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到客棧,張若塵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開始修煉。

    就算要以陳若的身份,在王城中待兩天,也要合理利用這兩天時間,不能浪費。

    “既然找不到神棲草,那就只有煉化三葉聖氣草,爭取以最快的速度,將修為提到到地極境後期。”

    三葉聖氣草,只生長在半聖隕落之地,常年吸收半聖的聖力,擁有提升體質和修為的藥力。

    現在,張若塵還剩五十三株三葉聖氣草,只要全部煉化,還是有希望在短時間之內突破到地極境後期。

    根據張若塵的計算,想要將五十三株三葉聖氣草的藥力完全煉化,轉化為屬於自己的力量,至少也需要四個月時間。

    對於別的地極境武者來說,花費四個月時間,突破一個境界,速度已經算是相當快。但是,對於現在的張若塵來說,還是太慢。

    “四個月時間,就算借住時空晶石的時間力量,差不多也要一個半月。”

    張若塵相當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一個半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時局在變,誰都不知道下一步,會是什麼局面?

    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可想,只能努力修煉,儘量將武道修為提升上去。

    張若塵將其中三株三葉聖氣草分開,放到另一隻玉匣裡面,準備帶回王宮,送給九郡主。

    三葉聖氣草的藥力,對張若塵來說,已經不是十分明顯。可是九郡主現在才是玄極境的修為,對她來說,哪怕只是一株三葉聖氣草,也是無價之寶,可以淬煉武體,擴增氣湖。

    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花費六天時間,張若塵一連煉化四株三葉聖氣草。武道修為並沒有顯著的提升,只是比以前更加濃厚、精純。

    “五十株三葉聖氣草,才有可能助我突破境界。等到我的修為達到地極境後期,估計三葉聖氣草對我的用處,更加微乎其微。”

    武道修煉,本來是一步一個腳印,需要循循漸進的修煉。

    但是張若塵走上的卻是另一條路,那就是通過最昂貴的修煉資源,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修為。

    同時,也是使用丹藥和聖力淬煉自己的體質,增强肉身,擴增氣海。可以說,在提升自己體質上面,張若塵是花下血本。

    這一條路,對於別人來說,根本不可取。

    首先,對修煉資源的消耗,就是一個龐大的數位。

    比如:五十株三葉聖氣草,價值達到一千五百萬枚銀幣,張若塵卻僅僅只是用來突破地極境後期。

    如此消耗資源,就算是家族背景强硬的黃煙塵,也完全消耗不起。

    其次,張若塵已經修煉出武魂,又有强大的精神力,對武道的理解已經達到天極境大圓滿的水准。所以,他才敢毫無顧忌的煉化修煉資源,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境界。

    這是張若塵最大的優勢!

    若是換做別的武者,敢像他這樣修煉,早就已經走火入魔。

    武道修煉,就像是在往木桶裡面裝水。別的武者,不僅要往木桶裡面加水,還有不斷添加木板,讓木桶變得更高,可以裝更多的水。

    但是,張若塵已經有一隻木桶,只不過桶中的水,被人給倒完。所以,他就算從頭再來,也只需要往木桶裡面加水,根本不需要擔心木桶裝不裝得下。

    也就是說,在達到天極境大圓滿之前,張若塵的修煉之路都是一片坦蕩,沒有任何阻礙。

    “該回王宮一趟了!”

    張若塵將臉上的金屬面具摘下,換上一套武市學宮內宮營員的錦袍,雇來一輛車架,徑直向著王宮的方向行去。

    “九王子殿下回來了!”

    “九王子殿下回宮了!”

    ……

    張若塵回來的消息,很快傳遍王宮。

    張若塵在第一時間,前往玉漱宮,拜見林妃娘娘。

    玉漱宮的那些宮女,見到張若塵,紛紛露出敬畏和崇拜的眼神,立即下跪行禮,無比恭敬。

    母子見面,自然又是一陣噓寒問暖,家長里短。林妃將張若塵的手捏住,久久都不肯放開,眼淚婆娑的道:“塵兒……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我本該多抽一些時間回來看娘親。”張若塵看著林妃,心中終於感受到親情的溫暖。

    張若塵在武市學宮,表現出過人的天資,又和千水郡國的煙塵郡主訂婚,林妃在王宮中的地位也逐漸變高,每個月都能領到一些武者才能服用的煉體寶藥。

    最近一年來,林妃的氣色變好了許多,像是年輕了十歲。

    “只可惜娘親沒有開啟神武印記,要不然的話,我倒是有一些修煉資源,可以交給娘親。”張若塵道。

    林妃輕輕的摸著張若塵的頭,抿嘴一笑,道:“修煉資源本來就十分昂貴,你就自己留著服用,只要你能成為武道强者,娘親比什麼都開心。”

    一個嬌喝聲,從外面傳來,“九弟,九弟,回到王宮,也不來……林妃娘娘也在……”

    九郡主張羽熙風風火火的從外面闖進來,看見林妃之後,先是微微一驚,咧了咧嘴唇,立即變得溫順,恭恭敬敬的對著林妃行禮。

    張若塵輕輕的拍了拍林妃的手,道:“娘親,我有事先和九姐談一談,晚上,再來陪娘親一起吃飯。”

    林妃笑著點了點頭,道:“你去吧!”

    張若塵拉著九郡主,走出玉漱宮,微微一笑:“九姐,你的《天河玉經》修煉得怎麼樣?可有什麼不能理解的地方?”

    《天河玉經》是張若塵傳給九郡主,鬼級下品的功法,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絕對屬於最頂級擊敗的功法。

    九郡主仰著下巴,傲嬌的道:“我已經修煉到第二層,武道修為跨入玄極境後期,半年之後,武市學宮招生,我也要報名。到時候,我們就都是武市學宮的營員,還得叫你一聲師兄。呵呵!”

    “才玄極境後期……”

    張若塵微微皺眉,道:“林濘姗都已經達到玄極境小極比特,比你還高一個境界。今年的歲末考核,你肯定不是她的對手。”

    “那怎麼能比?林濘姗拜入武道聖地雲台宗府,武道修為自然會突飛猛進。”九郡主瞥了瞥嘴,有些不滿的道。

    張若塵道:“可是你修煉的是鬼級下品的功法,比她修煉的功法不知高明多少倍。到底怎麼回事,給我說清楚?”

    九郡主吐了吐舌頭,道:“有這麼跟姐姐說話的嗎?好吧!那我就實話實說,其實我是想要去爭《黃榜》第一,所以在黃極境多耽誤了半年時間。”

    張若塵道:“掙到《黃榜》第一沒有?”

    “當然,我可是開闢出了二十二條經脈,若是《黃榜》第一都爭不到,那多丟人?”九郡主笑盈盈的道。

    即便是被稱為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第一天才的七王子張天圭,也只是開闢出二十三條經脈而已。她僅僅只比張天圭少一條經脈,心中自然十分得意。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你和七王子修煉的功法都是鬼級下品,甚至七王子修煉的《六玄聖功》還不如《玉河天經》,你卻比他還少開闢出一條經脈,還有什麼好得意?”

    九郡主雙手叉腰,瞪著雙眸,道:“七哥可是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我怎麼可能與他相比?就算我開闢的經脈數量與他一樣,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不得不說,張天圭的天資,的確遠超九郡主和張若塵,只不過生在雲武郡國,得不到最頂級的功法,所以才只是現在的水准。

    張若塵看到九郡主那一副模樣,實在無法生氣,道:“今後記住,所謂的榜單,能够爭就去爭,若是不能爭,就沒必要耽誤修煉時間去硬爭。在黃極境多沉澱一段時間,對你也沒有壞處,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今後不要再這麼任性。”

    說著,張若塵將一隻玉匣取出來,遞給九郡主,道:“裡面一共有三株三葉聖氣草,你若是能够將它們全部煉化,我保證你的體質能够再次提升一大截,雖然依舊比不上同等修為時期的我和七王子,可是至少也能達到兩絕,甚至兩絕半。”

    “什麼兩絕?什麼兩絕半?”九郡主問道。

    張若塵道:“等你進入武市學宮,自然就會明白。”

    遠處,傳來一連串腳步聲,張若塵心中有感,立即向著花園的大門望去。

    一個穿著金袍的意氣風發的俊朗男子,看上去二十出頭,眉毛濃密,面若刀刻,步伐沉穩,給人一種上位者的高貴氣質,從大門外走了進來。

    與他並肩而行的是一個風姿綽約的美麗女子,看上去也是二十歲左右,身材修長,肌膚如雪,留著烏黑的長髮,一顰一笑就像是春風拂面。她若是站在人群中,絕對鶴立雞群,一眼就能被人看見。

    他們兩人正在遊園,身後跟著一大群人,其中既有張若塵認識的三王子、五王子、六王子、林辰裕、林濘姗,也有一些張若塵不認識的武者。

    他們一路隨行,或是談笑風生,或是指點江山,還有眾人獻媚和奉承的話。

    “七王子殿下,果然高論,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那些邪道鼠輩,相信很快就會被武市學宮和雲台宗府誅滅。”

    “既然七弟趕回王城,誰還敢在王城撒野?”

    ……

    那一個穿著金袍的俊朗男子,突然停下脚步,望著站在花園中央的張若塵和九郡主,一眼看去,簡直就像是兩個小情侶在私會一般。

    九郡主顯然有些畏懼那一個金袍男子,立即迎上去,對著他一拜,道:“羽熙拜見七哥。”

    “原來他就是七王子,張天圭。”張若塵的眼睛一眯,向著那一個金袍男子盯了過去。

    今天,張若塵才算是第一次見到,那一位傳聞已久的七王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