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說上一章出錯了,估計是系統更新錯誤,大家重繪一下試一試。)

    ……

    “原來是燕族的年輕高手。”

    張若塵盯了燕雲幻一眼,仿佛自言自語的念了一句。

    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遇到燕族的年輕高手,在《地榜》測試的時候,遇到了《地榜》第一百比特,燕輕舞,就是燕族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

    所以,張若塵對燕族還是有一些映象。

    陳曦兒笑嘻嘻的看著張若塵,心中想著,張若塵此刻內心是不是十分自卑?

    畢竟,燕雲幻不僅是自身實力,還是家族背景,都遠遠不是張若塵可以比擬。再這樣的情况下,張若塵的那點天資,顯得微不足道。

    燕雲幻看著張若塵沉思的樣子,以為自己的身份已經將張若塵給嚇住,頓時興趣缺缺,只是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還沒有動手,就已經被嚇住,一點挑戰性都沒有嘛!

    他卻不知,在張若塵得知他的身份之後,就已經失去與他動手的興趣。

    就連燕族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也擋不住張若塵一劍。

    與所謂的第二高手交手,有什麼意思?

    燕雲幻顯得十分傲慢,懶得再去看張若塵等人,道:“曦兒妹妹,拍賣會不是就要開始,我們還在這裡浪費時間幹什麼?”

    說到拍賣會,眾人頓時來了興趣。

    其中一個營員道:“聽說,這一次拍賣會上,會出現幾件珍貴無比的空間寶物,不知道燕公有沒有興趣?”

    燕雲幻搖杆挺得筆直,朗聲一笑,自信滿滿的道:“空間寶物何等珍貴,也只有燕族的財力,才能吞下。到時候,本公子一定將所以空間寶物全部買下,曦兒妹妹,你若是想要,可以隨便挑一件。”

    陳曦兒也聽說過空間寶物出世的消息,早就十分期待。

    但是,她也知道,這一次天魔嶺各大勢力的大人物都會趕來競拍,空間寶物的價格肯定會被抬到一個天文數位。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讓燕雲幻這個冤大頭出錢購買。反正燕族富甲天下,不敲詐他,敲詐誰?

    黃煙塵雙手抱在胸前,冷聲道:“說得空間寶物已經是你囊中之物了一般。”

    聽到這話,燕雲幻頓時就不高興,道:“煙塵郡主,你應該清楚,本公子乃是燕族下一代族長的繼承者,可以調動燕族相當一部分的財力。以燕族的財力,還爭不過天魔嶺的那些土雞瓦狗?”

    “煙塵郡主請放心,等到本公子拍下那幾件空間寶物,到時候肯定也讓你挑選一件。畢竟……以張若塵的財力,恐怕是買不起空間寶物。”

    燕雲幻看了張若塵一眼,眯眼的對黃煙塵說道。

    黃煙塵卻露出不屑的眼神,別人不知道,她卻十分清楚,空間寶物就是張若塵煉製,張若塵還需要去拍買?

    說不定,將空間寶物放到拍賣場寄拍的人,就是張若塵。

    突然,黃煙塵計上心頭,向張若塵眨了眨眼睛,道:“張若塵,你會幫我拍買一件空間寶物吧?”

    張若塵哪會不懂黃煙塵的心思,想了想,也覺得那個燕雲幻實在有些不順眼,讓他出一出血也是好事。

    張若塵道:“當然,就算我傾家蕩產,也一定為郡主拍到一件。”

    燕雲幻的嘴角一勾,露出一絲笑意,他這是向與本公子叫板嗎?

    也好!

    今晚,就讓他知道,什麼叫做不自量力。

    與本公子比拼財力,也不先照一照鏡子。

    常戚戚走到張若塵的身旁,低聲道:“張師弟,你若是缺錢,儘管開口,我常戚戚雖然不是名門大族的子弟,可還是有一些積蓄。”

    “多謝常師兄。”張若塵笑道:“不過我最近發了一筆小財,要買下一件空間寶物,應該不是難事。”

    “原來如此。”

    常戚戚恍然大悟,難怪張若塵敢和燕雲幻叫板,原來是早有準備,道:“你一定要拍下一件空間寶物,到時候,那個姓燕的就不敢再狗眼看人低。”

    “放心,小事一樁。”張若塵道。

    天魔嶺的拍賣場,修建得十分壯麗華貴,像是一座巨石堆砌成的小城。據說最多時,可以容納三千人同時競拍。

    天魔嶺三十六郡國誕生的寶物,其中有一大半都會被送到這一座拍賣場。所以說,能够被拿上拍賣臺的寶物,幾乎每一件都簡直連城,不是一般人買得起。

    才是黃昏時分,拍賣場外就已經聚集了很多武者,廣場上,停著一輛輛華麗的車架。

    其中一些車架,甚至建造在四階蠻獸的背上,給人一種磅礴大氣的感覺,就像一隻巨獸背著宮殿。

    四階蠻獸的實力,堪比天極境武者。

    能够用四階蠻獸做坐騎的人,自然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一個個身穿華麗衣袍的大人物,在僕人的前呼後擁之下,走下車架,向拍賣場行去。

    “嗷!”

    一頭長著一對火焰大翼的麒麟,拉著一輛金碧輝煌的巨輦,橫空飛過,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那一頭麒麟的叫聲,傳遍整個天魔武城,所有武者都抬起頭,向天空望去。受到那一頭麒麟的氣息的影響,整個天空就像是燃燒了起來,形成一片巨大的火雲。

    “麒麟……天呐!真的算是麒麟!”

    “據說整個天魔嶺,只有雲台宗府飼養著一頭麒麟,乃是雲台宗府的三只護山蠻獸之一,實力相當强大,只需要一爪子,就能拍死一頭四階蠻獸。”

    “車架中的人,應該就是雲台宗府的宗主,韓厲大人。”

    ……

    眾人皆被天空的那一頭麒麟的氣息給驚住,幸好剛才麒麟的吼聲中沒有攜帶攻擊性的力量,要不然的話,僅僅只是那一聲巨吼,就能將天魔武城中三分之一的武者震得暈厥過去。

    燕雲幻不屑的冷哼,道:“只是區區一頭‘飛翼火麒麟’,血脈根本就不純正,連真正麒麟的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比不上。也只有在天魔嶺的武者,才會大驚小怪。”

    那一頭飛翼火麒麟,很快便收起雙翼,飛了下來,停在廣場的中央。

    雲台宗府的宗主,韓厲,從車架中走出,身上散發出一股龐大的武道氣勢。一道道半透明的天地靈氣在他的身邊流動,形成水流一樣的波紋。

    緊接著,穿著一身淡藍色的長衫的韓湫,也從車架中走出,氣質優雅,眸光明亮,不知吸引了多少男性武者的目光。

    “雲台宗府的天之嬌女,韓湫,三天前,她闖過九絕塔的第四層,從而聲名大振,沒想到她居然也來參加拍賣會。”

    “怎麼沒看見雲台宗府的大師兄張天圭?以往出席盛會,韓厲大人都會將張天圭帶上。”

    “估計張天圭正在閉關修煉,畢竟洛水寒和韓湫的強勢崛起,已經威脅到他天魔嶺第一天才的身份,他的壓力也很大。”

    ……

    因為韓厲和韓湫的到來,整個拍賣場都沸騰起來。

    特別是韓湫這一個天之驕女,不僅是天魔嶺十大美人之一,更是闖過九絕塔第四層,讓別的年輕武者望塵莫及,猶如高高在上的九天神女。

    就連天魔十秀,在她的面前,也是暗淡失色。

    韓湫走出車架,就在向四周尋望,很快就發現站在人群中的張若塵,俏麗的臉上露出喜色。

    “他果然來參加拍賣會了!”

    韓湫對張若塵頗有好感,只不過因為現在有很多武者盯著她,她自然不好過去打招呼。

    兩人只是遙遙一望,相互點了點頭。

    隨後,又有一些大人物,陸續趕來。

    “太清宮宮主,夜慧儀,一直都深居簡出,沒想到,她今天也會駕臨拍賣場。”

    “旻樞郡國的郡王,夏雪城,居然也不遠萬里趕來天魔武城。旻樞郡國可是天魔嶺國力最强大的郡國之一,比四方郡國都要强盛得多。”

    張若塵望著遠處,並駕而來的兩輛車架,有些詫異,道:“太清宮宮主夜慧儀和旻樞郡王的關係似乎很不一般。”

    常戚戚相當八卦的笑道:“旻樞郡王曾經就是太清宮的弟子,而且還是夜慧儀的学弟。據說,當年,旻樞郡王還追求過夜宮主,只可惜夜宮主一心向道,沒有答應他。”

    司行空歎道:“他們兩人,才是真正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近百年過去,沒能收穫愛情,卻收穫了極深的友情。”

    那些大人物進入拍賣場之後,就直接前往特殊的貴賓拍買室。凡是貴賓拍買室的大人物,都有拍賣場提供的專人伺候,享受特殊待遇。

    張若塵、常戚戚、司行空等年輕一輩的武者,只能在大堂中選擇了一個還算不錯的位置,暫時坐了下來。

    以燕雲幻的身份,其實也能進入貴賓拍買室,但是,在陳曦兒的要求之下,他竟然也來到大堂,坐到了張若塵和黃煙塵的不遠處。他的臉上,始終掛著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想想也很正常,做為半聖家族的繼承人,燕雲幻自然不會將別的武者放在眼裡。也只有別的半聖家族的傳人,才有資格與他交朋友。

    至於天魔嶺的那些宗門的掌舵人,在他的眼中,也只是强大一點的土包子而已。今天的拍賣會,他才是真正的主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