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華副院主看到走出來的張若塵,原本渾濁的眼睛,閃過一絲明亮,聲音沙啞的笑道:“張若塵,這一次中級秘笈探索考試,你的收穫不小啊!武道修為達到玄極境大圓滿了?”

    張若塵對著青華副院主微微的躬身一拜,顯得彬彬有禮,道:“回禀副院主,學生的確達到玄極境大圓滿。”

    青華副院主點了點頭,眼中露出讚歎的神情。

    她對張若塵是相當的滿意,此子不僅精神力强大,武道天賦也遠超別的天才俊傑,將來的成就必定在自己之上。

    青華副院主道:“你來西院還不到半年吧?”

    “是的!”張若塵道。

    青華副院主的眼神變得嚴肅起來,道:“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從玄極境初期,修煉到玄極境大圓滿。你的修為提升得太快了!”

    張若塵明白青華副院主的意思,修為提升得太快,就意味著根基不扎實。武道修行是一條漫長的路,根基若是不穩固,對張若塵將來的修行,沒有半點好處。

    青華副院主對張若塵的期望很高,不希望張若塵被毀在基礎上面,語重心長的道:“武道前期的修行,修煉資源發揮的作用相當大。一個普通的天才,只要有足够的修煉資源,修煉速度也會相當快。”

    “三十年前,西院誕生了一個天資絕頂的人傑,年僅十二歲就達到玄極境,十三歲達到地極境,十五歲達到地極境大圓滿,震驚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當時學院的各位長老都對他讚賞有加,認為他能够達到半聖境界,甚至有希望封聖。”

    張若塵問道:“後來呢?”

    青華副院主歎息了一聲,搖了搖頭,道:“修煉太快,導致根基不穩,後期的修煉進度變得極度緩慢。十五歲之後,他又花費十五年時間才達到天極境。”

    “曾經那些與他同輩的天才營員,已經走到他的前面,他現在卻依舊還是天極境初期的修為。別說是成半聖,就算是能不能達到天極境後期,都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張若塵能够感受到青華副院主的惋惜,那是一種深深的失望。

    青華副院主的目光又向著張若塵盯過去,道:“所以說,你不要急著衝擊地極境,先在玄極境大圓滿穩定兩年,將體內的真氣精煉,提升真氣的純度。同時,他還要錘煉自己的體質,讓自己變得如磐石一般的堅不可摧。只有將基礎打得牢固,將來你才能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遠。”

    青華副院主並不知道張若塵擁有時空晶石,以為張若塵只修煉了半年時間,所以很擔心張若塵會誤入歧途。

    實際上,借助時空晶石的時間力量,張若塵在玄極境已經修煉了一年多的時間。

    當然,青華副院主的一席話,並不是沒有道理。張若塵也不打算急著突破到地極境,準備繼續淬煉自身,趁此機會,衝擊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張若塵給自己定的時間是一年,若是一年之內,無法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他就必須要突破到地極境。

    越是年輕,修煉速度才越快。

    張若塵已經浪費了十六年時間,現在已經十七歲,他沒有時間再浪費下去。

    “一年時間,借助時空晶石的時間力量,就是三年時間。用三年時間來打基礎,應該是足够。”張若塵的心頭如此想道。

    若是花費三年時間也無法突破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那就說明,他根本不可能達到那個境界,也就沒有必要去浪費更多的時間。

    青華副院主笑道:“張若塵,我對你的期望很高,希望兩年後,你能够成為《玄榜》第一,在天賦上面壓倒雲台宗府的那一位第一天才,張天圭。你有沒有信心?”

    “學生一定不會讓副院主失望。”

    張若塵當然有信心,即便現在就去武市鬥場,也有信心成為《玄榜》第一。

    但是,經歷了幾次刺殺事件之後,張若塵已經看清形勢,自己已經不是曾經的那一個明帝之子,而是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

    若是天資太逆天,肯定會遭人嫉恨,不惜一切代價將他殺死在搖籃之中。

    能够低調,就儘量低調。

    若是沒有必要,他並不想去爭《玄榜》的排名。

    青華副院主道:“你若是能够成為《玄榜》第一,就能得到巨額的銀幣獎勵。等你達到地極境,就能運用那些銀幣,購買修煉資源,讓你在地極境也能修煉得很快。”

    “當然,想要達到《玄榜》第一,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是張天圭也只達到《玄榜》第三,洛水寒也只達到《玄榜》第二。他們都差了一步!”

    張若塵微微有些詫異,道:“洛学姐不是《玄榜》第六,什麼時候達到了《玄榜》第二?”

    青華副院主道:“在進入中級遺跡探索考試之前,洛水寒與《玄榜》排名第二的王通有一次秘密的決戰,千招之後,擊敗了王通。知道這件事的人,不超過十個。洛家下了封口令,所以,這件事就沒有對外宣佈。”

    張若塵道:“既然洛学姐能够擊敗王通,為何沒有去挑戰《玄榜》第一閻立宣?”

    “不可能成功。”

    青華副院主搖了搖頭,道:“閻立宣的實力比王通高出太多,在《玄榜》第一已經待了二十年,無人可以撼動。洛水寒若是不突破地極境,再修煉三年,或許才有機會擊敗閻立宣。可是她等不了那麼久,也沒必要一定要去爭《玄榜》第一。”

    洛水寒也不想在玄極境拖得太久。

    青華副院主笑道:“黃煙塵和端木星靈也有一些秘密的戰績,因為她們背後的勢力有一些要求,所以,沒有將她們的戰績公佈出來,反正她們也擁有《玄榜》前十的實力。可以說,你們這一代是西院數百年來最傑出的一代,我希望你們的武道成就,不僅僅只是天極境。”

    張若塵有些好奇的問道:“端木学姐的背後也有勢力?”

    青華副院主笑道:“洛水寒、黃煙塵、端木星靈,她們三人之所以會被稱為西院的三大女魔頭,就連西院的長老也管不了她們,不僅僅只是因為她們的天賦,更因為她們的背後有龐大的勢力撐腰。所以,她們做事可以肆無忌憚,誰都不敢惹她們。就算被她們打斷了腿,也只能忍著,根本不敢向學院的長老告狀。”

    “洛水寒背後的勢力,乃是聖者世家洛家。洛家的聖主洛虛,曾是西院的第一天驕,不僅創立了洛家,而且至今他依舊還活著。一比特聖者坐鎮的家族,誰人敢得罪?當然,洛家的勢力並不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你現在根本無法想像洛家的强盛。”

    “黃煙塵背後的勢力也很强大,不僅僅只是千水郡國的郡主那麼簡單。千水郡王那麼多的郡主和王子,為何最重視黃煙塵?主要還是黃煙塵的母后的娘家,擁有十分龐大的勢力。就連千水郡王也是借住黃煙塵母后的娘家力量,才登上郡王之比特。”

    “你知道黃煙塵為何不在千水郡國的武市學宮修煉,而是來到天魔嶺的武市學宮?那是因為天魔嶺的武市學宮的大宮主,是她母后的兄長,也就是黃煙塵的舅父。有這一層關係,在天魔嶺的武市學宮誰敢招惹她?”

    “至於端木星靈,她情况比較特殊。我也只知道,她是被一比特半聖的弟子送到西院,據說是讓她到武市學宮學習,借住武市學宮的强大競爭力的環境,使她能够得到更好的培養。

    張若塵自以為與她們的關係還算不錯,直到今天,他才發現自己對她們依舊瞭解很少。

    或許在她們的眼中,張若塵還沒有資格走進她們的圈子,所以,有些東西也就沒有告訴張若塵。

    青華副院主笑道:“張若塵,你和黃煙塵訂婚,對你將來來說有無窮的好處,當然也有無窮的壞處。”

    張若塵微微皺眉,道:“副院主為何會這麼說?”

    “等你進入內宮,你就知道追求黃煙塵的人到底有多少,挑戰你的人,會接連不斷的出現,直到將你擊敗,或者將你殺死。”

    青華副院主道:“今天給你說的有些話,你最好爛在肚子裡面,不要講出去。講出去之後,對你沒有好處。”

    “學生明白。”張若塵道。

    青華副院主頓了頓又道:“你現在是西院的第一高手,理應進駐天字第一號。另外,還有兩人也會進入龍武殿,成為龍武殿的新人,你以後要多照顧她們。紫茜、姚青桐,你們進來吧!”

    紫茜和姚青桐從外面走了進來,微微拱手一拜,道:“拜見副院主,見過大師兄。”

    紫茜不用說,在新生入學的時候,就算玄極境小極比特,闖過武塔第三層的第一關,絕對有資格進入龍武殿。

    姚青桐也是和張若塵、紫茜同一届的新生,也是在玄極境小極比特入學,闖過武塔第三層的第一關,天資不在紫茜之上,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大極比特。

    青華副院主道:“紫茜,你今後就是龍武殿的地字第一號。姚青桐,你是龍武殿的玄字第一號。我希望你們能够儘快成長起來,在一年之內,成為玄榜武者。”

    青華副院主微微向著張若塵瞥了一眼,道:“做為大師兄,兩位学妹進駐龍武殿,你難道不給見面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