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牢十分幽深,寒氣逼人,普通人若是走進去,肯定會被凍僵。

    地牢底部,距離地面足有五十米,四周的石壁上刻滿陣法銘紋,任何人都休想從地底進入地牢。

    紫茜盤坐在一隻兩米高的金屬鐵籠裡面,纖瘦的雙臂和雙腳都纏著一根鐵索,鐵索和鐵欄上面流動著一個個金色的紋印。

    只要用手輕輕的觸碰鐵索,就會引動金色的紋印,形成一股電流,將人彈開。

    陳曦兒站在鐵籠的外面,俏生生的立在那裡,一雙美麗的杏眸打量著關在裡面的紫茜,道:“你的身上具有聖者血脈,絕不是一個普通的殺手。”

    紫茜閉著雙眸,雙手放在膝蓋的位置,就好像聽不懂陳曦兒的話一樣。

    跟在陳曦兒的身後,走進地牢的張若塵,看見被關押在鐵籠裡面的紫茜,不禁有些心痛。

    同時,張若塵也有些氣惱,陳曦兒只是懷疑紫茜是地府門的殺手,就將她關押在這個黑暗無日、冰冷玄寒的地牢鐵籠裡面,做得有些太過分。

    若是已經確認紫茜是地府門的尖細,陳曦兒這麼做倒是無可厚非,可是現在,大家畢竟是同門的師姐妹。

    陳曦兒取出一柄鋒利的斷劍,走到紫茜的面前,晶瑩的紅唇微微一勾,冷峭的一笑,道:“據說,你和張若塵的關係很不錯?”

    盤坐在鐵籠之中的紫茜,緩緩睜開雙眸,盯著鐵籠外的陳曦兒,有些虛弱的道:“我與張若塵……只是普通的師兄妹關係……”

    “哈哈!你終於肯開口說話了!”

    陳曦兒嬌聲的一笑,胸脯不斷起伏,眼神變得銳利起來,冷哼一聲:“你和張若塵若真的只是師兄妹關係,為何你會冒著暴露身份的代價,拼命也要救他?告訴我,張若塵是不是也是黑市的尖細?”

    “不是。”紫茜重新閉上雙眸,不再說話。

    “嘭!”

    陳曦兒的目光一寒,抓住纏繞在紫茜左手腕的鐵鍊,將紫茜拖了過來,使她的臉緊緊的貼在鐵欄上面。

    手中的短劍,在紫茜的臉頰邊上劃動,陳曦兒笑道:“你若是不說實話,信不信我現在就劃破你的臉,讓你徹底毀容,然後,將你關進赤空秘府,永世不得再見天日。”

    鐵鍊上的金色紋印,就像是一道道金色閃電,不斷打入紫茜的體內。

    就算紫茜是殺手,經過殘酷的訓練,此刻依舊痛得全身痙攣,緊咬著牙齒,顫抖著道:“我……我說的都是實話……張若塵……的確……的確與黑市無關……”

    金色的光輝,照耀在陳曦兒絕美的臉上,顯現出唯美的輪廓,五官簡直精緻到了極點,沒有一絲瑕疵。

    可是張若塵此刻卻絲毫都不覺得那一張臉美,反而只能看見惡毒和陰險,與她以前表現出來的完美女神的形象完全不一樣。

    張若塵只有一股深深的失望,嘴裡發出一聲輕歎。

    聽到歎息聲,陳曦兒的臉色一變,道:“誰?”

    陳曦兒剛剛想要轉身,突然,一道掌風擊在她的頸部,隨後她就眼前一黑,頭重腳輕,倒在了地上。

    鐵籠中的紫茜也微微緊張起來,盯著那一個打暈陳曦兒的帶著金屬面具的黑影,道:“什麼人?”

    那一個黑影,漸漸走近,露出一張熟悉的臉部輪廓。

    雖然,張若塵還沒有摘在臉上的金屬面具,可是紫茜卻還是將張若塵認了出來。

    她並沒有露出欣喜的神情,反而變得更加緊張,壓低聲音:“你來幹什麼?若是你被武市學宮的武者發現,他們肯定會將你也當成黑市的尖細。”

    張若塵道:“我來救你。”

    “你現在就走,我不用你救。”紫茜道。

    張若塵道:“你覺得我救不了你?”

    紫茜的眼神有些發冷,道:“你怎麼還不明白,武市學宮的人將我關在這裡,就是為了等黑市的人來救。外面肯定已經布下天羅地網,我們根本逃不出去。”

    “而且,你和我不一樣。你是雲武郡國的王子,既有親人,又有朋友。若是讓武市學宮懷疑你是黑市的尖細,整個雲武郡國的王族都會受到牽連。”

    紫茜見張若塵依舊沒有離開,才又低聲的說道:“再說……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你沒必要為了我,冒這麼大的風險……”

    “嘩!”

    還沒有等紫茜說完,張若塵便取出沉淵古劍,揮劍一斬。

    千錘隕鐵鑄煉的鐵鎖,裂成兩半,掉落在地。

    隨後,張若塵又是連斬四劍,貼著紫茜的手腕和脚腕飛過,將四條鐵鍊斬斷。

    張若塵將紫茜從鐵籠之中抱了出來,道:“現在,已經將你救出來,我也沒有了退路。”

    紫茜十分虛弱,在張若塵的懷中,根本無法反抗,只能用一種既是惱怒、又是竊喜的眼神,瞪大了一雙美麗的眼睛,狠狠的盯著張若塵。

    張若塵將紫茜放在地上,一指點在她的眉心,一股强大的真氣湧入她的體內,衝開她被封住的經脈。

    經脈的封印被衝破,渾厚的真氣立即充滿體內經脈,紫茜很快就變得精神飽滿,重新恢復力量。

    張若塵道,“走吧!該出去了!”

    紫茜的臉有些發紅,拉住張若塵的衣袖,問道:“你打算怎麼出去?”

    張若塵道:“我有辦法隱藏我們的身形,至少有七成把握不被外面的那些看守者識破。”

    紫茜看著躺在地上的陳曦兒,道:“我或許有更好的辦法!”

    “什麼辦法?”

    紫茜道:“我在地府門偷學過‘蠶蝶功,雖然沒有練到大成的境界,不過也能簡單的改換容貌。反正現在是黑夜,相信那些看守地牢的武者也不敢仔細看陳曦兒的容顏。只要我變成陳曦兒的模樣,自然可以輕鬆逃出去。”

    張若塵也向地上的陳曦兒看了一眼,對陳曦兒已經失去曾經的好感,道:“應該可行。”

    張若塵轉過身去,等待了片刻。

    紫茜將陳曦兒身上的衣服脫下,換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衣服,換到陳曦兒的身上。

    同時,紫茜還將陳曦兒關進鐵籠,也用四根鐵籠纏繞了起來。

    紫茜撿起地上的短劍,向著鐵籠中看了一眼,道:“陳曦兒的人頭也在《賞金榜》上面,金額很高。我們要不將她殺死,得到的賞金,對半平分?”

    張若塵微微皺眉,道:“我畢竟是武市學宮的營員,不會看著你殺死同門而不管。”

    站在陳曦兒的立場,其實她並沒有錯。

    張若塵之所以對陳曦兒失望,那是因為陳曦兒在他面前表現得太完美,在他的背後卻暴露出本性。

    張若塵不喜歡這種雙面的女人。

    但是,紫茜要殺她,卻又是另一回事,張若塵自然要封锁。

    “好吧!我就暫時放過她這一次。”

    紫茜將短劍收了起來,使用“蠶蝶功”,改變面部的肌肉和輪廓,就連身材也微微發生變化,幾乎變得與陳曦兒一模一樣,很難看出破綻。

    “蠶蝶功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容貌,卻無法改變一個人的體質和真氣内容。”紫茜用著與陳曦兒一模一樣的聲音說道。

    不得不說,紫茜是一個合格的殺手,將陳曦兒的氣質學得很像,走出地牢,並沒有被看守地牢的兩個武者看出破綻。

    張若塵使用空間領域的力量,扭曲了空間,就像隱身一般,跟在紫茜的身旁,低聲的道:“武市學宮的武者,肯定很快就會發現被關在地牢的人是陳曦兒,所以,今晚你就必須逃出淩空莊園。”

    紫茜點了點頭。

    駕著小舟,渡過湖面,沒有遇到任何阻礙,紫茜直接向淩空莊園外行去。

    “拜見小姐!”

    看守淩空莊園的武者,全部單膝跪地,向紫茜行禮。

    “開門,我們出去一趟。”紫茜道。

    對於“陳曦兒”的命令,那些武者不敢多問,立即打開陣法和大門,將“陳曦兒”放了出去。

    在“陳曦兒”走出大門的時候,左冷玄跟了出來,遠遠的望著陳曦兒的背影,露出疑惑的神情:“這麼晚了,陳師妹要去什麼地方?”

    沉思了片刻,左冷玄便追了上去。

    本來張若塵看著紫茜已經離開淩空莊園,也就不打算再跟上去,可是,張若塵怎麼都沒有料到,居然冒出一個左冷玄。

    左冷玄一直都在追求陳曦兒,陳曦兒深夜離開淩空莊園,他的心中好奇,跟上去查探,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偏偏那不是真正的陳曦兒,而是紫茜。

    若是讓左冷玄發現“陳曦兒”的真實身份,豈不就壞事了?

    張若塵的心中有些不放心,再次隱藏身形,追了上去。

    離開淩空莊園,紫茜就施展身法,急速向黑暗之中飛掠,快速逃離,只想離淩空莊園越遠越好。

    可是她卻總感覺身後有人跟著。

    到達一處僻靜之地,她停了下來,輕輕一歎:“張若塵,我已經逃出來,不會再有危險,你不用再跟著我。”

    紫茜以為,跟在她身後的人是張若塵,所以,說話的時候,並沒有刻意去學陳曦兒的語調,而是使用自己的聲音。

    “噠噠!”

    脚步聲響起。

    左冷玄走了出來,用著疑惑的眼神,盯著遠處的“陳曦兒”,道:“你不是陳師妹,到底是什麼人?你和張若塵又是什麼關係?”

    聽到左冷玄的聲音,紫茜的臉色一變,立即轉過身去,只見來人並不是張若塵,而是一個內宮營員。

    紫茜對左冷玄有些映象,見過一兩次,他是內宮學府排名前五十的頂尖高手。

    她的心沉到穀底,沒想到會在逃出來之後才暴露身份,難道今晚就要功虧一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