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虛影的身姿動人,站在拍賣臺上,猶如一比特絕代妖姬。她將真氣融入聲音,化為音波,傳遍整個拍賣場,道:“白參果,起拍價,一千枚靈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枚靈晶。”

    “一千二百枚靈晶!”

    “一千五百枚靈晶!”

    ……

    拍賣場中的武者,不斷舉起水晶牌,不斷重繪價格。

    白參果的起拍價雖然不高,可是想要將白參果拍下的人卻很多,競爭空前激烈。

    凡是能够提升修為的天地靈淬,大多都能遭到武者的哄搶。

    “白參果,雖然說是能够幫助地極境武者提升一個境界,但那也只是在理論情况下才能成功,並不完全絕對。”司行空說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就比如張若塵自己,服下了五百年年份的冰域雪蓮,在突破地極境大極比特的時候都顯得十分勉强。

    更何况,白參果,只是三百年的年份。

    不過,將白參果拍下來,交給孔宣服用,倒也不錯。

    張若塵舉牌,叫價:“兩千枚靈晶!”

    “兩千一百枚靈晶!”

    “兩千兩百枚靈晶!”

    那些老一輩的武者也出手了,雖然,白參果對他們用出不大,可是卻能拍下來送給年輕的晚輩。

    白參果和戰圖不同。

    將戰圖拍下來送給後輩,後輩以為得到戰圖就能天下無敵,反而新增後輩的惰性和對戰圖的依賴。白參果卻能提升武者的實力,這才是最實在的好處。

    能够提升修為的靈果,每一枚都可遇不可求。

    旻樞郡國的郡王,出價:“五千枚靈晶。”

    看到這個價格,很多人都開始打退堂鼓,畢竟,這個價格,已經遠遠超出白參果的真正價值。

    而且,還有一個原因,出價的人是旻樞郡王。

    在天魔嶺,敢得罪旻樞郡王的人,畢竟還是沒有幾個。

    “算了吧!旻樞郡王,自身實力就强大得變態,而且還是太清宮宮主夜慧儀的学弟,我們惹不起。沒必要為了一枚白參果,得罪這樣一個大人物。”常戚戚勸道。

    司行空看了張若塵一眼,道:我那裡有一枚三百年年份的月靈翡翠果,藥力與白參果相差無幾。学弟若是需要,儘管拿去。”

    張若塵拍買白參果,其實也只是幫助孔宣提升修為,並不是非要不可,更沒必要囙此得罪旻樞郡王。

    “好吧!月靈翡翠果,畢竟是大師兄的靈藥,怎麼可以白拿?我也出價五千枚靈晶,大師兄覺得如何?”張若塵道。

    司行空提起酒葫蘆,喝了一口,道:“隨便你吧!既然你要買,今後就別叫我大師兄。五千枚靈晶,似乎也並不多。五萬枚靈晶,少一枚,我也不賣。”

    張若塵微微苦笑,若是他再堅持給錢,說不定會惹怒司行空,那樣反倒傷了師兄弟之間的感情。

    就這樣,張若塵沒有花費一枚靈晶,收下了司行空遞過來的月靈翡翠果。

    至於拍賣臺上的那一枚白參果,自然是被旻樞郡王拍了下來。

    第三件拍賣品是一本靈級中品的刀法,經過激烈的角逐,最終,那一本刀法被神血派的人拍買下來。

    白虛靈開始介紹第四件拍賣品,“這是由五品陣法大師煉製的一套陣旗,名叫‘水火風雷陣’,一共三十二杆陣旗,一旦佈置出陣法,即可攻,也可守。攻擊時,擁有擊殺天極境小極比特武者的力量。防禦時,可以抵擋天極境大極比特武者的攻擊。”

    話音剛落,下方就響起一大片驚呼聲。

    “這一套陣旗的威力,堪比一座護城大陣。”

    “這一套陣旗,比一般的護城大陣都要强大,絕對是好東西,就算價格再高,也要買下來。”

    “我們赫連家族正好缺一座鎮族大陣,這一套‘水火風雷陣’的陣旗,我們勢在必得!”

    ……

    白虛靈見整個拍賣場的武者都被“水火風雷陣”的陣旗吸引,微微一笑,繼續道:“這一套‘水火風雷陣’的陣旗,起拍價八萬枚靈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枚靈晶。競拍開始。”

    聽到起拍價,現在才吵得激烈的眾人,頓時啞火。

    起拍價,八萬枚靈晶,也就是八千萬枚銀幣。

    能够拿出如此巨額靈晶的武者,屈指可數。

    赫連家族的一比特族老,咬了咬牙,最終還是决定出價,“八萬枚靈晶。”

    赫連家族只是六流家族,家底有限,八萬枚靈晶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一筆很大的財產。赫連家族那一位族老,能够調動的晶石,最多也就只有八萬枚。

    現在,赫連文也只能期待,別的勢力對“水火風雷陣”不感興趣。要不然的話,他根本沒有希望將這一套陣旗拿下。

    可惜赫連文還是低估了各大勢力對“水火風雷陣”的重視程度,就在他出價之後,雲台宗府的貴賓拍買室,亮起“九萬枚靈晶”的價格。

    直接加了一萬枚靈晶!

    不得不說,雲台宗府做為四流宗門,的確是財大氣粗。

    緊接著,旻樞郡王的貴賓密室,也亮起價格:“十萬枚靈晶!”

    “十萬零五千枚靈晶!”神血派的貴賓密室,也亮出價格。

    各大勢力都很重視這一套陣旗,不僅僅只是因為這一套陣旗本身的價值,更重要的是陣旗的研究價值。

    要知道,整個天魔嶺只有兩位五品陣法大師,分別出自武市學宮和銘紋公會。

    別的勢力,最强大的陣法師,也只是四品陣法師而已。

    若是將這一套“水火風雷陣”買回去,交給宗門中的四品陣法師研究,肯定能够提升四品陣法師在陣法上的造詣,說不定還能多煉製出幾套“水火風雷陣”。

    那才是“水火風雷陣”陣旗的真正價值。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水火風雷陣”的價格就超過十二萬枚靈晶,而且,依舊還在向上飆升。

    黃煙塵將音波直接傳入張若塵的耳中,秘密交流,道:“張若塵,水底龍宮危機重重,我們必須將‘水火風雷陣’拍下,才能多一分保命的資本。你身上有多少靈晶?”

    拍下《雲蛟圖》之後,張若塵身上只剩九萬多枚靈晶。

    張若塵反問道:“你能拿出多少枚靈晶?”

    黃煙塵道:“我們千水郡國的王族成員,只有修為越高,能够支配的錢財才越多。以我現在的修為,大概可以支配五萬枚靈晶的額度。”

    “應該夠了!”

    張若塵舉起水晶牌,“十三萬枚靈晶。”

    當張若塵出價的時候,整個拍賣場的武者都感到驚異。

    像“水火風雷陣”這樣的寶物,一般來說,只有頂尖的大勢力才能吞下,沒看見就連赫連家族都已經歇菜?

    “一個年輕小輩也敢競拍‘水火風雷陣’,他到底是誰?”

    眾人目光紛紛盯向張若塵。

    有人將張若塵認出來,道:“那不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張若塵,據說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天資不在其兄長張天圭之下。”

    “區區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也有購買‘水火風雷陣’的財力?”

    有人嬉笑了一聲:“雲武郡國的王族的財力,應該也就和赫連家族差不多。就算是雲武郡王在此,恐怕也不敢輕易喊出十三萬枚靈晶的天價。”

    “你們就不懂了!張若塵不僅僅只是雲武郡國的王子,還有別的身份。”

    “什麼身份?”

    “千水郡國的駙馬爺,你們難道沒看見坐在他身旁的煙塵郡主?估計他也就只是幫忙喊價而已,真正買得起‘水火風雷陣’的人是煙塵郡主。”

    “原來只是一個小白臉。哏哏。”

    坐在不遠處的陳曦兒露出詫異的神情,十分不解,張若塵和黃煙塵先是購買了《雲蛟圖》,現在又要購買“水火風雷陣”。

    他們到底要幹什麼?

    兩件寶物都是頂尖戰器,價值不菲,可以跨越境界鎮殺敵人。

    可是對武市學宮的營員來說,大多時間都是帶著學宮,幾乎不會遇到什麼大的危險。平時營員之間切磋,也是點到為止。就算出去歷練,也基本上不會遇到太危險的天極境高手。

    他們有必要花費如此多的靈晶,去購買這麼厲害的寶物?

    花費如此巨額的靈晶購買戰器,不如購買一些高品級的丹藥,提升武道修為。他們不會算不來這一筆賬!

    “有問題,肯定有問題。”

    陳曦兒的眼眸微微一挑,向坐在身旁的燕雲幻看了一眼,笑道:“張若塵不愧是雷閣主的弟子,果然是年少多金,居然能够拿出十多萬枚靈晶購買一座陣旗。我要是也能得到這樣一座陣旗,今後出去歷練,也就不怕遇到那些邪道武者。”

    燕雲幻挺著胸膛,一副豪氣干雲的樣子,自信滿滿的道:“只是十多萬枚靈晶而已,對我們燕族來說,九牛一毛。若是曦兒妹妹真的想要那一座陣旗,本公子將它拍下來,送給曦兒妹妹不就行了?”

    陳曦兒等的就是燕雲幻這句話,故意露出驚喜的神情,道:“真的嗎?可是……太昂貴了!”

    “沒關係,只要曦兒妹妹喜歡,就算是天上星星,我也給你摘下來。”

    說著燕雲幻舉起水晶牌,出價:“十五萬枚靈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