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華副院主身上的精芒收斂回去,重新變成一個八、九十歲的老嫗的樣子。

    她對著坐在獅鷲背上的十比特年輕營員說道:“在天魔嶺中生存著很多强大無比的蠻獸,其中一些蠻獸,就算是我遇到了,也只能逃跑。”

    “越是進入天魔嶺的深處,遇到的蠻獸就越是强大。今後你們若是進入天魔嶺歷練,一定不要往深處闖,對你們來說,天魔嶺中有很多禁區。”

    獅鷲扇著羽翼,繼續向赤空秘府的方向飛去。

    半天之後,來到一片荒蕪的地域。

    據說,當年人類大軍和四翼地龍一戰,將這一片大地打成廢墟,至今寸草不生。

    在地底,裂開了一道數千米長、兩百米寬的巨大峽谷,筆直向下,深不見底,就像是大地的嘴巴,可以吞噬掉世間的一切。

    站在峽谷邊,向著地底望去,漆黑一片,只能看見一縷縷黑色的瘴氣,從地底冒出來。

    在峽谷的邊緣,開鑿出一條狹窄的石梯,一直向下,通往地底深處。

    據說,地底就是四翼地龍曾經居住的巢穴,赤空秘府。

    青華副院主帶著西院的十比特營員,來到峽谷上方的時候,東院、北院、南院的營員,全部都已經站在峽谷的邊緣。

    東院副院主冷峭的笑了一聲,道:“青華副院主,你們西院來得也太遲,大家可是已經等了你們很長時間。”

    青華副院主捏著木杖,步法蹣跚,道:“在來的路上,遇到了一條玄蛟,來遲了一步。”

    東院副院主道:“按照老規矩,進入中級遺跡的順序,必須按照我們來到這裡的順序。所以,今年西院的營員,排在第四個進去。”

    “沒問題!”青華副院主道。

    最先來到峽谷口的是東院的營員,所以,東院排名第十的營員,第一個進入中級遺跡。

    東院排名第十的營員,就是獨孤林。

    獨孤林踏上通往地底的石梯,施展出身法,快速向著地底沖去。

    大概三分鐘之後,站在峽谷邊緣,已經看不到獨孤林的身影。

    北院排名第十的營員,也進去峽谷,向著地底沖去。

    接著是南院排名第十的營員。

    等到南院排名第十的營員也消失在地底,西院排名第十的營員紫茜,向著地底走去。

    參加中級遺跡探索考試的營員,必須一個一個的進入地底。而且,排名低的營員先進去,排名高的營員後進去。

    之所以按照這樣的管道,其實也是在避免營員之間的相互殺戮。

    低境界的營員先進去之後,就能立即前去赤空秘府的深處,或者是隱藏起來。

    若是高境界的營員先阱去,就可能會等在地底的某一個入口,將後面的低境界的營員殺死。

    荀歸海站在東院的營員之間,眼神冰冷的盯著張若塵,絲毫都不掩飾眼中的殺意,心中十分惱怒,“張若塵,你就算和煙塵郡主訂婚又如何?只要你死在赤空秘府,到時候煙塵郡主已經是我的女人。”

    他向旁邊東院排名第五的營員郭海東看了一眼,低聲的道:“郭海東,你比張若塵先進入赤空秘府,可以在地底等他,一旦他進入赤空秘府,不惜一切代價也必須要將他殺死。”

    郭海東得到了荀歸海送給他的五滴半聖真液,已經答應幫助荀歸海殺死張若塵。

    郭海東自信的一笑,道:“荀師兄,我可是《玄榜》排名第八百七十四比特的高手,要殺張若塵,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

    荀歸海肅然的道:“你千萬不要大意,張若塵的武道境界雖然不如你,可是他的劍意境界,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若是你發現自己不是張若塵的對手,就儘量的拖住他,只要等到浪心趕到,你們兩人前後夾擊,張若塵便插翅難飛。”

    荀歸海向著站在身旁的浪心看了一眼。

    浪心點了點頭,道:“張若塵居然敢搶荀師兄的女人,那就是在與我們東院作對。”

    浪心在東院排名第四,《玄榜》排名第五百八十比特。

    端木星靈盯著東院的那幾個營員,眼眸微微一眯,提醒道:“学弟,你進入赤空秘府之後,一定要小心東院的郭海東和浪心,他們都是玄榜武者,實力極强,而且一個是在你前面進入赤空秘府,一個在你後面進入赤空秘府。若是他們兩人聯手對付你,你就算想要逃都很難。”

    張若塵順著端木星靈的目光看過去,正好看到站在荀歸海身邊的兩個年輕營員,將他們的樣子記了下來。他道:“進入赤空秘府會相當危險,端木学姐,你也要小心一些。”

    此刻,東院排名第五的郭海東,向著峽穀口走去,在走下石梯之前,他向著張若塵看了一眼,嘴唇微微一勾,露出殘忍的笑容。

    緊接著北院第五的營員和南院第五的營員也相繼進入峽谷,最後,終於輪到張若塵。

    張若塵剛剛走到峽谷的邊緣,就感覺到有些頭昏,那是中毒的迹象。

    峽谷中的瘴氣十分厲害,幸好張若塵將避毒珠戴在身上,將絕大多數瘴氣都給擋住。要不然的話,哪怕只是吸進體內一口瘴氣,張若塵都會因為中毒,暈倒在地上。

    張若塵調動玉淨真氣,在經脈中運行了一個周天,立即將體內的毒氣淨化,重新恢復過來。

    施展出禦風飛龍影的步法,張若塵的速度達到最快,如同一隻跳躍在險峭崖壁上的靈猿,向著地底飛奔。

    只有三分鐘的時間,三分鐘之後,東院的第四高手浪心,就會進入地底。

    若是東院的第五高手郭海東真的在地底等他,那他就必須要在三分鐘之內,將郭海東給除掉。要不然,一旦被兩位玄榜武者給前後夾擊,對張若塵來說,將會相當不利。

    雖然張若塵有把握擊敗郭海東和浪心中的任何一人,可是誰敢保證他們身上沒有攜帶殺招?

    一旦進入赤空秘府,任何手段都能使用,就不是簡單的比武那麼簡單。

    峽谷極深,張若塵沿著石梯,向下飛奔了一千多米,依舊沒有達到地底。

    站在地底,周圍一片漆黑。

    張若塵抬頭看去,原本數千米長得峽谷口,變得只有針眼那麼大,散發出一絲淡淡的白光。給人的感覺,就像漆黑的夜空,裂出一道極小的白色縫隙。

    給張若塵的感覺,現在的他,就像是被大地吞食,永遠也無法再見天日。

    若是心理素質差的人,在這個時候,就會感覺到無比恐懼,甚至會崩潰。

    張若塵向著下方看去,地底深處,出現一抹暗紅色,湧起了一股熱浪。

    “若是真的有很多邪人、魔頭被關押在地底,對他們來說,的確是一件相當折磨的事。

    張若塵將真氣運至雙眼,繼續向著地底沖去,空氣中的溫度越來越高,岩石也十分滾燙。

    幸好張若塵提前購買了一枚寒精冰魄,將寒精冰魄掛在脖子上面,張若塵不僅感覺不到炎熱,反而還十分凉爽。

    也不知到達地底多深的地方,終於來到底部,眼前出現一扇巨大的石門。

    石門足有一百三十米高,二十七米厚,石層表面鑲嵌著玄鐵,形成一條鐵龍的形態。

    兩扇巨大的石門,也不知重達多少萬斤,現在已經打開了一道兩米寬的縫隙。

    張若塵將手掌按在石門上面,將全身真氣運轉起來,用力的一推。

    石門,紋絲不動。

    “好沉重的石門,估計也只有武市學宮的天極境强者,才能將石門推動。”

    張若塵盯著只有兩米寬的大門縫隙,眼神微微一凝,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時空領域!”

    張若塵將時空領域釋放出來,覆蓋方圓八十米的空間,借助時空領域的力量,探查郭海東是不是藏身在石門的後面。

    片刻之後,張若塵在時空領域裡面探查到郭海東的氣息。

    張若塵將雪龍劍取出來,拖著長劍,向著石門中走去。

    “轟!”

    張若塵剛踏進石門,一根赤紅色的長矛,帶著一片炙熱的火浪,刺向張若塵的後背。

    張若塵早就做好準備,身體彈射了起來,輕鬆躲過長矛的攻擊。

    他跳躍起五米高,一劍刺向郭海東的頸部。

    郭海東感覺到脖子上出現一絲凉意,臉色一變,立即收回長矛,疾速向後爆退,險之又險的躲過張若塵刺出的一劍。

    躲過這一劍之後,郭海東依舊有些驚魂未定,心頭暗道,他是如何知道我藏在石門後面?

    張若塵收回雪龍劍,盯了郭海東一眼,道:“剛才那一劍算是對你的警告,你若是還想殺我,我就不会了!”

    郭海東提著長矛,收起剛才的驚駭,回想起荀歸海告訴他的話,若是敵不過張若塵,就先拖住他,等到浪心趕到,合兩人之力,一起將張若塵給收拾。

    郭海東微微一笑,拱手一拜,道:“不愧是四院新生第一,武道修為讓人佩服。其實我也只是想要試探你的修為,並沒有真的要動手的意思。”

    張若塵哪能看不出郭海東的意圖,道:“你若是還不死心,我向你保證,你一定無法活著走出赤空秘府。”

    看到張若塵的眼神,郭海東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消失,雖然害怕張若塵的劍法,可是他也有底牌。就算不是張若塵的對手,將張若塵托住幾分鐘,絕對是可以辦到。

    ……

    求票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