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已經撕破臉皮,張若塵也懶得和他們繼續虛與委蛇,所幸,就將臉皮撕得更破。

    張若塵盯著那一個雲台宗府的弟子,笑了笑,眼神逐漸變得冰冷,道:“你只是一個外人而已,我們雲武郡國王族的私事,你有什麼資格參合進來?”

    “你……”

    那一位雲台宗府的弟子,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張天圭道:“九弟,黃禮也只是想要勸解你,你又何必那麼較真?你可是西院的大師兄,應該有大師兄的氣量才對。”

    那一個叫做黃禮的弟子,冷哼一聲:“早就聽說九王子天資絕代,劍術超凡,就算冷傲一些也是應該的事。我黃禮做為雲台宗府的弟子,來到王宮做客,只是好言相勸,卻被九王子殿下責問,心中這口氣實在咽不下。為了不讓外人覺得我們雲台宗府怕了武市學宮,我現在正式向九王子殿下挑戰。”

    張天圭頗為滿意的看了黃禮一眼,等得就是黃禮說出這一句話。

    現在,就看張若塵如何接招?

    只要張若塵答應與黃禮一戰,那他就是必輸之局。

    若是張若塵戰贏黃禮,大家就會說,張若塵沒有氣量,因為煙塵郡主的事,居然拿好心勸他的王族客人出氣。

    若是張若塵敗給黃禮,大家又會說,所謂的西院大師兄,其實不堪一擊,一點本事也沒有,脾氣卻還大得很。

    無論是哪一種情况,張天圭都完全立於不敗之地,不僅可以狠狠的打壓張若塵,羞辱張若塵,同時又能借此機會印證自己心中的猜想。

    可以說是一箭雙雕,妙不可言。

    黃禮的用心,張若塵自然看得十分清楚。

    “怎麼?所謂的西院大師兄,連在下的挑戰都不敢接?”

    見張若塵保持沉默,黃禮繼續挑釁,笑道:“原本我還覺得先前五王子的話,說得有些過分。現在看來,九王子殿下真的是膽小怕事之人,說不定真的是因為不敢去地火城,所以才躲了起來……”

    張若塵道:“好吧!既然閣下非要挑戰我,我怎麼能不迎戰?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儘管說。”黃禮心頭一喜,終於將張若塵激怒。

    張若塵道:“王宮重地不適合交手,我們應該將交手的地點改到宮外。聽說,最近武市鬥場已經重新修整,並且開始營業。三天后,我們就在武市鬥場一戰,不知閣下敢不敢應戰?”

    “武市鬥場……”黃禮的心頭一驚,目光向著張天圭看去。

    進入武市鬥場決鬥,就要簽生死契約。

    黃禮畢竟只是地極境中期的修為,根本沒有必勝的把握擊敗張若塵。萬一張若塵隱藏了實力,在武市鬥場將他給殺死,他該怎麼辦?

    張天圭道:“九弟,大家只是隨便切磋而已,何必要去武市鬥場?”

    “七哥此言差矣,剛才黃兄已經說過,這不是一般的切磋,而是雲台宗府與武市學宮的名譽之爭。再加上黃兄親自發起的挑戰,當然要公平公正才好,免得黃兄輸了之後,心中不服氣。黃兄,你覺得對嗎?”

    黃禮再次向張天圭看了一眼,見到張天圭向他點了點頭,最終,黃禮還是答應下來,道:“好!就依九王子所言,三天之後,武市鬥場,我們决一高下。”

    “若是沒有別的事,那我就先告辭。”張若塵道。

    九郡主也跟著張若塵一起離開。

    返回玉漱宮之後,九郡主才笑道:“我剛才可是為你捏了一把汗,生怕你落入他們的圈套。幸好你機靈,識破了他們的陰謀,還反將了他們一車。對了!九弟,那個黃禮到底强不强?你有多少把握?”

    張若塵道:“黃禮的修為達到地極境中期,算是一個修為還不錯的武道高手。”

    “什麼?他的修為達到地極境中期,那可怎麼辦?九弟,你既然已經看透他的修為,怎麼還答應他?萬一……”九郡主有些緊張的道。

    張若塵笑道:“既然我能看透他的修為,自然就有把握將他擊敗,或者說是……擊殺。”

    九郡主微微松了一口氣,眼中也露出一股寒光,道:“今天,他們的確太過分,是該威懾他們一下。要不然的話,今後還不知他們會如何惡意中傷你。”

    “這只是一件小事,別放在心上。努力修煉,才是正道。”張若塵輕輕的拍了拍九郡主的香肩,就向著裡面走去。

    將九郡主留下來,陪著林妃,一起吃過晚飯,張若塵便又進入時空晶石之中繼續煉化三葉聖氣草。

    時間很寶貴,必須爭分奪秒的修煉。

    ……

    王宮之中,張天圭居住的宮宛,亮著通明的燈火。

    “大師兄,萬一張若塵已經突破地極境,想要在武市鬥場上殺死我,我到時候該怎麼辦?”黃禮有些焦急的道。

    若是張若塵只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為,黃禮還有與張若塵一較高下的信心。

    可他萬一突破到地極境了呢?

    張天圭顯得十分沉穩,淡淡的道:“你怕什麼?你可是一絕天才,又是地極境中期的修為,就算不是他的對手,要逃下戰臺,也是易如反掌的事。難道不是嗎?”

    “只是……”

    黃禮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連荀歸海都敗在張若塵的手中,真正要生死決鬥,黃禮還是有些畏懼張若塵。

    先前挑釁,完全是因為,他料准張若塵不敢殺他。

    進入武市鬥場決戰,卻又是另一回事。

    張天圭將一面銅牌取出來,遞給黃禮,道:“這是一比特陣法大師煉製的陣盾,只要你將真氣注入陣盾,就能啟動上面的銘紋,凝聚出一面陣法盾牌,幫你擋住一擊。若是張若塵的修為真的已經突破到地極境,你使用這一面陣盾,自然就能保命。”

    “多謝大師兄!”黃禮的心頭大喜,立即跪在地上,向張天圭一拜,將銅牌接了過去。

    既然擁有陣盾,黃禮也就不再懼怕張若塵。

    “下去吧!”張天圭揮了揮手。

    黃禮退下去之後,張天圭的手掌捂著胸口,一股鑽心的痛楚,從體內傳來。

    “可惡!沒想到司行空的修為竟然如此强大,我都已經達到地極境大圓滿,居然依舊還不是他的對手。只可惜我修煉的只是《六玄聖功》,若是我修煉的是雲台宗府最强功法《至聖乾坤功》,又怎麼可能敗給司行空?”

    張天圭狠狠的一拳打在案頭上,只聽見咯吱一聲,面前的檀木桌,立即變成了粉末。

    《六玄聖功》雖然也是鬼級下品的功法,可是卻是一種殘功,並不完整,根本不能和《至聖乾坤功》相比。

    整個雲台宗府的年輕一代,只有宗主之女韓湫修煉了《至聖乾坤功》,張天圭想要得到《至聖乾坤功》,就必須先得到韓湫。

    雖然,他現在已經不能改修別的功法,但是武者在超越天極境大圓滿之後,還有一次機會。

    那個時候,武者就能改修別的功法,跨入另一個修煉境地。

    張天圭是一定要將《至聖乾坤功》奪到手,為將來做準備,他的目標可不僅僅只是武道神話那麼的簡單。他要超越武道神話,衝擊傳說中的聖境。

    所幸的是,現在韓湫對他很有好感,可以說,她和《至聖乾坤功》已經是張天圭的囊中之物。

    “張若塵與煙塵郡主聯姻,就是得到千水郡國的支持。我也必須將韓湫拿下,從而得到雲台宗府的支持。再加上我的天資比張若塵高得多,世子之比特,一定非我莫屬。”

    張天圭深吸一口氣,體內湧出六種异光,開始繼續療傷。

    ……

    時空晶石裡面,又是九天過去。

    九天以來,張若塵只花費四天時間煉化了兩株三葉聖氣草,其餘五天時間全部都在修煉龍象般若掌。

    每天,張若塵至少要打出兩萬次掌印。

    不僅僅只是修煉掌法,同時也是通過練掌,錘煉身體,活動血液,將最近煉化的三葉聖氣草的藥力,完全融入身體,達到最佳吸收狀態。

    九天結束,張若塵能够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提升了不少,肉身體質也增强了一些,就連出掌的速度也變得更快。

    “龍象九疊已經可以將五道掌印疊加在一起,爆發出五倍的力量。以我現在的修為,爆發出五倍的力量,打出一掌,威力得有多强?”

    闖地火城的時候,張若塵用的是陳若的身份,所以,並沒有使用龍象般若掌。

    現在,既然是張若塵的身份,自然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

    “外面差不多已經過去三天,是時候趕去武市鬥場,正好借用黃禮在測試我的掌法。既然張天圭讓黃禮在試探我,我自然要讓他滿意才行。”

    離開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張若塵就直接離開王宮,向武市鬥場趕去。

    張若塵和黃禮將要在武市鬥戰決戰的消息,在好事者的推波助瀾之下,早就已經傳遍王城,鬧得人盡皆知。

    至於兩人戰鬥的原因,也已經被傳出去,據說,還和煙塵郡主有關。說不定那一位美豔絕倫的煙塵郡主,也會出現在武市鬥場。

    那些好事的武者,對這一戰,更加期待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