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吧!這七天,你就暫時住在我的修煉府邸,平時我們也能交流一些武道上的疑惑,應該也能相互提升。”洛水寒道。

    “恐怕不太好。”張若塵道。

    要知道,洛水寒的《地榜》測試成績已經傳了出去,現在,她可是明面上的年輕一代第一高手和第一天才,再加上她顯赫的家世和絕色的容顏,甚至堪稱第一美人。

    如此多的光環,彙聚在她的身上,自然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而且,很多人都看見張若塵來到她的修煉府邸,本來就已經是讓無數人都吃驚的事。

    若是張若塵還在她的修煉府邸連住七天,可想而知,會造成何等轟動?

    洛水寒何等聰慧,只是一瞬間,就明白張若塵心中的顧慮,淺淺笑道:“既然学弟心中有所顧慮,那就明日再來。我修煉府邸的大門,永遠為你打開。”

    聽到洛水寒的話,反而讓張若塵感覺自己顯得有些矯情。

    就連她都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語,你又何必在乎?

    最終張若塵還是沒有留下,起身離開。

    回到修煉秘府,張若塵向孔宣講解了“十脈劍波”在修煉上的一些疑惑,然後,就開始獨自修煉,鞏固剛剛突破的境界。

    四天前,孔宣就達到劍隨心走的初階境界,已經開始修煉“十脈劍波”。

    第二天,張若塵再次前往洛水寒的修煉府邸,繼續參悟半聖聖意圖中的武道。

    一連五天過去,張若塵都沒有任何收穫,反而是精神力提升了不少。

    雖然半聖聖意圖中的武道沒有任何頭緒,可是洛水寒卻顯得十分淡然,只是說道:“五天以來,学弟是不是一直都刻意去參悟武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我也覺得方法有問題,有些時候,刻意去追求某些東西,反而無法成功。明天,我換一種方法試一試。”

    第六天,張若塵進入半聖聖意圖之後,不再刻意去參悟武道,而是放空自己的心,開始觀看聖意圖中的風景,感受水流對身體的洗滌。

    越是如此,他的心就越是寧靜。

    就在這時,水面上,再次出現一個虛影。

    那一個虛影,與洛虛的畫像十分相似,立在水面,如履平地,打出一招又一招玄妙的拳法。

    果然出現了!

    張若塵的心中一喜,仔細望過去,很快就將那一套拳法認了出來,就是洛虛的成名絕技——洛水拳法。

    三十六招洛水拳法,威震天魔嶺,至今依舊讓武者津津樂道。

    但是,那一道虛影打出的洛水拳法,又與張若塵見過的洛水拳法完全不一樣。

    因為,那一道虛影看似打出了很多招拳法,可是從始至終只打出了一招拳法,根本沒有三十六招。

    張若塵不斷觀摩,又發現一些新的玄妙。

    那一道虛影打出的一招拳法,蘊含三十六招洛水拳法的所有精妙,甚至還有一股超脫的意味。

    “好厲害的拳法。”

    張若塵依葫蘆畫瓢,跟著那一個虛影修煉起來。

    打完一遍之後,張若塵發現,他竟然連那一招拳法的“形”都沒有學全。

    連“形”都沒有學全,又如何能够學到“意”?

    張若塵開始一遍又一遍的學習,不斷去琢磨那一招拳法,不斷演練,不斷修改,不斷參悟。

    十遍,百遍,千遍,兩千遍……

    也不知演練了多少千遍,張若塵終於抓住了一絲玄妙,就像是突然就打開了一扇大門,進入武道的殿堂。

    終於拳法入門。

    張若塵再次將拳法演練了一遍,雙腿如勾,不斷移步,一拳打出去,整個畫卷世界都像是響起風雷之聲。

    看似一拳,卻像是蘊含三十六拳的威力。

    洛水寒的府邸之中,一幅金箔畫卷懸浮在半空。

    黃煙塵、端木星靈、洛水寒坐在畫卷的下方,每一個都是一等一得美人,氣質卻又各不相同。

    她們三人的身前,放著三只晶瑩剔透的翡翠玉杯,杯中倒滿了半聖真液。

    半聖真液的濃郁聖氣,就像是化為一條條白色的龍霧,不停在她們三人之間飛舞。

    今天,黃煙塵和端木星靈是刻意在拜訪洛水寒,畢竟她們曾經都是西院的天之驕女,交情還是十分深厚。

    一杯半聖真液放在面前,黃煙塵卻沒有絲毫興趣,開門見山的問道:“洛学姐,聽說張若塵在你的府邸已經住了九天?”

    洛水寒道:“原來塵姐拜訪是假,尋找張若塵才是真。”

    洛水寒的年紀比黃煙塵小,但是修為卻比黃煙塵高。

    所以,黃煙塵叫她“学姐”,她叫黃煙塵“塵姐”。

    “沒錯,就是來找他。”

    黃煙塵並不掩飾,反而理直氣壯的說道。

    為何不理直氣壯?

    未婚妻來找未婚夫,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現在,武市學宮之中已經傳出很多流言蜚語,所以黃煙塵才會拉上端木星靈,一起來拜訪洛水寒,想要探查張若塵和洛水寒是不是真的如傳說中那樣已經在一起。

    洛水寒淡淡一笑道:“星靈,你又來幹什麼?”

    端木星靈坐在一旁,已經將那一杯半聖真液全部飲下,笑道:“當然是來看熱鬧,我就想知道張若塵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可以成為洛学姐府上的常客。現在外面,不知有多少人在羡慕嫉妒恨。”

    洛水寒的目光向那一幅半聖聖意圖看了一眼,露出一絲喜色,道:“他就要醒了,等他醒了,你們親自問吧!”

    突然,畫卷上出現一層淡淡的白光,其中一粒白光給出來,落到張若塵的頭頂。

    原本盤坐在地的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目,問道:“我在半聖聖意圖中修煉了幾天?”

    “九天。”

    洛水寒立即走了過去,道:“一次性修煉了九天,你應該有不小的收穫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我已經參悟到那一種武道,現在,我就傳給你。只要你能夠修煉到入門,抓住那一種武道的玄妙,進入半聖聖意圖之後,就能引起共鳴,得到那一種武道的傳承。畢竟,那一種武道的傳承,乃是洛虛前輩留給你。”

    洛水寒笑道:“先不急,塵姐和星靈正在我的府邸做客,你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半聖真液?”

    直到此刻,張若塵才注意到遠處的黃煙塵和端木星靈,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在洛水寒的府邸一連修煉九天,黃煙塵若是還坐得住,才是怪事。

    張若塵將一招拳法,傳授給洛水寒之後,就隨著黃煙塵和端木星靈離開,走出了洛水寒的修煉府邸。

    端木星靈依舊有些不信的道:“張若塵,你真的只是在幫助洛学姐參悟武道?”

    張若塵道:“我先前已經將參悟出來的武道傳給了洛学姐,你們當時就在一旁。怎麼還是不相信?”

    “切,我又沒有親眼看見,你傳給洛学姐武道。”端木星靈翻了翻白眼說道。

    張若塵道:“那是洛虛前輩留下的武道,屬於洛族的秘密,怎麼可以讓你們看見?”

    “反正我就是不相信,別說是我不相信,只要傳出去,整個天魔嶺,估計沒有人會相信。”端木星靈道:“現在,大家誰不知道洛学姐是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她還不需要你幫忙?”

    “你不相信,就算了。”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看向黃煙塵,道:“塵姐,你信不信?”

    黃煙塵道:“我信。”

    “你居然相信他?”

    端木星靈瞪大了一雙眼眸子,使勁的搖頭,道:“完了,完了!沒救了!”

    張若塵也有些詫異,看了黃煙塵一眼,心中對她的映象有些改觀。

    看來黃学姐也並不是一個完全衝動的女子,至少還是懂得判斷是非黑白。這一點,十分難能可貴。

    但是,黃煙塵接下來的一句話,又將張若塵打入無底深淵。

    她道:“我信洛学姐,以洛学姐的為人,絕不會騙我們。至於張若塵的話……信一半就行了!”

    張若塵哭笑不得,搖了搖頭,發現自己還是高估了黃煙塵。

    突然,張若塵的臉色一正,道:“黃学姐,你還記得那一隻龍角嗎?”

    黃煙塵豁然停下脚步,向端木星靈看了一眼,露出謹慎的神情,道:“準備要去了?”

    “什麼龍角?你們在說什麼?要去哪裡?”

    端木星靈就像好奇寶寶一樣,一會兒盯向張若塵,一會兒盯向黃煙塵。

    張若塵道:“以我們兩個人的實力,不可能將四翼地龍的寶物全部吞下,至少需要六個人。我覺得,可以帶上端木学姐。”

    “對啊!對啊!帶上我!你們到底有什麼事瞞著我?快說啊,都快急死人了!”端木星靈道。

    黃煙塵的神情放鬆了一些,道:“就算要找六個人,也必須找最信得過的六人,不能有任何不確定因素。”

    端木星靈連忙拍胸脯的說道:“很顯然,我就是你們信得過的人。”

    張若塵向黃煙塵點了點頭。

    “好吧!那就告訴她。”

    黃煙塵看向端木星靈,道:“星靈,你還記得上一次在赤空秘府中歷練的事?”

    “當然記得。”

    黃煙塵道:“就是在赤空秘府,我們找到了一隻龍角,我們懷疑那一隻龍角就是開啟通溟河底的龍宮的鑰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