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青赤白躲避戰劍碎片的時候,張若塵卻不退反進,向著青赤白沖了過去。

    “龍形象影!”

    龍象般若掌第四招,雖是靈級下品的武技,爆發出來的威力卻堪比靈級中品的武技。

    張若塵的身體猶如一分為二,從左右兩個方向向青赤白沖過去。左邊的人影,打出龍爪手,右邊的人影打出象掌印。

    不好!

    青赤白看到沖過來的張若塵,臉色一變,不得不運足真氣,倉促出招,五指捏成雙拳,同時打出去。

    “轟!”

    拳掌碰撞在一起。

    張若塵施展的是龍象般若掌,青赤白卻是倉促出手抵擋,自然擋不住張若塵的掌法。

    在强大的掌力的衝擊之下,青赤白嘴裡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倒飛了出去,向著殿宇下方墜落。

    金鳳宛可是有八十多米高,若是青赤白沒有受傷,自然可以施展平步青雲的身法,安然的落到地面。

    可是現在,他不僅受傷,而且根本無法施展身法。

    一旦墜落下去,必定摔成重傷,甚至有可能會被摔死。

    為了擊敗青赤白,張若塵被兩塊劍片擊中,也受了傷。但是,他還是立即跳下殿宇頂部,想要救青赤白。畢竟,張若塵並不討厭青赤白,反而覺得青赤白是一個強勁的對手。

    在最後時刻,張若塵抓住青赤白的衣袖,使青赤白的下墜之力放緩。

    片刻之後,響起“刺啦“一聲。

    衣袖破碎。

    “噗通!”

    青赤白墜落進池水,濺起六米多高的水花。

    張若塵落到水面,脚下踩著一根木枝,看著手中的一截衣袖,隨後又向著水面望去。

    在最後時候,張若塵已經幫他卸去了不少下墜的力量,又有池水的緩衝。他應該不會有事吧?

    不僅僅只是張若塵,別的那些年輕天才也都十分緊張。若是青赤白被摔死,一旦傳出去,那才是真正的笑話。

    當然,眾人也很佩服張若塵,明明已經擊敗青赤白,卻依舊帶傷去救青赤白。這樣的胸襟,十分讓人佩服。

    先前那些還頗為瞧不起張若塵的人,此刻也都轉變了觀念。

    “嘩!”

    突然,青赤白從離張若塵不遠的水中飛了起來,離張若塵只有三米遠,大吼一聲:“我還沒有敗!”

    “咻!”

    青赤白的兩指之間,夾著一片寒氣森森的斷劍,真氣運轉,指尖一彈,斷劍向著張若塵飛了過去。

    那一截斷劍,正是先前,青赤白親手折斷的劍尖。

    當時他將劍尖扔進池中,此刻又從池中將劍尖撿起來,當成了暗器。

    如此近的距離,根本連躲閃都不能。

    張若塵只能儘量避開關鍵。

    “噗嗤!”

    半尺長的劍尖,刺穿張若塵的胸膛,鮮血如注一般從體內湧出。

    青赤白披頭散髮的落到水面,仰頭長笑一聲,“哈哈!我才是年輕一代的第一强者,張若塵,你可還有一戰之力?”

    張若塵眼神複雜的盯了青赤白一眼,目光中露出一絲堅定,緊咬著牙齒,雙手展開,體內的血氣,從傷口中湧出。

    濃郁的血氣,在張若塵的身體周圍,凝聚成九柄血劍,劍尖向下,劍柄向上,圍繞張若塵急速旋轉。

    青赤白看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臉色一變,立即調動真氣,施展出一種防禦類的武技。

    “唰!”

    九柄血劍,合在一起,凝聚成一柄。

    張若塵的手指,向前一指。

    那一柄血劍,猶如一道血芒,沖了出去,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青赤白的真氣擊潰。

    “噗!”

    血劍將青赤白的身體擊穿,强大的衝擊力,將青赤白撞飛了數十米遠,身體撞擊在岸邊的一座假山上面。

    嘭地一聲,青赤白的雙手捂著鮮血直流的腹部,從假山上落下,直接暈厥了過去。

    所有人都沒有料到會發現這樣的變故,簡直驚險萬分,最終卻還是張若塵取勝。

    特別是最後,張若塵竟然用血氣凝聚出九柄血劍,僅僅一招,便以橫掃之勢,將青赤白擊敗。

    若是他最開始就使出這一招,恐怕青赤白早就已經落敗。

    “血凝九劍。這樣的血脈,即便是自古以來也少見,讓人不佩服都不行。”拓跋臨肅道。

    陳天書道:“張若塵最開始應該是不想暴露自己的這一招底牌,但是,他卻沒有想到,一貫光明磊落的青赤白,最後竟然會出手偷襲他。所以,張若塵最後其實是含怒一擊,根本沒有想那麼多,才會將九劍齊飛施展出來。”

    此刻,金鳳宛中的所有人都不能平靜,心中依舊十分激動,特別是張若塵最後那一擊,簡直太驚豔。

    九劍一出,誰人能擋?

    就連青赤白都被擊敗,張若塵自然就是論劍大會當之無愧的第一。

    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天資,就連先前一直很討厭他的十三郡主,也被驚得說不出話。

    張若塵運轉真氣,將體內的斷劍震了出來。

    哐當一聲,血淋淋的斷劍,掉落在地。

    隨後,張若塵封住傷口處的血脈,又服下一枚療傷丹藥。

    傷勢穩定下來之後,張若塵向著被人抬走的青赤白看了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眼中帶著幾分失望。

    一句話也沒有說,張若塵便向著金鳳宛的外面行去。

    “張兄,你現在還不能走!”陳天書走到張若塵的身前,向著十三郡主的方向看了一眼,低聲道:“你現在是論劍大會的第一,必須要迎娶十三郡主。”

    張若塵道:“我參加論劍大會,不是為了迎娶十三郡主。”

    陳天書苦笑道:“無論因為什麼原因,你卻已經成為論劍大會的第一。你若是不迎娶十三郡主,就等於是不給千水郡國王族的面子。千水郡國的王族丟了面子,那麼他們會讓你好過嗎?到時候別說是你,就是整個雲武郡國恐怕都會在一夜之間,灰飛煙滅。”

    陳天書的話,剛剛說完。

    “轟隆!”

    天空響起一聲巨響,離地兩百米高的虛空,出現一道道紫色的陣法紋路。

    隨著紫色陣法紋路的閃爍,一座精緻的樓閣,在虛空中顯現出來,懸浮在半空,猶如仙人居住的宮殿。

    穿著金色長袍的千水郡王和十大權臣,全部都站在飛天閣上面,俯瞰著下方。一道強橫的武道氣息,覆蓋整個王宮。

    下方的天才俊傑,直到現在才明白,原來千水郡國的大人物一直都在關注論劍大會。

    千水郡王的身上散發出金色的光芒,給人一種强大的壓迫力。他的心情極好,盯著站在下方的張若塵,道:“當今天下果真是天才輩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氣象。張若塵,你將千水郡國的第一天驕青赤白都擊敗,本王相當看好你。你打算什麼時候迎娶十三郡主?”

    如張若塵這樣的天才,將來絕對能够成長為絕頂强者,千水郡王自然不肯放過他,必須要將他收為自己人。

    張若塵自然不會娶十三郡主,但是,這種話他卻絕對不能說出來,若是說出來,肯定會觸怒千水郡王。

    不僅害了他,而且還會害了他的親人。

    張若塵站得筆直,對著上方的千水郡王微微拱手,平靜的道:“實不相瞞,在下與十三郡主有不小的誤會,而且十三郡主也看不上在下,若是真的結為夫妻,恐怕……未必合適。”

    緊接著,張若塵又道:“郡王既然一直都在關注論劍大會,應該也明白,在下並不想參加論劍,只是被逼無奈才出手。其實,在下前來參加論劍大會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迎娶十三郡主,而是想要求見郡王,希望能夠郡王能够派出援軍,救助雲武郡國。若是郡王能够援助雲武郡國,在下一定感激不盡。”

    聽到張若塵的話,寧尚書的心頭暗叫一聲:“此子要惹怒郡王了!”

    寧尚書比誰都清楚,千水郡王並不想知道來張若塵參加論劍大會的目的,千水郡王只是想要收張若塵為婿,將這個絕頂的天才,拉進王族。

    無論因為什麼原因,張若塵拒絕千水郡王,那就是在找死。

    一個天才,若是不能為自己所用,那麼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提前殺了這個天才。

    千水郡王顯得十分平靜,臉上看不出任何異樣,笑道:“本王聽寧尚書提到過雲武郡國現在的困境,也非常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只要你迎娶了十三郡主,那你就是千水郡國的駙馬。到時候,四方郡國自然不敢再進攻雲武郡國。你覺得呢?”

    千水郡王看似說得十分平靜,但是,只有十大權臣才知道,千水郡王這是在給張若塵最後一個活命的機會。

    張若塵自然也相當清楚拒絕千水郡王的後果,感覺到很大的壓力。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卻不能不在乎自己親人的性命。

    張若塵又向著十三郡主的方向看了一眼,搖了搖頭,若是答應千水郡王迎娶了十三郡主,就是違背了自己的本心。

    就在張若塵做出决定,準備回答的時候。

    “嘩——”

    黃煙塵從金鳳宛的第三層殿宇中飛了下來,寶藍色的長髮就像瀑布一樣的飛揚,身姿窈窕,膚白如雪,有著傾國傾城的容顏。她向著張若塵走了過去,微微對他一笑。

    隨後,黃煙塵盯向站在上方的千水郡王,道:“父王,其實雲武郡國的禍端,全是因女兒而起。四方郡國的那一個霍星王子,不是被張若塵殺死,而是死在我的手中。所以,雲武郡國的困境,父王,你是非要援助不可!”

    見到黃煙塵出現,在場所有人都怔住。

    他們的心頭浮現出一個念頭,難道煙塵郡主也看上了張若塵,想要搶自己妹妹的駙馬?

    煙塵郡主一貫都很強勢,並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

    ……

    訂閱雖然沒有達到三千,但是,小魚依舊感覺大家的支持。先保持一周,每天三章。反正每天至少兩章,能够寫三章,肯定三章。

    今晚先更兩章,今天還有一章,中午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