前,雲武郡王曾傳信給七王子,希望他能够代表雲武郡國去千水郡國與十三郡主相親。

    但是,七王子卻回信告訴雲武郡王,禍端是九弟惹出來,自然該讓九弟去承擔後果。同時他也拒絕回王城。

    雲武郡王雖然有八個兒子(八王子已死),但是,卻只有七王子和九王子的天資最高,堪稱人傑。

    面對千水郡國那樣的上等郡國,別的王子根本拿不出手。別說是相親,反而還有可能囙此在千水郡國丟臉。

    思來想去,雲武郡王覺得張若塵是最好的人選,不僅和十三郡主的年齡相當,而且還是絕頂天才,足以配得上千水郡國的十三郡主。

    萬城重有些疑惑的道:“大王為何不提前告訴九王子?”

    雲武郡王微微一笑,道:“以他的性格,若是他知道本王帶他去千水郡國相親,他會答應?無論怎麼說,這件事畢竟是因他而起,他總是要為郡國做一些事。”

    與娘親短暫的相聚了一晚,第二天,張若塵就隨雲武郡王,趕去了千水郡國。

    張若塵並不知道前往千水郡國的真正原因,只知道是去千水郡國求援。

    雲武郡王的坐騎,是一隻四階蠻禽,金羽雕。

    金羽雕,圈養在金雕大殿,每天要吃二十頭蠻獸,身軀足有八十多米長,每一根金色羽毛都有一百多斤重。它的身軀猶如用黃金澆鑄而成,散發出刺目的光輝。

    當年,雲武郡王和萬城重聯手,花費半年時間,才將金羽雕降服。

    金羽雕的最快速度,接近音速。

    但是,為了减小對真氣的消耗,金羽雕只是以每秒兩百米的速度飛行。即便如此,金羽雕的飛行速度也快得驚人,超過絕大多數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

    此次跟隨雲武郡王一起前往千水郡國,一共有二十五人。

    除了張若塵,另外二十四人。其中四比特是地極境的將軍,二十人是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

    那二十比特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全部穿著四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鎧甲,搬運了二十箱寶物。

    箱子裡面,既有靈晶,也有真武寶器,還有別的一些珍貴藥材。

    所有人都坐在金羽雕的背上,飛在數百米高的虛空,向著東邊飛去。

    金羽雕飛行了一天一夜,跨越數萬裏,終於進入千水郡國的境內。

    又飛行了半天,來到千水王城。

    千水王城十分巍峨龐大,城牆比山嶽還要高,一眼望過去,密密麻麻全是古老的建築。

    雲武郡國的王城與千水王城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座偏僻的小城。

    進入千水王城,雲武郡王先是帶著張若塵去了一座莊園。那一座莊園是雲武郡國的產業,有十多比特僕人在這裡看守。

    將帶來的寶物安置下來之後,雲武郡王便帶著張若塵前去拜訪千水郡國的一比特高官,打算走那一位高官的門路。

    那一位高官是千水郡國的一比特尚書,位高權重,在千水郡國擁有十分龐大的勢力。

    雲武郡國每年都將大量銀幣和靈晶送給那一位高官,從而得到那一位高官的庇護。

    張若塵有些不解,問道:“我們為何不將寶物全部送給千水郡王,直接求千水郡王出兵幫忙鎮壓四方郡國?”

    雲武郡王道:“千水郡國的國力是我們雲武郡國的百倍以上,在千水郡王的眼中,我們雲武郡國只是一粒塵埃罷了,根本不受重視。若是沒有門路,我們不可能見到千水郡王。你知道寧尚書是什麼人?”

    張若塵搖了搖頭。

    雲武郡王道:“寧尚書是千水郡國的十大權臣之一,更是五流家族寧家的家主。僅僅只是寧家的實力,就比中等郡國四方郡國還要强大數倍。”

    一個家族卻比一個中等郡國還要强大數倍,寧家的實力,的確强大得可怕。

    “寧家若是想要滅我們雲武郡國,根本不需要親自動手,只需要說一句話就行。雲武郡國周邊的那些下等郡國,肯定會聯手對付雲武郡國,將雲武郡國的疆土給瓜分。”

    張若塵的臉色有些凝重,道:“這就是雲武郡國每年都要送給寧尚書大量靈晶和寶物的原因?”

    雲武郡王笑道:“不止是我們雲武郡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在千水郡國都有靠山。比如:四方郡國的靠山就是千水郡國的右丞相。若是沒有那一位右丞相的默許,四方郡國是不敢輕易攻擊雲武郡國。”

    維持一個郡國的穩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必須要有靠山,才能長治久安。

    沒過多久,雲武郡王和張若塵來到一座巨大的府邸的外面。

    一個穿著青色袍衫的老管家從大門中走出來,臉上帶著笑容,道:“雲武郡王,好久不見。”

    雲武郡王沒有擺出郡王的架子,微微拱手,笑道:“寧管事,別來無恙。”

    說話之間,雲武郡國將一隻精緻的金盒,遞到那一位老管家的手中。

    那一位老管家接過金盒,將盒子打開看了一眼,隨後,將盒子合上,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親切。

    雲武郡王低聲問道:“尚書大人在府上嗎?”

    “尚書大人正在接待火龍郡國的郡王,雲武郡王,你先到側堂等候片刻,尚書大人應該很快就會見你。”老管家道。

    聽到老管家的話,雲武郡王的眼睛微微一縮,暗歎了一聲,“十三郡主選駙馬,看來是將各個郡國都給驚動,所有人都想和千水郡國聯姻,競爭必定相當激烈。這可如何是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