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盤膝坐在小舟之上,看著煙濤微茫的湖面,道:“請問老丈,你怎麼稱呼?”

    划船的青衫老者笑著看了張若塵一眼,道:“老朽姓賀,大家都叫我賀老頭。”

    “賀老先生對地火城似乎十分熟悉?”張若塵道。

    青衫老者笑道:“在隱霧湖上跑了一輩子的船,做的就是來往地火城的生意,怎麼可能不熟悉?”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你們跑船的人,在地火城,應該也是一個門派吧?”

    青衫老者道:“客官有見識,我們青湖盟,在整個雲武郡國或許排不上號,可是卻掌握著整個地火城的進出樞紐,一共控制著六個碼頭,五百三十條船艦。在地火城,除了朱雀樓、地府門、黑虎堂、毒蛛商會,就要數我們青湖盟最大。”

    張若塵不留痕跡的道:“地府門在地火城也有分部?”

    青衫老者以為張若塵是想要去地府門聘請殺手,所以並不多想,道:“地府門和毒蛛商會可是黑市中的強龍,他們的勢力可不僅僅只是地火城,甚至也不止雲武郡國。據說,地府門和毒蛛商會的生意,已經遍佈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

    黑市是由各個小型的組織聯合起來組成的另類市場,專門做一些見不得光的地下交易。

    人心總是會有陰暗的一面,所以,黑市自古長存。

    但是,黑市中的勢力,也是分各種等級。

    比如地府門和毒蛛商會的勢力遍佈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屬於最高一級的勢力。

    朱雀樓的勢力,覆蓋嶺西九郡,屬於第二階的勢力。

    黑虎堂的勢力覆蓋雲武郡國,算是第三階的勢力。

    青湖盟的勢力,僅僅只是局限於地火城一帶,所以屬於第四階的勢力。

    當然,在地火城,地府門、毒蛛商會都只是一座分部,而青湖盟的根基卻在這裡。

    強龍雖强,卻未必就一定是地頭蛇的對手。

    “咚!”

    忽的,遠處的水面,傳來一聲戰鼓的聲音。

    鼓聲繼續響起,越來越響,巨大的聲音,將整個水面都震得不停翻滾。

    片刻之後,一艘七十多丈長的紅色鋼鐵巨艦,從遠處急速行來,掀起數十米高的巨浪,發出“嘩嘩”的聲音,如有氣吞山河的氣勢。

    簡直就像是一座移動的鋼鐵城池。

    巨艦上面,站著一個個穿著紫衣黑褲的武者,全部都精神抖擻,絕不是普通武者那麼簡單。他們手握烏黑長槍,目光如劍,比黑虎堂的那些烏合之眾不知强大多少倍。

    “紅蛛巨艦!”

    青衫老者的臉色一變,立即催動真氣,急速划船,不停的後退。

    張若塵看到青衫老者恐懼的神情,有些好奇,問道:“他們到底是什麼人?據我所知,就算是雲武郡國的朝廷,也沒有如此强大的戰艦。”

    那一艘戰艦的確强大,而且船體上面燒錄了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可以想像,若是將護艦大陣啟動,必定爆發出無比强大的威力,不會比一座護城大陣弱多少。

    青衫老者道:“雲武郡國的朝廷哪建得出紅蛛巨艦,那是毒蛛商會的戰艦,整個雲武郡國也只有兩艘。紅蛛巨艦的威力,比一件九階真武寶器都要强大。”

    “三十年前,雲武郡國的上一代郡王張先易,為了摧毀其中一艘紅蛛巨艦,親自攜帶鎮國神兵九階真武寶器太轅戟,帶領十萬大軍,與毒蛛商會在一比特天極境强者在雲江水域交戰。”

    “結果那一戰,張先易慘敗,十萬大軍幾乎全軍覆沒,就連他自己都受了重傷,逃回王城,僅僅過去半年,便死在王宮之中。紅蛛巨艦的强大,就連天極境的强者都擋不住,可見它的戰力有多恐怖。”

    張先易,就是雲武郡王的父親,也是張若塵的祖父,在三十年前,也是一比特天極境的武道神話。

    若是他沒死的話,估計現在就是雲武郡國的第一强者。

    張若塵盯著那一艘氣勢磅礴的戰艦,甲板上,立著一隻只巨大的蠻獸,既有全身冒著火焰的赤焰虎,也是散發出藍色光芒的冰甲獅。

    同時,一個個衣衫襤褸的奴隸,站在甲板上面,人數眾多,手脚全部都帶著鐵鍊。既有身軀威猛的大漢,也有嬌小美麗的柔弱女子,還有一些低等奴隸。

    戰奴、女/奴、僕奴……,不同的奴隸,被劃分在不同的區域。

    青衫老者道:“那是毒蛛商會運來地火城的奴僕,這些奴隸,很快又會從地火城,分批送到雲武郡國東南部別的小型黑市分會。有的成為大家族的戰奴,有的成為富人床榻上的玩物,還有那些沒有修煉真氣,也沒有姿色的低等奴隸,估計是被邁進礦山中挖礦。”

    張若塵的目光卻盯著另一個方向,那是紅蛛巨艦上的厢房,裡面傳出了一股强大無比的氣息,讓張若塵感覺到無比危險。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看來是毒蛛商會的大人物,趕來了地火城。這一下子地火城變得更加熱鬧,真是好奇,還會有些什麼人物會趕過來?”

    青衫老者道:“毒蛛商會的大人物,估計是為了武市學宮的四個營員而來,據說其中一個營員有很大的來頭,肯定能賣出大價錢。”

    張若塵有些好奇,道:“什麼大來頭?”

    青衫老者微微一笑,卻閉口不言。

    張若塵抓出一把銀幣,塞進青衫老者的手中。

    青衫老者收下銀幣,臉上立即露出笑容,道:“那一位內宮營員,據說是某一個上等郡國的郡主,不僅長得十分漂亮,而且修為也是極高。她被抓住之後,就被關押在毒蛛商會。毒蛛商會不敢輕易動她,自然要通知高層人物。”

    張若塵的臉色微微一凝,上等郡國的郡主,整個武市學宮,也只有黃煙塵才是上等郡國的郡主。

    若是青衫老者說的都是事實,那麼肯定就是她。

    怎麼會這樣?

    因為張若塵帶著金屬面具,青衫老者並沒有看到張若塵的表情變化,繼續道:“毒蛛商會掌握了那一位郡主,就等於掌握了一棵搖錢樹,不怕武市學宮和那一個上等郡國不妥協。”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心中暗歎,毒蛛商會可是黑市中的勢力,根本不會懼怕武市學宮和千水郡國。

    當然,若是黃煙塵真的被囚禁在毒蛛商會,毒蛛商會的人也肯定暫時不會動她。畢竟,毒蛛商會是做買賣的勢力,掌握著一比特上等郡國的郡主,就等於是掌握著一件價值昂貴的貨物。

    無論他們開出什麼價格,千水郡王也肯定會妥協。

    “真是一個壞消息,希望只是謠言。”張若塵輕輕的歎息了一聲。

    ……

    此刻,紅蛛巨艦上面,毒蛛商會的高層人物,聚集在一起,也在討論那一位上等郡國的郡主的事。

    一比特穿著紫衣的老者笑道:“真是沒有想到,居然在地火城抓住了千水郡國的煙塵郡主,這可是值錢的寶貝,至少也要問千水郡王討要一億枚銀幣。”

    “一億枚銀幣?薛長老,你也太瞧不起千水郡國,就算我們要十億枚銀幣,千水郡王也肯定會給我們。”華名公笑道。

    華名公乃是毒蛛商會在雲武郡國的總負責人,修為達到天極境,比黑虎堂堂主鐵駝背不知强大多少倍,在整個雲武郡國的黑市,也是排名前三的人物。

    華名公道:“不僅僅只是千水郡國,還有雲武郡國,也要狠狠的敲詐一筆。”

    坐席上,坐著一個穿著金絲袍衫的年輕人,手中把玩著一柄鋒利的彎刀,邪异的笑道:“據說,那一位煙塵郡主與雲武郡國的九王子訂婚,長得是花容月貌,傾國傾城,我真想現在就去見一見她。”

    華名公盯著那一個年輕人,臉色一肅,道:“青山,別的女子,你想要多少,為父就可以給你多少,但是那一位煙塵郡主,你卻千萬不要去動。她可是能够給我們毒蛛商會,換取巨額財富的人。你若是弄巧成拙,我絕饒不了你。”

    華青山,乃是華明公的獨子,天資奇高,修為比很多老一輩的武道高手都要强大。但是,他卻有一個愛好,那就是女人。

    華名公十分瞭解自己兒子的秉性,所以,不得不給他講明其中的厲害關係。

    若是煙塵郡主真的有什麼意外,別說是向千水郡王換取巨額財富,反而會激怒千水郡王,給毒蛛商會帶來巨大的災難。

    “知道了!”華青山的嘴角一勾,邪异的一笑。

    他覺得自己的父親就是太畏首畏尾,毒蛛商會可是黑市中的大勢力,有黑市的庇護。就算得罪了千水郡國,難道千水郡國還能滅了毒蛛商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