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張若塵剛才爆發出來的速度,至少達到每秒七十六米。”陳曦兒的眼睛變得無比明亮,長翹的睫毛輕輕顫動。

    在玄極境,就能爆發出如此快的速度,一旦突破到地極境,那還得了?

    “真沒想到,表姐竟然有一比特如此優秀的未婚夫。以張若塵的天資,說不定真的能够在三十歲之前,達到天極境。”

    “是那樣的話,他甚至有機會,成為半聖。”

    陳曦兒輕輕抿著嘴唇,笑道:“表姐,別怪我太貪心,只怪表姐夫太優秀。呵呵!”

    陳曦兒已經下定决心,一定要從黃煙塵的手中,將張若塵搶走。

    現在,黃煙塵和張若塵鬧矛盾,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

    片刻之間,張若塵和嶽千帆一連交手十多招,他們的拳法和掌法都快到極點,難分勝負。

    嶽千帆的拳法,剛猛霸道。每一拳都有開碑裂石的威力,僅僅只是一道拳風打出去,就將十米開外一棵碗口粗的大樹給崩斷。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若是被他一拳擊中,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氣吞山河!”

    嶽千帆打出靈級下品拳法“鎮氣拳”,手臂猶如一條長龍,真氣沖拳中湧出,擊向張若塵的面門。

    “龍象九疊!”

    張若塵沒法躲避,只能硬碰。

    一連打出五掌,五道掌印,相互重疊,爆發出五倍的力量,與嶽千帆打出的拳法對碰在一起。

    “轟!”

    張若塵和嶽千帆同時倒飛出去。

    嶽千帆只感覺自己的手臂火辣辣的疼痛,半個身體變得麻木,就連體內的真氣都有些不順暢。

    “玄極境的武者,怎麼可能如此强大?”

    正常情况下,跨越一個境界戰鬥,就已經相當了不起,稱得上是“一絕天才”。

    跨越兩個境界戰鬥的武者,在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也有那麼一些人。比如荀歸海、陳曦兒,他們這種級別的天才,被成為“二絕天才”。

    跨越三個境界戰鬥的武者,那就更加稀少,只有“天魔十秀”才能做到,被稱為“三絕天才”。

    一般三絕天才,在玄極境都能進入《玄榜》前十。

    如黃煙塵、端木星靈,基本就介於二絕天才和三絕天才之間,只要能够得到機緣,就有機會,成為三絕天才。

    但是,張若塵卻能跨越四個境界戰鬥,難道他的天資比“天魔十秀”還高,達到了“四絕天才”的級別?

    站在一旁的左冷玄也頗為吃驚,根本沒有料到,張若塵能够和嶽千帆戰鬥這麼久。

    按照他的預計,以嶽千帆的時候,最多只需要三招,就能將張若塵打趴在地上。

    “張若塵果然厲害,至少也是三絕天才,甚至有可能達到了四絕天才的級別。真是該死,難道陳師妹是看中了他的天賦潜力,所以才會和他走那麼近?”

    左冷玄的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機感,若不是在武市學宮,他甚至想要將張若塵殺死,以絕後患。

    “我就不信,他真的那麼强。”

    嶽千帆緊咬著牙齒,調動全身真氣,圍繞身體旋轉,形成一個巨大的真氣漩渦。

    “威震天下!”

    嶽千帆一拳打出,真氣漩渦跟著湧出去。

    漩渦之中,出現一個巨大的拳影,發出巨獸咆哮一般的聲音。

    張若塵不想再和嶽千帆糾纏下去,手臂一伸,地上的落葉紛紛飛了起來,懸浮在張若塵的身體周圍。

    樹葉被真氣包裹,變得無比鋒利,快速旋轉起來。

    “破!”

    張若塵的手掌向前一推,成百上千片樹葉,猶如飛雨一般,向著嶽千帆****過去。

    “轟!”

    拳影破碎。

    嶽千帆身體周圍的漩渦,在一瞬間就被擊破。

    數十片樹葉,刺入嶽千帆的身體,劃出數十道血痕。强大的衝擊力,讓嶽千帆倒飛了出去,摔落到數十米之外。

    嶽千帆渾身顫抖,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竟敢打傷內宮營員,張若塵,你好大的膽子,我要廢了你的修為。”

    左冷玄終於找到藉口,爆發出極致的速度,伸出一根手指,向張若塵背後的天心脈擊去。

    若是天心脈被擊碎,那麼張若塵的修為就徹底被廢。

    張若塵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左冷玄指尖的勁氣,像是要將他的身體擊穿。

    “好恐怖的力量!”張若塵背上冒出冷汗,將速度施展到極點。

    左冷玄的武道修為達到地極境大極比特,又是一絕天才,就算是一般的地極境大圓滿武者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電光火石之間,左冷玄的手指,就已經點在張若塵的背上。

    地極境大極比特對上玄極境大圓滿,簡直就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鬥。

    “哈哈!張若塵,等你的武道修為被廢之後,陳師妹自然就看不上你了!”

    左冷玄對自己的這一擊十分自信,區區一個玄極境大圓滿的外宮弟子,一根手指,足以將他鎮壓。

    眼看著張若塵的天心脈就要被左冷玄擊碎,突然,張若塵的背後,空氣像是變成水幕,出現一圈圈漣漪。

    空間,發生扭曲。

    左冷禪的手指略微偏移方向,擊在張若塵的左肩。

    “噗!”

    張若塵的左肩一痛,血光乍現,被左冷禪指尖的勁氣,擊出一個血窟窿。

    張若塵緊咬牙齒,向前一撲,與左冷玄拉開十多丈的距離。

    “好險!幸好使用空間領域,避開了關鍵,要不然,左冷玄剛才那一指,足以廢掉我的修為。”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冷色,狠狠的瞪著左冷玄,“左師兄,你不是內宮學府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怎麼也出手對付我一個外宮弟子?”

    左冷玄收回手指,心中有些驚異,剛才那一指,明明可以廢掉張若塵的修為,為何卻被他給逃脫?

    “或許是他修煉了某種移形換位的武技。”

    左冷玄根本不相信張若塵能够扭曲空間,所以並沒有往那方面去想。

    左冷玄道:“張若塵,你打傷內宮弟子,導致同門相殘,難道我還不能廢了你的修為?”

    就在左冷玄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陳曦兒化為一道美麗的影子,從遠處趕來,呵斥了一聲,道:“左冷玄,你好歹也是內宮弟子,如此對付一個外宮弟子,難道不覺得丟臉?”

    見到陳曦兒,左冷玄不得不收回真氣,道:“陳師妹,是張若塵先重傷嶽師弟,我才不得不出手教訓他。”

    陳曦兒飛掠到張若塵的身旁,停下脚步,挺著胸膛,冷聲道:“嶽千帆是地極境後期的修為,張若塵只是一個外宮弟子,也能傷得了他?再說,就算是張若塵打傷了嶽千帆,那也只能怪嶽千帆學藝不精。內宮弟子敗在外宮弟子的手中,本來就是給我們內宮弟子丟臉。”

    左冷玄見陳曦兒維護張若塵,心中就十分惱怒,緊捏著雙拳,很想將張若塵碎屍萬段。

    可是他又不得不忍住心中的怒火,緊咬牙齒道:“陳師妹教訓得對,這一次是我太莽撞。我們走!”

    趙明公將受了重傷的嶽千帆扶起來,跟在左冷玄的身後,離開了此地。

    左冷玄等人離開之後,陳曦兒便立即扶住受傷的張若塵,關切的道:“張師弟,你的傷勢不要緊吧?”

    “只是一點小傷,並不礙事。”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隨後又道:“陳師姐,你不是有事離開,怎麼又回來了?”

    “我聽說左冷玄要對付你,所以便立即趕回來,就怕左冷玄對你不利。幸好我及時趕到,要是再遲一步,後果不堪設想。”陳曦兒道。

    “再次多謝陳師姐,這一次,算我欠你一個人情。”張若塵道。

    若不是陳曦兒及時趕回來,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絕對不是左冷玄的對手,甚至連逃走的希望都十分渺茫。

    當然,張若塵也並不是完全沒有保命的辦法,實在不行,還可以躲進時空晶石。不到萬不得已,張若塵並不想暴露時空晶石。

    陳曦兒的心頭一喜,讓張若塵欠她一個人情,今後還怕張若塵逃出她的手掌心?

    陳曦兒取出一隻小巧的玉瓶,從裡面倒出一枚青色的丹藥,用兩根雪白纖細的手指撚起丹藥,道:“這是一枚四品療傷丹藥,白骨生肌丹,現在就要服下。”

    “四品療傷丹藥……”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的傷勢並不重,服用四品療傷丹藥太浪費,我有別的療傷丹藥。”

    一枚四品療傷丹藥,價值數十萬枚銀幣。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張若塵不想欠她第二個人情。

    陳曦兒的杏眼一瞪,有些不悅的道:“学弟不是要去通聖山修煉,自然要儘快將傷勢養好,只要你服下這一枚白骨生肌丹,一個時辰之內,傷勢就能痊癒。”

    盛情難卻,張若塵也不再拒絕,苦笑道:“那好吧!我自己來!”

    陳曦兒搖了搖頭,將丹藥放到正如此的唇邊,竟是親自喂張若塵服丹。

    張若塵從來沒有被人如此關心過,更是從來沒有人主動給他喂過丹藥,最終,他還是將陳曦兒玉指間的丹藥吞下,閉上雙眼,站在原地,快速煉化丹藥。

    遠處,一棵楓樹後面。

    “情況不妙啊!黃煙塵的那一個表妹,明顯是要對張若塵發起進攻,將他占為己有。連自己表姐的未婚夫都搶,那個女人真不簡單。”小黑說道。

    以最快速度趕來的端木星靈,看到站在遠處郎情妾意的張若塵和陳曦兒,也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道:“以張若塵的天資,暗戀他的女子的確不少。可是,陳曦兒卻是大宮主的女兒,身份地位遠超常人,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選擇,為何要倒追張若塵?”

    “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是故意要搶黃煙塵的未婚夫。”小黑笑道:“若我是張若塵,送上門來的肉,不吃白不吃。”

    小黑和端木星靈的關係很不錯,它看見張若塵遇到危險,就立即去告訴端木星靈。所以,他們才會看到剛才的那一幕。

    “你只是一隻貓而已,想法怎麼那麼噁心?”端木星靈翻了翻白眼,擰著小黑的耳朵,將它給拖走,向著黃煙塵的修煉秘府行去。

    她覺得,這件事有必要告訴黃煙塵一聲。畢竟,她也很討厭陳曦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