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吧!表弟真有魄力,讓人佩服。”林辰裕陰笑一聲,坐了回去。

    就在這時,一個侍女從近天閣第三層的雅間中走出來,盯著下方的大堂,聲音響亮的道:“張少俠,煙塵郡主請你到三樓雅間一敘。”

    頓時,整個近天閣的武者,寂靜無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著張若塵望過去,很多人都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很想從張若塵的臉上看到驚慌失措的神情。

    可是讓他們失望的是,張若塵只是稍微錯愕了一下,便立即恢復自然,登上階梯,向著三樓走去。

    他和黃煙塵又不是真的訂婚,有什麼好擔心?

    西門關仁盯著向上走去的張若塵,頓時咧嘴一笑,“張若塵竟然敢當著煙塵郡主的面,爭奪頭食靚女,等著瞧,煙塵郡主必定容不下他,今天就會退婚。”

    “退婚是必然,說不定還會被人狠狠的教訓一頓,打成殘廢。哈哈!”華九寒笑道。

    就連柳乘風和張少初也露出擔憂的神情,畢竟黃煙塵可是出了名的女魔頭,張若塵此去是凶多吉少。

    張若塵將雅間的門推開,雅間中,一共有十二人,他們的目光,全部都齊刷刷的盯著自己。

    七男五女,男的都長得俊逸瀟灑,女的美麗優雅,全部都是天資絕代的人物。

    “每個人的修為都在地極境之上。”張若塵感受到了他們身上的氣息,第一時間判斷出他們的大致修為。

    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黃煙塵盯了張若塵一眼,眼神有些冷峭,道:“張若塵,那一位頭食靚女很美吧?”

    既然有外人在,張若塵還是打算把事情解釋清楚,免得黃煙塵在朋友面前難堪。

    即便是假定婚,還是要給對方面子。

    張若塵道:“黃師姐,你誤會了!我是幫四哥拍買那一位頭食靚女,並沒有別的意思。”

    荀歸海冷笑了一聲,道:“張若塵,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再撒謊,還有意義嗎?立即給煙塵郡主跪下認錯,要不然,就算煙塵郡主放過你,我荀歸海也不會放過你。”

    左冷玄斜了張若塵一眼,道:“我覺得他不僅要跪下認錯,而且,還要親手殺了那一個頭食靚女。”

    就在這時,兩個穿著鎧甲的武者,將那一個頭食靚女押解了上來。

    使勁一按,那一個頭食靚女的嘴裡發出一聲悶聲,跪在了地上。

    張若塵的心頭一寒,在雅間之中掃視了一眼,最後盯在黃煙塵的身上,道:“黃煙塵,這也是你的意思嗎?”

    黃煙塵的目光狠狠的向著荀歸海和左冷玄瞪過去,她很瞭解,張若塵的內心比誰都高傲,他們兩人逼迫張若塵,張若塵怎麼可能會跪?

    他們是要徹底將張若塵逼到她的對立面。

    但是,黃煙塵從小就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從來沒有向任何人低過頭。此刻,面對張若塵的責問,她會低頭嗎?

    再說,今天本來就是張若塵的錯,讓她丟盡臉面,她為何要低頭?

    荀歸海看見黃煙塵猶豫不決,抓住機會,立即站起身來,道:“張若塵,你現在看見了,煙塵郡主根本都不想理你。還不立即出手,殺死那一個頭食靚女,然後跪地認錯?”

    張若塵有些失望的看了黃煙塵一眼,彈了彈衣袖,道:“沒有任何人可以逼我下跪認錯,也沒有任何人可以逼我殺人。”

    說完這話,張若塵轉身走了出去,快速打出兩掌,將那兩個穿著鎧甲的武者拍飛了出去。

    “轟隆!”

    兩個武者直接從三樓,摔到了一樓。

    張若塵將那一個孔雀半人族的頭食靚女扶起來,道:“既然我買下了你,那你今後就是我的人,沒有任何人可以殺你。我們走!”

    以前,張若塵覺得黃煙塵雖然嬌蠻,至少做事很有原則。可是現在,張若塵對黃煙塵失望透頂,根本不想再在這裡待下去。

    張若塵其實一直將黃煙塵當成自己的朋友,做為朋友,黃煙塵應該是知道他的為人。他張若塵若是想要女人,又豈會花錢去買?

    無論怎麼說,既然是朋友,若是連信任都做不到,這個朋友不交也罷!

    黃煙塵盯著張若塵離去的背影,心頭微微一痛,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痛苦感覺,簡直心如刀絞。

    “張若塵,你今天還想活著離開近天閣?”

    荀歸海的心情極好,大笑一聲,從雅間之中飛躍出去,追上張若塵,將真氣運至指尖,一指點向張若塵的背心。

    他要張若塵死!

    張若塵聽到身後傳來的風聲,豁然停下脚步,轉身打出五掌,五道掌印合在一起,爆發出五倍的力量。

    “象力九疊。”

    張若塵的手掌完全變成白色,發出刺目的光芒。

    掌印和指力碰撞在一起,一股能量漣漪從張若塵和荀歸海之間爆發出來。

    “轟!”

    荀歸海直接倒飛出去,將雅間的大門撞碎,嘴裡吐出一口鮮血,披頭散髮的衰落在地。

    張若塵只是微微向後退了半步,便站穩身體,盯著荀歸海,道:“就憑你也想留住我,不知天高地厚。”

    剛才張若塵和荀歸海的交手,自然被一樓和二樓的武者看到。

    所有人都吃驚無比,感覺到不可思議。

    “荀歸海曾經可是東院排名第一的營員,現在又突破地極境,成為了內宮營員,身為深不可測,怎麼可能被張若塵一掌擊敗?”

    “張若塵真的只有玄極境的修為?”

    ……

    不僅僅只是一樓和二樓的武者吃驚,就連雅間中的那些武者,也都相當驚訝。

    他們不知道張若塵的實力,可是他們十分清楚荀歸海的實力。荀歸海的修為已經接近地極境中期,完全可以和地極境後期的武者抗衡。

    張若塵僅僅一掌就將荀歸海擊敗,這也太誇張了吧?

    “難道張若塵的修為已經突破到地極境?”很多人的心頭都在如此猜測。

    荀歸海氣急敗壞,從地上翻身而起,大吼一聲:“張若塵,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荀歸海雙腿微微分開,站成馬步的姿勢,頭部抬起,深吸了一口氣,腹部鼓脹了起來。

    滂湃的真氣,全部彙聚到腹部。

    “唰”的一聲,荀歸海猛然沖了出去,速度快到極點,猶如一道閃電,刹那之間就沖到張若塵的面前。

    腹部中的真氣,全部湧向手臂,打出一隻大手印。

    “通腹掌!”

    通腹掌,靈級中品的武技。

    “象力九疊。”

    張若塵依舊穩穩的站在原地,手臂伸得筆直,一連打出五道掌印,五道掌印合在一起,迎擊了上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