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開大石城,張若塵片刻也不停留,準備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天魔武城。

    “四方郡國的王族和毒蛛商會的總會,應該很快就會得知我取走帳簿的消息,必定會派遣大批高手前來追殺我。我一定要趕在他們追上來之前,返回天魔武城。”

    張若塵施展出身法,在風雪中趕路,就像是一道鬼影子掠過遼闊的雪原,只留下一陣刺耳的破風聲。

    韓湫也修煉了一種十分玄妙的身法,身輕如燕,踏雪無痕,緊追在張若塵的身後,道:“朋友,若是我沒有猜錯,你應該就是最近聲名鵲起的年輕高手,陳若。對吧?”

    聽到韓湫的聲音,張若塵微微皺眉,向她盯了一眼,冷聲道:“不要跟著我。”

    因為韓湫和張天圭走得很近,所以,張若塵一直都很防範韓湫,將她當成潜在的敵人。

    韓湫卻並不知道這一點,只覺得這個神秘少年的脾氣古怪,十分不好相處。

    “既然你沒有否認,說明你真的就是陳若。”

    韓湫的眼眸中帶著笑意,道:“武市學宮和雲台宗府一直都是交好的關係,既然我們在黑市已經有過一次愉快的合作,要不你將那一本帳簿借給我看一看?”

    張若塵懶得與她說話,體內的真氣,彙聚到雙足,雙腿完全被靈火包裹。

    原本就已經極快的速度,便又提升了一大截。

    韓湫也加快速度,再次追到張若塵的身旁,道:“你說我服用聖光丹之後,也最多只能修煉到天極境後期,繼續修煉,就會有生命危險。這話不是危言聳聽吧?”

    張若塵道:“你到底煩不煩?你若是再跟著我,小心我對你不会。”

    韓湫有些氣惱的盯著張若塵,她可是雲台宗府宗主的女兒,又是一比特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主動向他示好,卻還碰了一鼻子灰。

    從小到大,沒有任何一個男子敢用這樣的口吻跟她說話,即便是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張天圭也都百般討好她。

    “你想擺脫我,我卻偏要跟著你。”

    韓湫跟張若塵較上勁,緊追在張若塵的身旁,保持與張若塵相同的速度。

    入夜之後,張若塵停了下來。

    整整趕了一天路,無論是張若塵,還是韓湫,都顯得有些疲憊,體內真氣消耗巨大,必須要停下來休息。

    “嘩!”

    張若塵揮手一斬,在雪地中,劃出一條界線。

    他盯了韓湫一眼,道:“你若是敢跨過這一條線,休怪我不会。”

    說完這話,張若塵服下一枚血丹,立即盤坐在地,雙手捏著兩枚靈晶,吸收靈晶中的靈氣,開始恢復真氣。

    韓湫挺著胸膛,有些不服氣的說道:“我們的修為半斤八兩,就算我跨過這條線,你又能把我這麼樣?”

    雖然這麼說,可是韓湫卻並沒有跨過那一條線,沒有去挑戰張若塵的底線。她也取出兩枚靈晶,捏在手中,開始修煉起來。

    鹅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的落下,僅僅一個時辰過去,積雪就覆蓋到張若塵腰部的位置。

    再過去一個時辰,積雪覆蓋到張若塵的胸口。

    頭頂、肩膀、雙腿、雙臂,完全被冰雪覆蓋,若是不仔細看,根本不會發現那裡盤坐著一個人。

    忽然,天空響起“嗚嗚”的聲音,一隻紅蛛巨艦從天邊飛來,就像一座鋼鐵小山,穿過夜幕,向著張若塵和韓湫的方向飛來。

    紅蛛巨艦上面,站著數十個身穿紫袍的武者,正在四處尋找張若塵和韓湫的踪迹。

    感受到上空傳來的聲音,韓湫立即停止修煉,身體微微動了動。

    “別動,是毒蛛商會的人追上來了。紅蛛巨艦的威力非同小可,不是我們可以抵擋。”

    張若塵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其實張若塵也考慮過駕駛紅蛛巨艦返回天魔武城,但是,最終還是被他否决,駕馭紅蛛巨艦的目標太大,很容易被毒蛛商會和四方郡國的頂尖强者盯上。

    韓湫也聽過紅蛛巨艦的威名,心中一動,道:“現在怎麼辦?”

    “我們現在本來就被冰雪覆蓋,只要收斂氣息,他們就發現不了我們。”張若塵重新閉上雙眼,將所有真氣全部收回體內,身體一動不動,就像是化為一塊磐石。

    半晌之後,紅蛛巨艦飛走,消失在天邊。

    “嘭!”

    韓湫破雪而出,猶如一比特絕美的仙子一般,飛到半空,然後飄然落下,盯向對面的張若塵笑道:“那些邪道武者已經離開,我們是不是也該上路?”

    張若塵也從雪中走出來,道:“不要用‘我們’,我跟你不熟。”

    “先前,是你先用‘我們’,我才這樣用。”韓湫道。

    “我是怕你暴露之後,也連累我。”張若塵想了想,又道:“你到底為何要跟著我?”

    韓湫的眼神變得嚴肅,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們就開門見山的談一談。你在黑市得到的那一本帳簿,記載了毒蛛商會和四方郡國王族交易的記錄。你若是將那一本帳簿送回武市學宮,對我們雲台宗府將會相當不利。”

    “所以你殺死了鎮軍侯,以此證明雲台宗府的清白?”張若塵道。

    “難道還不够?”韓湫道。

    張若塵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你又何必要刻意去解釋?以武市錢莊的情報系統,若是此事真的與雲台宗府無關,自然不會將你們牽扯進去。”

    韓湫搖了搖頭,道:“萬一武市錢莊的內部,有人想要陷害我們雲台宗府怎麼辦?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和你一起回天魔武城,你帶我去見武市學宮的高層,我當面向他們解釋。”

    張若塵道:“你就不怕雲台宗府真的牽扯在裡面?若是雲台宗府真的打算與黑市合作,肯定不會告訴你這種年輕小輩。”

    韓湫十分堅定的道:“雲台宗府本來就已經是天魔嶺的霸主,根本沒必要鋌而走險去和黑市合作。陳若,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我護送你返回天魔武城。回到天魔武城,你帶我去見武市學宮的高層。”

    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道:“你不要跟著我,我反而更加安全。”

    韓湫氣惱不已,不停磨牙,道:“再怎麼說,我也是《地榜》上的强者,難道還會拖你的後腿?况且,我已經使用‘傳訊光符’,將消息傳回雲台宗府,相信很快就會有高手來接應我們。”

    “你的身上,居然有傳訊光符?”張若塵的眼神一沉,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韓湫並沒有看到張若塵眼神,有些得意的道:“傳訊光符雖然昂貴,可是以我的身份,身上自然也攜帶了一枚。在最關鍵的時刻,可以將消息傳回宗門,尋求幫助。”

    傳訊光符,是用“光”系傳訊銘紋製作而成的寶物,大多數的傳訊光符只有一次性的功效,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將消息傳送出去。

    當然,傳訊光符很難煉製,所以價格相當昂貴,每一張都價值連城,就算是一般的天極境武者也用不起。

    張若塵並不是驚歎韓湫的身上有一張傳訊光符,而是十分氣惱,道:“你將消息傳回雲台宗府,有沒有標記我們的方位?”

    韓湫笑道:“我一路上都留下了雲台宗府獨有的印記,只要他們看見印記,很快就會追上來。”

    張若塵感覺到一股强烈的危機,道:“雲台宗府的高層裡面,有四方郡國的王族成員嗎?”

    “倒是有那麼幾比特……”

    韓湫的臉色也跟著一變,道:“你擔心他們會離開雲台宗府,趕來截殺我們?”

    “不是擔心,而是他們肯定已經在趕來的路上。”張若塵歎道。

    關乎四方郡國存亡的大事,他們豈會袖手旁觀?

    他們肯定會不惜一起代價,將張若塵和韓湫鎮殺在趕去天魔武城的路上。

    更加可恨的是,韓湫居然還在路上留下了印記,這不是在作死?

    “必須離開這裡,要不然,肯定會被追上。”張若塵的臉色凝重,剛剛跨出一步,突然,耳朵微微動了動,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正在急速靠近。

    片刻之後,整個雪原中響起呼嘯的風聲,一個沙啞的聲音,從風中傳來,“只可惜,你們醒悟得太遲。現在才想走,已經遲了!”

    空氣中,原本游離的靈氣彙聚在一起,形成兩道巨大的風刃,帶著一股撕裂性的力量,向著張若塵和韓湫斬了過去。

    站在雪地中,張若塵只感覺一股銳利的氣浪從前方湧來,將地面厚厚的積雪掀起,視線中,完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唰唰!”

    細碎的風勁,劃破張若塵的真氣罩,將張若塵的衣服撕裂出一道道口子。

    張若塵如臨大敵一般,雙手緊握沉淵古劍,體內的真氣完全調動起來,轟的一聲,脚下出現一座直徑九米的血陣,快速旋轉起來。

    “嘩——”

    手中的沉淵古劍,像是化為明亮的滿月,向著那一道撲面而來的巨大風刃斬了過去。

    “嘭”地一聲,張若塵倒飛而回。

    那是一股碾壓式的力量,就算張若塵全力一劍,也難以抵擋。

    被風力掀飛之後,張若塵立即將全身真氣注入冰火麒麟甲。

    鎧甲中的銘紋被啟動,隱隱響起一聲麒麟的低吼,一隻冰火麒麟的虛影浮現出來,將張若塵緊緊的包裹。

    “嘭!”

    那一道風刃,斬在張若塵的身上,將張若塵再次震飛數十丈遠,身體直接埋進雪層底部。

    另一個方向,韓湫也被一道風刃倒飛,“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墜落到地面,砸出一個直徑十多米的大坑。

    “轟!”

    以那一個大坑為中心,方圓數十丈的積雪全部被震飛起來,形成一股弧形的氣浪,啪啪的打在旁邊的一排針葉松樹上面,將那一排樹木完全冰封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