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站在張天圭身旁的那一個絕麗女子,向著張若塵和九郡主瞟了一眼,笑道:“原來是兩位小情人在園中私會,倒是我們來得唐突,驚擾了他們。”

    六王子冷笑一聲,對著那一個絕麗女子躬身一拜,道:“韓湫小姐有所不知,他們並不是情侶,而是兄妹,雲武郡國的九郡主和九王子。”

    韓湫,雲台宗府宗主之女,也是天魔嶺十大美人之一,不僅容顏美麗動人,而且天資也十分高絕。

    此次,乃是張天圭的親自邀請,所以韓湫才會來到王宮做客。

    在雲台宗府,張天圭和韓湫有金童玉女之稱,很多人都覺得他們將來必定會走在一起,成為雲台宗府今後的支柱。

    “九王子。”韓湫的美眸之中生出一絲詫異的神色,仔細向張若塵望過去,道:“他就是那一位有天才之名的九王子?”

    “回禀韓湫小姐,就是他。”六王子彎腰躬身的對韓湫行禮,臉都要貼到地面,獻媚的說道:“九弟雖然有天才之名,可是與韓湫小姐和七哥比起來,還是差距很大。”

    做為一比特王子,卻像一個奴僕般的向人行禮。

    看到六王子那個樣子,九郡主的心頭就十分厭惡。

    韓湫笑道:“據說九王子是武市學宮西院第一,算得上是出類拔萃,就算略有些不如大師兄,可也算得上天資驚豔。雲武郡國能够同時誕生兩位天資高絕的王子,雲武郡國想不崛起都難。”

    在韓湫的眼中,張天圭是當之無愧的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驕,張若塵就算表現得再優秀,也不可能超過張天圭。

    張天圭也是第一次見到張若塵,心中也有些意外。

    對於這位九弟,他倒是見過幾次,不過影響不深,只記得他一直都是病怏怏的模樣,隨時都跟在林濘姗的身後,十分喜歡林濘姗。

    根本沒有想到,才短短幾年過去,曾經那一個病秧子九弟,已經長大成人,生得眉清目秀,精神飽滿,氣質無雙,哪還有半點病態?

    “張若塵,見到七弟和韓湫小姐,還不過來行禮?真以為自己修為有成,就可以連兄長也不放在眼裡?”三王子臉色不善的呵斥道。

    他曾經敗在張若塵的手中,心中十分怨恨,但是他又奈何不了張若塵,所以就只能借助張天圭和韓湫來打壓張若塵的氣焰。

    張若塵走了過去,微微拱手,道:“見過王兄,韓湫小姐。若是沒有別的事,我先離開了!”

    對於張天圭,張若塵沒有什麼好感。

    明知道自己的九弟喜歡林濘姗,還答應了與林濘姗的婚事,準備收林濘姗為側妃。這樣的人,張若塵根本不願結交,叫他一聲王兄,已經是很給他面子。

    而且,林辰裕前往黑市聘請殺手,刺殺張若塵,張若塵也懷疑是張天圭幕後主使。畢竟張若塵和林辰裕並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林辰裕根本沒必要花費重金去殺他。

    “九弟,你那麼急著離開幹什麼?我們可是親兄弟,幾年沒有見過面,剛剛見面就要離開,那多掃興?”張天圭笑了笑,向站在後面的林濘姗瞥了一眼,道:“濘姗,你也不勸勸九弟,我記得小時候,他最聽你的話。”

    林濘姗輕輕的抿了抿嘴唇,有些敬畏的盯了張天圭一眼,心頭暗歎了一聲,走了出去,道:“表哥,今天各位王子和雲台宗府的天才俊傑聚集在一起,正是在商談如何對付黑市和拜月魔教。你是武市學宮的營員,又是西院的大師兄,難道就不想與大家一起談論談論?”

    張若塵突破到地極境,也只是一個月前的事,消息還沒有傳出去,眾人皆以為他只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為,還是外宮營員。林濘姗也不可能想到,張若塵已經達到地極境中期。

    張若塵還沒有說話,三王子便笑道:“對啊!九弟,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作惡多端,必須要儘快剷除。我聽說,不久前,你的未婚妻煙塵郡主就被黑市的邪道武者給擒住,關押在地火城,還是武市學宮的一比特絕頂天驕闖入地火城,將她救了出來。也不知他們兩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六王子道:“我也很好奇,煙塵郡主被劫持,整個雲武郡國鬧得沸沸揚揚,人盡皆知,那個時候九弟你到底躲在哪兒?”

    “什麼叫躲在哪兒?六哥,你這話未免說的太刻薄。”九郡主怒氣騰騰的道。

    五王子也站了出來,道:“九妹,此言差矣。煙塵郡主可是九弟的未婚妻,別人天才陳若可是拼死闖進地火城,九死一生才將煙塵郡主救出來。就連七哥聽說此事,也立即出關,趕去地火城,想要幫助九弟救出煙塵郡主。”

    “反觀九弟,他當時到底在哪裡?我看他就是害怕去闖地火城,所以,才躲了起來。像他這樣的男人,給陳若提鞋都不配。我看他還是儘早與煙塵郡主退婚為好,早點成全陳若和煙塵郡主,免得耽誤了煙塵郡主的終身。”

    五王子的話,說得可謂是直白而又露骨,渾然沒有顧及在場還有雲台宗府的弟子。

    可以想像,今天這番話,很快就會傳出去,成為王城武者調侃張若塵的笑料。

    要知道,這可是從五王子這位親兄弟嘴裡說出的話,絕對能够讓張若塵身敗名裂。

    那些雲台宗府的弟子站在後面低聲的嘲笑,看向張若塵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异色。

    九郡主怒不可揭,若不是張若塵攔著,她已經沖上去,將五王子、三王子、六王子暴打了一頓。

    張天圭的修為何等强大,就算一般的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不是他的對手。張若塵不想讓九郡主參合進來,免得害了她。

    張天圭對付張若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他若是想要加害九郡主,只需要稍微用一些手段,就能讓九郡主死得悄聲無息。

    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顯得十分平靜,道:“五王兄,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去地火城?”

    五王子的嘴唇微微一勾,譏誚的道:“你去了地火城?我怎麼不知道?”

    “五王兄的修為太低,不瞭解武道界的事,很多事自然不會知道。”

    五王子的臉色變了變。

    張若塵又道:“我回到王城之後,已經和陳若師兄見過面,他正和端木学姐在一起。至於煙塵郡主,應該也回到王城。五王兄,我們武市學宮的事,你還沒有資格指手畫腳。”

    五王子有些惱怒,道:“九弟,有你這麼跟王兄說話?我承認我的修為的確不如你,可是你未免也太狂妄,真以為自己在年輕一代已經無敵?”

    五王子說出這話,顯然是要將雲台宗府的那些弟子拖上,想要借住他們的手來打壓張若塵。

    畢竟年輕一代無敵的名號,不是那麼好背,就算張天圭也不敢說出這樣的大話,五王子卻硬扣在張若塵的頭上。

    張若塵本來是不打算與他們計較以前的事,卻沒有想到他們卻咄咄相逼,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更何况張若塵還不是被人隨便拿捏的泥人。

    而且,五王子的話實在太誅心,一旦傳出去,對張若塵將會相當不利。

    “五王子,你若是再敢胡說八道,我必不輕饒你。”張若塵的目光中散發出寒氣,眼神銳利得就像刀劍一般。

    看到張若塵的眼神,五王子的雙眼一疼,就像是被針刺了一下,腦袋裡面一片昏黑,差一點暈厥過去。

    張天圭一隻手搭在五王子的肩膀上,將一股真氣注入五王子體內,同時,有些責備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九弟,五哥畢竟是我們的兄長,就算他在說話的時候,無心得罪你,你也不該對他下如此狠手。五哥只不過是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怎麼能抵擋得住你的力量?若是九弟真想出氣,那就將氣都出在七哥的身上,七哥絕不還手。”

    “大師兄,你這是什麼話?你已經受傷,這種事,還是讓学弟來幫你承受。”

    一個雲台宗府的弟子,走了出來,走到張若塵的對面,慷慨激昂的道:“九王子,你若是真的因為煙塵郡主的事,心中氣惱,就將怒火發洩在我的身上,千萬別難為大師兄。”

    看著這些人虛偽的樣子,九郡主氣得渾身發抖。若是張若塵真的對他出手,還不知會被傳成什麼樣子?

    別人肯定就會說,因為煙塵郡主和陳若的事,張若塵惱羞成怒,不僅打傷了自己的兄長,甚至還將趕來勸架的雲台宗府的弟子也打傷。

    這種歪曲事實的事,三王子、五王子、六王子肯定做得出來。

    “九弟,你不要攔著我,讓我來教訓他們。”九郡主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心中很清楚,張天圭之所以故意生事,完全是想試探他。

    很顯然,張天圭已經開始懷疑他,甚至已經懷疑他就是陳若。

    就算九郡主現在幫他擋下去,張天圭也肯定會尋找別的機會,繼續試探他。

    既然如此,又何必讓九郡主參合進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