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才短短一會兒工夫,儲物手鐲的價格,竟然已經攀升到十萬枚靈晶。”

    黃煙塵感覺到不可思議,張若塵這是要發一筆大財。

    要知道,她做為上等郡國的郡主,能够支配的靈晶,也只有五萬枚而已。對於別的天極境武者來說,已經是相當大一筆財富。

    張若塵笑道:“物以稀為貴,黃学姐何必那麼吃驚?”

    雖然張若塵這麼說,其實他也被空間玉鐲的價值嚇了一跳。

    他當初賣給柳傳神的那一枚空間戒指,才賣了十萬枚銀幣。

    其中,固然是因為,那一枚空間戒指的內空間只有一立方,十分狹小,價值不大。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當時沒有人跟柳傳神爭搶。

    爭搶的人的身份越高,空間戒指的價值,自然就越高。

    這就是雷景為何親自寫信,將這些大人物請來的原因。其實就是要最大程度的拍賣出空間戒指和空間玉鐲的價值。

    在場的每一位大佬,都是天魔嶺的頂尖人物,十萬枚靈晶,對他們來說,並不算昂貴。

    “十五萬枚靈晶!”

    神血派掌門司馬明德,站起身來,向另外幾個貴賓拍買室中的大勢力掌舵人拱了拱手,道:“這一枚空間玉鐲,神血派志在必得,希望幾比特老朋友,將它讓給老夫。後面的幾件空間寶物,老夫就不再與各位爭奪!”

    “司馬老兒,你說讓給你就讓給你,本王也對空間玉鐲志在必得,要不你先讓給本王,你們再去爭後面的幾件空間寶物?”

    說話的時候,旻樞郡王已經再次出價,“十六萬枚靈晶!”

    空間寶物可遇不可求,總共就只有五件,拍走一件,就少一件,誰知道後面幾件競爭會不會更加慘烈?

    “據說,這一次有黑市的人混在拍賣場中,想要出高價拍下一件空間寶物,然後,再拿到黑市,以更高的價格賣出去。”

    “竟有這樣的事?”

    “我也只是聽說,不過空間寶物的確是稀有罕見的器物,在天魔嶺未必能够賣出真正的好價。若是能够拿到那些上等郡國,甚至拿到東域神土去拍買,價格估計會更高。”

    ……

    黑市要加入爭搶空間寶物的消息,逐漸傳開,各個勢力的大佬自然就更加緊張起來,紛紛加入到空間玉鐲的競拍之中。

    燕雲幻也開始競拍,只是第一次舉牌,就將空間玉鐲的價格提升到:“二十萬枚靈晶。”

    “二十一萬枚靈晶!”

    “二十二萬枚靈晶!”

    ……

    燕雲幻再次舉牌,叫價:“三十萬枚靈晶。”

    燕雲幻的心中有他自己的打算,空間玉鐲的價值比戰圖和陣旗都要珍貴,因為後面兩樣,燕族都不缺。

    但是,空間寶物,燕族卻一件都沒有。

    他决定要拍下一件空間戒指,帶回去送給太爺爺,以祝賀太爺爺的一百五十歲的大壽。

    燕雲幻的太爺爺,乃是燕族的一比特半聖。

    若是能够得到太爺爺的支持,燕族繼承人的位置,那就誰都搶不走了!

    只要太爺爺一高興,即便他花再多的靈晶,也不會受到責罰。

    若是能够將所有空間寶物全部拍下來,那就最好不過。

    三十萬枚靈晶,已經是相當高昂的價格,將很多人都給嚇退。

    還在競拍的人,只剩燕雲幻、雲台宗府的宗主韓厲、旻樞郡王、太清宮的宮主夜慧儀。

    “燕族不愧是半聖家族,只是燕族的一比特年輕小輩,就能調動三十萬枚靈晶,讓人不服都不行。”

    夜慧儀第一個選擇放弃,她决定先暫時觀望,畢竟後面還有四件空間寶物。

    韓厲也選擇放弃,不再加價,抱著與夜慧儀一樣的心思。

    旻樞郡王卻相當喜歡儲物玉鐲,繼續加價,與燕雲幻爭奪得難分難舍。

    最終,燕雲幻以三十八萬七千枚靈晶的高價,拍得了第一件空間寶物。

    “三十八萬七千枚靈晶,第一次。”

    “三十八萬七千枚靈晶,第二次。”

    “三十八萬七千枚靈晶,第三次。成交!儲物玉鐲由第七百九十三號客人拍得。”

    拍下儲物玉鐲,燕雲幻終於揚眉吐氣了一回,就連眉毛都要翹了起來,看向陳曦兒的時候,也多了幾分傲然之氣,就好像是在說,“看到沒有,張若塵算什麼,本公子可是在財力上力壓天魔嶺的那些大人物,這才算是真本事!”

    燕雲幻卻不知,他是出盡了風頭,可是卻將天魔嶺的各大勢力的掌舵人都給得罪。

    而且,他花費巨額靈晶購買的空間玉鐲,在張若塵的眼中,可以說是一文不值。最主要的事,那些靈晶還全部都要落入張若塵的腰包。

    燕雲幻以勝利者的姿態,向張如塵看了一眼,道:“張若塵,你不是要給煙塵郡主購買一件空間寶物,怎麼都沒出價?難道是已經沒靈晶了?”

    張若塵沒有故意抬價,已經是很對得起他。

    卻沒有想到,他居然還故意來挑釁張若塵,弄得張若塵不想宰他都不行。

    張若塵道:“不是還有四件空間寶物?下一件空間寶物,我一定全力拍下,希望燕公子不要與我爭搶。”

    “那怎麼行?第一枚空間玉鐲,本公子是拍下來送給太爺爺。第二枚空間寶物,當然也要拍下來,送給曦兒妹妹。”燕雲幻振振有詞的道。

    張若塵道:“燕公子,我們非要拼得兩敗俱傷才好嗎?”

    燕雲幻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是在拍賣場,誰的錢多,寶物自然就歸誰。曦兒妹妹,你說是不是?”

    陳曦兒露出驚喜的神情,道:“下一件空間寶物,燕公子真的要拍給我?可是……價格那麼昂貴。”

    “幾十萬枚靈晶而已,在我燕雲幻的眼中還算不得什麼。”燕雲幻自信滿滿的道。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沒有見過這麼白癡的人,還沒開始競拍,就敢說出這種話。待會兒,第二件空間寶物開始競拍,看他如何下得了臺?

    沒有讓張若塵等多久,第一件空間寶物剛剛拍完,第二件空間寶物就被送上拍賣臺。

    那是一枚翡翠綠的戒指,上面雕刻著鳳紋,做工精細,格外華美,正好適合女子佩戴。

    白虛靈道:“這是一件空間儲物戒指,用法和功能與那一隻儲物玉鐲相差不多。但是,這一隻空間戒指的內空間,比那一隻儲物玉鐲要廣闊一倍,足有二十四立方。實不相瞞,就連我都十分喜歡這一枚儲物戒指,若是有人能够將它拍下,向我求婚,說不定我立刻就會答應。”

    聽到這話,坐在下方的司行空眼睛一亮。

    但是,很快他的眼神又暗淡下去,沒辦法,空間寶物實在太貴了,他根本買不起。前面一件儲物玉鐲都拍出三十八萬七千枚靈晶的高價,這一件儲物戒指的價格,肯定會更高。

    “太好了!若是我能將這一枚儲物戒指拍下,送給曦兒妹妹,估計她也會感動得嫁給我。”

    燕雲幻激動了起來,眼神變得更加堅定。

    旻樞郡王向著遠處夜慧儀的貴賓拍買室看了一眼,眼中露出自信的神情,暗道,“学姐應該也很喜歡這一件空間戒指,一定要拍下來送給她。”

    旻樞郡王和夜慧儀曾經都是太清宮的弟子,關係十分親密,差一點就成為情人。

    只可惜,後來發生了一些誤會,兩人最終沒有走在一起。

    這件舊聞,一直都是天魔嶺的武者津津樂道的話題。有人說,旻樞郡王年輕的時候,太過於風流,擁有多位紅顏知己,囙此惹怒了夜慧儀,所以夜慧儀才拒絕了他。

    也有人說,是因為夜慧儀的師尊為了讓夜慧儀能够接管太清宮,所以才棒打鴛鴦,故意分開了兩人。

    武道界,流傳的版本很多,沒人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反正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旻樞郡王到現在已經還愛著夜慧儀。只要太清宮遇到任何危難,旻樞郡王都會第一時間派遣大軍前去解救。

    旻樞郡王對那一枚空間戒指勢在必得,無論如何都要拍下來。

    白虛靈道:“空間儲物戒指,起拍價,十萬枚靈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枚靈晶。”

    “十一萬枚靈晶。”

    “十二萬枚靈晶。”

    “十五萬枚靈晶。”

    ……

    只是一瞬間,空間戒指的價格,就被抬升到三十萬枚靈晶。

    張若塵也象徵性的叫了兩次價格,但是,見眾人叫價如此激烈,就暫時停了下來,不再叫價。

    黃煙塵早就被儲物價值的價格給震驚住,偷偷傳音給張若塵,道:“你這一次可是大賺了一筆,是不是應該請客?”

    “沒問題。今晚拍賣會上,学姐看中了任何東西,可以隨便挑選。”張若塵十分大方的道。

    “這可是你說的,我才不會客氣!”

    黃煙塵仰著雪白尖翹的下巴,纖長的玉頸形成一個美麗的弧度,冷著一張精緻的臉,瞳中卻露出不為人察的笑意。

    說話之間,空間戒指的價格,已經攀升到六十萬枚靈晶。

    最後還在叫價的又只剩燕雲幻和旻樞郡王,空間戒指雖然珍貴,但是,價值畢竟有限,大家都是活了近百年的大人物,並不會失去理智的叫價。

    (修改了一個bug,“旻樞郡國”改為天魔嶺第二强盛的郡國,因為,小魚在前面提過“大乾郡國”是天魔嶺綜合國力第一的郡國。汗~!長篇小說,很容易出現一些錯誤,希望大家多多指正。)
最近更新小說