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煙塵皺了皺眉,眼中也露出幾分疑惑,道:“倒是沒有出現神靈福澤,估計是因為雲武郡國祭祀的規模太小,還沒有得到神靈的認可。”

    “如千水郡國的祭祀,規模是雲武郡國的百倍,僅僅只是祭品就是數千萬頭牛羊,蠻獸數十萬頭,散發出來的血氣,足以籠罩方圓千里。”

    “雲武郡國這樣的祭祀,能够出現神靈顯聖就已經相當了不起,還想得到神靈福澤?”

    張若塵笑道:“既然沒有神靈福澤,那麼就算錯過神靈顯聖又如何?”

    “你……”黃煙塵道。

    神靈顯聖多麼神聖的一件事,他卻完全不當一回事,將黃煙塵氣得不輕,不想繼續和他談論下去。

    黃煙塵輕飄飄的瞥了張若塵一眼,道:“你最近在閉關修煉,很多事情,應該都不知道吧?”

    “我閉關的這段時間,王城中又發生了什麼事?”張若塵問道。

    黃煙塵的神情有些傲然,道:“武市學宮派遣了六比特銀袍長老趕來雲武郡國,與雲台宗府聯手,已經剿滅了黑市的總部,斬殺邪道武者五千多人,抓捕的邪道武者也有三千多人,給予了黑市以重創。除了地府門和毒蛛商會,別的黑市勢力幾乎全軍覆沒。”

    張若塵一驚,武市學宮居然派遣了六比特銀袍長老,那可就是六比特天極境的武道强者,看來是動了真怒。

    張若塵問道:“拜月魔教呢?”

    黃煙塵道:“除了拜月魔教的總部沒有找到,拜月魔教在雲武郡國的所有分舵,幾乎全部被剿滅。失去了那些分舵,拜月魔教在雲武郡國已經失去絕對的統治能力,沒有數十年的時間,不可能恢復過來。”

    “這一次對黑市和拜月魔教的報復,算是徹底結束,只可惜讓毒蛛少主和華名公逃走。若是讓我抓住他們,非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黃煙塵的五根手指呈爪形,露出長長的指甲,十分痛恨毒蛛商會。

    半晌之後,黃煙塵收起心中的怒火,道:“我明天就要返回天魔武城,你呢?”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應該還要在王城待一段時間,一個月之後,才會回去。”

    武道境界剛剛突破,張若塵並不打算立即回武市學宮,準備在王城鞏固自己的境界,同時抽一些時間多陪伴家人。

    這一次離開之後,今後再回來的時間就不多了。

    黃煙塵道:“好吧!我這一次斬殺了不少邪道武者,回到天魔武城,就能兌換大量功勳值。得到了功勳值,就可以兌換更多的修煉資源,我也要儘快將境界提升上去。”

    第二天,武市學宮的營員和雲台宗府的弟子,開始陸陸續續的離開雲武郡國。

    張若塵雖然錯過了這一次大戰,失去了賺取功勳值的機會,但也沒有什麼遺憾,至少修為突破到地極境小極比特,這才是最值得高興的事!

    與林妃一起吃過早飯之後,張若塵剛剛走出宮宛,就看見張天圭迎面走來。

    見到張若塵,張天圭的臉上露出笑意,主動叫道:“九弟,真巧,我正要去找你。”

    “找我幹什麼?”張若塵道。

    張天圭道:“確切的說,不是我找你,是父王要找你,跟我去霞氣殿吧!”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張天圭一眼,雖然覺得張天圭的笑容很假,可是在王宮之中,張若塵不相信他還能使出什麼花招,於是就跟著他前去了霞氣殿。

    雲武郡王坐在霞氣殿的上方,身穿金色的長袍,目光炯炯有神,身體周圍流動著龍虎之氣,武道修為似乎又有精進。

    “拜見大王!”

    下方的眾人,紛紛向雲武郡王行禮。

    雲武郡王點了點頭,道:“黑市和拜月魔教已經被擊潰,但是依舊有很多殘餘的邪道武者在外逃竄,為了雲武郡國的安定,必須要將這些邪道武者清剿乾淨,避免留下後患。昨晚,七王子查探到其中一股邪道武者,藏身在距離王城三百裏的清河堡。”

    “這一股邪道武者的勢力十分龐大,其中甚至有地極境大圓滿級別的高手。本王决定,就由七王子和赤汗將軍帶領一萬軍隊,攜帶三千架弓弩,前去剿滅清河堡的邪道武者,大家沒有意見吧?”

    赤汗將軍單膝跪地,道:“屬下領命。”

    張天圭走了出來,對著雲武郡王一拜,道:“父王,兒臣剛剛收到一比特雲台宗府的学弟的傳信,發現了毒蛛商會在雲武郡國的總負責人華名公的行踪。華名公乃是天極境的高手,只有兒臣親自出手,才有可能對付得了他。至於清河堡,兒臣想要推薦九弟與赤汗將軍前去征討。”

    雲武郡王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道:“華名公乃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據說已經被武市學宮的銀袍長老擊傷,正是殺他的絕佳時機。若是放他離開,無異於放虎歸山。以你一個人的力量,恐怕還殺不了他。這樣吧!就讓萬城重隨你一起前往,合你們兩人之力,把握會更大一些。”

    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每一個都是修為通天的人物,而且擁有很多保命的手段,所以,很難被殺死。

    想要殺死一個天極境的武者,至少需要三比特天極境的武者聯手,才能做到。又或者,其中一個天極境武者比另一個天極境武者强大十倍以上,才能將對手殺死。

    雲武郡王派遣張天圭和萬城重聯手去對付華名公,自然是經過了一翻周全的考慮。

    雲武郡王的目光盯向張若塵,道:“九兒,你可願隨赤汗將軍去征討清河堡?”

    張若塵總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對勁,怎麼會那麼巧?張天圭昨晚剛好得知一股邪道武者潜伏在清河堡,今天便又得到了華名公的消息,簡直就像是已經提前安排好了一樣。

    張天圭像是早就已經準備讓張若塵和赤汗將軍前去清河堡,現在所說的一切,完全就只是走一個形式。

    張天圭笑道:“九弟,清河堡只是一群烏合之眾,最强也只有一比特地極境大圓滿的邪道武者,你不會害怕了吧?你放心,就算遇到什麼危險,還有赤汗將軍,他足以保護你的安全。”

    赤汗將軍長得虎背熊腰,滿臉鬍鬚,修為達到地極境大圓滿,乃是雲武郡**中的一員悍將,足以排進軍中前十的高手。

    他拍著胸膛,聲音粗獷的道:“九王子放心,前去清河堡之後,你只在後方壓陣就行,本將軍必定將清河堡夷為平地。到時候,斬殺邪道武者的功勞,全部都可以記在九王子殿下的身上,九王子殿下將這一份功勞帶回武市學宮,可以兌換大量功勳值。”

    在赤汗將軍看來,張若塵畢竟只有十多歲,估計沒有見過什麼大場面,就算心中害怕,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但是,誰叫別人是王子?

    就算打下了清河堡,那也是九王子的功勞。

    赤汗將軍的心中十分清楚,圍剿清河堡,那一位九王子是靠不上了,只能靠他自己。那一位九王子,站在一旁撿功勞就行。

    九王子畢竟還是太年輕,無法和七王子相比。別人七王子已經敢單獨去殺天極境的武道神話,真不愧是雲武郡國的驕傲,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驕。

    張若塵雖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卻也絲毫都不懼,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面對一般的天極境武道神話,也有一戰之力。

    張若塵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就與赤汗將軍去一趟清河堡。”

    見張若塵答應下來,張天圭的嘴角露出一絲不為人察的笑意。

    張若塵和赤汗將軍走出王宮,就騎著兩頭蠻獸,趕去王城外的軍營。

    半個時辰之後,赤汗將軍就綜合一萬騎兵,向著清河堡的方向趕去。

    赤汗將軍騎著一頭七米高的紅色老虎,身上披著厚厚的戰甲,威猛無比,右手提著一根八百斤的黑色狼牙棒,走在大軍的最前方開路。

    張若塵坐在一輛華麗的車架裡面,行駛在軍隊的中央,被保護得嚴嚴實實。

    車架中,張若塵坐在柔軟的貂皮墊子上面,旁邊放在一個火爐,顯得十分舒適。

    “這個赤汗將軍,看來是將我當成了一個天才王子,以為我是去清河堡搶功勞。”張若塵苦笑不已。

    赤汗將軍的確是理解錯誤,在他看來,以他一個人的實力,就足以剿滅清河堡的邪道武者。雲武郡王將九王子派遣給他,很顯然是讓九王子去收割功勞,有了這份功勞,回到武市學宮就能換取功勳值。

    而他的任務,除了攻打清河堡,還有就是保護九王子的安全。

    所以,他才會以紈絝子弟的待遇,將張若塵保護得嚴嚴實實,生怕這位九王子被邪道武者傷到。

    清河堡距離王城只有三百裏,以騎兵的速度,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已經趕到,將整個城堡圍了起來。

    清河堡,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堡,占地兩百四十畝,城牆高達十丈。

    同時,清河堡也是毒蛛商會的一處據點。

    毒蛛商會的貨物,大多都是先從全國各地運到清河堡,然後,再從清河堡運到王城中的地下黑市進行交易。

    毒蛛少主和華名公逃出王城之後,就立即趕來清河堡,準備轉移了清河堡中囤積的貨物,就立即撤走。

    但是,他們還來不及撤走,雲武郡國的大軍就將清河堡包圍。

    張天圭自然知道毒蛛少主和華名公在清河堡,所以,才讓張若塵來圍剿清河堡,就是打算借助毒蛛少主和華名公的手來殺死張若塵。

    ……

    求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