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將毒蛛少主的屍體,從儲物戒指中扔出來,丟在地上。

    毒蛛少主的屍體被寒冰包裹,華名公很顯然是想將他帶回去厚葬。只可惜對於張若塵來說,毒蛛少主的屍體,分文不值,根本沒必要留在儲物戒指之中。

    殺死毒蛛少主和華名公,張若塵肯定能够得到大量功勳值。

    以武市錢莊龐大的情報系統,可以十分輕鬆的查到,他們兩人是死在張若塵的手中,所以,張若塵也就不需要將他們的屍體帶回去證明。

    “以黑市邪道武者貪婪自私的性格,毒蛛少主和華名公肯定沒有將我能控制空間力量的消息傳出。他們兩人一死,終於不用再擔心消息走漏。”張若塵顯得輕鬆了不少,畢竟空間和時間是他最大的秘密。

    驀地,張若塵抬起頭,目光向天邊望去,看見一個紅色的小點,從天邊飛來。

    天空,響起“嗚嗚”的聲音。

    而且,聲音變得越來越響亮,震動空氣都在顫動。

    霖安縣城中的百姓,幾乎全部都被驚動,從家中走出,目光向著天空望去。

    只見一艘巨大的紅色戰艦,從北邊天空飛來,長達七十多丈,完全由鋼鐵鑄造,簡直就像一艘神船。

    在戰艦的底部,懸浮著九座陣法。陣法不停運轉,形成一道道銘紋漣漪。

    紅蛛巨艦!

    “華名公果然是在拖延時間,等待救援。幸好先一步將他殺死,要不然就會腹背受敵。”張若塵的臉色一沉。

    現在想要離開,已經遲了!

    今日,避免不了,還要發生一場惡戰。

    若是在霖安縣中開戰,以紅蛛巨艦的威力,恐怕能够將這一座小城夷為平地,不知多少人會慘死。

    絲毫都不猶豫,張若塵施展出禦風飛龍影,幾乎只是幾個閃身,就沖出縣城,向著遠處的冰河沖去。

    那一艘戰艦上的人,早就已經發現了張若塵的氣息,在張若塵沖出霖安縣城的時候,紅蛛巨艦也立即調轉方向,向著張若塵追了上去。

    紅蛛巨艦的速度,達到音速,很快就追上張若塵。

    張若塵也不再逃,站在冰河邊,努力調整自己的狀態,全身真氣與天地之間的靈氣融為一體,整個人看上去十分冷靜。

    紅蛛巨艦就如龐然大物一般,懸浮在張若塵頭頂上方的虛空,將三分之一個天空都給遮蔽,地面上,形成一個巨大的投影。

    紅蛛巨艦的甲板上,站著一個精神抖擻的紫袍老者,長著一雙長長的白色眉毛,體型微胖,臉上帶著淡淡笑容,盯著下方的張若塵,道:“小傢伙,速度挺快,你是武市學宮的內宮營員?”

    先前在紅蛛巨艦上,穆青親眼看見張若塵施展出禦風飛龍影,爆發出每秒兩百米的速度。

    年輕一代,速度能够達到如此程度的人,皆是頂尖天驕。

    張若塵道:“我為何要告訴你?”

    紫袍老者陰沉的一笑:“老夫名叫穆青,乃是毒蛛商會在四方郡國南方邊境的負責人,收到華名公的求救消息,就立即趕了過來。華名公現在在哪裡?”

    張若塵道:“估計還在黃泉路上。”

    “你殺了他?”紫袍老者的雙眼一瞪,瞳孔裡面像是能够射出電光。

    張若塵道:“你來遲了一步。”

    穆青並沒有張若塵想像中那麼憤怒,反而露出笑意,道:“華名公也太沒用,居然死在一個少年的手中,一世英名算是毀於一旦。不過死了也好,他死了之後,我就可以做雲武郡國的總負責人。”

    穆青的武道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但是卻只能做四方郡國的八個負責人之一,不僅要聽命與毒蛛商會的總會主,而且還要聽命與四方郡國的總負責人,心中自然很不甘心。

    既然華名公死去,那麼他穆青自然可以順理成章,成為雲武郡國的總負責人。

    雲武郡國,雖然只是一個下等郡國,可是卻總比屈居於人下要好得多。

    華名公既然被人殺死,穆青當然要為華名公報仇,只要這樣,他才能證明,他比華名公更加强大,更加值得被商會重用。

    穆青的目光再次盯向張若塵,怎麼都不覺得那一個少年能够殺死天極境修為的華名公,心中暗想,或許是因為華名公本來就已經受了重傷,那一個少年才撿了便宜。

    “小子,你敢殺死毒蛛商會的一比特總負責人,你知道將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穆青冷惻惻的道。

    張若塵道:“什麼樣的代價?”

    “不僅你要死,就連你的家族也要滅亡,家族中的女子全部都要被抓起來,成為毒蛛商會的貨物,買出去做奴隸。”穆青道。

    張若塵道:“這就是你們毒蛛商會嚇唬人的手段?”

    “嚇唬你?哈哈!看來得給你一些教訓,你才會知道毒蛛商會的手段。”

    穆青騰飛而起,從紅蛛巨艦上跳下,就像是一隻黑色的大鳥,從天而降,一掌向張若塵拍了下去。

    “驚天掌!”

    他的手掌,完全被電光包裹。

    “轟隆!”

    掌心,發出一聲驚雷一般的聲音,響徹方圓數十裏。

    只是一道掌印,卻聲勢浩大。

    張若塵沒想到穆青居然冒失的從紅蛛巨艦上跳下,主動向他發起攻擊。

    如此看來,在穆青的眼中,根本就沒有將他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放在眼裡,心中自信,就算不借用紅蛛巨艦的力量,也能擊殺張若塵。

    在穆青看來,擊殺一個少年也要動用紅蛛巨艦,傳出去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殺雞焉用牛刀?

    不得不說,穆青的實力的確相當强大,雖然依舊是天極境初期的修為,可是卻比施展禁術之後的華名公,還要强大幾分。

    “飛龍在天!”

    張若塵的雙腿一蹬,爆射而起,靈火真氣從體內湧出,包裹手掌,向著穆青迎擊了上去。

    “嘭!”

    電掌與火掌碰撞在一起。

    張若塵墜落到地面,踩出一個半米深的大坑,手臂上,依舊還有一縷縷細小電紋在流動,半截衣袖完全變得焦黑。

    手臂輕輕一抖,衣袖的焦黑部分,化為粉末,衣袖變得破破爛爛。

    第一次交手,張若塵略輸一籌。

    沒辦法,對方天極境的修為擺在那裡,而且處於全盛狀態,可不是受了重傷的華名公可以比擬。

    而且,張若塵殺死華名公,是借住“空間裂縫”,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才得手。

    那個時候,華名公使用了禁術,雖然實力強大,但是,精力卻很疲憊,神智也有些過於亢奮,自然無法清晰的感知到細微的空間波動。

    張若塵要暗算他,自然要輕鬆得多。

    但是,穆青現在卻是全盛狀態,精神力十分敏感,若是張若塵還想使用“空間裂縫”去暗算他,就不是那麼容易。

    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張若塵不打算使用空間力量,要不然,不僅殺不了穆青,反而會暴露自己的秘密。

    穆青落到地面,有些驚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居然能够接住我的一招‘驚天掌’,難怪能够殺死華名公。以你的實力,恐怕能够排進武市學宮內宮營員的前十吧?”

    “要戰就戰,廢話怎麼那麼多?”

    張若塵主動向穆青攻擊過去,在真氣的催動之下,沉淵古劍中的四十道力系銘紋被啟動,劍身重量達到四千多斤。

    一招“天心指路”,向穆青劈斬過去。

    “唰!”

    穆青爆發出每秒三百米的速度,只是身體一閃,就躲開張若塵全力的一劍,從左側,一指向張若塵的左邊太陽穴點了過去。

    他的速度,比張若塵快出太多,幾乎接近音速。

    “來得好!”

    張若塵就好像早就判斷出,他會從左側發起攻擊,手中的戰劍,橫著一拖,斬向穆青的腰部。

    若是穆青繼續向前,的確可以一指刺穿張若塵的太陽穴,可是他也會被沉淵古劍斬斷成兩截。

    他自然不想與張若塵同歸於盡,於是立即後退,再次變招。

    張若塵也跟著變招,施展出化境的天心劍法,每一次都能將穆青逼退。

    電光火石之間,兩人一連變化數十招,可是卻沒有一招真正接觸到對方,幾乎每一次穆青要使出的招式都被張若塵提前封死。

    “好小子,居然將劍法修煉到了化境,老夫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退到十丈之外,穆青雙手合十,雙掌凝聚出一道道電光,形成一個人頭大小的電球。

    “電光囚龍掌。”

    在毒蛛商會,只要達到天極境,就能選擇一種靈級中品的武技修煉,穆青選擇的就是“電光囚龍掌”。

    對於一般的邪道武者來說,只要達到天極境才能得到一種靈級中品的武技。只有對黑市做出卓越貢獻的人,才能得到第二種靈級中品的武技。

    即便是雲武郡國的王族,最頂級的武技,也只是一種靈級中品的武技而已。由此可見,靈級中品武技的珍貴。

    在武市學宮,想要學習到靈級以上的武技,也必須花費大量功勳值去兌換,而且只能自己修煉,不能外傳。

    並不是每個武者都像張若塵那樣,翻閱過大量高級功法和武技。

    別的武者,根本比不了。

    穆青本來開啟的就是雷電内容的神武印記,修煉出來的真氣,也蘊含雷電内容。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在相同境界,他比華名公更加强大。

    華名公的真氣,並不蘊含内容的力量。

    “嗷!”

    穆青一掌打出,那一顆電球,發出一聲神龍般的嘯聲,化為一道閃電龍影。

    “象力九疊。”

    張若塵一連打出六道掌印,六掌合在一起,凝聚出一道掌印,爆發出六倍的攻擊力。

    ……

    星期一,小魚求推薦票!下一章,中午12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