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郭海東微微咧嘴一笑,五指將赤紅色的長矛捏緊,道:“張若塵,你也太沒有將我放在眼裡,我可是《玄榜》第八百七十四比特的强者,而你連玄榜武者都不是。”

    “既然你還想拖延時間,那我就不会了!”

    張若塵已經給郭海東留了機會,是他自己不珍惜,現在,不會再給他任何機會。

    向前一連踩出三步,每一步跨越七丈遠,三步連在一起,就是二十一丈。

    轟的一聲,當張若塵第三步落地的時候,已經沖到郭海東的面前,在地上踩出一個淺淺的脚印凹坑。

    劍光一閃,郭海東的眼前出現七道劍氣。

    七聲劍鳴聲,在耳邊響起。

    郭海東的臉色再次一變,雙手握著赤紅長矛,快速轉動起來,抵擋刺來的劍光。

    “嘭嘭!”

    一連七次撞擊,碰撞出七片火光。張若塵將郭海東手中的赤紅長矛打得東倒西歪,不停顫動。

    强大的力量,從長矛上傳來,震得郭海東雙臂發麻。

    當七次撞擊之後,拇指和食指之間的虎口裂開,出現一道血縫,赤紅長矛差一點從郭海東的手中飛出去。

    郭海東十分狼狽的後退,第一次感覺到張若塵的可怕,不僅速度快,而且力量也大得驚人。

    “嘩!”

    驀地,張若塵一劍斬在郭海東的手臂,血光一閃,一隻斷手飛了起來。

    “哧哧!”

    雪龍劍上的寒氣,逸散出來,在郭海東的右手斷臂上面凍上一層白色的冰晶,鮮血被凍結得猶如紅色的水晶瑪瑙一般,晶瑩剔透。

    郭海東慘叫一聲,左手捏著赤紅長矛,踉蹌的後退,痛得全身冒冷汗,臉上的肌肉跟著扭曲,顯得十分痛苦的樣子。

    “張若塵,你今天斷我一臂,今後我一定斬你雙手雙腳,報仇雪恨。”

    郭海東狠狠的盯了張若塵一眼,眼中帶著怨毒的神色。

    他轉身就逃,向著赤空秘府的深處沖去,速度達到每秒六十三米。

    張若塵的速度卻比他更快,僅僅只是跨出九步,便跨越一裏的距離,從郭海東的頭頂飛掠過去,超越到他的前面。

    “去死吧!”

    郭海東從懷中取出一幅刻畫在靈紙上的陣圖,將陣圖打開,注入真氣,向著張若塵打了過去。

    “轟隆!”

    陣圖的表面,浮現出一道道雷電銘紋,散發出奪目的光芒,形成一座直徑八米的圓形攻擊陣法,將張若塵包裹在陣法裡面。

    “哈哈!張若塵,這是二品攻擊陣法‘電雲陣’的陣圖,就算是地極境初期的武者,陷入陣法裡面,也要被陣法鎮殺。”郭海東站在戰法的外面,嘴裡發出狂笑聲。

    “一座二品攻擊陣法而已,豈能困得住我?”

    張若塵雙手捏著劍柄,衣袍鼓脹,長髮飛揚,脚下出現一座直徑九米的血陣。

    血陣,是由血氣凝聚而成,無數血紋彙聚在一起,形成一個神秘的圖案。

    血陣旋轉起來,爆發出一股强大的漩渦力量,將電雲陣撕裂開。

    “噗!”

    懸浮在半空的陣圖,突然破碎,在空中自燃,燒成飛灰。

    所有雷電之力,全部被血陣給排擠出去,化為一縷縷細小的電絲向四面八方流去。

    “你的血陣……是聖級血陣……”郭海東震驚的盯著張若塵脚下的血陣,果斷將一隻風之翼取出來,準備使用風之翼逃走。

    每一個凝聚出聖級血陣的武者,戰鬥力都相當强大,郭海東知道自己絕不是張若塵的對手。現在,只能逃走。

    郭海東剛剛將一縷真氣注入風之翼,還沒有來得及將風之翼完全啟動,便看見一道劍光從眼前閃過,將他眼睛刺得發疼。

    “噗嗤!”

    張若塵一劍刺穿郭海東的眉心,寒氣從劍體中湧出來,以眉心為中心,將郭海東的腦袋完全凍結在寒冰裡面。

    “嘭!”

    郭海東的屍身,重重的倒在地上。

    收回雪龍劍,劍鋒上面沒有沾染一滴鮮血,依舊光潔得猶如雪玉。

    “自作孽,不可活。”

    張若塵將郭海東手中的風之翼給撿過來,察看了一翻,是一隻下等品級的風之翼,可以使用三次。

    將風之翼收了起來,張若塵又將郭海東的那一杆赤紅長矛給收進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那是一件五階真武寶器,價值不菲。

    郭海東的背上背著一個包袱,裡面裝著三袋水,還有四瓶丹藥,一枚避毒珠,一顆雷珠,還有八枚靈晶。

    張若塵將所有東西全部裝了起來,打算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慢慢清點。

    剛剛站起身,突然,張若塵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寒氣,全身每一寸肌肉在瞬間就繃緊,身體化為一道幻影,向著側面橫沖了五米遠。

    “咻!”

    一道青色的精芒,從張若塵剛才站立的位置飛出去,在半空劃出一個美麗的弧度,又飛了回去。

    浪心站在巨大石門的下方,將飛回的青色精芒捏住。

    那一道青色精芒,竟是一柄半尺長的雕紋飛刀。刀柄上面鑲嵌著打磨得十分光滑的靈晶珠,刀刃呈青色,十分鋒利。

    這一柄飛刀,是一件五階真武寶器,內部刻有二十七道銘紋。

    浪心用兩根手指捏住飛刀,向著郭海東的屍體看了一眼,嘴裡吐出兩個冰冷的字:“廢物!”

    目光又向張若塵看去,浪心冷聲道:“看來大家都小看了你,你能够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殺死郭海東。你的實力,絕對能够進《玄榜》前五百比特。”

    浪心看上去二十歲的樣子,頗為年輕,雙臂比普通人要長一下,雙肩也比普通人要寬一些,眉毛濃黑,鼻樑挺拔,給人一種堅毅果斷的感覺。

    張若塵盯著浪心手中的飛刀,道:“你在《玄榜》排在第多少比特?”

    “第五百八十比特。”浪心道。

    張若塵道:“你依舊要殺我?”

    浪心的眼皮輕輕的抬了抬,道:“誰讓你得罪了荀歸海,你做得最愚蠢的事,就是搶了他的女人。你居然連千水郡國的煙塵郡主都敢染指,膽子不是一般的大。你難道不知道,在武市學宮的內宮,也有很多需要你仰望的絕頂强者在追求她?”

    張若塵道:“那你又為何要幫荀歸海殺我?”

    “你覺得,我殺你,就只是因為一個荀歸海?”浪心眼中露出一絲冷意,抬起頭,看了看赤空秘府中的地下世界,道:“既然已經進入赤空秘府,我也不用再壓制境界,現在就突破地極境吧!”

    浪心取出一枚拇指頭大小的丹藥,服進嘴裡,體內立即發出劈啪的聲音,全身皮膚都變成紅色,一絲絲真氣從體內散發出來,形成一片巨大的真氣雲,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

    為了參加中級遺跡探索考試,浪心將境界壓制在玄極境大極比特已經四年時間,進入赤空秘府,自然不用再壓制境界。

    不僅僅只是浪心,荀歸海、洛水寒、黃煙塵、端木星靈、陀木子……,全部都是這樣的打算。一旦進入赤空秘府,就立即突破境界。

    片刻之後,浪心的修為便突破到地極境初期,戰鬥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玄榜》前五的强者,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逃走了?”

    浪心向著四周望去,哪還看得到張若塵的身影,早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張若塵怎麼可能不逃?

    浪心本來就是玄榜武者,一旦突破到地極境,實力肯定提升數倍,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施展出禦風飛龍影,每踏出一步,就能跨越數十丈遠,速度達到每秒六十六米。

    他並沒有使用風之翼,畢竟每一隻風之翼只能使用三次,用一次少一次,能不使用,就最好不要使用。

    “張若塵,你逃不了!”

    浪心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身後響起,而且越來越近。

    “好快!”

    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判斷出浪心的速度幾乎達到每秒七十四米,就算《玄榜》第一的那一位强者的速度,也不如他。

    “唰!”

    浪心追到張若塵的百米之內,手臂一揮,青色飛刀從指間飛出去,猶如化為一道青虹,射向張若塵的後背。

    在青色飛刀飛進時空領域的時候,張若塵便使用空間扭曲的力量,强行改變青色飛刀的飛行軌跡,向著浪心倒飛回去。

    浪心微微一驚,立即躲閃。

    “轟!”

    飛刀擊在浪心身後的地面,在地面上撞擊出一個半米深的坑,冒出大片煙塵,青色飛刀就插在坑底。

    赤空秘府位於地底深處,地面上全是暗紅色的堅硬的岩石層。青色飛刀能够在地面擊在一個半米深的坑,由此可見剛才那一刀的强大力量。

    浪心的手臂一伸,指尖吐出一道真氣光束,將青色飛刀包裹。

    青色飛刀顫動了一下,飛了起來,重新飛回浪心的手中。

    “好厲害的張若塵,剛才他施展的是什麼武技?”

    浪心望著又已經消失踪影的張若塵,眼中露出遲疑的神情,自言自語的道:“還是先去辦正事,要殺張若塵,遲早是要機會。根據會長所說,黑市的强者,全部都被關押在岩漿河谷。只要將我們黑市中的强者放出來,必定要將武市學宮的那些營員全部殺掉。至於那幾比特美豔動人的天才女營員,最好能幹活擒,賣進黑市,一定能够賣出天價。”

    浪心將一幅殘缺的獸皮圖取出來,在圖上找到岩漿河谷的方位,身影一閃,消失在昏黑的瘴氣之中。

    浪心離開之後,張若塵從時空領域中走出來,盯著浪心離開的方向,自言自語的道:“原來他是黑市的潜伏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