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見到端木星靈的時候,端木星靈顯得格外興奮,雪白的臉蛋上洋溢著美麗的笑容,一雙又圓又亮的眼眸不停眨巴,道:“張若塵,你猜我給你帶來了什麼好消息?”

    “以王城現在的局勢,還能有好消息?”張若塵戴著金屬面具,不悲不喜的道。

    端木星靈翻了一個白眼,從空間手鐲中取出一隻木匣,遞給張若塵。

    “什麼東西?”張若塵問道。

    端木星靈仰著下巴,露出纖長的玉頸,傲嬌的道:“自己打開看啊!”

    張若塵猶豫了片刻,將木匣打開。

    “嘩——”

    一股陰寒的氣息,從木匣中逸散出來。

    那一股氣息,蘊含强烈的腐蝕之力,瞬間就將張若塵的五指吞噬。

    右手的皮膚,瞬間就變成黑色。

    張若塵絲毫都不驚恐,反而露出喜色,將木匣合上。同時,運轉靈火真氣,將體內的毒素煉化。

    “神棲草!端木学姐,你是從哪裡找到?”張若塵有些激動的道。

    神棲草的毒性雖然很强,可是剛才僅僅只是微量的毒素,鑽進張若塵的體內。所以,張若塵可以使用靈火真氣,將毒素煉化。

    若是張若塵敢將神棲草直接吞入腹中,恐怕瞬間就會斃命,神仙都救不了他。

    端木星靈顯得無所謂的道:“我只是托了一比特朋友,從千水郡國找到,日夜兼程的送到王城。小事一樁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當然,神棲草十分稀有,而且毒性極强,我的那一位朋友也只是找到了三株而已,也不知你够不够用?”

    “夠了!無論如何,這次真的多謝端木学姐。”張若塵微微拱手,對端木星靈表示由衷的謝意。

    千水郡國和雲武郡國相隔何止十萬裏,想要在三天之內,將神棲草送過來,必須使用四級蠻禽,以最快的速度趕路,才能做到。

    這一份人情,算是欠下了!

    張若塵既沒有問端木星靈為何能够在三天之內,將神棲草送到王城。端木星靈也沒有問張若塵要神棲草來做什麼,顯得很有默契。

    端木星靈側著臉,眯眼一笑:“你來找我,應該是有事吧?”

    “不瞞学姐,的確有事。”

    張若塵將神棲草收進儲物戒指,道:“我就想知道,現在,武市學宮的營員在王城中的一些情况。”

    “就這麼簡單?”端木星靈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張若塵笑道:“我本來就不是一個複雜的人。”

    端木星靈道:“武市鬥場的那一戰,武市學宮損失慘重,其中數十比特天才營員慘死,還有一些人被抓住,也不知被關押在什麼地方。現在,武市學宮在王城中一共有三個據點,紫茜被關押在淩空莊園的地牢。一旦查實她是地府門的殺手,陳曦兒肯定會在一定時間將她處死。”

    張若塵盯著端木星空的眼睛,乾咳了兩聲,道:“那個……你怎麼知道,我是為紫茜的事,來找你?”

    端木星靈捂嘴一笑,“你和紫茜的關係那麼親密,她又因為你,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只要是一個人,就會知道你們的關係非同一般。你被關押,你必定會去救她。我能猜到,難道你很意外?”

    端木星靈又道:“我其實還是十分好奇,你和那一個女殺手到底發展到了哪一步?”

    “我們只是很純潔的朋友關係,根本不是你想的……”張若塵知道自己說漏了嘴,立即閉上嘴巴,很想扇自己一巴掌。

    “呵呵!一試就試了出來,她果然是地府門的殺手。張若塵,你的膽子真大,居然敢和地府門的殺手亂來,若是讓塵姐知道,還不鬧翻天?”端木星靈大笑道。

    張若塵不得不承認,低估了端木星靈的智慧,以後再也不信“女人胸大無腦”這種話。

    張若塵的眼神嚴肅,道:“端木学姐,這件事非同小可,你千萬別宣揚了出去。”

    “放心!我們是什麼關係?我會出賣你?”

    端木星靈收起笑容,兩根玉指摸著下巴,道:“而且,你若是想要救人,我還可以幫你。”

    ……

    在王城,各大家族和宗門,皆有屬於自己的莊園。

    淩空莊園,占地一百二十畝,不算大,也不算小,乃是武市學宮在王城中的一處秘密據點。

    現在是非常時期,所以,淩空莊園的防守十分嚴密,所有陣法完全開啟。就算是天極境强者,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闖進去,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張若塵和端木星靈剛剛靠近淩空莊園,就被看守莊園的侍衛發現。

    “此地是私人莊園,兩位……”

    那一位侍衛,還沒有說完,張若塵和端木星靈就同時將武市學宮的權杖取出來。

    看到張若塵和端木星靈手中的內宮營員的權杖,那一個侍衛立即單膝跪地,對他們行了一禮,恭恭敬敬的將他們請進淩空莊園。

    端木星空和陳若來到淩空莊園,將很多營員都給驚動。

    特別是神秘的陳若,很多人都對他十分好奇,特地趕來,想要見一見這一個能够從地火城救出煙塵郡主的天才少年。

    “他就是銀袍長老閣閣主的秘傳弟子,陳若,臉上怎麼戴著面具?”一比特外宮營員望著與端木星靈並肩而行的張若塵,露出既是羡慕,又是崇拜的眼神。

    “陳師兄乃是秘傳弟子,他的身份,豈是我們可以相比。身份神秘一些,也很正常。”

    另一個營員哭喪著臉,道:“沒想到端木学姐居然是陳師兄的女友,看來我是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端木学姐美若天仙,也只有陳師兄那樣的天才俊傑,才配做她的男友。你就別指望了,與陳師兄爭女友,簡直就是在找死。”

    進入淩空莊園,張若塵和端木星靈並沒有立即行動,而是在管事的安排之下,先住了下來。

    要救紫茜,必須安排好每一個環節,絕對不能貿然行動。

    “我先去察看地牢的防守,若是可以的話,最好明晚就將紫学妹就出去。”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搖了搖頭,道:“將她救出地牢容易,但是想要將她送出淩空莊園卻很難。我們必須從長計議,不能輕舉妄動。”

    張若塵道:“放心吧!我自有辦法,將她送出淩空秘府。”

    說完這話,張若塵將窗戶打開,見到四下沒人,雙腿一蹬,化為一道虛影,沖進夜色之中。

    地牢的入口,設在一座湖心的假山之中。想要前往地牢,就必須神不知鬼不覺的飛渡過湖面,打開地牢大門。

    但是以淩空莊園的防守,會那麼容易?

    估計就連湖面上,也設定了陣法銘紋。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立即查探到湖邊隱藏了三道强大的氣息。

    幸好有空間領域,要不然根本無法發現藏在暗處的三比特武道高手。

    就在這時,張若塵聽到一個輕盈的腳步聲,立即收斂身上的氣息,飛掠到樹梢上面,隱藏了起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

    借住微弱的光芒,張若塵看到一個身材絕好的美女,來到湖畔。

    正是陳曦兒。

    她停下了脚步,輕輕的彈了一個響指。

    黑暗之中,一個老者走了出來,對著陳曦兒拱手一拜,道:“拜見小姐。”

    陳曦兒點了點頭,道:“沒有人接近湖心的假山吧?”

    老者道:“有我們三兄弟在這裡看守,別說是人,就算是一隻蚊子,也休想飛到湖心假山。”

    陳曦兒點了點頭,道:“薛長老檢查過她的血液,發現她的血脈之中竟然蘊含聖力,乃是聖者的後代。若她真是地府門的尖細,那麼就肯定不是一般的殺手那麼簡單。”

    “她被關押的消息,估計已經被傳了出去。地府門的高手,肯定會來救她。你們可要當心,別讓她被人救走了!”

    那一位老者冷聲的道:“這一次武市學宮損失如此慘重,自然也要讓黑市的邪道武者付出一些代價。小姐放心,無論黑市派遣多少邪道武者來救人,那也是死路一條。”

    陳曦兒道:“我要去看一看她,你們繼續隱藏起來,不要暴露身形。”

    陳曦兒將一隻巴掌大小的鐵船取出來,放在手心。

    那一隻小巧的鐵船,是一件七階真武寶器。

    在真氣的催動之下,小巧精緻的鐵船,變成一隻三米長的小舟。

    駕著小舟,陳曦兒向著湖心假山行去。

    與此同時,設定在湖中的陣法銘紋,完全打開。

    “好機會!”

    張若塵的使用空間領域隱藏自己的身體,施展出禦風飛龍影,橫渡虛空,飛落到湖心假山的頂部。

    因為陳曦兒正趕去湖心假山,所以那三比特隱藏在湖畔的老者,並沒有注意到湖面上的微弱真氣波動。

    陳曦兒登上假山,走進一條幽暗的小道。

    “拜見小姐。”

    兩個看守地牢的武者,立即下跪,對著陳曦兒行禮。

    “打開石門。”陳曦兒看也沒有看他們一眼,冷冰冰的說道。

    兩個看守地牢的武者,各自取出一把鑰匙,插進兩個鑰匙孔,將石門上面的陣法銘紋啟動。

    “轟隆!”

    厚厚的石門,緩緩打開,露出一條通往地底的階梯。

    一股寒氣,從石門中吹出。

    石門之中,漆黑一片,深不見底。

    跟在陳曦兒身後的張若塵,只是微微向著那兩個看守地牢的武者看了一眼,就看出他們的修為。

    他們皆是地極境大極比特的修為。

    經過武市鬥場的慘敗之後,武市錢莊和武市學宮果然將武道高手調到了王城。

    兩個看守地牢的武者,年紀都超過五十歲,顯然不是武市學宮的營員,而是武市錢莊的武者。

    武市學宮是武市錢莊培養人才的基地,但是,武市錢莊的武者卻並不全部都是從武市學宮之中走出。武市錢莊也會花費大量錢財,從別的地方招攬武者。

    只是這些被招攬來的武者,很難進入武市錢莊的高層,同時,他們也沒有武市學宮的營員的地位高,得不到大量的修煉資源,只能算是武市錢莊的外層人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